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从施剧谈起----致天下儒者的一封公开信]
东海一枭(余樟法)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欲凭媒介觅知音
·民主不是飞来峰---复陈亦兄
·围城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从摩罗说起 报复坏郭靖
·从伊沙说起
·驾驶员和乘客
·诗石对话乐无俦
·清谈与清议------驳谈古《闲话清谈客》
·不锈钢老鼠之歌
·肉食何人为国谋
·随想录之一:男人、女人、性
·噩耗传来心欲碎,老成谢去泪难禁----痛悼陈政老
·人生大美是沧桑----陈政老酬唱诗萃
·求同存异,精诚团结
·奴隶与奴才
·东海一枭答客问之四
·我与妃子的故事
·党老爷巧言惑世,吴大人空话蒙人
·中国乌鸦一般黑
·朝三暮四耍群狙
·防民若贼为哪般?——谁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
·雅量漫谈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与胡锦涛先生谈心之二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抓纲治国
·桃花影落飞神剑
·魏京生,好样的!
·爬虫张海迪
·飞花摘叶出重围
·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依旧人民是贱民
·谁教公仆成公害?
·“通天巨骗”我先知
·上界神仙之乐
·“秀”满中华假大空
·不与穷人交朋友
·不与官人交朋友
·给胡锦涛的两记耳光!
·不与富人交朋友
·巧言令色必有鬼
·猪狗般的幸福
·多保留一个"无赖国家"的好处
·自杀的民族
·宜将剩勇追穷寇
·堕落的联合国
·男人之哭
·无耻的科奴
·新闻改革为先导──关于政治改革的建言
·中国人非人!
·王八蛋代表!
·打江山坐江山──兼为彭丽媛改歌词
·怕你抓我 怕你不抓我
·向江泽民、曾庆红先生道歉
·我控诉!
·狼作羊鸣欲何为?
·撒谎成性的政权
·弱智中国
·骗子的土壤
·山雨欲来风满楼---危险正在逼近!
·漫谈美国及其它
·呼吁胡哥大赦天下
·讨人民日报檄
·为孙大午鼓与呼
·中国人不是猪!──兼驳陈必红(又名“数学”)
·强烈要求领导干部公开家庭财产!
·枭鸣天下之三二九:“东海一枭网站”祭
·直击中国系列之:窝囊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沉默中国---有感于《南方周末》再遭强奸
·直击中国系列之:冷漠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弱智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戏子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二)
·直击中国系列之:妾妇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流氓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小小中国
·民主不是洋人专用品──反击芦笛系列第一招:隔山打牛
·天上地下,唯我民主──反击芦笛系列之二
·愿推枭心置芦腹──反击芦笛系列之三
·人民十亿尽幽囚
·“所有的天鹅都是白的”?——反击芦笛系列之四
·出门一笑大江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施剧谈起----致天下儒者的一封公开信

   从施剧谈起----致天下儒者的一封公开信

   

   文前提示:本文提出衡量真儒伪儒、大儒小儒、鸿儒犬儒的枭式标准。对老枭的重大建议和意见,支持还是反对?欢迎各界人士尤其是儒家子弟回应。

   

   

   

   电视施琅大将军播出,在江湖上掀起轩然大波,特别是儒家,为此分裂成赞成反对两大派,大打出手,莫衷一是。施琅"三姓家奴",人格已丧,背叛华夏民族和华夏文明,大节又亏。为了表现中共对台绝不放弃的态度,把这样一个历史人物抬举为英雄,不啻为对中华文明的亵渎------只不过中华文化早已被中共奸灭多时,再亵渎几下算得了什么,也值得大惊小怪。我是比较赞同反对派意见的,却一再拒绝儒友要求,懒得对施剧表态,原因在此。

   

   《华夏复兴论坛关于施琅剧的观点声明》乃"经华夏复兴论坛管理层人员集体讨论决定",可以说是反对派的代表作,在谈到对清朝之看法时,《声明》曰:

   

   清朝之政非正也,而孔子曰:"政者,正也。"以力得天下,血腥杀戮平民,不可谓之正;以文字狱镇官民之心,使万马齐喑,不可谓之正。虽向全民灌输儒学,似尊崇儒学,而背弃儒学之大道,此非儒学之福,乃是儒学之大祸;此非华夏之福,乃是华夏之大祸。此不可不知。清入中原,貌似夷变于夏,实则变夏为夷。施琅叛明而入清,是远夏而入夷。今我中华,倡导继承传统文化,当此之时,歌颂清朝,歌颂施琅,实非所宜。

   

   说得多好啊,堪称得儒家精神,严华夷之辨,辞严义正,正气凛然!可是我总觉得这无比凛然的正气中透露出一股怪怪的味道。略一思索,原来这些话说得不是时候,不是地方,历史的大环境不对也。

   

   因为,中共也是以力得天下,也是血腥杀戮平民,也是以文字狱镇官民之心,使万马齐喑,而且各方面比起满清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说清朝向全民灌输儒学,似尊崇儒学而背弃儒学之大道,中共对儒学又如何?始而高举马列主义大旗全方位剿灭、继而为了弥补意识形态之残破,从儒家有选择比窃取一二概念加以别有用心的扭曲歪解利用,对儒家根本义理缺乏最起码的尊重,离"似尊崇"都差得远,岂非更是背弃儒学之大道,更加恶劣万倍?当此之时,歌颂清朝,歌颂施琅,固非所宜,可是歌颂中共,歌颂统一,更非所宜啊。

   

   我说过,清朝固然是君主专制最高峰,晚期衰败腐朽之极,但中华文化犹受到一定程度的尊重(以儒家为意识形态),比起中共王朝来,官风士气颇有可观,政治与社会远不如今天之黑暗也。说清朝"背弃儒学之大道","今我中华,倡导继承传统文化",似乎说反了吧。说什么"今我中华",中华、中国已被中共消灭半个多世纪啦,中共才真正是儒学之大祸、华夏之大祸的制造者!

   

   关于夷夏之辨,"声明"说得对:依《春秋》之义,道德礼义不行,虽处华夏地而亦以为是夷狄;道德礼义畅行,虽居夷狄之地亦以为是华夏。根据儒家以文明程度作为区分华夷的标准及华夷的地位可以互换之义,中共尊马(马列也)退儒,"用夷变夏",变夏为夷,僭乱中华,已退为夷狄。在《尊儒驱马,还我文化;反共攘夷,兴我华夏!》一文中,我根据儒家精神制订现当代夷夏标准如下:马列主义为夷,中华文化为夏;剥夺自由为夷,尊重人性为夏;苛政人治为夷,宪政法治为夏;维护特权为夷,保障人权为夏;选劣汰优为夷,选贤与能为夏;假语伪装为夷;真话直言为夏;愚昧落后为夷,科学进步为夏;见利忘义为夷,诚实守信为夏!

   

   不论用现代标准还是"封建时代"的标准衡量,中共政权都不具备合法性,既无民意的合法性,又无传统的天意的合法性和历史文化的合法性。不论从政权的合法性角度还是华夷之辨角度考察,中共都不是儒家应该"服务"的对象。儒者既然号称"是非面前,理当有所抉择;大义当前,不敢有所退避",主张严夷夏之辨,严义利之辩,严王霸之辩,那么,在马列主义与中华文化之间、民主大义与一党私利之间、宪政王道与苛政霸道之间,在这样的大是大非大正大邪面前,该怎样选择,还用考虑吗?

   

   施琅固然该骂,历史上的华夷固然该辨,如果仅此而已,面对中共这个最大的蛮夷政权和汉奸组织不发一言,这儒者当得就很没劲了。施琅地下有知,也必不服。只敢哓哓剖辨历史中的"大义",不愿面对现实中的大不义,岂非明乎细节而昧乎大节,抓住毫毛而不见泰山?甚者拥护中共,更是认贼作父,儒者的资格何在?

   

   有人说,直接挑战中共太危险,只好从权,"爱其死以有待也,养其身以有为也"。我告认为,这话圣人可以说,我辈不可以说,没资格。这么说,无非出于避凶怕祸的心态,是在为逃避儒者的历史和文化责任找借口。孔子圣之时者,儒家重视权道,但通权达变的前提是守经志道,坚持基本原则不动摇,而不是无原则地牵就现实,依附恶党甚至卖身投靠。

   

   我认为,对中共如何反,采取怎样的方式方法、通过怎样的手段途径反,言论还是行动,温和还是激进,和平还是武力,改良还是革命,文化还是政治,集体还是个人,可以因人因地因时而异,但在反共这一大经大法大根大本大原则上,儒者不能含糊,这里没有"中庸之道"可走。拥之为主,作其附庸,为之效劳,固然不可,安之若素,视若无睹,畏之如虎,缩头如龟,也有违于儒者历史文化之责任。

   

   对中共,支持还是反对,赞美还是批判,乃辨别伪儒与真儒、小人儒与大儒的试金石。在马列邪说的笼罩下苟且偷安,被动地任凭政权化儒、任凭邪恶毁道,何以为儒?中共在彻底抛弃马列主义的羊头和特权资本主义的狗肉、转型为现代文明政党之前,是真儒者,就应该旗帜鲜明地站出来,重续外王学说,高举大同理想,主动干涉现实、以正压邪、儒化政权。

   

   有人认为,骂施琅,骂满清,骂施策划者,乃指桑骂槐,指着和尚骂秃驴,毕竟也算一种"曲线反共"、"曲线救国"吧。果真如此,我无话可说,只是觉得"曲"得未免太离谱了吧?而且有些人一边骂一边不忘对中共乱摇尾巴,儒者风范,狂者胸次,君子人格,圣贤气象,大丈夫精神,固如是乎?呵呵,哈哈。

   2006-4-9东海一枭

   首发2006、4.9《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从施剧谈起----致广大儒者的一封公开信---欢迎各界人士回应

   

   

   震旦论坛http://zhendanwang.com/

   老枭在线http://zhendanwang.com/forumdisplay.php?fid=12

   首发2006、4.9《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注:以上是海外空间,要用自由门、无界代理访问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