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闲话:儒学之短在于“陋于知人心”--由老枭想到(一枭附言) ]
东海一枭(余樟法)
·有富贵过三代的邪派名家大物吗?
·当务之急是解决中国问题
·仁本主义文明重启宣言(一)
·中国人与马家人的区别
·怀念刘晓波
·关于社核观
·中国的三个走向
·关于中美俄之我见
·央视高级黑,朝战四大臭
·真知真行
·中华文化入门书
·新民待君辈,卫道作长城
·恐怖名单
·儒眼看贸战
·恶性与奴性成正比
·对人宜宽,论理宜严
·安危生死无不可
·美国的强大和赶超的正道
·我的胃口
·马路意味着什么
·关于去马归儒
·我是中国亡命徒
·《谁把华为逼上了绝路》读后感
·支持韩国瑜先生
·儒家文化的影响
·天下不幸数此群
·江湖百炼见精刚
·关于美元本位制
·小偈自题《孟子大义》
·西方有蠢人
·动机和尊严
·说真话和说真理
·炎黄子孙最优,马列遗孽最劣
·最最最最最最最
·友谊和道义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一---六十二
·旧闻新嚣
·亨廷顿的误判和误导
·道术微论---儒生有没有必要学诗词写文言
·最坏不能坏教育
·关于美伊问题
·任正非真是一个奇人
·关于儒化和西化
·关于唯物主义
·王道三条
·关于七十大限
·最歧视中国人的政权
·竞争、斗争和战争
·中美三赢亦可能
·没有洋奴,只有权奴
·爱民才是最好的爱国
·无根之爱
·君子和刀子
·西方有蠢人(二)
·自由必胜
·开路探险我争先
·东海律:批判圣人,必非君子
·人本文明和两极势力
·关于小金和伊朗
·物本主义的俘虏
·关于两极一恐
·物奴微论
·向美国致敬
·谁的核心利益?
·关于2025
·大放光明正其时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三---六十六
·关于利益追求
·所谓君子(一)
·海外爱国贼
·内功幸有成,苦难亦可乐
·盈礼和过礼
·正学危言士之常
·辟邪弘儒,孝之大者
·马邦最多双重奴
·勇德和义争
·极权主义和经济发展
·三观认同最重要
·判断儒之真伪的一个标准
·不宜过誉梁漱溟
·正邪难分必须分
·无可无不可
·这两种人你得罪不起
·旧文重发:呼吁美国
·建立正确的荣耻观
·答客一则
·借拥马之名行反马之实
·仁性仁学不可超越
·提交给新中华三法司的一个建议
·关于幸福
·正邪敌友要分明
·马毛分子皆非正人
·三句话
·邪恶势力的一大共性
·针锋相对
·亲美正常,反美可耻
·关于八条目
·先醒者的责任
·关于杂家和佛道
·微言小集(鼓吹爱国主义就是耍流氓)
·期待一个没有它的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闲话:儒学之短在于“陋于知人心”--由老枭想到(一枭附言)

   闲话:儒学之短在于“陋于知人心”--由老枭想到(一枭附言)

   

   作者: 闲话 儒学之短在于“陋于知人心”--由老枭想到 2006-9-3 07:24 [Click:5]

    儒学的伟大在于以人为本的人文精神。儒家到汉之后,虽然与专制有配合之处,但也制约了专制的无法无天。儒家树立了一种“人本”与“民本”的政治理想,从各文明圈来看,是非常早熟与伟大的。

    儒家虽然开创了一种高标精神,但一贯彻到制度层面,往往搞得一塌糊涂,原因就在于“陋于知人心”。儒徒经常出“大伪之人”。治国者经常要“外儒内法”,不全是统治者阴险,而是儒学根本无法处理复杂的政治问题。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讲得最清楚,儒学不仅务虚,而且成为争名夺利、相互攻击政敌的幌子。有点像中共现在的“八荣八耻”,没有说错,但不着边际,与大小官吏与社会百姓的实际生活,距离何止十万八千里。

    高标的道德理想,一用于治国,为什么总是要变形?吴思的《潜规则》与《血酬定律》基本上解开了这个千年之谜。这就涉及利益与权力。潜规则说明,官僚集团明文规定是一套正式规则,实际运行的是另一套潜规则,潜规则,是与正式规则相辅相成,互动互补的,缺一不可。官僚集团身怀利器,杀性自起。为了谋利、为了保命,都必须向老百姓开刀,最后搞得天怒人怨,于是王朝覆灭,重新来过。按说官僚集团主要是熟读儒家经典的儒生群体,为什么真正按儒家理想行为的少而又少,以至海瑞、包公式人物,成为传奇式的道德楷模?因为官场的潜规则是“淘汰清官”。

    最近夏门大学易中天教授,通过央视的《百家讲坛》,成为大众的偶像。他的《品三国》,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全民启蒙,他从利害关系角度来分析政治人物的行为,使中国人觉悟到道德治国的虚幻,。中国的聪明人都是精于利益分析与工具化处理道德的。你看曹操何曾有什么儒家道德,但他用道德为旗号来“挟天子以令诸侯”,以道德名义来杀孔融。诸葛亮的《隆中对》,是赤裸裸的利害分析。智多星吴用,也是对利害关系洞如观火的,你看他挑林冲杀王伦,既借刀杀人,又多么假仁假义。

    人,绝大部分人,是活在现实生活中,是在现实中讨生活的。像老枭这样活得潇洒的,能有几人?即使老枭不再有柴米之忧,也不再有俗世功利之求,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时候总还是有的,何况那些在俗世中滚的芸芸众生呢?高标的道德理想,对绝大多数人,是不可行的。所以除了高标的道德理想来鼓励人之外,最重要的是用制度层面来利用、制约人的自利之心。就制度方面而言,吴思的看法是,只要官僚集团的权力是上面授予的,老百姓必然会成为挨宰的羊群,儒家的道德教育解决不了问题(当然也有一点用)。只有当权力来自百姓,当多数人监视少数人时,官僚集团才可能受到真正的约束,即使根本没有读过儒家经典。在这个问题上,儒家的药方可以说是完全错了。

    当然老枭恢复原始儒家的精神,去掉遮在儒家头上的不实之词,也是有价值的。儒家作为一种道德理想,也是很高妙的。但看不到儒家在治国层面上的虚幻,就不能算是知人之论了。

   

   一枭附言:本文作者对儒学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只知内圣之学不知外王之学,只知小康之学不知大同之学),而且对内圣(道德)的理解也是肤浅乃至错误的。但本文也有值得儒者镜鉴之处,如“只要官僚集团的权力是上面授予的,老百姓必然会成为挨宰的羊群”,这话说得很好。但作者有所不知,这恰是儒门精义。儒家的道德教育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可以融摄民主主义的儒家外王之学却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最好锁钥,容后详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