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并教训芦笛一顿!]
东海一枭(余樟法)
·人世间最大的恶
·儒家功夫最易简
·蒙启导致灭亡
·反孔反儒的四世恶报
·清人入关与日寇入侵
·其人值得交游,其书值得藏读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一---三十五)
·古来圣贤从头数
·救中国的途径
·我对某人的看法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好心助恶最可悲
·自由派有三多
·能开出宪政的文化有二
·迎接圣贤辈出的大时代
·道援的途径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东海微言小集(逼着马帮走正道)
·头痛足痛如何治
·怎样判断一个人有没有得道
·被称国妖亦抬举
·失败主义的根源
·关于个人主义
·关于幸福
·老网友张三一言
·以人民为镜,明政治得失
·愚诈邪恶和真智正善
·两种事业
·恒产和恒心
·社会主义反社会
·儒家的突围和中华的曙光
·社会主义必然贫穷
·君子斗不过小人?---与龚鹏程先生商榷
·民族主义害民族
·中华文明长盛的根本因
·社会主义救美西
·关于五四
·政治制度和经济发展
·利己主义不利己
·民主颇有限,希望在儒家
·千古作圣妙诀
·极权主义阵营
·百年来罪孽最大的群体
·见识比知识重要
·关于张扣扣案
·反儒的善人与尊儒的恶人
·关于张扣扣案(二)
·关于张扣扣案(四)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六---四十五
·敲骨榨髓何时休
·信仰耶教可耻
·绝不可伤害无辜,绝不可饶恕邪恶
·如何立德立言和自保平安
·孔府大劫难
·关于陈全国和巴黎圣母院
·汉族智商最高,儒学品质最优
·乐和模式:儒式城乡的探索
·关于规则和特权
·如何救民救国,中共如何自救----答洪哲胜先生
·迷则不信,信则不迷
·与群友们共勉
·儒家文化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我没有敌人
·关于耳顺
·耳顺与好辩
·关于辟邪说答客问三则
·根本问题在教育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文化与文明
·关于杂时代
·何以灾星如此多
·圣贤和盗贼
·关于三从四德
·谈天
·天理不是义理(谈天之三)
·反儒奇文又一篇
·关于自由和“自由人联合体”
·关于大复仇
·关于“自己人”
·坚持中道文化,学习西方文明
·恶政恶母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四十六---五十一)
·西方问题严重,倍显儒家重要
·孤往精神和精神不孤
·大恶之家的宿命
·启蒙祛邪仗儒家
·言不可不慎
·当心祸从口出
·何谓理论自信
·关于弑父弑母
·張三一言批儒
·元士随笔,东海附言
·逻辑的必然
·关于民国派
·《大学》之大
·邪恶是生命的自戕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西化派的错误
·三不配
·当务之急是返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并教训芦笛一顿!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并教训芦笛一顿!

   

   儒家倡导温良恭让,长幼有序,强调敬人尊老,彬彬有礼,但也并不一概而论,孔子就骂过"老而不死是为贼"的话。典出《论语·宪问》:"原壤夷俟。子曰:'幼而不孙弟,长而无述焉,老而不死是为贼!'以杖叩其胫。"原壤是孔子的故旧,原壤母亲去世,孔子帮着修治棺椁,原壤自己却登上椁木唱起情歌来。面对母亲之丧,表现如此恶劣,老而无德,禽兽不如,不该骂吗?

   

   老枭多年来狮口怒吼,大棒横扫,主要是针对专制主义特权阶级的。在思想学术方面,对一些前辈专家亦有所批评,但就事论事,有理说理,只对观点,不攻人身。个别的如《在季羡林先生头上撒泡尿》一文,涉嫌人格攻击,但我说明了,那是《借季羡林先生"桂冠"一用》,虽有违尊老之礼,却符合更高道义。

   

   道德有层次之分、主次之别。孔子提出过三个道德标准,即智、仁、勇"三达德";孟子提出"仁、义、礼、智""四德";董仲舒在孟子"四德"的基础上增加"信"德,从此"仁、义、礼、智、信"被推为"五常"道,这些道德"级别"都很高,普适性也很强,放之四海而皆准。

   

   这其中,仁又是重中之重,高中最高,是最根本、最核心、最绝对的道德,其余道德必须围绕、依赖于仁方可正确运用。例如关于智勇仁的关系,孔子说得很清楚。他说:"仁者安仁,知者利仁。"(《里仁》)又说:"仁者,必有勇。勇者,不必有仁。"(《宪问》)。如果违背了仁,其余道德就失去了意义和价值;又如,在武侠中,许多邪派人物往往恪守承诺说一不二,极有信用。然而因为他们凶恶毒辣,有信无仁,仍属邪类。

   

   在相关道德标准产生冲突之时,应以仁为最高评判标准。为了守住仁德,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其它道德是否遵守,可以从权。孔子"言不必信,行不必果"之言,就是强调在信德与仁德不一致的时候,应弃信取仁;孟子的"嫂溺叔援,权也",也是同样意思。叔嫂授受不亲,是当时"礼"的规定,但当嫂子有生命危险,为了救命,当叔叔的必须伸手,这是仁的要求。孟子最重义,义者宜也,怎样做最合乎仁就怎样做,取义正是为了成仁。

   

   关于尊老,《孟子》曰:"天下有达尊三:爵一,齿一,德一。朝廷莫如爵,乡党莫如齿,辅世长民莫如德。"年龄本身未必值得尊重,而要德性优先。就拿胡温来说,年龄比我大,职位又最高,我却小胡小温地叫骂,本来是极其失礼的,但我的态度却符合以道制势的儒家大义,更符合反对专制这一时代最高道德要求。

   

   不过,尊老的"道德级别"虽非最高,作为一种基本社会美德,倘非特殊,理当遵守。在现在这个传统道德全面崩溃、新式道德一无所立的时代,老人无德失德亦属普遍现象,对于一般老人,除非媚共投共大节有亏,小节细德不宜苛求。少数独立自由、德望崇高的前辈文化人物,更应该受到我们特别的尊重。

   

   例如南怀瑾先生,儒释道学,文学诗词,医卜天文以及拳术剑道等各种功夫,无所不知,确称得上博大精深,融贯古今,素有"大居士"、"宗教家"、"哲学家"、"禅宗大师"、"国学大师"、"通天教主"之称。他的书籍,尽管粗浅,不失为较好的传统入门向导,其对中华文化的普及传播,居动至伟。也有人骂他玩弄文化和女人,无根游玩,无关大节。老枭虽然说过,南怀瑾对西学了解不深,作为一代文化大师,尚嫌功力不足。那是春秋责备贤者之意,不失恭敬。

   

   日前芦笛谈及"学问"的话题,摆出一副大学问家的架式,以为懂几句洋语、写几篇"花文"就算有学问了。我从南怀瑾《论语别裁》中节选出一段,借"南"训"芦",告诉他学问之道在作人的根本上,在于人生的建立,内心的修养。老芦口齿比下三烂的小流氓还要轻薄:"怀瑾算什么东西,也配用来教导我?他就是来程门立雪,我也看不上那不成材的东西。" 我忍无可忍,谥以"丧心病狂无可救药"八个大字,并警告:他日倘有见面机会,那怕为了南老,也要让这只芦大鸭子尝尝打狗棒的味道!

   

   就象同样是杀人,洪七公之杀与东方不败之杀性质截然不同,芦笛侮南老与我骂季老,性质完全不一样。奉劝世人,千万不要随随便便侮辱他人,特别是老人家老前辈-----并非绝对不可以批评,但一定要分出黑白,批得在理,而且尽量批得古雅些,象我对季老羡林之骂,似野实文,内藏典故,外俗内雅,雅俗共赏。

   2006-4-26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半月刊第十八期 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