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反共之道的最佳选择----以前对民主同道太客气了!]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知识小论
·《“呱呱叫”“叫”得不错但不确》
·《德与智---韩寒可以为我作证》
·《大智慧》
·中国式的政教合一(东海随笔)
·《明善复初儒友说得好》
·陈明批判
·憾李白误我,请江泽民恕我
·《仁者无敌与“我没有敌人”》
·z再世关羽:“中国人起来,杀光你们身边的儒教徒!”(东海附言)
·为《孟子译注》指瑕
·《鲁迅的伪深刻》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来自台湾的官腔》
·《大盗不死,圣人不止》
·《够了!曲解刘晓波的人们》
·《录洪哲胜真言,供刘晓波参考》
·儒家不可以身殉物,颜回不会“以身殉书”
·《儒佛道好在骨子里,基督教病在根子上》
·《略复徐水良》
·奇文共赏: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东海随笔:《东邪不如北丐南帝》等
·《为徐水良等“一封信”签署者哀》
· 《上帝信仰: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基教难改正,儒家真大圆》
·东海随笔:《当今儒门两大异端》
·东海拜年二绝
·东海辞牛迎虎第一文:儒家三统以及回家的路
·从赵本山的小品想起
·仁爱有序,本心无限
·三寸铁笔,一片苦心---面对异端怎么办
·神州何处觅尊严?儒指小示温总理(东海随笔)
·知识的重要性和局限性(东海随笔)
·真实最重要,真诚最明哲
·三种社会型态,一个政治规律
·何妨不己知?唯患不知人
·马克思说,陈光标说(东海随笔)
·重翻旧作有感,自警三绝
·《东海碎语一束》
·快餐何足入琼筵----重翻旧作有感
·讲道理
·《对当局唯一的请求》
·提醒温家宝总理
·异端论----兼给“马克思主义儒家”一个建议
·向奥斯特洛夫斯基学习
·良知大法(新稿)
·齐家浅论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
·请注意规则文明等
·《坚定自家立场,广汲诸家精华》
·与随意网友商榷
·就差那么一点点-----儒佛辨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共之道的最佳选择----以前对民主同道太客气了!

   反共之道的最佳选择----以前对民主同道太客气了!

   

   关于传统文化和当前制度(政治文化),我的认识开始是有误区的,以为文化问题非当务之急,只要有一个大概的态度就行,待解决了制度问题,慢慢再深谈细谈不迟。故一向有意避开,偶尔谈及,也极浅略。对民主同道关于传统文化的大量错误知见,未予及时澄清,有时还随顺俗见、随声附和,以为这样才有利于达成最广泛的共识。现在看来这种态度是不可取的,有失"文化"之职。

   

   文化与制度互为土壤,反共与"弘文"相辅相成。中共一党独大的专制主义,乃亚西方马列斗争学说与古代法家"术势"思想(虽传统,非主流)苟合而成的一种政治异种,它不具备民意合法性,也不具备历史文化的合法性,不仅是西方文明之大敌,也是儒家文化之大敌。单纯从西方自由主义立场反专制,不到位也不深刻,脱离了中华文化,也就脱离了历史和国情,脱离了中国的社会。民运当然需要团结,但应该是一种更高层次的精神团结。文化上苟同苟异,虽可暂得一时之"和谐",实乃自毁永久之根本。

   

   反共的途径很多,言论反共,行动反共,改良反共,革命反共,暴力反共,和平反共,西学反共,传统反共,都有其存在的理由和必要,因人而异,殊途同归,不必强分正误。我选择的反共之道是复兴中华文化,我发现,对我而言,此乃反共的正道:大道、要道,乃最佳途径选择。鉴于近年来儒学受到中共毫无诚意的利用和别有用心的歪曲,鉴于海内外学术界思想界民运界对传统文化普遍存在的误读歪解,鉴于中华文化尤其是儒家文化中太多的歪斜待反拨、太多的混乱待澄清、太多的理念待剖析、太多的混沌待开辟,"弘文卫道"的工作已成当务之急。反共与"弘文",是到了双管齐下的时候了。

   

   弘文是反共的需要,只有从文化的高度反对专制、清算中共,才能反得有力,算得深入。反共与弘文,如鸟之双翼,车之双轮,缺一不可,同时弘文是更高的目的和宗旨。中共专制是一时的历史现象,中华文化却是恒久永传的。作为一个以大文化人自居的有志者,不仅应影响一代文风,而且要开千古文运,在继承的基础上创造、重建中华文化,从而重塑道德、重扬正气、重光传统、重兴中华、重造河山、重塑中华文明真善美的辉煌,这是我魂绕梦牵的理想,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使命!给我十年,很多文化大问题当会谈得较深较透了。

   

   虽然比起制度问题来,文化是更为深层根本的大问题,但弘文必须结合反共来进行,不能也无法绕过去,不然,所谓的弘文就成了欺人之谈。我曾有言:当代文化大师,必是真诚的反共分子。文化者,文明化也,以文明内化人心、外化社会、内化道德、外化政治,而文化政治、儒化政治是最重要的文化工作。对于政治制度的恶劣袖手旁观,对民众的苦难视而不见,已堕为犬奴贱婢冷血动物,谈什么文化?

   

   民主方面"求同",一些文化观点和对具体问题具体事物人物的看法,则不妨"存异"。最近为汪精卫辩诬,不少同道以"内讧"为忧,大可不必。我说过了,双方纵然对汪氏"忠奸"的事实、谋和的动机判断相反,但对国奸民贼的痛恨是一致的。对于不了解汪精卫"议和叛国"的苦心、或者了解了一些事实但不信其真者,痛斥汪精卫是理所当然的。他们痛斥的不是真正的汪精卫,不是我心目中为民为国佛之大者的汪精卫,而是媚日变节、投降敌寇、卖国求荣的大汉奸大国贼!对此我十分理解,而且要向他们致敬。

   

   很多人包括一些朋友,喜欢猜测动机追查我反党的原因,最后又纷纷锁定在我个人不得志、有怨仇上,有愿意协助我重上商场"东山再起"的,有表示可为我牵线搭桥争取"嫁进权门"的,虽然友好,实乃以小麻雀之心度老枭之腹。蒋庆说得好,人与人之间的差别有时比人与猴子的差别还要大。以己度人,往往失之千里!人可以活得极其卑贱龌龊也可以活得十分超越高贵,人世间多的是刁棍恶棍,亦不乏佛徒圣徒。我非圣佛,堪称上智,我的写作是为了尽自已的历史和文化的责任。权力于我没什么诱惑,金钱在我心目中份量有限,它的作用在于维生持家,让我有足够的时间精力谋道,如此而已。

   

   我对专制中共的仇恨,乃公仇,非私怨,是站在民众民族的立场,不是因为个人没入上党当上官或发上财,心怀不满,也不是因为遭受了什么明显的直接的有针对性的迫害。我没有正式上过大学,但出于个人爱好,读过不少函授刊授作家班广播大学之类,当年如想从政,弄张党校或其它什么文凭,"掏钱之劳"而已;从商多年,也算顺利。后来关闭公司是自己主动,志在温饱不在发财也。凭我出众才干、良好交际和优秀声誉,发点小财不是什么难事,也用不着低三下四或卖身投靠。我与人合作皆求双赢,请人帮忙亦予回报。

   

   对我个人,中共及其有关部门表面上还是颇为"宽纵"的。我反共骂党多年,除网络监控和枭文封锁,在现实生活中,尚未遭到特别明显的骚扰。去年亲属蒙冤(林樟旺案),我聘请律师,组织法律援助团,召开林案研讨会,上窜下跳,有关部门也未从中作梗,据闻国安方面还起到了一定的正面作用。后来妹夫被判缓刑,上诉半年,维持原判,这算是我至今为止遭到的间接迫害了,但何至于为此一小冤而将中共一棍子打倒?那岂非报复过度了?

   

   中共一党独大的现代专制主义全方位多层次大范围地殃我中国人民、祸我中华民族,对我个人纵有小善(不抓我关我骚扰我,小善也谈不上,没对我公开作恶罢了),难掩中共对民众民族所作大恶、所犯大罪!我说过,谁欺压、侮辱我的同胞,就是间接地欺压、侮辱我;谁冤枉、迫害我的亲人,更是直接地冤枉、迫害我。如果普遍深刻地地欺压侮辱人民的专制不倒,我个人无论贵贱贫富都会产生受欺压受侮辱的感觉,都改变不了我对这个害人吃人的制度厌恶和仇恨,改变不了我的反共立场。仅仅对某个人或少数人好不是好,只有把民主自由的权利归还给全体中国人民,才是真的好。对我个人略示"宽纵仁慈"也不是真尊重,我要求的是完整的人格,是与文明世界的公民一样享有各种合法人权,特别是言论出版之自由。没有这一自由,何以弘文弘道,指迷启昧,化成天下?

   

   反共,是为了自己的尊严和理想,也是为了包括中共党员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的自由;是为了民族大义(严华夷之辨),更是为了民主大义和中华文化之大义!近年所行所言,包括近来弘扬传统大谈文化,目的都在于此。区区此心,匹夫匹妇不能理解,枭婆也有些莫名其"傻",只能以山民之倔骨、书生之呆气来解释(也不错,太肤浅而已),那都是理所当然的。令我伤心的是,一些素所敬重的民运前辈也不理解。归根结柢,是文化出了大问题呀,对儒佛道没有基本的了解理解,就看不透在这片文化土壤中挺拔出来的人,骂也好夸也好,难免隔靴搔痒。

   

   例如,夸我有才气有豪气,便是管中窥枭"没文化"的表现。我当然有的是才气灵气意气疯气傲气酒气牛气虎气,但我并不靠它们,如果没有文化底蕴和义理底气,它们就是肤浅的,表层的,靠不住的。我说中共则藐之,仗的是义理担当、文化力量而非血气之勇;我为人处世反共卫道,凭的是老庄的乾坤清气、释氏的大雄宝气、文天祥的天地正气、王阳明的良知狂气和孟子的浩然大气!

   2006.4.2东海一枭

   首发2006、4.9《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