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中华有三仁焉(高智晟袁红冰刘晓波们)]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老人:关乎一生、关乎一囯的选择》
·《大良知主义没有边界》
·《公道自在人心》
·政治忘本与工具主义
·《尊佛不是这么尊的----敬告某些佛门人士》
·《可疑的“神卫兵”》
·《某大法师休放肆,先过东海这一关》
·《精卫衔花东海香》
·儒家不许宗教化!
·《上帝信仰:多走了两步》
·《断章师爷犯规了》
·《东海老人:内外兼修的儒门功夫》
·《装罢高明留笑柄,驱开病弱盼真人》
·《教授多落草,大学尽贼窝》
·《道及高处莫葛藤》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尚留三字经
·东海老人:真言传万古,妙法度群迷
·从格瓦拉一句名言说起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黄药师太混乱,东海真糊涂》
·《答司徒一先生》
·《答司徒一先生》
·《东海老人:曾参岂是杀人者,谗言三及慈母惊》
·《台湾尚如此,大陆何以堪?---再回司徒一先生》
·外人请随意,友人请注意
·《东海老人:欢迎回家共迎升平》
·《东海老人:致良知以成圣,妙万物而为言》
·平生不受等闲恩
·圣贤论---儒家进德次第初阐
·天下唯豪杰,圣贤立地成
·《东海老人:与基督徒对着说》
·凡是圣人都最骄傲最自大
·《东海老人:转身》
·《东海老人:半字治天下》
·《东海老人提醒:知见不正枉修行》
·祸福常相倚,因缘难思议
·我怕…
·儒家邮报开东海一枭专栏,欢迎下载
·有个著名的小段子…
·《良知不是空洞的---答张文峰网友》
·《因果谁不落?责任要自负----小启刘大生教授》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万行大师胜过释迦牟尼》
·佛教“转业”有办法,儒家造命是责任
·《辱人犹可恕,毁儒绝不饶》
·说说张国堂、郭庆海之流
·写给自由派的告别词和招安书
·如何减少人际间的误会和伤害
·洪哲胜:用动机判断是不是“好人”.用成果判断是不是“贤人”
·拜向江湖谢赏音
·刘路,站住!
·应疾不仁休已甚
·东海老人:暴戾小说
·请自问鄙不鄙,请自测哪一品?
·东海老人:想要快乐跟我来
·《东海反思录之二:有一种人》
·《东海老人:官虽易跑道难行》
·东海反思录之三:正邪之间
·差点落水成“局长”!
·儒家三可仕,孔子亦乘田
·东海老人:“权”说
·《老人此后当持重,东海不敢再枭张》
·东海老人:“言”论
·东海老人:奉题夏雨《刀锋》
·大恶必须现世报,重债必须今生还
·一县一文庙,兴儒兴中华(外一篇)
·《东海老人:自嘲》
·东海老人:良知四德论
·《东海老人:不要放弃文化人的责任》
·东海老人:你既无心我便休
·《东海老人:人能“三明”始为高》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宋庆龄们是被什么搞定的
·东海老人:王道杂谈(之一)
·东海老人:刚的更刚柔的更柔(小诗四首)
·阳朔太极武校小记
·东海老人:是非善恶之际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华有三仁焉(高智晟袁红冰刘晓波们)

   反共之道的文化提升和多元选择!-----兼谈中华有三仁焉(高智晟袁红冰刘晓波们)
   
   反共之道的文化提升和多元选择!
   一
   有网民曾在汉奸论坛说:“别的大陆民朋不认识,但是,东海一枭在这里天天上贴,接近于疯狂地猛骂共党俺可是亲眼看到的事实,几年来共党没把他怎么样。另一个事实是,共党一句也没回骂过他,只是任他不断地骂。这要是一般的网友,怎么也得回两句吧?”

   
   这是事实。如果对方是某个具体的人,挨骂六年不还口不动手,不论性格品德如何,不论是气量宽宏还是特别赏脸,我岂能烂打死缠不识抬举到这等地步?就算是恶棍坏蛋,也应该放他一码了。然而我所面对的并非“一般的网友”而是一个制度,我反共所反的也是这个制度。因为它祸害的不仅仅是底层弱势民众,不仅仅是体制外民运同道,而且是体制内大多数人士。那些曝光了垮台了的贪官恶吏,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受害者。我骂共反党,是出于一种社会文化历史的责任感使命感,是一种思想和道义层面的施援、施救和施疗。
   
   “几年来共党没把他怎么样”固然是一种进步,而“共党一句也没回骂过”,与其说是宽容,不如说是还不了口的无奈和有恃无恐的不屑。还不了口是欲说无理,有恃无恐是封网有术。我欢迎回骂,厌恶封锁。反得最合情合理,骂得最酣畅淋漓,枭声最令人感发兴起,只要把它封控在一定范围内,其音量就有限得很,对广大民众的影响就可以忽略不计。
   
   此外,中共的不屑(仅封声音)或许还有其它的因素,比如批评的肤浅。我落网初期的泛泛而骂以及后来依据西方自由主义而骂,尽管在一定圈子里彩声四起,其实缺乏思想的深度和文化的力量,难以深入人心,难有持久价值。我觉得,对于中共专制和中西文化之间的种种问题,应该有更深入的思考和把握。
   
   二
   因此,面对以马列邪说及儒家小康之学为思想背景的现代专制主义,我逐渐地由浅入深,从历史的高度和全球文明的视眼,举起传统文化中理想主义旗帜,捧出孔孟精义、老庄妙理、佛门真谛,张开了中华文化中的先进思想、高洁精神、普适价值。这可以说是我思想上的一次重要的自我转型和提升。不是停止骂共,改变反党,而是用更浑厚的声音更文化的姿态骂之,而是站在更新的角度更高的层面反之,在反对专制这一根本原则毫不动摇的前提下,于老基础开创新局,从旧台阶踏向更高。
   
   内部的转型和提升其实早已开始。至迟在2005年下半年,我就已经开始思考这个问题,此后陆续形诸于外,有大量枭文或短或长或浅或深谈及这个问题(如2006-1-17《为“存天理,灭人欲”叫好!----为理学辨诬之一》、2006-2-20《身系千秋文化脉----民主暂时同道,文化终究殊途》等)
   
   在2006.4.2《反共之道的最佳选择》中我坦率承认,关于传统文化和当前制度(政治文化),我的认识开始是有误区的,以为文化问题非当务之急,只要有一个大概的态度就行,待解决了制度问题,慢慢再深谈细谈不迟。故一向有意避开,偶尔谈及,也极浅略。对民主同道关于传统文化的大量错误知见,未予及时澄清,有时还随顺俗见、随声附和,以为这样才有利于达成最广泛的共识。现在看来这种态度是不可取的,有失“文化”之职。
   
   继而深刻指出:文化与制度互为土壤,反共与“弘文”相辅相成。单纯从西方自由主义立场反专制,不到位也不深刻,脱离了中华文化,也就脱离了历史和国情,脱离了中国社会。只有从文化的高度反对专制、清算中共,才能反得有力,算得深入。反共与弘文,如鸟之双翼,车之双轮,缺一不可,同时弘文还有着更高的目的、宗旨和意义。
   
   陈毅《乘车过雪峰》一诗中有句曰:轻车已抵最高层,可以借来形容自己已踏向更高层面的反共、民主之道,这是倡导多元化极富包容性的大道。
   
   三
   在历史的层面,在中华文化的层面,在仁义精神、中庸智慧、经权思想、王道理想的观照之下,一些似乎针锋相对互不相容的观点、方针、路径选择是并非绝不可以互相促进齐头并进,并非绝不可以“道并行而不悖”。例如,刘晓波们温和抗争路线有它的积极意义,高智晟们维权激进主义有它的重要价值,袁红冰们民主革命思想有它的合理因素。有人嘲我在民运各派特别是激进与温和之间“游刃有余”地踩两只船,殊不知儒家大智慧与乡愿伪道德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
   
   从文化和历史的高度看,保守未必一定落后,激进未必一定先进。另一方面,保守未必绝对正确,激进未必绝对错误。纵使落后、错误一方也自有其合理因素,不是非黑即白那么简单。不妨想想清末革命与宪政两派之争。可以说,在当时,双方路径都有进步意义,大方向都有正确之处。然而却开展你死我活的争斗,革命一“派”独大的结果,大家都看到了。回眸那一场势同水火的大争论,很多问题值得深长思。双方如果少一份狭隘偏激,多一份包容和理解,历史或许会走上一条完全不同的宽阔道路呢。
   
   在专制社会,抗争强权和追求民主之道可以也应该是“多元化”的,不能搞唯一正确、唯我独尊的“一神论”。言论反共,行动反共,改良反共,革命反共,和平反共,暴力反共,文化反共、西学反共,传统反共,因人而异,各有意义,殊途同归,不妨互补。这也符合民主的真义。
   
   高智晟们慷慷入狱,刘晓波们荷戟彷徨,袁红冰们飘流海外,但对民主追求的大方向是一致的,皆不愧为中华民族的仁人志士。他们具体观点行为纵有不足、可议之处,但在大人格的层面,都可以是中囯人民的学习楷模,孔子重来,必竖大拇指曰:如其仁,如其仁;中华有三仁焉。
   2006-10-20,10.29改定。东海一枭
   原载《议报》第275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