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仁者必有大智慧!-----莫把老枭当凯子]
东海一枭(余樟法)
·黎鸣与朱熹犯了同样的错误!
·捧出佛家人文主义宝藏!--兼论基督教
·诗化人生,礼化官民,儒化政治,化成天下!
·汪精卫案翻不得!-------关于汪氏评论及争鸣的小结
·我只代表我自己!
·欢迎芦笛小回头!
·世外老人:百年中国----和和老枭
·芦脸又丢了一回!
·圣化自我,教化政权!
·请抓首犯余樟法,速释无辜杨天水!
·泡妞说
·隆重推荐《对明朝士大夫人格独立个性张扬传统的分析》并附言
·谁识圣人面目真?
·小偷这活儿干好了,就是侠盗!------致广大偷盗界人士的一封公开信
·《圣堂山组诗之:登顶》
·儒者力量从哪里来?---兼批王怡
·这是一沟龌龊的死水----向中国知识界唾一口痰!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并教训芦笛一顿!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
·中共死亡通知书!
· 看望圣堂---及“英雄大会”拟议
·孔子自相矛盾、孔孟互相矛盾?
·广西南宁-王云高:论诗戏为三绝句以呈政老,兼寄萧瑶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为君主专制一辩
·胡温听训:以德治谁?
·北京下列朋友请进
·王云高填词《添字调笑令》书赠枭婆
·怀念毛泽东
·中共何时灭,我们说了算!
·一句话新闻:震旦论坛游客也可以回帖了(来客可放胆开骂不用有任何顾虑啦)
·王云高老师新作:“招惹地球”和“皈依圣堂”
·真名说真话,声援杨天水
·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描民运胜景,谱自由凯歌
·余杰王怡应该公开道歉!
·打倒余杰!----恭请余大神棍主动辞积
·聊酬诸侠友情厚,镇宅驱邪剑气扬!
·飞雄,毕竟是英雄!(郭飞雄这次受委曲了,重贴旧文一篇,以示“抚慰”)
·东海一枭旧作:和xx
·葛陵元文章惊动了"有关部门"
·文龙思虎聚京华--贴旧文,念旧谊,北京行,冷热明
·不要恶意造谣,不要无限上纲!---关于余王拒郭事件一点意见和说明
·怜子如何不丈夫
·怜子如何不丈夫(旧文新感)
· 对于不宽容的行为,我不宽容!-----再骂余王不知义兼批飞熊不得体
·公众人物、自由战士及有志于竞争未来总统者必读!
·岂有王伦批不得?---忍不住再说几句
·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赠余王郭及广大同道一副短联
·未来中华大总统
·称称你的骨头有多重
·上帝焉能奈我何?
·装孙子
·眼前有血,心底有痛!-------"六.四"十七周年祭
·王中陵:六四赠萧瑶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修正稿)
·小心了:专制者大不仁,挑起内斗者大不义,老枭有兴致时,皆以脏话报之!
·陈政、梁欢、圣堂山
·题赠珠海平和书院联
·关于刘晓波(旧文三篇)
·向袁伟时教授公开致歉
·弘扬大同之道,借镜小康之学
·怎样待人,怎样交友
·儒家的自由精神-------兼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击鼓与求贤
·王道政治与民主制度
·民主的平庸与崇高
·桃花影落飞神剑
·儒家道德的“矛头”
·天上地下,唯权独尊
·真傻和装傻
·警告张国堂!
·放眼神州地,何处可卜居?
·儒门精义大开讲之: 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儒门精义大开讲之: 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文化启蒙,任重道远
·学习马桶好榜样
·东海草堂开讲: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
·东海草堂开讲:当然爱国,却不主义
·东海草堂开讲:跑官原有道,出仕岂为私
·东海草堂开讲:儒家文化的核心
·无知的愚民多,有知识的愚民更多-----欢迎对号入座
·东海草堂开讲:实践之学,践履之功
·东海草堂开讲:只要反共,就是仁者
·《我来,乃是叫地上动刀兵》
·东海草堂开讲:按照孟子标准逻辑,中共必须引咎辞职
·嘲共儒 怀不寐
·东海草堂开讲之:“亲亲相隐”对不对?
·网友酬唱集萃(之9)
·《到西藏看看》
·誓把金针度与人-------《东海草堂大开讲》开场白
·面向东方(组诗)
·仁者必有勇!
·儒者的真精神
·诚信缺席谁之责?老枭负债成被告!
·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
·谁富谁可耻,我穷我光荣!
·芦笛的罪证
·芦笛的罪证
·请您支持“《100%尊重知识产权》行为艺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仁者必有大智慧!-----莫把老枭当凯子

   仁者必有大智慧!-----莫把老枭当凯子

   一

   老枭待人处事,一向亦仁亦恕合情合理,然有大大咧咧不拘小节之病。不管什么人什么事,只要不很过分,不太麻烦,都好商量,我都愿意尽量成人之美。如果对方与我有一定交情,那是更没的说了。名挂《未来中国论坛》,就是缘于与某君的一点交情。

   

   后来慢慢感觉论坛味道有些不对,但也没太当一回事,何况与某君网络交往多年,保有一份基本的信任。记得当年海外某组织在我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将我列为其党员时,他曾有电邮予我,大意为“我们为民主化力所能及做点工作,但应有一定限度。”给我印象很深刻,觉得此君通情达理,心眼好。

   

   遭受传讯之后,我才大大起疑,发现《未来中国论坛》并非我想象的那么简单。更奇怪的是,我将情况紧急通报了身在国外的所有发起人之后,虽然来电来信表示严重关注一定“营救”,但没有一个人主动提出将我的挂名拿掉。我即在《我们都是未来中国奠基人》一文中高调表示,我对同仁们给予的关切和"运作"感铭五内,但完全没有必要。言外之意,那些都是没用的,或者不无小用却是有失我中华大文化人身份的(如“美国方面已经把你列为美国政府最关注的中国大陆人士名单之列,近期会有美国使馆人员约你面谈或拜访你。”云云,坚辞之)。任何人遭到危险和迫害时托庇外邦,我都非常理解和支持。但别忘了,我是老枭呵,哈哈哈。

   

   最实在、最有用的办法是好聚好散,由论坛主动除去枭名,那样双方都有面子,“不面斥朋友之失,而以他言动其机,亦是成物之智处”(王艮)。没想到,前同仁对我进一步诱之以大“利”,动之以大“义”。一位猛夸我“兄之大才堪大用,天将降大任于兄”,劝我要在狱中作好竞选未来中国总统之准备;一位告诉我“一定要记住这是中共注定和加速要走灭亡的宿命之路。在这个过程中,升华的终究升华,灭亡的注定灭亡。历史会很快地翻过这一页。”“如果中共把你抓捕,我们同样会把全力营救你的活动,升华为更大规模的退党的高潮”云云。

   

   这是怕我不上当,再猛推一把,让我赶快主动往早已挖好的坑里跳,早日“升华”,呵呵。我这才彻悟,自已被人当小凯子耍了,论坛的真实目的就是为了把我推下井去,以收一时轰动之效。人心险诈至此,令人齿冷心寒!同时从网络上了解到论坛发起人中某人就是某功代表,怀疑《未来中国论坛》是由某功幕后操纵的。于是,我在枭婆督促下征求了一些素所尊重的同道的意见,并与律师紧急磋商,写了《致未来中国论坛的一封信》。这就是我退出未来中国论坛的前因后果。

   

   二

   浩气不是傻气,正气不是莽气,良知不是无知,侠义不等于甘心被人利用,不怕坐牢不等于甘愿被人推进牢中,热心救世不等于跳到井里去救人,内圣功夫不是蒙冤受诬不作声的傻子功夫,更非要以超常的牺牲去体现不可。

   

   枭门广大枭肚能容。他人的言行,既使与我一贯思想严重不符,我也可以不予谴责批判,不去“划清界限”,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抱持存异求同、乐观其成的态度。但在我并非甘心主动的情况下,在我对他人相关行为举措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让我为其荒唐胡闹承责,岂非“千古奇冤”?

   

   对法轮功信众的遭遇一向深表同情,多次为之不平,为之呼吁,但这是人权层面的义举,不等于文化层面的认同,更不等于我甘愿以牢狱之灾来换取他们意念中“十万退党”的成就!我为自己的言论承担一切责任,却不可能为他人的“理想”作出超常牺牲。对纯正的民主志士,我也仅视为一定时间段的同道,何况连暂时同道都谈不上的其他陌生人?

   

   可笑的是,居然有人以为我退出论坛是怯懦自私。老枭大半辈子的表现,何尝悖离过仁智勇三达德?几年时间数百万字的泣血呐喊,岂是怯懦自私者所能为?至于有不知情者骂我叛徒,更是荒谬!我出卖了什么,背叛了什么?如果说出卖和背叛,也是有人出卖了我的友谊,我的信任和真诚!

   

   智者未必仁,仁者必有智,小事无所谓,大事不糊涂。我善意度人,与人为善,心明如镜,性澄似水,不耍小聪明,却有大智慧,对于世间万事万象,对于世人好坏真伪,纵一时大意失察,也很快会明白过来。谁若把我当凯子,到头来将会发现,他自己才是最大的凯子!

   

   这一次,《论坛》有关人士虽然对我有些居心不良或者说不够尊重,给“有关部门”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杀枭”借口,但暂未给我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严重后果,我原谅,仅作必要的说明。希望海内外枭兄枭弟及与我有过网络交往的网友,珍惜与老枭多多少少的交情,不要随便挥霍掉,更不要利用来搞小动作。艰难时世,把它好好珍藏着,没准什么时候会对你自已起点什么作用呢,哈哈哈。

   

   在下当年就已眼高于顶,而今更是人淡如菊,江湖上普通生命个体接受我“辅导”或与我勾搭的机会,将会逐渐减少。如果有机会,或许今后我会逐步将枭眼放到更高更远处,做一些可以更好地“道援天下”、从而更富有社会文化现实和历史意义的工作。

   

   三

   只爱自己不爱他人与只爱他人不爱自己,都是片面的。孔孟有杀身成仁、舍身取义之言,但那是特殊情况,如王阳明弟子、泰州学派创始人王艮所说:“应变之权固有之,非教人家法也”。通常情况下,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桎梏而死非正命也。

   

   宋明理学一些人“内圣”过头,把道德的调子越唱越高,越唱越滥,要随时地、不必要地为了某种“道德精神”以及个人或小集团的理想而牺牲自由乃至生命。调子唱到这种地步,亢龙有悔,就严重偏离孔学了,除了有一定的浪漫主义美学意义外,于自己、于他人、于天下国家并无实质意义,反而自误误人,遗祸人世。

   

   至于牺牲别人以成就自己的功业、希望他人到监狱中去“真实地”体现“内圣功夫”的做法,不仅大违孔孟之道,也有违宋明理学,与“共产主义精神”倒是一脉相承。

   

   自利利他、多方皆赢才是最高儒门智慧,也是最高道德境界,因为一个活泼泼的有道德光辉的生命比纯粹的道德精神更有价值。老枭奉孔子孟子、先贤先烈之命,仁者爱人,热心救世,但怎么爱,如何救,自有通盘考虑。如果亳无必要地跳下井去,甚至被人用阴招推下井去,自救不暇还谈不么救世救人和文化理想?那我就不是东海一枭而是中土一瓜(傻瓜)了,我在历史上的身份就不是文化大宗师而是政治小白痴了-----如果历史还能记得住我的话,呵呵。

   

   四

   世人闲言碎语,同道误会斥责,恕我傲慢,不多解释。我这辈子神龙夭矫,有不少奇遇和秘密,有些事情岂容世人知晓?将来老了,我或许会在自传和回忆录里吐露一二,或许,就让它成为永久的秘密好了。千变万变,原则不变,仁本唯一,义路三千。总而言之,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老枭绝不会做出对不起他人对不起社会对不起大中华民族对不起自己良知的事;对任何人,做任何事,我都能做到仁义双符,问心无愧,自他兼顾,自省不疚。功我罪我,任之而已。

   2006-8-27东海一枭

   震旦论坛域名:zhendanwang.com

   震旦网专用 DWT:http://zyzg.blog.com.cn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