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牛钝:东海诗词读后感]
东海一枭(余樟法)
·圣言有没有漏
·中华特色的三权分立
· 还主权于民,还教权于儒
·依据马家刑法,控诉马帮四罪
·江湖空前险恶,好人多多保重
·当心黑社会和民族主义
·行政不唯民意,主权唯民意(外三篇)
·今日微言(最好的赎罪立功和改良命运的方式)
·中共的两条出路(外四篇)
·肋骨折来当火把,头颅昂去对狼牙
·铁笔树成思想帜,罡风唤醒自由钟---自誓二
·特权富不过三代,马邦将很快返贫
·亲美和反美
·关于服务型政府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把矛头指向上层
·东海三判
·关于元朝
·天相吉国以色列
·无敌之术自由行
·火上浇油欲何为---香港问题之我见
·正确对待民意
·香港事件的深层内因
·中共为什么不行
·做一个纯粹的好人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特区毕竟有特权,大陆人民最可悲
·正发展
·正发展
·道德与幸福
·暴君和革命
·灾星
·教育焉能民主化?
·统一从无神圣性
·东海客厅公告
·台湾最佳道路选择
·极权统治的社会基础
·关于国有企业
·极权主义“三必无”
·邪说是恶化命运的灵药
·做一个仁本主义导师
·两种外交原则
·中华文明何以优秀
·六最时代
·为马帮精英一叹
·东海客厅关闭启事
·为自由而奋斗
·今日微言(对治恶性和奴性最有效的大药)
·最正善的伟业,欢迎你的支持
·最大不幸及六大不幸
·真知必有行,真行必有知
·香港事件和辩证法
·三从三不从
·黎明前的黑暗
·未来属于人民但不属于人民币
·未来属于人民但不属于人民币
·这张牛皮有点大
·中国即将劫后重生
·凶人凶党必有天谴
·如何儒化中国
·文化品质检验法
·美国的强大是人类之福
·以德服人和以理服人
·以德服人和以理服人
·关于“等贵贱,均贫富”(外四篇)
·东海态度(一)
·关于香港(微言五则)
·关于民国和台湾
·救命三招(外二篇)
·把马邦变回中国
·关于郷岡警察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三)
·历史自有记忆,恶言自有恶业
·李嘉诚的广告
·谁给你们牺牲几代普通人的权力?
·今日微言(历史终将主持公道)
·正邪善恶论本质
·统一简答反儒派和疑儒派
·东海态度(四)
·东海态度(五)
·三座大山和马帮妙计
·马奶
·你的毒药,我的营养
·关于自由民主平等
·儒家等级制度
·简驳《孔子思想的十大糟粕》
·红儒
·东海态度(六)
·藏富于民论
·当今世界的主要矛盾
·仁心和初心—兼批党化教育
·今日微言(海外亲共的人物和势力,品格都不好)
·邪教魔头的真诚
·东海态度(七)
·关于《中英联合声明》
·关于深圳示范区(外四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牛钝:东海诗词读后感

   牛钝:东海诗词读后感
   
   爱诗大半生,作诗上千首,交友无数,评赏不少。日前见到名“牛钝”者评点枭诗一组,颇能“搔着痒处”,唯过誉不敢当。看来牛君乃此道高手,恕我孤陋,初闻牛钝之名,只知其为山西人氏,其余尚不了解,当是山西哪位诗坛名宿之化名也。
   一枭
   

   贺新郎-感事
   残日悲西匿。酱缸深,赤橙蓝紫,渐成污黑。病在肌肤谁敢说,直到膏肓血脉,叹衮衮,依然讳疾。不到黄河心不死,奈佳人,落水皆成贼。天似醉,夜如漆。 孤灯独对千秋寂。踞书峰,真言吐处,自开灵国。偶尔扬眉嘲鬼魅,赢得人呼狂客。空自许,一流人物。众乐难求聊自乐,恣高吟醉展逍遥翼。天下事,娘希匹! 2000.7
   牛钝:宜以蒋总统方言读。
   
   拙诗多酬唱,有人颇以为病,戏答三绝
   其一
   高吟不畏应酬难,赞亦推心骂剖肝。
   第一流人原本色,岂随优孟斗衣冠。
   
   其二
   不吹大款不谀官,铁笔连心字字丹。
   宁守高标当世弃,肯遗笑柄后人弹。
   
   其三
   遍散诗香化浊尘,唱酬何损品清醇。
   是真风雅能容俗,具大慈悲不拒人。
   牛钝:今人而作旧诗,原不必于平仄节律上过分强调,但由于一行诗只有五六七字,若非出于诗句本身的需要,在不伤诗作精神的前提下,固当尽力避免字与音之重复,如“具大慈悲不拒人”一句,“具”与“拒”读起来感觉略显重复,或可斟酌改“具”为“有”“惟”之类,因为此字较后一字易于改动。(老枭:具则不拒,拒则不具,二字同音乃故意为之)
   
   花瓶
   描金雕漆斗娉婷,点缀高坛饰大庭。
   多插娇枝休带刺,须知尔等是花瓶
   牛钝:吾兄诗多慷慨豪迈,唯此四句从小处落墨,而所指者大,讽喻间得风人之旨。大官僚对于下面的小官僚,从根本上是持此态度的:多插娇枝休带刺,须知尔等是花瓶。尤其适用于某些具体的方面。
   
   自嘲
   叠出奇招智勇双,窗前明月似勋章。
   男儿落魄无聊甚,且把欢场作战场!
   
   袖手
   袖手迷尘里,千奇冷眼看。
   神州沉大梦,孤掌黑中天。
   叶落知风冷,唇亡觉齿寒。
   从今纵有泪,只为美人弹。
   牛钝:为美人弹泪罢,且到战场领明月勋章一枚可矣。另“自嘲”诗将明月比勋章,已是出奇,又将勋章授于欢场饶将,其无奈之状,如胸怀苍生者何?
   
   和周丈《致老区乡亲》
   莫惹伤心睡不宁,劝君慎向老区行:
   当年染遍英雄血,此日依然未脱贫!
   牛钝:劝君慎向老区行,满腔悲愤,尽在一“劝”一“慎”中,革命前辈缅怀故地,在此若有赴蹈之忧。与周丈原玉参读,悲愤之作,竟成讽刺,未知周丈读后,宁无愧乎?
   
   
   石梁飞瀑
   其一
   山高林密出清流,质最清纯性最柔。
   岂料临危豪气涌,凌空一跃壮千秋。
   
   其二
   路转峰回志不回,每逢坎坷更花开。
   群雄刮目相看处,千尺悬崖撒手来。
   牛钝:出入佛老,举重若轻,托物言志,得咏物三昧。凌空一跃,悬崖撒手,矢志不渝,乃能如此。
   
   
   自题二律
   其一
   闲贪流水静贪山,更与缪斯结夙缘。
   奇语破空飞异采,黄金逐手散青烟。
   忧常伤我非关酒,诗易穷人莫怨天。
   百折千磨棱角在,从无一字媚强权。
   
   其二
   花零酒薄不成欢,大梦醒来独倚栏。
   落日难追双鬓白,西风正烈万山寒。
   守真不懈求真理,立异何妨作异端。
   笔作刀枪思作马,孤灯深入夜漫漫。
   牛钝:“闲贪流水静贪山“一句,欲避平易,遂成险怪,还是平常一点如:看,观,爱之类就好。此处著一贪字,几失诗人气度,欲入贪官一脉。孤灯深入夜漫漫。诚佳句矣。(老枭:诗人贪水贪山与贪官贪财贪利毫无共同点。此处贪字有深意,改不得。)
   
   自题东海一枭文集示网友
   沉沉铁屋锁年年,高压严封透气难。
   网上惊闻风又紧,潮头忍看日将残。
   避人好比新娘子,消夜常凭老白干。
   纵燃孤胆向天掷,天阴依旧雾漫漫。
   
   其二
   百年生死两茫茫,忆往思来总断肠。
   先烈可怜都白死,后生难道尽空忙?
   邪侵古国沉沉梦,键接丹心字字香。
   欲疗人天千古疾,葫芦妙药试君尝。
   牛钝:避人好比新娘子,消夜常凭老白干。 先烈可怜都白死,后生难道尽空忙?此等通俗字句,律诗中最难用好,常人多回避,吾兄非常人,故能信手拈来,驱策自如。
   
   
   岁暮邕城闲居偶成
   其三
   吁天拍案欲如何,忍看堂堂岁月过。
   路远常愁同道少,忧深每恨见闻多。
   诗无处写横磨剑,泪不能流怒放歌。
   昨夜群英齐梦醒,满天风雨度黄河。
   
   牛钝:此首的可做枭诗压卷。唯“忍看堂堂岁月过”一句中,并无作者自己解释的“堂堂岁月等闲过”之意,然此微暇,不足深究。尾联“昨夜”二字已点明是梦境,“群”“英”“齐”“梦”“醒”五“毒”俱全,恐怕永远都是梦境罢“忧深每恨见闻多”,为人所不能道。“诗无处写横磨剑”,我等并不曾磨过剑,但总算磨过菜刀,倘若格一下物,则剑也一定是横磨的,然此处下一“横”字,已将作者满腔悲愤,已不是写诗所能排遣者,表达的淋漓尽致。结句造语雄奇,可颉颃古人。
   
   
   心雄无奈运乖何,岁岁新年客里过。
   唱和徒夸交友广,牢骚只为读书多。
   难弹古调成时调,惯听颂歌为楚歌。
   黑雾弥天尘满地,凭谁健臂挽银河。
   牛钝:难弹古调成时调,惯听颂歌为楚歌。一联亦佳。与“朝闻游子唱离歌”韵略同,兄固善唱和者。
   
   
   自勉二律并与广大网民共勉
   其一
   孤灯红入夜茫茫,风雨满城尽梦乡。
   国在焉能求独乐,学成宁肯为私忙。
   云中待试屠龙技,网上先开济世方。
   侧耳遥闻锣鼓乱,群魔粉墨又登场!
   
   其二
   繁华队里独求仁,万患千忧铸此身。
   李杜成规能范我?陈吴无路誓亡秦。
   千年悍贼原无愧,一代狂奴自有真。
   回首神州风又雪,吟成梁甫泪沾巾。
   
   其三
   手不停挥义不臣,不求富贵不求神。
   风云椽笔当回日,思想獠牙欲噬人。
   幸有江湖容我傲,更无豪杰畏官嗔。
   何当洒尽一腔血,大洗河山万里尘!
   
   牛钝:此三章豪迈开阔,各有所长,允为佳构。“国在焉能求独乐,学成宁肯为私忙”有古仁人之心,“李杜成规能范我?陈吴无路誓亡秦”具大英雄气,“幸有江湖容我傲,更无豪杰畏官嗔”磊磊落落,已得诗仙襟抱。
   
   
   自题
   百样飘零志未摧,追寻旧梦我重来。
   图书十万皆奴仆,师友三千是后台。
   立志曾求经世策,推诚愿拜出群才。
   何当一试拿云爪,浪卷钱塘挟巨雷。
   
   牛钝:会当刨肝沥血处,回头一望没后台。戒之慎之。
   
   
   黄昏下网,独立阳台有感
   十年磨笔如磨剑,领异标新张一军。
   架满奇书樽漫酒,身囹铁屋气凌云。
   冷嘲堂庙羊头狗,怕惹江湖豹脚蚊。
   回首天涯风起处,夕阳如血写悲文。
   
   牛钝:亦可以压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