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性恶论的肤浅和余弊及其对民主事业的危害]
东海一枭(余樟法)
·国之重器是什么
·自救救人,唯此为重-----从标准说起
·沉默是可耻的
·恶最怕积
·关于言论自由
·三千万人头
·关于民意和香港
·关于量变质变
·反马辟邪,匹夫有责
·今日微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尊我者生,挡我者死)
·一点提醒
·关于文化决定论
·关于说真话(微集)
·现中国最大的邪恶
·两极主义让人蜕化
·从美国的强大和文明说起
·毛氏十大罪
·武力攻台高级杀
·关于疾恶从善和如何对待邪恶
·辟邪英雄榜
·鬼蜮三伎
·誉毁不苟古之道
·马帮的反常
·天还没亮,我们先亮
·爱党爱民不相容
·古今中西我最优
·今日微言(批判马主义,弘扬儒文化,建设好制度)
·今日微言(写自己的字,让别人去说吧)
·什么决定历史发展的方向?
·两大高端腐败揭秘
·邪恶势力的最爱
·邪说之祸
·邪说之祸(二)
·自由从哪里来
·儒者的天职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达摩的半吊子安心法
·财产权和士君子
·好人吃亏在不够好
·魔纸
·做人就做大好人
·为底层一哭
·没有你党最重要
·高层内斗
·儒本位与汉本位
·今日微言(世界三大劣族:马红、伊绿、非洲黑)
·关于山大“学伴事件”
·光武的务实和隋炀的虚荣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学达性天方为贵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二)
·关于“言必信,行必果”
·关于“言必信,行必果”
·极权主义的自大和自卑
·民粹与极权
·关于张扣扣案
·防火墙(外一篇)
·恶政府不如无政府
·严禁杀无辜就是最大的大局
·做一个懂事的人
·竭中华之物力,结劣族之欢心
·一个全球性的误会
·马官是马帮最大的受害者
·为民为国为自己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关于香港,明确三点
·平民教育非孔子首创论
·圣言有没有漏
·中华特色的三权分立
· 还主权于民,还教权于儒
·依据马家刑法,控诉马帮四罪
·江湖空前险恶,好人多多保重
·当心黑社会和民族主义
·行政不唯民意,主权唯民意(外三篇)
·今日微言(最好的赎罪立功和改良命运的方式)
·中共的两条出路(外四篇)
·肋骨折来当火把,头颅昂去对狼牙
·铁笔树成思想帜,罡风唤醒自由钟---自誓二
·特权富不过三代,马邦将很快返贫
·亲美和反美
·关于服务型政府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把矛头指向上层
·东海三判
·关于元朝
·天相吉国以色列
·无敌之术自由行
·火上浇油欲何为---香港问题之我见
·正确对待民意
·香港事件的深层内因
·中共为什么不行
·做一个纯粹的好人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特区毕竟有特权,大陆人民最可悲
·正发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性恶论的肤浅和余弊及其对民主事业的危害

   一言性恶真成谬!

   -----性恶论的肤浅和余弊及其对民主事业的危害

   一

   许多人喜欢把人往“小”里看,往“小”里度,我想,这与崇奉西学或信仰基教、主张或相信性恶论有关。我在《任不寐批判》中曾严厉指出一种普遍存在的现象:不少中式基教徒及西学迷都长了一付小眉眼和一颗小心眼!

   “著名”反儒派学者綦彦臣,断言“老枭参加自由文化运动,多半是为多得些稿费,或者争取个出国的机会。所以,他突然把我的小文拾到身上,多少有些儿童向老师打小报告换表扬的意味。”连君子役物、小人役于物的道理都不懂,把老枭看成受稿费之类外物驱使的奴隶,把众多参加自由文化运动者视为借义谋利、唯利是图的家伙了。

   “著名自由主义者”、“中州大侠”黄喝楼主,认为我所做的一切包括对他的批评,目的都是为了“压别人抬自己”,斥我的专业干的就是“压别人抬自己的活”,所以他为了“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而致“书”于我(见黄喝楼主《东海一枭,你反躬自省过吗?》)。居然理直气壮地承认自己在“争风吃醋”,真亏老先生出口!

   黄喝楼主之“小”,由来已久。jiang898网友居然记得一件“陈年旧事”,在枭文《为文化流民及文化嫖客画像-----答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后跟帖道:“杜导斌向来有思维胡乱迹象:当年在大地网的一段趣闻:杜被国安询问,老枭声援说我比杜骂的、说的多,我才应当是被国安抓的对象…。这种以身嗣虎的救援方式却被杜歪解为争功劳、小看他,争吵不休最终伤了和气。和他一样的糊涂蛋好像还不少那”。

   以身饲虎,过奖过奖,不过一番好心和善意,天日可鉴,却被黄喝楼主风马牛不相及地从中理解出恶意来,令我倍加认识到人与人之间的勾通之难,认识到当今国人的心性被污染遮蔽的程度之严重,令我想起多年前某前辈老人的告诫:在中国,你做事和对人都要悠着点,不然,别人会怀疑你另有目的的。但堂堂“自由大侠”,“小”眼看人、“恶”意度人到了这样不识好歹的地步,仍堪称当代奇观!

   此一“事件”让我开始省思自由主义、个人主义及性恶论的弊端。思想问题不解决,“眉眼心眼”问题就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君不见,好几年过去了,黄喝楼主小小依然----我认为这不是本性问题(例如天性凉薄)而是认识问题,文化问题。

   綦彦臣黄喝楼主的小眉眼小心眼绝非个例。类似的“小”,在党用文奴及中国人中更是普遍的存在,在不少自由知识分子中也不同程度地存在着。而性恶论乃是重要的致“小”因素之一,“小”家伙们多数相信性恶论并受其影响和误导。

   二

   性恶论者对人性进行“有恶推定”,在现实生活中容易变成本能的和彻底的怀疑主义者。他们不相信任何公开表述的言辞,甚至不相信自己眼晴所见耳朵所闻,认为任何人的言行都是别有用心、另有目的,都是为了一己私利。

   他们不知返己之学,不懂存养之道,不能明见自己心性本然之善,所以也不相信他人的善意,更不相信“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华严经》),“圣与贤,可驯致”(《弟子规》),自然不容易信任他人。同时,性恶论让世俗之人更加容易被功利所诱,作欲望俘虏,促使人心术变坏品德恶化,如王艮所说,“今人只为自幼便将功利诱坏心术,所以夹带病根,终身无出头处,日用间毫厘不察,便入于功利而不自知,盖功利陷溺人心久矣。”

   在民主社会,有良法良制的规范,肤浅的性恶论危害有限;而在后极权国家,其危害性就极为严重了。它毒害世人心灵社会风气,促使道德败坏诚信沦亡,加剧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感。在追求民主自由的历史性进程中,民主同道之间互相猜疑抨击不休,大大小小内讧不断,甚者在同道口水战中,反对中共是为了成名成家、抗议暴行是往自己脸上贴金、温和维权是向中共卖好谋个人利益、激进维权是为了争夺政治资源或民运领导权等等戏论不断出笼。这一切怪象奇谈,在某种意义上说,拜性恶论之赐不浅。

   不排除有些人存在类似不良动机,但一则许多行为的动机往往错综复杂,并不单纯,二则动机个人性极强,他人殊难猜度,三则世间永远有一类高尚分子,如鲁迅所言的“筋骨和脊梁”,如高智晟所说的圣人情怀,如甘地式的圣雄人格圣徒情怀、宋明理学推崇的圣贤气象,等等,这类人物的行为动机非经济人的角度和性恶论的层面可以把握。这些不友好非善意而又缺乏事实根据的动机猜度,极不利于同道团结,对当事人、对民主事业都是严重的伤害。

   很多时候猜疑者本身也是被猜疑者,互相抨击的双方都成了立足于性恶论、从经济人的角度出发的不友好非善意猜疑的受害者。

   三

   不可否认,在世俗生活中,特别是在当今中国,人性中的假恶丑泛滥成灾,性恶说能够得到更多的事实支持,性善论者对他人“无罪推定”,把人看得太好了,往往犯错和吃亏。象我,就常常“把人想象得太好”。很多人的伪劣,大大出乎我的意料,超乎我的想象!但这不是性善论的错,而是制度造成的恶果,而性恶论又在其中起了推波助浪的极坏作用。

   在中共治下的中国,大多数中国人严格意义上已经丧本失性而小人化非人化了(丧本失性是形容之词。其实本性不会丧失,只会受污受蔽。)所以,功利小眼看人,一看一个准,阴暗小心度人,一度一个对。但中国毕竟还有充实光辉的大人在,有具有“为生民立命”的某种“圣雄”人格者。小心眼一用到大人、用到愿为建立自由社会而奋斗而牺牲的仁人志士身上,就谬以千里了。

   性恶论没有错,只不过它仅触及人性中的生理、动物的层面,仅“看见了自己是如何的黑暗不洁,根本不配在神面前站立”却没看到人性更深处善的光辉,所以说它肤浅。正如荀子所说“宋子蔽于欲而不知得(德)。慎子蔽于法而不知贤。”意为宋钘和慎到只知欲望和刑法的重要性,眼晴被它们遮住了,看不见道德的存在和圣贤的价值。(《荀子-解蔽》)

   从哲学层面而言,性恶说不是穷源彻底最“究竟”的理论。它无法让人认识真正的澄明本心高贵本性,只能让人停留在习心习性的层面,让人变得多疑多虑小眉小眼,以为所有人都是唯利是图经济动物,以为“义”全都是用来包装一己私利的,他人的一切善言善行必定动机可疑,居心叵测,必伪非真。许多中性之民本非小人伪人,却由于灵魂无根文化失本,便在性恶论的潜移默化之下变“小”变伪了。这种“性恶论综合症”的主要表现之一就是,不论表面如何堂皇激昂,其实内心信奉的是丛林法则。于是中囯社会乃至民运队伍就真的丛林化了。

   性善论才是从根本处认识、把握人性的理论。仅从理论上认识性善是不够的,心得其正,意得其诚,然后知性之善,用心印证,此论精确不移。程颐说得好:不知性善不可以言學,知性之善而以忠信為本,是曰先立乎其大者也。(《二程粹言》)对于性善之说,熊十力、钱穆、唐君毅、徐复观等新儒家各有阐述,这里特别要隆重推荐牟宗三《道德的理想主义与人性论》一文。

   该文结尾写道:“一般人常说,马克思主义确是牵连到了人性问题,遂发问说:它是否能改变人性呢?我现在告诉大家:它不是改变人性﹐它乃是根本否决人性,不是人类全毁灭,就是奉行它的人先毁灭。人性终于要胜利。我现在郑重告诉大家:这个时代是道德比赛的时代,一切社会问题都要解决,都要正面去接触,丝毫不能回避或躲闪。你们的道德实践若不比共党高,你就不能克服他。”(关于性善论,另见拙文《一言性善发天心!》、《一切人类,悉有善性!》等)。

   牟宗三这一段话,值得人们特别是自由派同道深长思!任何事业都不是靠一群贼眉鼠眼鼠肚鸡肠的猥琐家伙可以做大的,不是靠一批只有小我投机成性、大处愚蠢小处也不精明的犬儒人物可以成功的,何况为建立自由社会而奋斗的民运大业?它离不开众多中性庸众为了利益而支持,也离不开一些着眼于公众和民族利益、具有大气大量大仁大慈的大丈夫好“领袖”的启动、激励和引导。

   刘晓波在《维权面对利益党的自我调整》指出了“民间维权运动”存在的诸多问题,“民间更不能低估民间力量自身的分散、薄弱和不成熟,不能低估民间所浸染的独裁遗传--惟我独尊、急功近利和烈士情怀…”、“被某些境外中文媒体奉为民间英雄的人士,也大都是舆论热闹而现实冷清,海外关注而国内却没有多少追随者,甚至在民间内部都找不到众望所归的道义凝聚点。”、“即便现在真有智勇双全的民间勇士,也找不到多少铁干追随者。”这都是客观冷静的评估。

   不过,除了时代环境和社会现实的原因,我认为民间力量、民间人物的自身的一些不良习性和品格也是造成“民间维权运动”如此现状的有害因素之一。这种不良习性和品格不在于“烈士情怀”,不在于“陷于自恋式的受难综合症之中而无力自拔”,而在于性恶论的余风流蔽带来的上述诸多恶习。不仅圣雄人格、圣贤气象、烈士情怀,连稍微高尚一点稍微大我一点的言行都受到怀疑、猜测乃至嘲笑。

   如果民主事业的参与者和领导者“陷于性恶论综合症之中而无力自拔”,中国民主化的道路将更为艰难。伯夷网友说得好,国内维权,海外民运最大的优势就是道德上的优势(大意)。要是在道德上对自己和他人都缺乏基本信任,一个个“两眼”(眉眼和心眼)俱小,一味地“自小小人”、“自恶恶人”(自已小也把别人往小里看,自己动机不纯也把别人往坏里猜),还有什么可做的?就象我曾批评黄喝楼主的话:这样小这样瓜的小脑瓜,别说搞民主了,连个小妞儿都未必搞得定呵。

   四

   中西方学者普遍以为只有性恶论才能导出、必定导出自由平等博爱人权观念和现代的权利制衡制度。其实这是想当然的错觉。性恶论照样可以导向极端严酷的专制。法家反对礼治、德治的理论依据就是性恶论。法家认为在“好利恶害”的人性论面前,仁义德教无济于事,只有严刑酷法才能奏效。秦朝的暴政,就是法家造的孽;历代王朝的苛酷政治,也是外儒内法、阳儒阴法所致。

   性恶论出自儒家外王学大师荀子。法家主要代表人物李斯、韩非都是他的学生。荀子把人性定义为人的自然属性,孟子则把仁义礼智等与生俱来的善端定义为人性,等于各取“性”之一端(性字由心、生二字组成)。荀子的性恶与孟子人性论有相异亦有相通,孟子说“人人可以为尧舜”,荀子也说“涂之人可以为禹”。双方追求“善”方面是一致的。

   但荀子论性恶是指放纵人性所出现的“犯分乱性”、“偏险悖乱”的结果而非人性本身。“善”具原初性,恶是派生的。荀子之恶与孟子之善不是同一层面上的范畴。所以荀子并未穷源彻底把握人性本身,性恶论是荀学的肤浅。这一“肤浅”,可谓遗蔽无穷。荀子本身之学虽已出偏,尚能以“礼”自持,不违仁道,但其徒子徒孙则不免叛出儒门、自成法家矣。宋徐钧有诗咏荀子曰: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