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昌平老人:文盲芦笛]
东海一枭(余樟法)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第一颗苹果》
·东海草堂海外八大分堂恭迎各路英豪
·东海制联小萃(五)
·东海制联小萃(六)
·《守住自己》
·自题小像有寄(配东海照片)
·恭请高人反开示
·台湾出了个陈大师
·良知三论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
·自题枭文《为释迦牟尼一哭!》(外一首)
·关于电邮病毒的启事
·戏答雪峰暨生命禅院诸君
·读雪峰《绑架东海一枭为经纬草》作
·《自恨无能》
·孔子的骄傲
·《向我靠拢》
·体用之辩,兼回东海(一枭附言)
·证道诗致生命禅院诸君
·宴客自醉失礼自警二绝
·雪峰难化终须化,华夏未兴毕竟兴
·证道诗六首简析
·《乐观中华》
·只有傻鸟见我才不跑(小诗五首)
·成佛容易转身难
·有人欠我一个道歉
·南怀瑾:色身转化的修行次序(一枭附言)
·真体内充,大用外腓----体用学发微
·写怀示某儒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真正的尊重
·良知二论
·抗议公安机关并警告有关儒家!
·长生不是梦想
·精卫:向大家推荐东海一枭的《良知三论》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到了告别的时候》
·被公安机关认定为非法信息的枭文(致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关于支持中华文化城建设的呼吁
·南怀瑾“神话”
·忍看民运自残多
·嘲小人儒
·雪峰君欢迎吗?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修正稿)
·中国向何处去?
·敢劝宗愚休扯蛋
·雪峰:《净化开始 先死一亿》
·论尊重生命----兼批上帝之道
·良知的级别
·读雪峰君《系列清扫东海之道告天下贤士书》戏占
·雪峰:亵渎上帝罪责难逃(一枭附言)
·《小草们》
·乾坤草谈体用(一枭附言)
·z雪峰:妄论生命: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二)
·犟嘴名家多软蛋,疗愚大侠尽村夫
·枭心有爱原无愧,上帝无人哪有灵
·上帝之道乎?邪魔之道乎?
·随风舞动:不曾遗忘的网事---东海一枭与画(一枭附言)
·敬礼雪峰
·雪峰真有病,草木岂无仁
·雪峰,有空一起喝喝酒、泡泡妞、玩玩麻将吧
·慈天元:答东海一枭兼论六道及净土(一枭附言)
·[转贴]为一个“汉奸”翻案----读老枭《还汪精卫真实面貌!》有感而转
·为台湾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七绝五首
·关于王阳明四句教----小驳南怀瑾
·不丹“政变”,内力何来?
·良知的力量(二)----答张三一言
·闻柳州领导集体低价买豪宅
·zkdm:一孔之见,望东海先生思(一枭附言)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彻悟本来无一物,随心所欲自千秋
·一页心网友评点《摩诃罚阇耶帝》(一枭附言)
·良知的力量(三)----再答张三一言
·四本:转帖老憨和作(和枭诗《摩诃罚阇耶帝》)
·示“正信传世间”网友
·天真自咏
·良知教与上帝教
·《再贺马英九
·和东海先生《天真自咏》
·《万物一体论》与新的生命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昌平老人:文盲芦笛

昌平老人:文盲芦笛

   -----芦笛《文盲孔丘以及文盲鲁迅》批判

   昌平老人

   一

   宇宙间一切知识学问浩如烟海,细而分之千门万派千奇百怪,综而统之可分子科学哲学两大部分:科学是关于宇宙万象、天地万物的知识,哲学是关于心灵、道德、生命本原、宇宙本体的智慧。前者分散万殊,后者综会一理,前者针对客观世界、外部现象,后者针对主观世界、内在本质,前者逐物于外,寻求发掘外部世界的秘密,探索和改造自然;后者返求诸己,探索把握内在世界和超越世界的奥妙,认识和修养人生(科学与哲学、知识与智慧当然不是截然为二的。它们之间互相推动促进并有常有联系、交叉和重叠之处,兹不详论)。

   儒学解决的是心性修养问题(个体安身立命)和政治制度问题(社会长治久安),不插手自然科学范畴的问题。芦笛口口声声西方文明,却大犯“用科学取代哲学、把知识当作智慧”的常识错误,不知西方文明不仅只有物质文明科学知识,更不等于会开平方。用孔子不会开平方来指责孔子为“文明盲”,恰证明了他自己盲于文明。

   如果用懂不懂现代科学知识乃至会不会开平方作为文明人的标准,岂但“那公元前5、6世纪的老子孔子,用今日眼光来看,乃是绝对而非相对的文盲”,包括释迦、耶酥在内的中外古今大量哲人伟人无疑全都是绝对的文盲。按照芦笛的逻辑,岂但儒家?全世界基督徒、佛徒及各种宗教的信徒和中西传统文化爱好研究者,全都成了“用僵尸压杀活人”的“拜死人教”的教徒!

   二

   说芦笛盲于现代西方文明是有些苛刻了,尽管他对自由主义等学说的理解错漏百出,至少会开平方,而且知道牛顿力学和进化论是什么玩意儿。但是,说芦笛盲于中华传统文化,那是没有丝毫夸张的。例如,在与老朽弟子东海一枭的争论中:他强供“芳名”给女性专用,强说“美人”仅指亮女,强调对联中“多病逾八旬”不能解释成“多病而年逾八旬”,强定如来、观音为“单数”,强咬“大同”理想就是伟大领袖的“五统一”社会;强从“道不同,不相为谋”、“鸟兽不可与同群”之言引申出道不同不共戴天的意思来…,这种种笑话非一般“盲人”得出来啊。

   在这篇《文盲孔丘以及文盲鲁迅》,他又把自己“儒盲”的形象进一步拔高了。瞧这一段话:“唯一不解者,乃是任何一个有点脑髓的非文盲,哪怕那大脑沟回浅如排球(感谢阿胖的提醒)也罢,只要看了孔文盲那些着三不着两、天一句地一句的屁话,立即就能看出此老乃是不折不扣的专制制度的劲走狗。光“君命召,不俟驾”以及《乡党》篇中那些捧上压下的无耻奴才丑态,看了都免不得作三日呕(为体贴读者的肠胃健康,不把那些肉麻话引出来了)。”

   《论语》中《乡党》篇共二十七章,集中记载了孔子日常生活的言语容貌、衣服饮食、应事接物等方面自我要求和习惯,显示出正直仁德的品格。如《乡党》第一篇:孔子于乡党,恂恂如也,似不能言者。其在宗庙朝廷,便便言,唯谨尔。钱穆译得最确:孔子在乡里间,其貌温恭谦逊,好像不能说话的一般;他在宗庙朝廷时,说话极明白,不含糊,只是极谨敕。

   又如《乡党》第二篇:朝,与下大夫言,侃侃如也。与上大夫言,誾誾如也。君在,踧踖如也,与与如也。钱穆译为:孔子在朝廷,当他和下大夫交谈时,侃侃然和气而又欢乐。当他和上大夫交谈时,誾誾然中正而有诤辨。君视朝时,孔子恭恭敬敬,但又威仪中适。不紧张,也不弛懈。

   总之,在不同的场合对待不同的人,态度神态都有所不同。在乡有在乡的样子,在朝有在朝的样子,外交有外交的样子,开会有开会的样子,没有什么不对呀?关于《乡党》的主题思想,朱熹《论语集注》作了总结:杨氏曰:“圣人之所谓道者,不离乎日用之间也。故夫子之平日,一动一静,门人皆审视而详记之。”尹氏曰:“甚矣孔门诸子之嗜学也!于圣人之容色言动,无不谨书而备录之,以贻后世。今读其书,即其事,宛然如圣人之在目也。虽然,圣人岂拘拘而为之者哉?盖盛德之至,动容周旋,自中乎礼耳。学者欲潜心于圣人,宜于此求焉。”

   “君命召,不俟驾行矣。”是《乡党》中最受垢病的一章。如果国君召见,孔子不等车马驾好就先步行走去了。似乎一付奴性十足的模样。其实这里指的是孔子有官职在身的时候忠于职守、负责任、有时间观念的表现。要么不干,要干就兢兢业业干好。孔子为了施行仁政、追求王道而跑官,故行藏出处以道之能行与否为标准,强调在朝为官应“以道事君”,对君主勿欺而犯、直言而谏。孔子是怎样出仕、为何求官的,其出处去留表现得何等尊贵,一枭在《跑官原有道,出仕岂为私》一文中已有介绍,不赘。

   三

   芦笛说:“孔教在本质上是维护严格的身份等级制度的保守理论,核心就是克己复礼,其操作要点是通过克制人欲,将主观认定的上下尊卑关系强加给社会现实,迫使后者倒退回那主观道德体系中去,因此,它在礼崩乐坏的乱世什么用处都没有,只能在治世借助君王的权力,强行推销这不折不扣的奴才哲学,为臣民洗脑,彻底消除他们的“非分之想”,以此冻结社会进步。而这就是中国社会被成功冻结了两千年、至今仍难复苏的根本原因。”

   我们不能用现代的标准去苛求古人。确实,儒家经典中是有一些维护等级制度和君主专制的言论,可以视之为原儒因时制宜当机说法,是儒家政治现实主义和历史经权思想的一种表现。如果尊重历史,就得承认在现代民主制度出现之前的相当漫长的历史时期里,开明专制作为一种“善的等级制”,无论对统治者还是被统治者,无论对民众还是民族,都是最佳制度选择。所以,儒家为君主专制服务的言行有其历史合理性。

   孔子的“克己复礼”,孟子的“道尊于势”,董仲舒的“天人感应”,宋儒的“天理”说,其实都是儒家限制君权的一种努力。不得不承认,这种种努力效果有效也有限。道与势之间,也就是儒家道德政治理想与专制政治现实之间,历史上长期存在着相当的紧张。而这不正是儒家文化品格的优秀所在么?(关于儒学的优秀品格和先进性,可以参见《高扬儒家理想主义旗帜》、《破制度千秋之暗,疗灵魂一代之饥!》等数十篇一枭之文)。

   同时,对一个庞大复杂的学术体系,要对它整个体系根柢疏析清楚,从而提纲握领,抓住它的中心、主旨和要点,而不宜抓住它具体历史环境中一些具体的规范进行无限上纲,更不能摘其具有针对性和特殊性的片言只语进行恶意歪曲,象芦笛所做的那样。芦笛关于“克己复礼”、“去人欲存天理”(正确的说法是:存天理灭人欲)、“畏天命畏圣人言”(正确的说法是: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等儒学概念及其内涵的理解,全都错得一塌糊涂。

   从政治角度理解儒学,芦笛的能力不仅离五四反儒健将们差得远,比起文革批孔小将们来也有所不如,肆口妄言,不值识者一哂;至于儒学高明圆融的宇宙论、本体论、人生论,芦笛连它们的边都没摸着。如熊十力根据孔子编创的《易经》所阐发的心物不二、体用不二、天人不二等观念,致广大而尽精微,比起基教高设全知全能之上帝为一超越存在的宗教迷情,比起西方形而上学“第一因”说以及单一幼稚的唯物唯心论,高明先进到不可以道里计。敢说出“孔文盲再说也没什么鸟意思,反正如今除了专业人士和沽名钓誉之徒,没谁去看那些烂玩意儿”诸如此类p话来,不仅文盲,而且德盲心盲。可笑不自量!

   关于鲁迅,我的认识与以前有所不同,那是另一篇文章的话题了。有必要指出的是,鲁迅是与孔子对着干的,芦笛把他们烩成一锅,盖上“文盲”的锅盖,真有点笑熬酱糊的味道。芦文最后说,“当时被鲁迅嘲骂的那夥人,自胡适直到梁实秋,哪怕是他与之势不两立的顾颉刚也罢,个个是学贯中西的大知识分子。中华文明不想复兴则已,要复兴,这些人才是真正的栋梁材。”这又是他给自己的一记耳光。因为“被鲁迅嘲骂的那夥人”中,不少人象我一样对孔子和国学葆有相当的尊重。

   关于《芦笛,丧家的专制主义乏走狗!》带了很大调侃的味道,当时发帖时,一枭就注明了“此文效仿‘大批判’体骂骂老芦非正经枭文---别以为老枭就这水平”;后重贴时一枭又注明是“仿鲁老爷子”的。在我看来,当作正经文章看也无不可,因为芦笛的一系列表现,与一枭惠赠给他的“丧家的专制主义乏走狗”之冠越来越配套了。

   四

   芦文好处是有文采,可读性不错,缺点是自以为是,不求甚解,文化功底差,思想见识浅,此文也不例外。我就奇怪了,略有传统修养文化常识者一眼就看得出来的许多错误,为什么老芦就是敢不懈地大犯特犯呢?有“奸尸癖”么?一边提醒别人“须知大家常犯的一个毛病,就是以今日的知识背景去强奸古人”,一边爬在古人身上大“奸”特“奸”不亦乐乎。

   庄子批评惠施“只知逐物之学而不知反己之学”。芦笛于“逐物之学”或许略有所知(至少会开平方,而且知道牛顿力学和进化论是什么玩意儿),于“反己之学”那可一窍不通了,所以,为人为文都没有根基和头脑,轻浮虚夸,死不认错,芦大鸭子外号,真不诬也。

   芦笛用他文品人品和对中西文化肤浅的理解批评,英勇地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个有知识而没学问、有文章而没文化、有物质文明而没精神文明(这个概念的内涵比世俗的理解要精微广大得多)的网痞,称之为文盲,已经是过于抬举啦。

   本文中的大量骂话,如“文明盲”、“智力笑话”、“沽名钓誉之徒”、“弱智之邦的弱智分子才能干出来的弱智把戏”、“着三不着两、天一句地一句的屁话”…等等,芦笛“若是稍微有点脊髓,哪怕细小如蚯蚓也罢,就该明白”,他自己才是这些下流语言最适宜的消费者。想想真是蛮可怜的,似乎只要我那不肖弟子一枭在场,他恶毒地骂他人骂古人的话,最后大多扎扎实实地砸回到他自已头上了,嘻嘻(学一句芦腔)。

   昌平老人2006-8-18

   首发《自由圣火》9.4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就象多数武侠小说所写,侠士的武功总是一个比一个高,越到后面出场的越高,到了最后,往往就半人半神了。世人无知,以为老枭很了不起了,殊不知“平昌老人”更厉害百倍呢。“平昌老人”,那是文化的象征、智慧的代表、慈悲的化身。斗战胜佛一身本领,大唐群雄文韬武略,其来有自呀,哈哈哈。没有“平昌”就没有老枭,终有一日,“平昌”也将因老枭而大放光芒!众看官,长夜曼曼,请找好位子,备好烟酒,慢慢欣赏吧。或许,一部惊世传奇的幕布马上就要拉开啦。芦大鸭子,别拉稀呀,有本事尽管使出来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