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黎鸣与朱熹犯了同样的错误!]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不想当圣贤的不是好儒者
·“为儒家而活”与“依赖儒家而活”
·附庸风雅也难得
·给我一个讲台,我将改变中国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东海三不答
·离他们远些再远些
·徐友渔的文化贫困和资中筠的自相矛盾
·反儒就是反人道,反儒就是反中华—与反儒势力斗争到底
·道德歧视症,健康文明的象征---兼论德与才关系
·盲了心的鲁迅,瞎了眼的郁达夫
·欢迎附庸孔孟,警惕假冒儒家---马克思主义批判
·主题演讲:听从良知命令,维护师道尊严
·儒家的革命精神—与黄鐘先生商榷
·范围天地圣贤心
·谁有资格掌帅旗?
·红卫兵纳粹多兽行,马列毛主义是祸根
·我们的社会往哪里跑?---老话重提范跑跑
·马克思主义:假的比真的好,终究不是真好
·良知严重不明者---剥去马克思主义者的外衣
·错在了根本,错放了地方----关于马克思主义
·马家把人变成鬼,儒家把鬼变成人
·对各种“主义”保持警惕
·扎紧嘴巴沉住气----干大事者必读之二
·zt一对养母女的慈爱和孝心(报告文学)
·东海诗联近作一束
·唯物“唯神”皆戏论,唯我仁本理最真
·关于设立孔子和平奖之我见
·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彭罗斯的“永恆宇宙循环”理论与儒家观点一致
·学问的高明与良知的光明
·没有学问将不了军----一段小故事
·关于修宪的呼吁
·为薄熙来先生惋惜
·享受生命,享受一切
·宋代的基层选举
·答友人----有关儒家的几个问题
·真理至上、良知至上----回洪君
·关于彻底去马列毛化的呼吁
·兴我儒家,还我中华---关于彻底去马列化的呼吁(修正版)
·良知超越主客观---兼论唯物主义
·儒者可以入党吗?
·国民党的文化基础和道德素养
·亏陈凯歌出手
·中国缺的就是好主义
·比尚武更重要的---为罗援将军作点补充
·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
·配合白岩松先生一呼
·孝园赋
·中华大宪章(草案)
·关于曲阜将被建教堂一事之我见---兼警告当局
·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
·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东海三定律
·境界至高的极端,永远不逾的坚持
·道理最大,道德最大
·过门不入真遗憾
·给自己算了一卦
·定义一下反儒派
·先行者的命运及法西斯的软弱
·
·从返本开新说起---初论儒家的宗教性
·该斗就得斗!
·民主大腕的混乱
·言论自由是儒家的生命线
·一反道德,便无足观---反儒派特征举例
·穷困固可怜,富贵更可悲
·改造丛林、“摆平”中国的关键----有感于钱文忠的一句话
·儒家需要有组织
·我们的天和神----提醒有关基督徒
·给马英九及国民党几个小指标
·儒家:宗教性当弘扬,宗教化宜慎重
·普世价值与普适价值--儒家文化高在哪里?
·悼力虹(外四联)
·《大良知学》邮购处
·尊孔与反孔---兼论中国为什么落后
·真理未必掌握在多数人手里----答网民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
·关于心物一元简答
·人世至尊唯孔子,生平最怕是浑人
·儒家道德人人可以实践
·纳粹、民粹与国粹
·良知的神圣性和上帝的虚幻性---答客难
·中国为何落后,怎样赶超西方---答客难
·敬告新道家群体
·最好的尊重----兼代孔子对当局说
·不要以拟人观念测天----答客难(外一篇)
·后马时代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续)
·大人的风范
·法家:有法无礼,有术无道
·横渠四句略解
·为俞可平先生纠偏
·不认同是你的自由,不苟同是我的原则---答客难
·要说真话,更要说真理---兼提醒汤一介先生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质疑汤一介先生
·儒家的隐(外一篇)
·孝道论
·只有仁本主义才能救中国
·回首生平堪自笑,轻浮炫耀杂粗豪
·国学大师的标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黎鸣与朱熹犯了同样的错误!

   黎鸣与朱熹犯了同样的错误!

   

   对于历史和历史人物、事物、事件、现象的评价,有两种标准:一种是理想的标准,一种是历史的标准。以理想的、道德的、现代的标准去衡量历史和历史中的一切,横加指责全盘否定,一片漆黑晴看历史,最大伪学骂儒家,这在网络上是司空见惯了。遗憾的是,一些名家学者也犯这样“一根筋”的毛病。例如,一位我素所尊重的思想家哲学家黎鸣老,就完全站在当代及西方的立场上,把中国历史骂为一片黑暗,把传统文化批得一无是处。

   

   黎鸣老在他的一系列雄文铁口直断:“中国人长期以来受到儒学伪学的蛊惑,完全不知真理为何物,致使中国历史上智慧发展停滞的中世纪长达两千多年之久。”、“秦汉之后的儒学彻头彻尾成了制造伪人和伪君子的伪学,在两千多年伪学的笼罩下,中国就只能出现大量伪人、伪君子型的无用文人,而根本不可能出现真正的思想家、科学家,技术发明家,中国的思想天空一片黑暗。”云云。诸如此类的情绪化语言层出不穷,赢得江湖大量彩声。反驳者虽不少,大多驳不到位。如有个叫李士光的传统“卫道士”对黎文逐一驳之。我浏览一二,发现此君卫道激情有余,弘儒学力不足,以致处处被动,处于下风。

   

   黎李之争,让我想起发生于宋朝的著名的朱(熹)陈(亮)之争。朱陈之间围绕王霸义利问题展开激烈论辩。朱熹强调天理人欲不可两立,把历史分割为三代以上与三代以下两大截,认为夏商周三代帝王德行纯粹,道心与天理相符,是王道政治;三代之后天理失传,道统不彰,人欲横流,所以历史长期地陷入了黑暗状态。

   

   朱、陈之争又主要围绕对汉唐的评价而展开。汉唐两朝轻徭薄赋,刑罚罕用,人才辈出,天下晏然,但朱子从道德观点出发完全否定汉唐,认为三代专以天理行,汉唐专以人欲行,天理则王,人欲则霸,认为汉唐之君“心乃利欲之心,迹乃利欲之迹”,“无一念不出于人欲”,即便事功伟大也是霸道之政,无足称道。陈亮则从功利观点出发基本肯定汉唐,认为王道霸道并非截然对立,汉唐虽“谓之杂霸者,其道固本于王也”(《陈亮集》卷四《问答下》),区别在于三代做得尽,汉唐做得不尽。

   

   朱熹、陈亮在十余年时间里,书函往返互辩不已。朱熹是用唯理想、纯道德、非历史的绝对标准去衡量历史、评价汉唐的。他不仅要求外王(政治)从内圣(道德)开出,以道德去丈量政治,而且用帝王的私德去丈量国家政治乃至整个时代。小尺子这么一量,汉唐那样繁荣昌盛的政治社会也变得一无是处了。这场历史上著名的王霸之辨及“汉唐”之争,虽后来不了了之,但朱子之学越传越盛,陈亮之论郁而不张,实际上是输了。此乃各种政治历史复杂原因所致,其中也有陈亮功力不足的问题。“学术三脚猫”与“道德一根筋”相遇,相互缠夹,有理的反输了。

   

   陈亮不懂也罢了,令我吃惊的是朱子居然于春秋智慧和经权、文实思想亦无所知,知经不知权(知原则不知权变)、知文不知实(知理想而不切实际)。用这样的眼光去看历史,岂但暴秦五代、岂但元明清?当然是两汉唐宋也会一无可取!朱子与黎老,一是大理学家,一是反儒大家,一个唯道德,一个唯西学,立场完全相反,犯的却是同样的错误:树一个道德的(朱子)或现代的(黎老)浪漫主义高标去丈量历史,对略有不符者一棍子打死!而这样的错误,许多网民和不少学者皆大犯而特犯!

   

   理想标准陈义过高,最容易脱离实际,流于迂阔空泛。历史标准是以历史事实为基础,把标准放在历史之中去进行衡量,比较切实,却也有不足和弊病:容易“现实”过头,堕入狭隘低陋的实用泥坑,变成一切存在的都是合理的,流弊所及,是非消泯,正邪两可,连秦始皇都可以抬成大英雄。用牟宗三的话说,理想的标准是“不负责任的乌托邦,不知道历史的艰苦”,历史的标准则属于“是顺俗趋末的现象观”。他在《论凡存在即合理》一文中写道:“讲历史最忌的有两种态度:一是顺俗趋末的现象观,这必流于无是非,即有是非,亦是零碎的而无总持,颠倒的而不中肯。二是不负责任的乌托邦,如说中国自禅让井田废,便全流于黑暗,又如说中国人以前不知道民主,不知道科学,不知道男女平权,这都是不负责任的乌托邦,不知道历史的艰苦。”

   

   所以,历史标准与理想标准不可偏废,理想需要现实的牵引才不至于虚浮,现实需要理想的指导才不至于堕落。孔子看待历史的眼光就特别圆融全面,将理想标准与历史标准综合统一、贯通并存。例如,管仲不仅私德不佳,而且常有逾礼之举。孔子一方面斥之“管仲之器小哉。”一方面又崇之曰:“桓公九合诸侯,不以兵车,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 关于汉唐,孔子如地下有知,也必曰:如其仁如其仁,文不与而实与。汉唐不完全符合儒家王道政治理想原则,“做得不尽”,故“文不与”;但在那个时代,汉唐已做得很好很出色了,故“实与”。

   

   对君主专制也当作如是观,用原儒的选贤与能、天子一爵、大同太平等标准衡量,君主专制绝非理想政治,但用历史的眼光看,这个过程却是非人力可以超越的。在孔子及其后相当长的历史时段中,以儒学为指导思想的开明君主专制不失为最合适的选择,做不到最优,就做到次优。

   

   不可否认,由于君主专制的历史过于漫长,儒学在发展的过程中为了适应权力而过于牵就政统也是难免的,在儒化政权的同时难免政权化儒。当务之急是把隐晦已久的儒学理想的一面刮垢磨光,借以驱邪逐魔,重新照耀世界!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对于中共政权,不仅用西方民主自由和儒家大同理想的标准去衡量,它是反动的,就是用儒家历史的标准去看待,它也是恶劣的。简单地说,它比君主专制更坏!

   2006-4-14东海一枭

   

   附言:上次写《为什么说黎鸣是中国最大的狂徒》,枭婆便责我对黎老不敬。我给他讲了禅宗“赵州三等接人”曲故:赵州有“第一等人来,禅床上接;中等人来,下禅床接;末等人来,三门外接。”的规矩,对来访者中越没身份学识的越客气,远远迎出山门之外,而第一流人物来了,该干嘛干嘛,连禅床都懒得下。侍者不解,赵州解释是,第一等人悟道已深,双方可以交心论道,不必计较外在形式了。老枭以下犯上直言批评,正是视黎鸣老为第一等高人哩,其他人我根本不予理睬,那才是瞧不起。枭婆听了,直骂我狡辩。狡辩手衷言乎,任凭世人猜测吧,反正在涉及文化大问题上老枭是只讲真气不讲客气的,呵呵。

   首发2006、4.14《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