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宝盖下面一群猪]
东海一枭(余樟法)
·莫拿真理做人情
·东海答客难(459---462)
·忍看民运成“痞运”,岂可风流变下流---东海答客难(463--466)
·黄河清:读东海一枭《时事六感》,敬和之
·补贺云高公乔迁之喜
·谢客八绝
·c.x:小幽默【枭论的由来(一枭附言)
·求同非苟同,排异要文明
·“答慈天元九诗”附论
·尘色依旧:和老枭《谢客八绝》(一枭附言)
·《上帝》
·敬答黄公河清三绝
·见不得老枭的都不是好东西!
·尘色依旧:和老枭《时事六感》
·莫朝心外拜神佛,宜向人间献赤诚---东海答客难(467---469)
·向魏京生敬礼
·和东海先生九绝(好诗荐赏)
·非大光明难近我,是真智慧要皈仁
·尘色依旧:和老枭《咏仁杂诗十六首》
·抵制爱国贼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
·悼党治国先生联
·上帝将死我永生----兼与黄河清先生商榷
·上帝将死我永生
·三水二人半月谈:挽党治国先生
·奥运大典在即,呼吁中共大赦!
·学者三弊
·一枭要做尼采---評
·莫对野蛮弯脊骨,休朝弱势耍威风
·爱国贼的来历
·东海答客难(477--479):尽摄西风圆旧梦,待观东海卷新潮
·悼党治国先生(张鉴康、东海老人)
·两位大神为老枭跳了起来并打成一团
·转发一篇让我肚痛头痛心痛的奇文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良知必灿三千界,好汉待寻十八条
·康庄生:《谢客八绝》和诗六首(好诗荐赏)
·骂人未必不中庸!
·利己岂能成主义?杀人未必不中庸!
·代贴疗愚大师的大作
·《时事六感》和诗四首(康庄生君好诗再荐)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囯企非私业,教授是奴才----关于国企老总的年薪问题
·杂诗七首
·东海老人:严正声明!
·东海之道概要
·尘色依旧:和老枭《杂诗七首》
·东海学要略---兼论对待异端的基本态度
·中共太野蛮,儒家更反动
·甘作中华无尽灯----答老灯先生
·为魏京生一辩
·老枭不能不低头----并为魏京生一辩
·不与妄人讲礼,不与盗贼讲和!
·徐友渔很没深度,华文化大有前途
·骂世忧天真有庛,迷心失本枉为人
·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一枭附言并附相关枭文)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致歉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 答汪增阳网友
·东海答客难(501--506)
·《萬物皆有默契》(东海荐文并附言)
·为蒋庆说句公道话---与徐水良商榷
·海瑞漫谈
·求教:为何拒绝外国救援?
·震灾反思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宝盖下面一群猪

   宝盖下面一群猪

   

   一枭附言:本文为枭眼看世之六十,写于2001年,乃老枭“落网”初期之作,也是已故网友杨川君谬赏的老枭旧作之一。今特捡出重发以纪念杨君,并借以迎接猪年的到来吧。2006-12-21

   震旦(始名神州网)旧人,请到此共悼杨川君

   震旦网zhendanwang.com

   老枭在线http://zhendanwang.com/forumdisplay.php?fid=12

   http://club.cat898.com/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1423103

   

   宝盖下面一群猪

   

   当年可找到的书不多,饥不择食,连淡乎寡味的巴金的《家》也不放过。具体情节已毫无印象,书中主人公觉慧一句话“家是宝盖下面一群猪”,却忽然间电光石火般从脑海深处闪了出来。

   

   豕,猪也。家字就是宝盖下面一只猪。现在农村,人猪也已分住;至于城里,高搂大厦华丽家居,宝盖之下,尽是高档电器豪华家私,自然没有猪的影子了。但很久很久以前,人与猪是住在一个屋檐下的。

   

   猪,牲畜也。汉郑玄在《周礼-天官-庖人》句“掌共六畜六兽六禽”后注曰:“始养之曰畜,将用之曰牲”。我们常称为党为国奉献生命财产为牺牲,牺牲原意乃指供祭祀用的牲畜。

   

   如果人活着却没有人的尊严,没有思想的独立、精神的自由,人与猪又有什么区别呢。

   

   在漫长的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姑用此说),人民分别跪倒在奴隶主的“主权”和帝王的皇权脚下,被圈养着使用着牲牺着,与猪无异,甚至人不如猪!一九四九年,终于开天辟地被告知: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站起来的,实是伟大领袖以及少数特权人物。以前有句话很流行:社会主义大家庭。蓦然回首,在那大家庭里生活的不就是一群猪吗。瞧:

   

   没有工作自由。工作的性质、地点、报酬,一切由组识上决定;没有旅行自由。农民被户籍和粮票捆住了手脚,工人出游也有许多限制,至于出国,那是一小撮特权分子的专利;没有言论自由。多少人由于向党提意见或说出了内心真实想法,被打成右派甚至现行反革命;还有信仰权、隐私权、财产权统统的没有。甚至生存权也常常受到威胁和剥夺!

   

   与猪何异?与猪无异!

   

   随着国门的开放和市场经济的确立,事情正在起变化(毛泽东语),人民逐步走出了“猪圈”,但说已经摆脱猪的命运,活得象个人了,则言之过早。因为老百姓被告知:民主自由人权是西方专利,你们素质太差,不配享有。你们呀能有饭吃就不错了。

   

   当然,话说得很巧妙,那能这样子直来直去呀。例如要说“生存权和发展权是首要的人权”呀,“集体人权是个人人权得以充分实现的先决条件和必要保障,集体人权高于个人人权”呀,“人权的普遍性必须同各国国情相结合”呀,“稳定是实现人权的前提呀”,“稳定压倒一切”呀…诸如此类。

   

对于猪而言,能吃饱就好,能吃好,就要谢主隆恩了;人比较麻烦,仅仅吃饱甚至吃好还不够,于是,据说小民也有了知情权,如村务公开呀厂务公开呀;又有了远举权,如选举居委会主任呀村长呀;据说还有思想自由,不过,要经常统一到x上来,而且四项基本原则规定:要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新闻要正面为主,舆论要接受监督,歌颂赞美是绝对自由的,批评异议嘛,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有一部分人有批评别人的自由,别人却没有反批评的自由,田头地角酒前饭后乃至网络角落发点牢骚的自由,还是有的…。

   

   有个网人叫我是贪官,在题为《中国啊中国》贴子里用了45句的话描述中国老百姓的生活,简洁而传神,抄几句下来共赏:

   

   2. 禁止收看外国的电视节目!-----(比塔利班的禁止收看电视可能要仁慈一点)

   3. 在国内旅游也需要"签证"-----(去香港需要过境签证,去深圳需要边防检查证...)

   4. 反对执政党就要坐牢 -------- (我看谁敢在大街上喊一句:打倒共产党)

   5. 在商店里被保安误搜身可获精神赔偿10万元 ,被警察强迫检查处女膜可获赔偿74元

   8. 去网吧上网要出示身份证 ------ (广东的规定)

   11.在国外能够浏览的互联网内容在该国可能就无法浏览------- (不是你的电脑故障)

   15.该国法官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因为还没有这方面的相关法律"

   22.新闻媒体是由某个政党投资的,但用的却是纳税人的钱-----

   (新闻是我们党的喉舌:---名言)

   23.人民是不能随意改变居住地的------- (户口制度)

   32.该国没有商业电视台,但电视广告却比日本的富士台多好几倍

   33.让老百姓知道的越少越好,这是该国的"既定国策"

   34.该国人口中有70%以上的文盲或准文盲

   35.该国的法制中有"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政策------- (不过最近几年好像没脸提了)

   38.该国家家都有大彩电,是不是很羡慕? 不过那是用来接收党的指示的

   39.当地人会把非本地人称作为"外来盲流"

   

   说还是猪,太谦虚;说已为人,是吹牛。什么时候,有真话可以直说、有异议可以直言而不用耽心“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什么时候,人权不再被生存权、集体人权取代;什么时候,当官当老板的是人当老百姓也是人了,才有资格宣称:中国人民站起来了。

   

   为了追求光明和自由,为了让我们这些不肖子孙站起来,多少先贤先烈牺牲了个人的幸福、爱情、家庭乃至生命!我们该怎样做,怎样活,才能无愧于他们和子孙后代呢?老枭有七律《顾准》一首,与诸位网友共勉:

   

    阴云起处肆风沙,雪压牛棚吐异葩。

   肋骨拆来当火把,头颅昂去对狼牙。

   斲轮手老原无血, 绝世魂雄自有家。

   愿向先生借双眼,寻真探理辨龙蛇。

   

    据高建国《顾准全传》,在文革中,顾准曾宣称:“我的手上没有血”。当时,顾准被整个社会、更被他的妻子儿女遗弃,但他以黑夜给予的黑色双眼,寻求光明和真理,他的绝世雄魂以信仰为家。这才不愧为傲立猪圈的真英雄大丈夫啊。

   东海一枭2001、12、2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