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闲语闲言徒内耗---借老戚一用!]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三水二人半月谈:挽党治国先生
·奥运大典在即,呼吁中共大赦!
·学者三弊
·一枭要做尼采---評
·莫对野蛮弯脊骨,休朝弱势耍威风
·爱国贼的来历
·东海答客难(477--479):尽摄西风圆旧梦,待观东海卷新潮
·悼党治国先生(张鉴康、东海老人)
·两位大神为老枭跳了起来并打成一团
·转发一篇让我肚痛头痛心痛的奇文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良知必灿三千界,好汉待寻十八条
·康庄生:《谢客八绝》和诗六首(好诗荐赏)
·骂人未必不中庸!
·利己岂能成主义?杀人未必不中庸!
·代贴疗愚大师的大作
·《时事六感》和诗四首(康庄生君好诗再荐)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囯企非私业,教授是奴才----关于国企老总的年薪问题
·杂诗七首
·东海老人:严正声明!
·东海之道概要
·尘色依旧:和老枭《杂诗七首》
·东海学要略---兼论对待异端的基本态度
·中共太野蛮,儒家更反动
·甘作中华无尽灯----答老灯先生
·为魏京生一辩
·老枭不能不低头----并为魏京生一辩
·不与妄人讲礼,不与盗贼讲和!
·徐友渔很没深度,华文化大有前途
·骂世忧天真有庛,迷心失本枉为人
·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一枭附言并附相关枭文)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致歉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 答汪增阳网友
·东海答客难(501--506)
·《萬物皆有默契》(东海荐文并附言)
·为蒋庆说句公道话---与徐水良商榷
·海瑞漫谈
·求教:为何拒绝外国救援?
·震灾反思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闲语闲言徒内耗---借老戚一用!

   闲语闲言徒内耗---借老戚一用!

   

   一

   有人就有是非,有是非就有争辨、争执、争吵乃至斗争。文化圈和政治圈(广义)的是是非非特别多,争辨争执争吵斗争自然特别多,自由门民运派亦不例外。这不可避,也不可怕。思想观点之异,不妨小争大辩。原则性的大是大非问题,更应执善斗恶,求是斥非,堂堂正正理直气壮地去争,不伤和气当然好,伤了和气也无妨。

   

   但是,对于一些鸡毛蒜皮牛溲马勃,特别是一些人际方面的小是小非闲是闲非,不论与自己有无关系,还是大而化之,一笑了之为好。谣言止于智者,恶言止于仁者,至于无端地把它们端到桌面上来,在公众场合和公开媒体散播一些有损他人人格的传言甚至缺乏事实依据的谣言,就更不应该了。那样做,不论主观意图如何,客观上都起到了挑拨的“作用”。

   

   二

   前不久老戚在公开发表的文章《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是否应该反思》中,提到了一些同道之间的恩怨传闻。我不小心看到了,觉得有些不妥。纵所言属实,也不宜多说,私下说说也罢了,何必满世界嚷嚷呢?再说,广西小小同道圈风气一向颇好,没必要介入一些无益有害的争闹。与老戚虽仅浅浅的二面之交,看在广西的份上,跟帖劝了他几句。

   

   他表示感谢教诲,本以为这事就揭过去了。可网友寄来的文中有一篇《老戚给老枭的一封公开信》。此君对我的一番明显的好意丝毫无觉,却大玩乾坤大挪移之术逞辞而辨。说什么“文中提到的某些人和某些事和你有关,你认为我不应把朋友间私下场合的交谈说出来。这是我的疏忽,我郑重向您道歉!”“得罪什么人我就不在乎了。但得罪您我就挺难受的。”云云。

   

   天大地大东海大,器世间配得罪我或伤害我者多乎哉不多也,多少大佬都办不到,况小小老戚乎?况我骂余王,天下皆知,有什么好隐瞒的?与他聊过几分钟话,写进文章,有何不可?怎么谈得上得罪?把我看得这样“小”才是令我讨厌的。但凡有十岁孩童的智力,他就应该明白我的劝戒是出于公义和善意,明白要道歉的对象不是我,而应是黎小龙杨在新赵昕刘晓波任不寐郭飞熊和独立笔会!

   

   让我觉得过分的是戚文中这一段(本不该散布这些,但考虑到戚文是公开发在《自由圣火》,后又广泛转帖,在《自由中国》跟帖纷然,已无“隐瞒”必要):“后来广西两位重量级人士黎小龙和杨在新到钦州与我会唔时。两人都清楚地向我表达这样的信息:腹背受敌。也就是说维权人士除了面对强大的红黑集团外,维权人士还将要面对认为是友邻的攻击。两位朋友都向我表达了对余杰和王怡的愤恨。甚至也透露出另一重量级维权人士赵昕先生对刘晓波先生的不满。他们不仅拒绝郭飞熊访美,对F功的学员是见死不救,他们为了争位置还内部排斥任不寐先生。”

   

   我当时的回贴是:老戚好,老枭有个怪脾气,坚决地认为:朋友私下说的话,不能轻易外传!纵有必要必须公开,也应先征得发言者同意。老戚写到的这些,涉及到黎小龙杨在新余杰王怡赵昕刘晓波郭飞熊任不寐F功的学员,干系重大,不知是否属实。即使所言属实,同道私下所聊,公开出来,于人于己于笔会于民主事业皆不利,老戚想过这些吗?公布之前征求过黎小龙杨在新赵昕他们意见了吗?现在有关团体及同道间颇多不正常裂痕的和无必要分岐,而且某些矛盾有公开化尖锐化趋势,大不利于民主事业之发展和未来民族之和解。念之忧心不已。釜底抽薪,谁有大力?火上浇油,宜有所慎!

   

   三

   最近,一些人包括老戚对独立笔会的攻击是很不公允不着调不负责任的。纵有千般不是万般不好,谁能在囯内找出一个比独立笔会更“是”更“好”的组织来?笔会和笔会中人当然可以批评,但不应该轻言薄语东家长西家短,不应该恶意地全面否定一棍打倒。余王拒郭早已沸沸扬扬成为公众事件,不论私下还是公开,议之批之都应该。但应就事论事,不宜波及笔会全体。我与笔会多数同仁文化异途,有些人对我存有偏见,并不友好,但我尊重他们的思想选择,更尊重他们为民主事业的所做的一切。余杰等少数人的不当行为代表不了笔会全体,也抹杀不了笔会和多数同仁的辉光。

   

   部分民主志士和广大国民一样未受文化熏陶,缺乏中道智慧,待人接物为人处世,不是“不及”,就是“过”,根本把握不了一个合情合理正常适宜的度。所以,对笔会批判得过火些也罢了,但对刘晓波任不寐等民运前辈不应丧失基本尊重(当然,其它民运前辈也一样,不论温和激进观点如何,不论国内国外身在何处,都应该享受我们起码的尊重。作为先行者,他们都对民主事业作出了不同程度的贡献。后来者不论多么激进“先进”,都不应忘记他们的付出。而且,也不是写几篇不痛不痒的文字就比前辈们“先进”了,就有了说三道四喝斥他们的资格。至少我绝不敢这么狂妄。民运也应有民运的伦理)。后生小子轻言浮语胡批乱斥,败坏风气,实非所宜。就算前辈们之间真有矛盾,当事人自会解决,旁人实在忍不住嘴痒要插进去,也应在事情公开化以后。

   

   象这样把不宜公开的小道消息公诸天下,对任何人都没好处,既损害所涉人士的人格形象,又陷参与私聊的朋友于不义。戚文中有些指控非常严重,如斥“他们”对F功的学员是见死不救,且不论对不对,说此话不妨自问一下是否救过,救过多少?不然,与其责难别人见死不救,何不亲自挻身一救?又说“为了争位置还内部排斥”云云,纵然属实,也只有当事人自己才有言说资格。作者其实也是自我伤害。如此留不住话藏不住事的大喇叭嘴,别说“相谋”什么,与之来往都要有绝大勇气。老戚另外一些言论也很不着调,如对刘荻毫无凭据的恶意指控之类,作为广西人,我为之脸红。

   

   四

   我是卧龙岗上散淡的人,主要生活在内心,在空中,在书本,在古代,常与情风白云和古圣先贤为伍。大鹏展翅,九天嫌窄,东海之大,何所不容。我多次强调,无论什么人,无论当面背后,无论善意恶意,无论怎么批评抨击我,都没有关系,都感谢,都可以借以为修身进德之助。如有不实之词,至多澄情一下。曾有多人相告某某、某某背后恶意抨击我,我感谢但立即制止之。就算真有其事,那是某某没有机会了解我,无缘交我这个朋友,于我何尤,何足萦怀?

   

   我个人以“事无不可对人言”自勉,但我不希望听到有损于朋友人格、有害于同道团结、不利于民运事业的轻言浮语,不愿意看到同道之间互相攻击,持续内哄。这方面我是“中立之国”,坚持“中庸之道”,不问谁是谁非,不“帮”任何朋友。无力制止,那是无奈,但任何人任何一方受到恶攻和伤害都是我不乐闻见的。遗憾的是,现在有关团体及同道间的裂痕和分岐已成事实,我深知“中道”的态度是“两端”都不欢迎的,就象最近一小诗《摸一摸岩石的头》所写:

   

   摸一摸岩石的头

   小花嘲笑我手腕开始铁了

   拈一支花朵而笑

   老岩以为我脊梁有点软了

   

   老枭铁脊正腕,从无改变,千山独行,尽其在我,一般不考虑别人理不理解欢不欢迎。如有必要,如涉及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更是不惮于得罪任何人任何势力。我只希望矛盾各方具有天地之量,常以大局为重,多与对手为善,多成对方之美;希望广大同道都能海纳百川,“抓大略小”,互相批评时,尽量不涉及非思想性的小是小非小恩小怨;在公开场合,尽量避开非原则性的闲言碎语闲斗闲争。

   

   五

   国人中多“是非精”和“麻烦制造者”,好内斗,好架秧子起哄,一些有志于民运者也染上了这种恶习,令人遗憾(需要说明的是,余王拒郭是内斗,就事论事实事求是地批余就不属于内斗,但一些人把批余者也一锅烩当作内斗者,就是不明事理的糊涂蛋。我为了公义出于善意对有关人士的行径提出劝戒批评,说完便了,结果如何,我就不过多关注了。)

   

   古人有一支小曲唱道:闲是闲非知几许。物换星移,风景都如故。耳听是非萦意绪,争如挥尘谈千古。我“剥”一首新曲赠给大家:闲是闲非知多少。闲播闲传,平地风波搅。闲斗闲争起内耗,争如叫阵“三代表”!谨以此自勉并与广大同道共勉。

   2006-10-21东海一枭

   震旦论坛zhendanwang.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