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欢迎芦笛小回头!]
东海一枭(余樟法)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物质主义与道德主义
·东海微言集(11)
·中华奇石我为王----石王铭
·儒家信仰与良知特征—兼论忠德
·东海微言集(12)
·温家宝坐上第一把交椅也不行(东海随笔八篇)
·东海微言集(13)
·东海微博,欢迎参观、指教和争鸣
·东海“两个凡是”,讨教天下英雄
·东海微言集(23)
·为什么中国政治转型特别难?
·儒家共识和中华愿景
·东海讲儒:主题“仁者寿——关于道德与寿命之关系”
·论革命(4月25日周日晚网络讲稿和问答)
·伟大的帝王师
·驳资中筠的“五四”观
·君主制之思---兼论统一的模式和善恶的传染性
·秦法家的下场—兼论“恶必蠢”定律
·一生低首拜阳明
·【代发通告】“弘道基金”发起辞、章程、捐赠指南
·秦朝之亡:仁义不施,攻守势异
·东海辟毛言论小集
·人道政为大
·前辈不可见,古道邈难寻
·算历史旧帐,向日本索赔
·yyy中国的出路
·理想不是罪恶的挡箭牌
·万方有罪,罪在中央
·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
·“双盲”龙应台
·正淘汰、逆淘汰和偏统论
·关于计生的思考
·反动就要挨打
·清算五四
·人性和仁爱
·知识群体要忏悔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新启蒙运动
·平民主义批判
·政治必须立足正义
·说说五四吧
·善恶报应论
·道德和命运的关系
·个人主义、集体主义和仁本主义
·我是中国亡命徒
·真正的三代表和民族魂
·文化决定论—兼论中华宪政
·介绍周太王故事,谨供戴将军参考
·今日微博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杀人手段救人心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劣人论
·独尊儒术和言论自由
·从男尊女卑说起
·中国化就是儒家化
·两种成功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与余英时先生商榷:真理的力量和儒家的自信
·新礼制对民主制的三重超越—答刘路
·吴钩一段话三大错
·也谈儒家的认信准则
·今日微博2015。4.15
·为朱熹洗冤
·欢迎问难
·中华君子树,松柏和甘棠
·儒学让人强大
·反动就要挨打
·中国知识群体:最丑陋的时代最丑陋的人
·尊重言论权是儒家的优良传统
·知识群体要忏悔
·颂圣与颂贼
·极权政治的文化背景和社会底盘
·马唯然:一个通灵者的诗生活(附东海荐语)
·庶民有堕落的权利(微集)
·为什么好人没好报?
·三民主义批判
·今日微博:如果天祐中国,必然天祐习王
·人和制度
·今日微言(2015-5-24)
·略答寒网
·三民主义批判之二(微集)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呼吁美国(微集)
·历史是由儒家写的
·今日微博(2015-5-27)
·伟大的帝王师
·仁本主义宣言
·今日微博(2015-5-29)
·《哲学三慧》批判
·儒城---一个儒者的中国梦
·仁者无敌论
·儒家革命论
·旧作展:给薄督一点忠告,为重庆献上三策
·爱民是最大的政治
·爱民是最大的政治
·【专访之三】余东海:我为什么支持习近平(儒家网)
·权力的本质
·论毛泽东的文化修养
·儒家对西方的历史影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欢迎芦笛小回头!

   欢迎芦笛小回头!

   

   印象中老芦是个极端反儒分子,与绝大多数自由派人士一样认为传统文化尤其儒学是注定要被西方文明淘汰的东西。不久前有网友说芦笛现在提及儒理态度温和客观了些。我表示不知确否,如果是真,我要向老芦从善如流、知错必改的君子风范致个敬!不料芦笛闻言大怒,骂我“造谣诽谤”,声言要到各论坛辟谣,痛斥我“出名心切,竟不惜造谣生事,以我为垫脚石!告诉你,我最近写的文字,无一篇不指责儒学,更痛骂理学,<史可法的选择>就是最集中地痛骂理学的文字,更多次鞭笞你这假道学、伪君子兼文盲。”云云,令我齿冷久之。

   

   真诚侠义的呼延宁网友去世,新旧海川网民同悼,我匆匆写了《呼延,好走》之后,正准备举呼延为例写一骂芦雄文时,芦笛《深情呼唤中国人自己的现代思想家──发现呼延宇先生》出笼。我提醒:呼延就是传统文化滋养出来的一个“真人”、“真儒”!忽见有跟帖说老芦觉醒过来了,遂点开芦文,一看果然。

   

   呼延君在制度上认同自由民主,在文化上则坚持中华本位,曾提出要资助我办《震旦网》,希望我更好地为振兴中华文明出点力,虽予谢绝,感铭肺腑。呼延君认为“要孕育出新的现代儿来,就必得要到中华文化这个子宫中去,从受精卵分裂开始,经十月怀胎,才能发育成熟起来,还要经过母体的阵痛和磨难,最后,一个现代儿才能呱呱落地。”老芦承认此言这比喻非常准确,而且给了他“深深的震撼”。

   

   果然是“身教”的效用强过“言传”多多矣。老芦小心眼儿一触即跳,空焰熊熊一跳就闹(笑话),毕竟算个智者(聪明人的意思,不是儒家三达德之一“智者不惑”之智,更非释氏的般若智),看来已不用在下“提”他也会“醒”来了。芦文写道:

   

   细读呼延先生的遗作,我不能不重新推敲自己原来的立论基础,发现那并不是我原来想象的牢不可破,呼延先生本人就是个最好的例子。他体现的正是儒家读书人“以天下为己任”、“位卑未敢忘忧国”的传统,而我多次在旧作中批判过,正是这传统使得中国知识分子们在近现代一次又一次地大规模实行“良心祸国”,以肤浅的“社会责任感”粗暴干扰社会运行,把中国当成了他们任意挥洒的白纸,直到最后造出史无前例的暴政来而后快。然而呼延先生却生动地展示了,这其实不是传统的过错而是知识分子的过错。在他身上,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只体现在自己身上,并没有强加到别人头上去。

   

   以道自重、以道自任的士林传统,与贡高我慢自我夸耀的当代精英意识以及“以肤浅的社会责任感粗暴干扰社会运行”的政客行为,完全是两回事,就象孔子说“古之学者为已”是为了自我的完善发展,并非为了自己的功名利禄一样。老芦反儒心切,其实是混淆了两者的本质区别。针对一些学者或基督徒肤浅管窥,便说儒家有自我迷恋、自我圣化情结,我在枭文《圣化自我,教化政权》中指出:

   

   历代大儒以道的承担者代表者自居,“士志于道”,把谋道行道当作自己的理想与使命,自爱自重,自强不息,正心诚意,成德成圣,也可以说是一种圣化自我。只是对于儒家来说,这个圣化自我的目的不是为了涂脂抹粉式的自我圣化,而是为了卫道弘道,以道制势,以道“正”权,儒化政权。“圣人的架子”是摆给权力、主要又是摆给君主看的。就象老枭之狂,是有方向感和针对性的。有网友说我网上与网下截然不同,网上雄威凛凛骂贼无忌,网下春风栩栩公子多情,如此矛盾,怎么解释?我笑道:很简单,因为我面对的是佳人不是贼!我的威风是耍给贼看的。

   

   现代人往往知行分离言行脱节,“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洋人如此,华人更甚,民众皆然,文人为烈。用王阳明的眼光看,这是“良知”未“致”,“知而不行只是未知”。阳明心学最重视知行合一。知行合一说发展了儒家及理学言行一致、知而后行的思想,特别强调道德认知和道德实践的一致性,不仅知而后行、说到做到而已。王阳明说过,“只说一个知,已自有行在;只说一个行,已自有知在”、“知行原是两个字说一个工夫”、“一念发动处便即是行了。”

   

   从这个意义上说,“煽动颠覆”确实不仅仅属于“言论”。就拿我自己说吧,我是把在中共治下反共和“煽动”当作一种道德实践的。也做好了一定的精神准备,不仅凭一时“豁出去”的血气之勇而已。反共是基于义理的“尽人事”,效果结果怎样,个人下场如何,则“听天命”。尚未被抓,我幸,万一入狱,我命!我平时谆谆教导,也会棒喝鞭打,但从不“指挥”他人干什么,更不要求他人作出什么牺牲。

   

   真儒者绝不会把他人及民众当牺牲品。我认为,居仁由义牺牲奉献本来就没他们什么事。君子以修己始,以安人终。普通民众是君子“安”的对象、教化的对象(注意,教化是不应带任何强制性的,与中共的“统一思想”毫无共同点)。他们不是社会变革的先锋,也不是君子依赖的力量。君子的力量来自心。

   

   为人为文都要有根,这个根,深深扎在中华传统尤其是孔孟之道中。在枭眼里,老芦才华过人,却也不过是个轻薄骄浮、细眉小眼的老才子,值得欣赏,不堪敬重。用理学家的话说,此人严重缺乏“践履功夫”,文章写得最好也是没有根的,一切都是轻飘飘地浮着的,与绝大多数现代文人一样。

   

   不敢断定老芦此后是否会改变极端反传统的立场,能改到什么程度,至少他小小地回了一下头,摆出有所反思的样子,这就很令人欣慰了。希望将来有机会看到一个不仅花叶茂盛、而且须密根深的老芦出现,不仅是才子文人,而且是大人、大文化人!

   

   老芦见了此文,或许又要骂我是借贬低他来抬高自己或指望借他的大名进行炒作了,呵呵。随他怎么想好了。曾有打油小诗二首示芦笛及罕见论坛诸君,依老芦眼下的境界,想必依然是不懂,那就附上来给懂的人看好了。诗曰:

   

   其一

   不钓河虾不钓名,长纶在手贯虚清。

   劝君早拜任公子,共钓奇鱼厌万氓。

   

   其二

   斗罢贪狼偶踢驴,路逢鸡犬一胡卢。

   潜心更养浩然气,誓把狂龙赤手屠!

   2006-4-20东海一枭

   

   震旦网域名zhendanwang.com

   老枭在线 http://zhendanwang.com/forumdisplay.php?fid=12

   《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