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孔子自相矛盾、孔孟互相矛盾?]
东海一枭(余樟法)
·荀子不配为师
·西方文化:从准性恶到准性善
·郭巨埋儿,天理难容
·向伟大的美国致敬
·道德必须大谈
·道德有什么用?
·反儒是通往邪恶和苦难的捷径---我的两个决定
·关于福利制度
·辟马弘儒伩之责
·学问宜博不宜杂---杂家漫谈
·德字八义
·自由的儒诗
·关于道德答客疑(二则)
·道家圣人和儒家圣人
·关于社核价值观
·极权主义为什么难以改良
·我们应该有一个皇帝
·正不胜邪的三种情况
·关于治理体系
·商企九段
·道本论
·革命的条件
·权力资本主义
·权力资本主义
·天道论(二)
·为中共指路(旧作新发)
·四大政治谬论
·天道精神
·中国人和马邦人(一)
·谁与我赌二十万?
·儒家之最爱
·马学不可救药,马政不可修正
·谁之罪
·欲得道,先明理
·在保障个体权益的基础上追求集体利益最大化
·小人易变和君子不退
·中国人和马邦人(二)
·君子的天职
·悲愤气填膺,有泪如倾
·柏杨一言三大谬
·东海的梦
·文化的最高决定性
·恶报的五种方式
·伟大的以色列(随笔八篇)
·所谓自由
·让中国回归常道
·棒喝某某某
·所谓自由(三)
·儒家圣经不怕批判,儒家不会批判圣经
·王道政治与伊教政治
·所谓自由(四)
·所谓自由(五)
·所谓自由(六)
·把自由还给中国人民
·一阴一阳之谓道---揭示道德最高机密
·求生存、求自由和求仁义
·伪善论
·所谓自由(七)
·乐取西方之善,追求王道之美----为西方自由一辩
·美国人民有福了
·请先向自由前辈们致敬
·自由微谈(微言集)
·“他们在捍卫自己的尊严和自由”
·骂人的资格
·郷岡微论
·行权原则和行政原则(外三篇)
·天赋人权论
·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中国最紧迫的任务
·对里根短语的补充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
·它妈的骗谁呢(外三篇)
·极权必灭,暴政必亡
·恶人最易招厄运
·东海六大
·叙利亚的无解和美国的无奈
·智商五级分类法
·战士何以称彩虹----关于《彩虹战士》的用典答客难
·真理微论
·为了自由,哪怕天崩地裂!
·礼制与自由
·礼制与自由
·救画还是救猫
·极权政治是邪恶社会的报应
·民族要崛起,文化最关键(外三篇)
·把权力尊在礼台上
·儒宪微论
·科技与文化(微论)
·悠悠万事,唯此为大
·儒家复兴三阶段
·儒家的责任:先为自由奋斗,再为英雄塑像
·儒马何以冰炭不同炉(外四篇)
·今日欢呼孔夫子(外七篇)
·书法微论
·江山如此多妖(外四篇)
·艺术微论
·恶秩序不如无序,恶社会不如丛林
·我为渔村鼓与呼
·巨变时代来临
·我的架子(外三篇)
·一个预测(外八篇)
·倒戈须趁早,自救要及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孔子自相矛盾、孔孟互相矛盾?

   孔子自相矛盾、孔孟互相矛盾?

   

   子路曰﹕桓公杀公子纠,召忽死之,管仲不死。曰﹕未仁乎?子曰﹕桓公九合诸侯,不以兵车,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又,子贡曰﹕管仲非仁者与。桓公杀公子纠,不能死,又相之。子曰﹕管仲相桓公。九霸诸侯,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赐。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岂若匹夫匹妇之为谅也,自经于沟渎而莫之知也。(《论语》)

   

   有人问:孔子于个人重道德,于政治倡王道,管仲侍主不忠又为敌所用,其德不修;齐桓为春秋时期一代霸主,其道非王,孔子却对他们称赞有加,岂非自相矛盾?孔子也说过管仲不俭,不知礼,却又说:“如其仁!如其仁!” 岂非自相矛盾?孟子对于齐桓公十分轻蔑,其态度与孔子完全不同,孔孟的观点岂非互相矛盾?老枭答:非也非也,且听我详细说来。

   

   仁是儒家思想的核心,是孔子“吾道一以贯之”的那个“一”。仁的境界可分内圣与外王两个方面,内圣是克己,指向个人修养,外王是爱人,指向王道理想。孔子不轻易许人以“仁”,认为他的高徒雍、子路、冉有、公西华都 “不知其仁”。对于令尹子文和陈文子,承认他们或“忠”或“清”,尚未达到仁的境界。

   

   孔子却独许管仲以仁,认为管仲帮助齐桓公造就天下较长期的较安定局面,保护了大多数人的生命和华夏文明的传承,虽然个人品德方面欠佳,但事业方面相当成功,利民益众,仍然算得上仁!在孔子看来,修养不够一样可以建立丰功伟业,内圣有亏并不影响外王事业;可见宋儒对内圣外王的理解不符孔子原意,从内圣开外王、以内圣统外王的泛道德主义是出了偏差的,也可见后世忠臣不事二君,烈女不更二夫之说是对儒学的歪曲。

   

   说管仲个人品格欠佳是就小人格而言。管仲协助齐桓一匡天下而不以兵车,爱民惜民保护文明,天下后世受其赐,大人格是十分可观,小名小节,何足论也。对此李敖的说法颇为精彩而中肯:

   

   管仲在尚未功成名就前,与朋友做生意,要多分钱,在“小人格”标准,这是吃人;管仲为朋友办事,给办砸,在“小人格”标准,这是害人;管仲同朋友出征,作战时退后,凯旋时在前,在“小人格”标准,这是胆怯;管仲在公子纠被杀,朋友殉难,反倒投奔敌人,在“小人格”标准,这是无耻。……即使在管仲功成名就以后,在“小人格”标准下,他的作风,也可议颇多,孔夫子以“小人格”标准看管仲,就骂出“管仲之器小哉!”的话、就骂出“管氏而知礼,孰不知礼!”的话。管仲的一切不合“小人格”标准的行径,虽为大家所不谅,但他的朋友鲍叔牙却一直信任他、一直让他。最妙的,在管仲临死前,齐桓公来问他谁做他的接班人,他竟不推荐曾推荐他的鲍叔牙,理由是鲍叔牙不能搞政治。这在“小人格”的标准下,十足是忘恩负义了,但在“忠于为国,不私其友”的“大人格”标准下,管仲却能天下为公。管仲所以为管仲、所以伟大,就在于这里!(李敖《大人格与小人格》)

   

   所以李敖将人格分为两个层面:“匹夫匹妇的层面” 和“管仲的层面”。“管仲的层面”是大人物的层面、是特立独行的层面、是大无畏的层面、是“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层面。老枭再补充一句:“管仲的层面”是事功的层面,以大功业体现大人格。

   

   在对子路子贡的答复中,孔子还从侧面肯定和称赞了齐桓公的霸业,体现了孔子圆融通达的政治智慧和现实主义精神。齐桓公任用管仲改革增强国力之后,提出“尊王攘夷”的口号,营救邢卫两国,助燕国打败北戎,制止戎狄进攻中原,并安定东周王室内乱,多次大会诸侯订立盟约,成为春秋五霸之首。

   

   用以德服人、“以德行仁”(孟子语)的王道政治的理想主义最高标准去衡量,齐桓公和管仲“以力假仁”,以力服人,行的法家的霸道。所以孟子蔑之,朱熹认为有霸道之功而无仁义之心、王道之仁,甚至说管仲“小器”,“当不得一个人”(《陈亮集》卷二十朱熹《寄陈恭甫书九》)。但是,从历史现实的层面看,齐桓公霸道之中自有“仁德”。当时王权衰微,各诸候国都不把周王室放在眼里,桓公却推尊周天子(“尊王”),并利用盟会的形式,制止诸侯间的互相侵扰与自相残杀;当时,周边地区的戎狄经常侵扰王室,进犯中原。桓公组织各诸候国积极抵抗,继亡存绝,保卫了中原地区发达的华夏文化。

   

   依真正的王道高标,齐桓公有不少僭越的行为,其名义上形式上的尊王是很不合格的。例如,当时天下诸侯混战,时有灭亡。杞国被灭后,齐桓公在缘陵地方划出一块地重“封”杞国。本来这是天子的权力,诸侯无权封国。奈当时王政已熄,王权大衰,周王已丧失“兴灭国”的能力,齐桓的行为有其合理性、合法性与必要性,所以孔子赞之。(僖十四年春《春秋》书曰:"诸侯城缘陵"。《传》曰:"孰城之?城杞也。曷为城杞?灭也。孰灭之?盖徐莒胁之。曷为不言徐莒胁之?为桓公讳也。曷为为桓公讳?上无天子,下无方伯,天下诸侯有相灭亡者,桓公耻之也。然则孰城之?桓公城之。曷为不言桓公城之?不与诸侯专封也。何为不与?实与而文不与。文曷为不与?诸侯之义不得专封也。诸侯之义不得专封,则其曰实与之何?上无天子,下无方伯,天下诸侯有相灭亡者,力能救之,则救之可也。")

   

   这就是《春秋》“文不与而实与”的政治智慧。“文”是大经大法,“实”是乱世现实的特殊情况,“文不与而实与”,意谓原则上不赞成但根据乱世实际认同某种政治举措。孔子称赞齐桓,是从齐桓的功利公益事业和历史现实的角度着眼的,故“与”之;孟子继承的是孔子学说中理想主义的一翼,他蔑视齐恒,是从王道理想的层面着眼,故“不与”之。“与”与“不与”,都符合儒家义理。以文实经权智慧观照孔孟对齐桓公管仲的看法之岐异,矛盾就统一了;以此智慧览读儒家经典,许多原儒自己仿佛自相矛盾、原儒之间仿佛互相矛盾的地方,也都圆融统一起来了。

   2006-3-23东海一枭

   首发2006、5.8《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