[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不要恶意造谣,不要无限上纲!---关于余王拒郭事件一点意见和说明]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计生,标准,三代表)
·今日微言(伪装者,蔡英文,他妈的)
·庄子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文化决定制度,天理不可战胜)
·今日微言(统一有条件,民国少正见)
·中国人何以普遍贫困?
·今日微言(习近平,好消息,历史眼)
·今日微言(定律,横死,谭嗣同,周小平)
·关于计生的思考之二
·两心同在道场中--读后感二则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胡适的糊涂
·(众教授逢君之恶,邓小平不学无术)
·学易偶得:坤卦六四
·今日微言(反儒必无后福,积德自有天相)
·今日微言(贱类焉能居尊位)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计生,绝嗣,王莽,呼吁)
·关于彻底驱除马毛的呼吁
·今日微言(中共,中日,中西,儒马)
·《宇宙的智慧》东海荐语
·上习近平先生书
·(革命,计生,强大,态度)
·今日微言(辩场不是战场,学马异于学儒)
·今日微言(真谛,台湾,上书,击蒙)
·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同性恋,持枪权,悲教育)
·胡适反儒有主见
·学易偶得:伟大的乾元啊
·文化、道德和制度
·】《中国必须再儒化——“大陆新儒家”新主张》
·今日微言(西瓜,儒理,真谛)
·今日微言(统一答复旧雨新朋)
·今日微言(历史眼,盐铁论,新礼制)
·今日微言(有史以来最坏的制度和文化)
·今日微言(误会总是难免的)
·今日微言(怎样学儒,怎样孝慈,怎样的无耻)
·为姜太公一辩
·今日微言(传播此提醒,就是在救人)
·慎言
·文化性腐败
·新书《中道的医学
·中华特色的医学:抓纲治病,身心双疗
·《论语点睛》:礼让为国
·辛庄杂记
·几个洋概念略析
·今日微言(中道医学和仁道英雄)
·男女有别论
·男女有别论
·今日微言(击蒙,答客,君子,历史眼)
·今日微言(信仰,概念,历史眼)
·今日微言(微调查,防民术,护法神)
·今日微言(启蒙,护法,本性,刘邦)
·中道论
·今日微言(本性,正命,福星,真谛)
·(日本,中国,世界,历史)
·(逢民之恶与逢君之恶一样可耻)
·主义的资格
·大秦帝国》批判
·不堪承受的爱
·今日微言(呼吁,中道,辟法,暴秦)
·今日微言(赶超西方的唯一法门)
·《论语点睛》:做好你自己
·今日微言(圣母情结和思想乡愿)
·改革原来是革命
·让蠢人生活幸福是聪明人的责任
·今日微言(仁是人和万物的尺度)
·驳“大仁不仁”
·今日微言(正君心和正民心)
·今日微言(美剧美国美人美味)
·今日微言(中道,王道,友道,后福)
·司马谈和班固对儒家的评价之比较
·儒家的超脱
·与黑恶保持距离
·今日微言(八华八夷,民主民粹)
·萨德微论
·丛林法则和因果铁律
·今日微言(曾公大开杀戒,实乃大仁大义)
·革命微论
·中美差距微论
·《论语点睛》:义利之辨
·事君小议
·为恶必苦,明心自乐
·今日微言(答客,劣根,建议,铁律)
·启蒙小议
·z从江湖“老枭”到《春秋》解人
·汉惠帝娶外甥女和同姓不婚
·今日微言(两原则,王天下,王宝强)
·纠正“莫洛夫”
·今日微言(无耻是最大的国耻)
·哈耶克支持我,我支持哈耶克
·贾谊微论(君主也要妥协呀,鬼神之义大矣哉)
·毛粉王宝强微论
·逢民之恶微论
·历史的因果(微论)
·辟毛微论(请习王明察)
·强烈抗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要恶意造谣,不要无限上纲!---关于余王拒郭事件一点意见和说明

   不要恶意造谣,不要无限上纲!---关于余王拒郭事件一点意见和说明

   

   关于余王拒郭事件,我写了三篇短文。在《余杰王怡应该公开道歉!》、《打倒余杰!》(一些论坛发出时加了副题:恭请余大神棍辞职。“打倒”是义理上的,与“恭请”的礼貌用语不矛盾)二文中,我斥余杰为神棍,是针对他以上帝名义排郭的行为。我说过,如果说这是文人相轻的话,我“轻”的,是余杰对郭飞雄的无理排斥和对维权、民主运动的主动“撇清”,是他不能容人的老鼠肚子和高人一等的宗教傲慢。我要打倒的,正是他身上文人相轻的作风和擅挑内斗的恶习!日前我在答复友人的劝告和在新海川论坛跟帖中,都表达了我的严厉批评,是“治病救人,棒喝枭鸣,纵然无效,以警后人”的意思。

   

   在2006-5-22写的《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赠余杰王怡郭飞雄及广大同道一副短联》(当日寄《自由圣火》,待发)中,我进一步阐述了“治余王之病,“救”后来之人(对其他民主人士有所警示)的意见,认为就事论事严肃的批评是有必要的。正如高寒君所言,除了表述上有些戏谑,我相信我提出的问题是严肃的。在《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结尾写道:

   

   我中华儒佛道文化崇道重德,是非常庄严而又宽宏的。佛门广大,儒门广大,道门广大,现代自由门,应该更广大才是,民主派人士应该更“派”更宽宏才是。基督教的宽容度远较佛儒为低,但基督徒也不应该变成嫉妒徒吧。谨拟短联一副,送给广大同道及余王郭诸君,与大家共勉: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另配送一句俗话:大家好才是真的好。最后得说明一下,余王二人一向热心追求民主宪政,劳苦功高,与众多国人相比,还是很“大”的人物。一时之失,一事之坏,抹煞不了他们半生的“好”。我对余王的批评,如有戏谑过火,亦是责备贤者,警戒后来!

   

   其他意见,请阅《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这里要指出的是,有科学民主网友在《走好自己的脚印------也看总统会见后的争论》中说“令人遗憾的是,东海一枭等配合着冼岩等共特的上窜下跳,打出的打倒余大神棍、骗子等口号,才真正是于己无利,于他人及民主事业有害的。”云云,于事实不符,我没在任何文章中骂余王为“骗子”。诸如“骗子”这样严重的道德指控是要有扎实的事实依据的,岂能信口开河?我的批评和意见,余王倘不接受,可以反批评;我的批评和意见对不对,对他人、对民主事业利弊如何,众人也可以评论,但是请实事求是,不要恶意造谣,也不要无限上纲!

   

   余王狭隘,误人误事,他们做得别人说不得?说了,就是“配合着共特”、有害民主?还有,我说自己只是民主的同路人,有何不妥?民主是我政治理想,此外我还有文化方面的历史责任和自我担当,还有艺术方面的个人爱好及超越层面的灵性追求。难道民主同道在文化立场和个人追求也要强求一律吗?这些方面能够强求他人吗?此文傻话多多,懒得详驳,附上来奇文共赏吧。

   2006-5-24东海一枭

   

   附:科学民主《走好自己的脚印------也看总统会见后的争论》

    [自由圣火] 这次美国总统和大陆民间异议人士的会见,应该是作为世界民主大本营美国先发制人全球政策的必然结果,是美国总统对自己多次演讲声明等的承诺的具体履行,当然也是对中国海内外民主事业的强大支持和鼓舞。所以,如果共特不去千方百计煽风点火挑拨搅浑水,那才是奇怪的。

   令人遗憾的是,东海一枭等配合着冼岩等共特的上窜下跳,打出的“打倒”“余大神棍”,“骗子”等口号,才真正是“于己无利,于他人及民主事业有害”的。(这个儒家东海一枭其实已经多次声明自己只是个民主的同路人)。你们也许自己以为在做正确的事,但是,客观上却是在“二桃杀三士”。(共产党当然不满足二桃只杀三士,而是希望杀它个三千三万的)。

   事情很清楚,焦头烂额的共产党最希望的是会见无意义,总统如果会见的是骗子什么的,会见当然就无意义了。 民主不是傻瓜,我们不但要看郭飞雄怎样说,还要看对方怎样说,更要从双方的立场和背景认真思考分析 那些还没有说出来的。

   任何阵营任何时候,内部分歧永远是有的,但是我们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样的规律;民主内部分歧的公开化总是先由民主阵营的“温和派”挑开的,马上就有共特大量密集的向2边扔手榴弹,分歧最后尖锐化,然后爆炸分裂。奇怪的是;为什么连对共专制都可以“温和”的“温和派”,却总是不能对自己阵营温和一下?主动挑开的应该是咄咄逼人的“强硬派”啊?合理的解释可能只有一个:“温和派”里很多是脚踩两船的,如果我们承认任何国家任何时期共专制环境,民主阵营里都绝对必然的有大量的共特,那么,他们存在于温和派里的概率,应该是大大大于在强硬派里的。

   更奇了怪的是,越是平时咒骂攻击民主的,或者已经多次声明自己只是个民主的同路人的,越是喜欢打冲锋的在民主内部找“抱不平”来打。这是为什么?郭飞雄并不是整个维权运动,即使对整个维权运动我们也应该谨慎看待。和整个民主运动是个单刃剑不同,维

   权运动实际上是个双刃剑;(比如太石村东洲镇汕头的基本是局部经济上面的)那种帮一部分国民维权,却不但不帮另外一部分维权,甚至和当局共同咒骂这些国民的维权,根本就不是民主意义的,它有着免费帮助专制打工的作用。比起余杰在反抗专制的大是大非上的一贯疾恶如仇,起码郭飞雄曾经是有犹犹豫豫的,历史是公平的。

   在911发生时的态度上,在2005年组织反日游行,在撰军事文章有给法西斯中共出谋划策打击美国等反法西斯阵营的东西上,在抨击焦国标的拥护民主反对民族主义的观点,说他们没有人的底线等上...,郭的言行,说轻的是损害了自己的民主形象,说重了,是不得不让民主朋友们不相信和不放心你。当然,后来郭先生被流氓殴打和他越来越坚定的民主态度观点,确实给我们有先知先觉,后知后觉的佩服。但是,脚印是自己走出来的。面对狗急跳墙的共党破坏及其复杂性,也许应该给时间让大家继续理解你。

   余王在这一拒阻郭参与会见中,的确起了作用。但是,民主美国不是傻瓜。邀请哪7人去美国是“宗教自由与法治研讨会”的事,但是研讨会7人里面请谁绝对是白宫的事(魏京生的解释太勉强)。既然流氓共特把各种推测铺天盖地到处撒,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有这样的推测;在了解了郭飞雄前面的朝三暮四和他有只是维护专制体制的基层维权的特征后(因为哪个政府都害怕出现邀请错了特务这样情况出现---抱歉可能伤害郭),白宫决定只邀请3个而谢绝了在美的唯一的郭,经过商量,那么婉言来告诉郭的“得罪人”的任务,肯定由余王出面当然更好一点。所以余王只能用这样宗教的方式给双方留面子和事后保持沉默。

   也比如即使白宫原来是同意郭的,但是毕竟在大陆生活了多少年有广泛知名度和情报源的余们,可能掌握着有认为郭的同见会严重影响中国大陆民主形象的材料并在下面通报了美方,因此他们宁可自己不出席也不与郭同去。王余李毕竟都是成年人,他们当然自会承当他们自己的历史责任。当然你还可以有其他的推测。 真正的真相,在法西斯流氓控制大陆舆论把各当事人及其家人还象人质一样欺侮的情况下,怎么可能弄清楚?又有什么必要马上弄清楚?

   作为科学民主,我们当然不喜欢余的基督教民主。但是,科学民主就是要尊重那些赞同民主的任何人。无论他们是基督教民主,儒家民主,flg民主等等。你是不是真基督徒这并不重要,在大陆为什么不可以把加入基督教做为一种保护自己和家庭的手段? ,为什么不可以假借基督徒名义,来宣传和鼓吹民主?

   余杰等人毕竟自己和家庭还是在大陆的,而大陆的镇压残酷也毕竟是非常流氓的。适当的低调是可以的。“中国民运”只是个有可能各种解释的名词,重要的是请大家仔细看余布对话中强烈的民主内容。其他的,我们应该宁愿看作是他们的智慧和策略。比如余的"我们与以前那些没有信仰的民运人士之间有了根本的不同",这句话你也可以看成为没有抬高自己 ,也没有贬低别人,只是在有没有基督教信仰的这个意义上说自己是民主运动的一个独立支派。其他讲话也是这样类似理解。

   所以,本文同意草庵居士和张国堂胸怀宽广的理性的文章。认为高智晟和魏京生有点不冷静,至于那个儒家兼只是民主的同路人的东海一枭和其他人,但愿只是一时糊涂,脚印,永远是自己走出来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