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一言性善发天心!----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七]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老人:答网友(三首)
·《不要误会》
·重申东海客约,谢绝世俗打扰
·黄河清:有枭声喋恶(散曲)
·烈虎难囚遭鼠忌,狂龙失水被虾嘲
·我为中华修大道---简复一位网络故人
·网友赠诗集萃(之16)
·四言小诗谁解得?
·民运困境的内在要因简析
·最高经典是枭文
· 为胡紫微女士作
·东海一枭:为胡紫微女士作
·这个时代不值一毛(小诗五首)
·千古一圣汪精卫!(枭声重发为熊焱)
·考考你的眼力
·关于汪精卫,小偈答熊焱
·小偈答熊兄(二)
·仰天羡枭,不如俯而求己
·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东海大印》(组诗)
·汪精卫案翻不得!(修正稿)
·儒家的爱怎么做(修正稿)
·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
·理欠中庸要反思
·zt与老枭共勉,我也是汪精卫的粉丝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不论中共戓民运,品卑德劣皆应杀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荀子倡人性恶,亦从一个侧面揭示了人性的内容,与孟子人性论有相异亦有相通,孟子说“人人可以为尧舜”,荀子也说“涂之人可以为禹”。双方追求“善”方面是一致的,如清戴震所言:荀子性恶说与孟子性善说不惟不相悖,而且相若发明(大意)。

   但荀子论性恶并未穷源彻底把握人性本身,而是指放纵人性所出现的“犯分乱性”、“偏险悖乱”的结果。荀子之恶与孟子之善不是同一层面上的范畴。“善”具原初性,恶是派生的,恶只是善的“过或不及”而已。如程颐所言,“天下善恶皆天理,谓之恶者未本恶,但或过或不及便如此,如杨、墨之类。”(《二程遗书》)

   荀子认为通过环境的作用、圣人的教化及制度的规范可以“化性起伪”,但善不是“性”,而是人为的“伪”。这样的“伪”善显然缺乏内在根据和精神动力。不象孟子的“善果”,是人心向善的本体自觉和为仁由已的功夫自觉的结果。

   战国时期,关于人性的辩论颇为热闹,除孟子性善外,还有其它人性观。康有为《论语注》曰:“后人言性甚多,世硕以为有善有恶,人之善性养而致之,则善长;恶性养而致之,则恶长。宓子贱、漆雕开、公孙尼子之徒皆言性有善有恶,孟子则言性善,荀子则言性恶,告子则言性无善无不善,杨子则言善恶混,皆泥于善恶而言之。孔子则不言善恶,但言远近。”

   康有为提到的世硕,战国时人,著有《世子》一书,但已失传,他人性有善有恶的观点对后世影响颇大。王充在《论衡•本性篇》中写道:"周人世硕,以为人性有善有恶,举人之善性,养而致之则善长;性恶,养而致之则恶长.如此,则性各有阴阳,善恶在所养焉.故世子作《养性书》一篇."王充认为,自孟子以后论人性的,"唯世硕,公孙龙子之徒颇得其正"。

   汉朝董仲舒之学多取于荀子,在人性论上则折中孟荀,认为人的自然之性本具善质。他用了一个精彩的比喻:"性比于禾,善比于米,米出禾中,而禾未可全为米也,善出性中,而性未可全为善也。"又说:"善者,王教之化也.无其质,则王教不能化;无其教,则质朴不能善."(《春秋繁露•实性》)。由此可见,荀子一边认为通过“礼”(文物典章制度)可以把人由恶改造成为善,一边又不承认性有善质,岂非成了无米之炊?

   近代不少思想家参考西方的人性理论,结合传统人性思想,也提出了各种人性论。如梁启超的“人性中心论”,章太炎的“善恶同时进化论”,严复提出基于进化论的“性无善恶论”,李宗吾基于中西科学的“性恶论”等。

   枭眼看去,枭心证之,仍以孟子人性善之见为最彻。正如程明道所言,“孟子所以独出诸儒者,以能明性也。”(《遗书》)性恶论及其它人性观点,“得道体之一端”而已,未能彻底,终非究竟,非“最胜义谛”。

   值得一提的是,北京大学哲学系赵敦华教授以《人性善与原罪》为题的演讲,曾深入追溯了基督教教义的“原罪说”与孔子思想中“性善论”的历史渊源。他认为,性善论与基督教原罪说在逻辑上并不矛盾,并有相通之处。

   儒家大多认为善、恶两个范畴不是同一层面上能够对等的。善是最基本的形而上学概念,是人的道德本质的终极归属,而恶往往与诸如肉体之类的物理或生理学意义联系在一起。原罪说绝不能简单归结为人生而恶,特别是道德的恶。在道德形而上学的层面上,基督教神学家和儒家持相近的观点,作为上帝的创造,所有的自然物本质是善的,人的本性尤其如此,因为人是上帝依照自己的形象创造出来的。

   五、人性源于天性

   人道通于天道,人性本于天性。《易》《益六二》卦曰:“或益之十朋之龟。”小彖曰:‘或益之’,自外来也。”意谓“圣智”的资质来自于“天”。

   天即宇宙本体,本体离一切名相,道可道,非常道,古今强为之名,除了“天”、“仁”等名外,还有大量其它称呼。《易.系辞下》谓:“天下之动,贞夫一者也。”(虞翻注:一谓乾元);《卫灵公》篇云:子曰:“赐也,女以予为多学而识之者与?”对曰:“然,非与?”曰:“非也!予一以贯之。”

   这个“一”,就是“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一”,就是“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圣人抱一为天下式”(老子)的“一”,就是“惟初太极,道立于一,造分天地,化成万物。”(说文)的“一”,就是“道者,一立而万物矣,是故一之理,施四海;一之解,际天地。”(淮南子)的“一”。这个“一”,即是本体本性。在天为本体,在人为本性。

   西哲康德有“头顶星空,心中道德法则”的说法,就相当于本体和本性。但在儒家,本体与本性是一而一、二而一的,天理内在于人心,天道不外乎自性,万理皆归一道。王阳明言"自其形体者谓之天;主宰也谓之帝;流行也谓之命;赋于人也谓之性;主于身者谓之心"(《传习录》)伊川曰"在天为命,在义为理,在人为性,主于身为心,其实一也。"程颢云:"只心便是天,尽之,便知性,知性便知天。"(《近思录》)。《易》之乾元、太极,《春秋》之元,《大学》之明德、至善,《中庸》之诚之中庸、《理学》天理等,尽管含意不完全相同(主要是角度不同,有的概念有多种解释和层次),但都直接指或可以指向本性或本体。

   王阳明在给邹谦之的信里曾谈到一件趣事:近有乡大夫请某讲学者云:“除却良知,还有什么说得?”某答云:“除却良知,还有什么说得!”(《王文成公全书》)。据说熊十力一生重复得最多的话是“吾学贵在见体”。王阳明要致的“良知”,人之本性也;熊十力要见的“体”,宇宙本体也。用词不一,所指无异。

   熊十力强调哲学的根本任务就是“明示本体”。对于这个充满着活力、充满着人性的“本体”,熊十力的认识最为透彻,“本心即万化实体,而随义差别,则有多名:以其无声无臭,冲寂之至,则名为天,以其流行不息,则名为命:以其为万物所由之而成,则名为道;以其为吾人所以生之理,则名为性;以其主乎吾身,则谓之心;以其秩然备诸众理,则名为理:以其生生不容已,则名为仁;以其照体独立,则名为知;以其涵备万德,故名明德。”“阳明之良知即本心,亦即明德”。(《十力语要》)

   在熊眼里,人的最高本质,人的一切生命创造活动和道德自我完善活动,就是“本体”及其实践。他说“仁者本心也,即吾人与天地万物所同具之本体也。”“盖自孔孟以迄宋明诸师,无不直指本心之仁,以为万化之源、万有之基。即此仁体,无可以知解向外求索也。”(《新唯识论》)。

   在历代绝大多数儒者那里,天道或天性都是至仁至善的。正如我在《孟子强调顺受其正,枭爷早已成仁取义!》所指出: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三字经》开头简单几句话,古今多少人倒背如流,可有几个人能真正读懂其中蕴含的深远奥义、人天真谛?“习相远”则说明了外王事业和良好制度的重要性,“性本善”则说明了绝大多数人都有改恶迁善的可能性能动性和方向性,是建基于儒家宇宙论、本体论之上的人性论,是成德成圣的内圣功夫的人性根基。

   有人问:秋季万物凋敝,古人以为杀季,古代决狱大辟,亦在此时,可谓此时之天性乃善乎?老枭答曰:刑罚法律原本于仁,秋冬之气不离乎仁。威德威德,有时威即是德,天之威即天之德,无碍天之仁也。

   古诗写得好:人性涵万善,其位配两仪。凡天所委付,受者不得辞。“天地之大德曰生”(《易传》),人则能“继善成性”。人之性是禀之于天,人性善源于天性善(当然这个善不宜狭隘化世俗化地理解。)“善”是一个目的范畴,这个“目的”来源于天的“生生之德”。儒家以“生”为“绝对的善”,故有学者称中华文化特别是儒家为“生命本位的文化观”。

   陈立夫先生认为,中国人从天道中,学到了公、诚、仁、中、行五个字,以形成人道,为做人做事的基础;陈荣捷先生认为二程以仁为生生之性,与天合一,至此"仁"始有一形而上涵义及宇宙论根据。其实董仲舒早就有“仁,天心”之说了。“仁之美者在于天。天,仁也。天覆育万物,既化而生之,有养而成之,事功无已,终而复始,凡举归之以奉人。察于天之意,无穷极之仁也。人之受命于天也,取仁于天而仁也。”(《春秋繁露•王道第六》)。

   《中庸》更是一开头就把这人天之间的大秘密揭示出来了: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宇宙本体赋予人的灵性叫做“性”,循顺本性而行就是“道”,但绝大多数人本性会受到遮蔽,很难率性,“修道”,即修复良知本性,认证天道本体。此乃中庸的根本学理所在。

   综上所述,本体之天是生命之源,德性之源。人之心性禀于天道,具有公、诚、仁、中诸德,倘能明心见性,便能让诸德不断显现发扬。孔子讲四海之内皆兄弟,孟子讲万物皆备于我,张载讲民胞物与,古儒先哲常讲中国一人天下一家、万物一体天人无二、浑然与物同体、仁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与天地精神相往来等,都不是虚夸的形容,而是明心见性之后的真切体认。

   六、结语

   人之初,性本善。就象水,海水咸涩污浊,江河湖泊里的水有清有浊,但不影响源头的清澈和本性的澄明。人性也是如此,见其恶或见其善恶混杂,是见性未明,未到源头。

   古诗说得好:“气质诚有驳,良心乃其纯”、“物欲虽自汩,人性本来清。”就象不能因为海水咸浊就否认水性澄明一样,我们不能因为良知被情欲染污、被物欲遮蔽、被环境异化、被小我局禁、被躯壳扭曲(用阳明的话叫顺躯壳起念)就否认良知,就否认良知的存在,不能因为当今社会制度性、普遍性的道德堕落品性败坏,就否认人性本然之善!

   善性良知人人具足,仿佛人人皆都一样的大宝藏,但挖掘深浅和开采多少,因人而异;又仿佛人人皆都有的明镜,但如不勤加拂拭,明镜也会蒙上尘埃。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说的就是要象洗澡一样天天把内心的污垢洗干净。《庄子知北游》“澡雪而精神”,《礼记儒行》“澡身而浴德”,说的都是这个意思。这是就个人修养的角度而言,从社会和政治的层面讲,则需要好的环境、好的制度作为阻灰挡尘、惩恶防邪的屏障。

   七、附答客难

   《人天大道是中庸----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六》发表后,电邮及跟帖问难纷至,时间精力有限,难以一一详复。谨择有关人性的问题择要略复一二。

   客难:阳明晚年四句教首句“无善无恶心之体”,以“无善无恶”形容心体,岂非与人性善矛盾?

   枭答:非也非也。阳明之意,心体是绝对至善的,相对的善恶概念不足以名之,超越一切正负相对价值的限制,所谓“无善无恶,是为至善”是也。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