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芦脸又丢了一回!]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代发通告】“弘道基金”发起辞、章程、捐赠指南
·秦朝之亡:仁义不施,攻守势异
·东海辟毛言论小集
·人道政为大
·前辈不可见,古道邈难寻
·算历史旧帐,向日本索赔
·yyy中国的出路
·理想不是罪恶的挡箭牌
·万方有罪,罪在中央
·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
·“双盲”龙应台
·正淘汰、逆淘汰和偏统论
·关于计生的思考
·反动就要挨打
·清算五四
·人性和仁爱
·知识群体要忏悔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新启蒙运动
·平民主义批判
·政治必须立足正义
·说说五四吧
·善恶报应论
·道德和命运的关系
·个人主义、集体主义和仁本主义
·我是中国亡命徒
·真正的三代表和民族魂
·文化决定论—兼论中华宪政
·介绍周太王故事,谨供戴将军参考
·今日微博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杀人手段救人心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劣人论
·独尊儒术和言论自由
·从男尊女卑说起
·中国化就是儒家化
·两种成功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与余英时先生商榷:真理的力量和儒家的自信
·新礼制对民主制的三重超越—答刘路
·吴钩一段话三大错
·也谈儒家的认信准则
·今日微博2015。4.15
·为朱熹洗冤
·欢迎问难
·中华君子树,松柏和甘棠
·儒学让人强大
·反动就要挨打
·中国知识群体:最丑陋的时代最丑陋的人
·尊重言论权是儒家的优良传统
·知识群体要忏悔
·颂圣与颂贼
·极权政治的文化背景和社会底盘
·马唯然:一个通灵者的诗生活(附东海荐语)
·庶民有堕落的权利(微集)
·为什么好人没好报?
·三民主义批判
·今日微博:如果天祐中国,必然天祐习王
·人和制度
·今日微言(2015-5-24)
·略答寒网
·三民主义批判之二(微集)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呼吁美国(微集)
·历史是由儒家写的
·今日微博(2015-5-27)
·伟大的帝王师
·仁本主义宣言
·今日微博(2015-5-29)
·《哲学三慧》批判
·儒城---一个儒者的中国梦
·仁者无敌论
·儒家革命论
·旧作展:给薄督一点忠告,为重庆献上三策
·爱民是最大的政治
·爱民是最大的政治
·【专访之三】余东海:我为什么支持习近平(儒家网)
·权力的本质
·论毛泽东的文化修养
·儒家对西方的历史影响
·儒家十大教条
·新中体西用论
·文化决定论—兼论中华宪政
·命运共同体论
·真正的三代表和民族魂
·旧声重发:唱红实为倡黑,有错而且有罪
·仁本主义人性观
·仁本主义世界观
·东海今日微博
·言论罪和妄语业
·今日微博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博
·今日微博(2015-7-1)
·儒家化和现代化
·同道酬赠集(第二十五集)
·今日微博
·关于杀生答客难
·关于国党和台湾(微集)
·狼图腾批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芦脸又丢了一回!

   芦脸又丢了一回!

   

   老芦真不愧是芦大鸭子!不久前有网友说芦笛现在提及儒理态度温和客观了些。我表示如果是真,要向老芦从善如流知错必改的君子风范致个敬!芦笛铁口否认,强调自已痛骂儒学从来是矢志不移,责我“造谣诽谤”,声言要到各论坛辟谣。

   

   可笑的是,老芦自己话音刚落,却一巴掌猛往自己老脸上扇去,被网友发现,录下转给我欣赏:“尽管孔孟之道是为统治集团服务的,但在一定程度上(当然比较有限),它也同时为人民服务。孟子的天命论和仁政说,对后世儒生影响很大。在他们,“爱民”与“忠君”非但不像后世马列邪教认为的那样是水火不相容,反倒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唯其爱民,所以忠君;唯其忠君,所以爱民,根本就是一回事。这道理很简单:君王受命于天,代老天爷主宰万民,如果不爱民,就要失去上天欢心,导致国破家亡。”(网友未言明出自具体哪篇芦文,反正是近两天的吧?)

   

   还有一大段,都是为儒家歌功颂德的,不转录了。从这段话看,老芦对儒家岂止“轻薄之态收敛了不少”,根本是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态度大转弯嘛。可笑的是,他骂儒骂得离题万里,夸儒提夸得颠三倒四,居然把天命论强加到孟子头上!

   

   此君一向什么笑话都能闹出来,例如,说大同就是中共式的思想“大统一”,说春秋笔法就是克己复礼和强调上下尊卑,说如来不是复数,诸如此类,层出不穷。无数次对儒学和理学强奸行为,已被数十篇枭文纪录在案。根据其一贯表现,这次把天命论强加到孟子头上,当非笔误。

   

   我多次指出,儒家是将形上形下完全打通之后如理而建的人文教,一切以人性、人本、人道、人文为出发点,强调发挥人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原儒虽讲畏天命,但不局限于此,而是要求进一步“知天命”并在此前提下回天造命。孟子有一定的天命思想但不能说他们是天命论者,就象老枭认为君主专制有一定的历史合理性传统合法性,但不能把老枭视为专制主义者一样。

   

   指孟子为天命论者大多是一些门外汉根据孔孟片言只语所下的仓卒结论。“天命论”是董仲舒将孔孟思想加以改造和神学化后建立的,亦非儒学主流,对此我在《开明专制的设计建筑大师----为董仲舒及开明专制鸣冤》中已有详述,不赘。

   

   在海船上收罗了几个浅薄得一踏糊涂的洋插队队员当跟屁虫,老芦还真开始把自己当一回事了,居然骂我“出名心切造谣生事指望借他的大名进行炒作!”这位老才子才华过人岁数老大,心眼却"小"到无以复加令人失笑,大言炎炎虚焰熊熊,一不小心就露出尾巴的小来,白活了一把年纪白写了大把文章!

   

   其实“造谣”的是他自己,居然说什么我的孟子民本思想是抄袭他的,大言不惭地将孟子民本思想的发明权收归己有。他不知道,孟子具有民本思想、准民主思想早已是学界特别是新儒家的共识。尽管现代新儒家诸公观点不尽一致,每个人不同时期也可能看法有异,但大体上都强调儒家思想中有浓厚的民主自由原素,有的干脆认为儒家思想完全符合民主(如钱穆)。

   

   老芦还说:民主思想和民本主义的本质完全是两回事。对此我在《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已经说了:民本思想与民主思想、民主思想与民主制度之间当然都存在着一定的历史距离,但在义理上三者又是一脉相承的。至少,比其它“神本”及“神主”的宗教如基督教与民主之间距离短了许多。

   

   老芦有才华没学问,有学问没根基,无论摆出多么骄傲的架式,都是虚妄飘浮经不起推敲的。明乎此,他的观点短期内可以亳无预兆地变来变去,甚至前后文自我掌嘴,就不奇怪了,这也是他做人做得那么“小”的原因所在。类似藏头露尾长充蒙面侠、屡败屡战耍赖充大头、文过饰非鸭子嘴更硬、为保面子造谣栽赃等下三烂行径,略具中华文化道德修养者一般是不屑干的。此君却持之以恒地干得津津有味,芦皮之厚,一时无两!

   

   旁观者清,“海川”陪审员网友挺身指出:“当年芦笛自恃伶牙俐齿高调骂阵,老枭虽忍让再三,争奈来者不善苦苦相逼,被迫还手,枭文不过三篇已是打的芦笛满地找牙,只好哇啦哇啦满嘴English,自此轻薄之态收敛了不少,观战者连呼痛快。”云云。“海川”是老芦根据地,大伙给老芦面子,对于枭芦之争,一般不予置词,陪审员网友估计是忍无可忍了,才站出来主持一下公道。

   

   如果是江湖武斗,一百个老芦都驴骨无存啦,别说贴身缠斗,他连老枭的尿骚味都无缘得闻。好在是网络文战,碰上这样死不认错的犟嘴驴,我也拿他没办法,唉呵。

   东海一枭2006-4-2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