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答文思君(葛陵元、辛明)的公开信]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中国未来预测和儒家政治态度
·毁人不倦的马帮教育
·儒家群即君子党
·抓住根本看文化,立足仁本看天下
·时间将重新开始,历史在这里转弯---新绝句一束
·何谓好人
·正中华之本,清历史之源---《中国故事》先秦卷自序
·辟马是责任,原则戒行权
·今日微言(防吾之口即吾仇,防民如贼即民贼)
·共鸣异议皆欢迎
·没有马家帮,才有新中国
·今日微言(信奉马学、支持马路的文化人不配为人)
·敬告特殊职业群体
·反美攻台高级黑
·儒家才是大救星
·给中美政府的两个建议
·国之重器是什么
·自救救人,唯此为重-----从标准说起
·沉默是可耻的
·恶最怕积
·关于言论自由
·三千万人头
·关于民意和香港
·关于量变质变
·反马辟邪,匹夫有责
·今日微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尊我者生,挡我者死)
·一点提醒
·关于文化决定论
·关于说真话(微集)
·现中国最大的邪恶
·两极主义让人蜕化
·从美国的强大和文明说起
·毛氏十大罪
·武力攻台高级杀
·关于疾恶从善和如何对待邪恶
·辟邪英雄榜
·鬼蜮三伎
·誉毁不苟古之道
·马帮的反常
·天还没亮,我们先亮
·爱党爱民不相容
·古今中西我最优
·今日微言(批判马主义,弘扬儒文化,建设好制度)
·今日微言(写自己的字,让别人去说吧)
·什么决定历史发展的方向?
·两大高端腐败揭秘
·邪恶势力的最爱
·邪说之祸
·邪说之祸(二)
·自由从哪里来
·儒者的天职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达摩的半吊子安心法
·财产权和士君子
·好人吃亏在不够好
·魔纸
·做人就做大好人
·为底层一哭
·没有你党最重要
·高层内斗
·儒本位与汉本位
·今日微言(世界三大劣族:马红、伊绿、非洲黑)
·关于山大“学伴事件”
·光武的务实和隋炀的虚荣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学达性天方为贵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二)
·关于“言必信,行必果”
·关于“言必信,行必果”
·极权主义的自大和自卑
·民粹与极权
·关于张扣扣案
·防火墙(外一篇)
·恶政府不如无政府
·严禁杀无辜就是最大的大局
·做一个懂事的人
·竭中华之物力,结劣族之欢心
·一个全球性的误会
·马官是马帮最大的受害者
·为民为国为自己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关于香港,明确三点
·平民教育非孔子首创论
·圣言有没有漏
·中华特色的三权分立
· 还主权于民,还教权于儒
·依据马家刑法,控诉马帮四罪
·江湖空前险恶,好人多多保重
·当心黑社会和民族主义
·行政不唯民意,主权唯民意(外三篇)
·今日微言(最好的赎罪立功和改良命运的方式)
·中共的两条出路(外四篇)
·肋骨折来当火把,头颅昂去对狼牙
·铁笔树成思想帜,罡风唤醒自由钟---自誓二
·特权富不过三代,马邦将很快返贫
·亲美和反美
·关于服务型政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答文思君(葛陵元、辛明)的公开信

    答文思君(葛陵元、辛明)的公开信

   文思君:

   原来葛陵元和辛明都是您。感谢您多年来对我的关注、鼓励和支持。

   

   您给我的两封电邮,如你所料,确未收到,不然,焉能如此失礼?况我的狂傲也是有方向性针对性的,对上不对下更不针对同道。

   

   多年来电邮故障多多问题重重,我亦多次作过声明。曾有人冒充老枭发信,甚至发送大量病毒电邮。我自已还收到名“东海一枭”、“老枭”、“愚枭”等的电邮多次呢。还有许多电邮“您收到的邮件包含病毒(或者怀疑有病毒),已经被系统丢弃…”云云,我网盲也,弄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来信丢失,当属常事。许多次友人电告电邮材料而我未能收到。同道们今后重要信件可通过QQ33093992发我(不过我很少上Q,亦不Q聊),如无隐秘,则可发到震旦论坛---东海草堂(http://zhendanwang.com/forumdisplay.php?fid=12)

   

   大作《葛陵元文章惊动了“有关部门”》谈不上给我惹什么祸。有关部门问了一下情况,这在国内是很“正常”的。关于“几年来对法轮功由轻蔑到尊重到敬仰的明显变化”,是对具体的法功教众抗争行为的认识有所深化,尤其是拜读了高智晟公开上书中的实况介绍之后。我在《葛陵元文章惊动了"有关部门"》中说过:我于政治崇民主,于文化兼爱儒佛道(儒又最爱)。但对法轮功学员的悲惨遭遇和抗争精神,我一向十分同情和尊重。您对我思想脉络的分析,与我的思想实况虽略有出入,大致是不错的。

   

   人权层面的维护、悲惨遭遇的同情和抗争精神的敬佩,并不意味着文化层面的认同。您若读过近年来的枭文,对中华文化尤其是儒家文化的纯正、仁厚和高贵,必有相当的了解,也必能相信我这方面的真诚(诚之一字,乃儒文化之根本,不仅外在待人处世,而且自我修道进业,都离不开这一个字。大本不立,一切便无足观。)

   

   我考虑问题一向大处着眼,居高临下,站在民众、民族、文化和义理的角度。江湖褒贬,何足计较?海纳百川,无所不容。经不起炉锤的铁不是好铁,经不起质疑的理不是真理,经不起批评的思想不是真思想,经不起褒贬的人物不是大丈夫。这种“高大”的态度或许缘于“中国士大夫的人格狂妄”或者某种“伟人的骄傲”,但我自问不是大话,并非虚言。

   

   隔靴骚痒赞何益,入木三分骂亦精,肤浅庸俗的赞扬远不如深刻有力的批评有助于我的自我提升。来自任何人的褒贬我都欢迎。如果骂枭骂得不够“上流”太没水准,我还为对方着急呢。况您之褒贬,不仅有水平,且充满善意,岂能“冒犯”于我?老枭唯有铭感。我多次转贴过你批评我的大作呢。

   

   大函既然公开发表,我亦公开作答。最后,请代我向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年会与会同道致意敬酒,祝大会圆满成功!

   东海一枭2006-11-23

   震旦论坛---老枭在线:http://zhendanwang.com/forumdisplay.php?fid=12

   

   附文思: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前夕致东海一枭先生

   四年前,我以评先生的文章《东海之滨的一只枭鹰》(《议报》第84期)开始了我在中文网站的写作。四年来,我以真名葛陵元及笔名文思和辛明写了一、两百篇政论,也写了一些评论。评论得最多的就是先生。我对先生有褒有贬、褒多于贬。

   

   今年初,看到先生几年来对法轮功由轻蔑到尊重到敬仰的明显变化,我不揣冒昧写了《东海一枭和法轮功》(《民主论坛》2006年1月13日)一文,目的是“聊作引玉之砖,供有关有识之士进行当代思想研究时参考。”不想给先生惹来麻烦,我却蒙昧不知。直到数月后,才偶然看到先生的文章《葛陵元文章惊动了“有关部门”》,说“‘有关部门’开始曾怀疑作者是我的这个朋友或者干脆就是老枭的‘化身’”(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专栏2006年5月22日)。我才知晓我在无意中为先生惹了祸。在羞愧之余,立即找到先生的电子邮件地址,给先生发电子邮件问候。邮件中,我说:“我希望我的小文章没有给你造成太大麻烦。我已年过花甲,利用业余时间为中国的民主自由而写作。先生的文章气势磅礴、学识渊博,我是很喜欢看的。先生心胸坦荡、为人真诚,我也很敬仰。我发表的文章不多,却有好几篇是关于先生的。若有冒犯,请不吝指正。若给先生带来麻烦,我深感罪过。望多保重。注意安全。”

   

   邮件发出后,久不见回音。我猜想先生一定没有读到。该邮件我以英文为题,以正文为附件。先生不谙英文,或许把它当作垃圾邮件删除了。于是我又以中文为题重发,仍如石沉大海,渺无音讯。我不相信先生是狂傲无礼之徒,一定是邮件在途中因不明原因变成了乱码(我自己也常收到乱码邮件),先生不知所云只能删除了事。

   

   两月前,收到《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邀请函,知先生也在受邀之列。我不胜幸喜,认为这回可以与先生彻夜长谈、开怀畅饮了。不想先生又受中共阻扰,不能成行。同时受阻的还有著名的思想者孙文广教授、著名学者焦国标先生、著名自由思想者戚宏钦先生、著名独立写作者川歌先生、著名维权律师张鉴康先生、著名自由思想者廖双元先生、著名自由思想者莫建刚先生、独立写作者顾万久先生等人。此外,被中共当局非法逮捕的著名维权领袖高智晟律师、著名画家严正学、著名诗人力虹等人已经失去人身自由,当然更加无法与会。在对中共当局非法限制中国公民的人身自由、言论自由和旅行自由深表愤慨的同时,我对再次与先生失之交臂也深感痛惜。

   

   明日我即由加拿大启程,飞行两万余公里至澳大利亚墨尔本参加《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在此临行匆匆之际,我欲借《自由圣火》的一块宝地,向你、也向高智晟、严正学、力虹、孙文广、焦国标、戚宏钦、川歌、张鉴康、廖双元、莫建刚、顾万久等无法赴会的受邀者表示由衷的敬意,你们是战斗在与中共专制政权斗争第一线的英勇战士。同时,我也向中国大陆的所有勇敢的自由写作者,不管他们是不是接到了邀请,表示同等的敬意,因为你们是《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基础和栋梁,《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要靠我们大家的共同努力来推广、实行和实现。

   

   让我们齐心合力、共同奋斗吧。在中共专制政权垮台的那一天,我们将欢聚一堂、举杯畅饮,庆祝《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胜利!庆祝中华民族文化的胜利!庆祝中国人民的胜利!

   

   《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此文于2006年12月0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