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托改良之名,行颠覆之实”]
东海一枭(余樟法)
·《春秋》精神和君子责任
·乐为人类泄天机
·儒家与五四正邪对立
·蠢到反孔反儒的程度
·能帮则帮,不能帮绝不帮
·中美关系预判
·反儒救国与弑父救家
·假设盗贼遇圣贤
·儒眼的先见
·一个道德铁判和历史铁律
·勿以恶小而为之
·对某君一段话的批评
·极权主义的天性
·一元化与多元化
·川普一怒,千股跌停
·两种事业
·天道微论
·同力度德,同德度力
·关于民国时期的教育
·斗争艺术乎?自残手段也
·釜水已沸而游鱼不知
·利己主义不利己
·中美矛盾微论
·必败必亡四条路
·小消息:欲闻孟子浩然气,姑听东海自由谈
·祸首蔡元培
·三界精英的责任
·余东海《孟子大义》教学片目录
·亲美未必都好,反美一定很坏
·应劫而生的祸首罪魁们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五十二--五十八)
·摆在中共面前三条路
·面对黑暗
·关于外援
·金一南和特朗普
·为美国说句公道话
·关于梁漱溟
·马路十大方便和马帮最好出路
·儒家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关于死亡的思考
·关于中美贸易战
·关于中美贸易战(二)
·时时可死,步步求生
·绝不允许牺牲人民
·支持黄奇帆先生
·一点说明和一首自赞
·《孟子大义》东海谈
·儒家三统
·行不得也哥哥
·结构性改革也符合中共利益
·昧心话万万说不得
·弟兄们,给我冲啊!
·关于“国家垄断”
·亲君子,远奸邪
·华尔街的坏
·文明微论
·朝鲜微论
·金灿荣的物质主义思维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九---六十
·霜剑风刀一路香
·历史五阶段论
·有富贵过三代的邪派名家大物吗?
·当务之急是解决中国问题
·仁本主义文明重启宣言(一)
·中国人与马家人的区别
·怀念刘晓波
·关于社核观
·中国的三个走向
·关于中美俄之我见
·央视高级黑,朝战四大臭
·真知真行
·中华文化入门书
·新民待君辈,卫道作长城
·恐怖名单
·儒眼看贸战
·恶性与奴性成正比
·对人宜宽,论理宜严
·安危生死无不可
·美国的强大和赶超的正道
·我的胃口
·马路意味着什么
·关于去马归儒
·我是中国亡命徒
·《谁把华为逼上了绝路》读后感
·支持韩国瑜先生
·儒家文化的影响
·天下不幸数此群
·江湖百炼见精刚
·关于美元本位制
·小偈自题《孟子大义》
·西方有蠢人
·动机和尊严
·说真话和说真理
·炎黄子孙最优,马列遗孽最劣
·最最最最最最最
·友谊和道义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一---六十二
·旧闻新嚣
·亨廷顿的误判和误导
·道术微论---儒生有没有必要学诗词写文言
·最坏不能坏教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托改良之名,行颠覆之实”

   “托改良之名,行颠覆之实”

   ------儒者为我定罪名

   

   “大儒”云尘子先斥我为了“酬金”和“迎合某个组织”而写文章,继而把双方观点之争牵引到“政治上推翻政党的问题”。(详见《我为什么疯狂造文?---兼谈稿费问题》)。老枭实话实引,如果由此引来一些网友质疑云尘子的人格,若非云尘子居心不良,那也是他自己不谨于言有以自取。小云子却认为“随意猜测和污蔑对在下的而造成人格损害”了,命我“反躬自问”哩。我“反躬”了半天,发现的依然是小云子把双方观点之争牵引到“政治上推翻政党的问题”。我要说的还是那句话:中共是否以“煽动颠覆”为我定罪是一回事,作为辨方把对手把往重罪上引,是另一回事。

   

   强中更有强中手。《华夏复兴论坛》版主、一位叫注册要说话的儒者竟从最温柔敦厚的枭文《此生甘拱卒,永世不将军-----我的改良主义宣言》中找出把柄,而且是比“煽动”更严重得多的“颠覆罪”的把柄,叫我拍案惊奇不迭。

   

   在《此生甘拱卒,永世不将军》文中我说,“就宏观言,共产党作为一种党派及其制度,反动腐朽,坏事做绝。作为一群人的集合体,却并非铁板一块。它在培养了大量贪官恶吏坏蛋恶棍、在生产了大批无知无德无义的“三无”产品的同时,毕竟也有例外,反动中有进步势力,腐朽中含健康力量,例如其中领袖人物,先有陈独秀、李大钊,前有胡耀邦、赵紫扬,后有朱镕基、温家宝,皆不愧有知之士乃至人中之杰、国家之宝。而且作为利益集团,为自身利益着想,也不得不作出让步、有所进步,这些都是改良的契机和希望所在。”

   

   注册要说话出手猛抓:“东海先生口口声声拱卒,试问不为将军何必拱卒?貌似改良,然而口口声声‘共产党作为一种党派及其制度,反动腐朽,坏事做绝’,岂有丝毫改良之诚意?所谓‘健康力量’,无非‘统战手腕’而已,又指望瞒过谁?真当天下人皆愚蠢?连温总理亦愚蠢?所谓托改良之名,行颠覆之实也!

   

   注册要说话为我定的罪名是“托改良之名,行颠覆之实”。几个所谓的儒者吱吱喳喳,无非是要将“颠覆”的罪名往老枭头上套。好在套不套得上也不是他们说了算的(万一“套枭”成功,那麻烦可就大了:他们将成功地把自己推上了道德、舆论的审判台,并将永远地把自己钉上了历史耻辱柱,不仅儒家蒙耻而已。所以为他们计,老枭还是别出事为好呵。其实,他们不吱声,“有关部门”也不是吃闲饭的,儒者何苦主动来揽这个胜败皆辱的“套枭”活儿,何苦呵何苦!)。

   

   老枭雄文百万,绝大部分嗔目戟指悲咤怒叱,比《此生甘拱卒,永世不将军》尖锐激烈千百倍,要抓“煽动颠覆”的把柄,多如牛毛,一抓一大把,他们却从《此生甘拱卒,永世不将军》下手,实在够笨。所以,与其说他们阴毒,不如说智障更为切当:下笔枉作小人令人齿冷,发言毫无逻辑徒留笑柄,而已而已。

   2006.9.3东海一枭

   东海草堂:http://zhendanwang.com/forumdisplay.php?fid=12

   震旦论坛域名zhendanwang.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