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仁者必有大智慧!-----莫把老枭当凯子]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四:临行回首笑鸡虫--罢网之四
·枭眼看事之十八:清源正本待从头-----三谈道德建设
·枭眼看事之二十四:火中待复凤凰新
·枭眼看事之三十:关于报复
·枭眼看人之十一:彩云归处隐名家
·枭眼看人之十九:至今思项羽
·枭眼看人之二十二:文人自古好吹牛(一)
·枭眼看人之二十:吾爱章疯子
·枭眼看人之二十三:唾李寒秋一口
·枭眼看人之三十:云中聊共此君狂
·枭眼看人之一:枭眼看文人
·枭眼看人之十七:脚踢李国文
·枭眼看人之三十二:矮人堆里拔将军-----声援刘晓波
·枭眼看人之二十八:赐潘岳、金庸一耳光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功夫在诗外
·枭眼看诗之六十:传统山水诗三大类型
·枭眼看诗坛--枭眼看诗之四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四副嵌名妙联
·枭眼看诗之三十八:名花朵朵耀青楼
·枭眼看诗之六十六:十万雄兵笔一支--谈谈赠芦笛的诗并复江小雨先生
·赠网友黎正光、王怡、时寒冰等
【破戒草】
·破戒草之一:破戒宣言
·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破戒草之三:上党中央书
·破戒草之四:好名者说
·破戒草之四:为“倒萨”运动叫好!
·破戒草之五:是谁丑化了萨达姆?
·破戒草之六:倒萨:丧钟、警钟、希望钟
·破戒草之七:中国的脊梁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破戒草之十九:文字的力量
·破戒草之二十四:挺直腰杆做一回人!
·破戒草之二十九:加大对中学生的反腐教育
·破戒草之三十一: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愤怒抗议《互联网出版暂行管理规定》
·破戒草之三十一:救救孩子,救救祖国!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破戒草之三十三:胡马休得胡骂
·破戒草之三十五:箅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破戒草之三十六:“民不能欺”
·破戒草之二十六:古代帝王与当今公仆
·破戒草之三十七:为人难得三分傻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破戒草之三十九:为什么要纳税?
·破戒草之四十一:打倒独裁者!为布什政府喝一声彩
·破戒草之四十二:开展“打虎”运动,捍卫网络自由
·破戒草之四十四:谁在坠落?
·破戒草之四十五:点金成石的神功
·破戒草之五十一:遥祭何海生君
·破戒草之五十二:我的检讨书
·破戒草之五十四:“有关部门”疯了
【枭鸣天下】
·枭鸣天下之一 :一腔热血发牢骚
·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枭鸣天下之五十:不锈钢老鼠被抓原因揭密
·枭鸣天下之五十一:严正声明并警告谢万军
·枭鸣天下之五十二:我承认,我害怕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仁者必有大智慧!-----莫把老枭当凯子

   仁者必有大智慧!-----莫把老枭当凯子

   一

   老枭待人处事,一向亦仁亦恕合情合理,然有大大咧咧不拘小节之病。不管什么人什么事,只要不很过分,不太麻烦,都好商量,我都愿意尽量成人之美。如果对方与我有一定交情,那是更没的说了。名挂《未来中国论坛》,就是缘于与某君的一点交情。

   

   后来慢慢感觉论坛味道有些不对,但也没太当一回事,何况与某君网络交往多年,保有一份基本的信任。记得当年海外某组织在我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将我列为其党员时,他曾有电邮予我,大意为“我们为民主化力所能及做点工作,但应有一定限度。”给我印象很深刻,觉得此君通情达理,心眼好。

   

   遭受传讯之后,我才大大起疑,发现《未来中国论坛》并非我想象的那么简单。更奇怪的是,我将情况紧急通报了身在国外的所有发起人之后,虽然来电来信表示严重关注一定“营救”,但没有一个人主动提出将我的挂名拿掉。我即在《我们都是未来中国奠基人》一文中高调表示,我对同仁们给予的关切和"运作"感铭五内,但完全没有必要。言外之意,那些都是没用的,或者不无小用却是有失我中华大文化人身份的(如“美国方面已经把你列为美国政府最关注的中国大陆人士名单之列,近期会有美国使馆人员约你面谈或拜访你。”云云,坚辞之)。任何人遭到危险和迫害时托庇外邦,我都非常理解和支持。但别忘了,我是老枭呵,哈哈哈。

   

   最实在、最有用的办法是好聚好散,由论坛主动除去枭名,那样双方都有面子,“不面斥朋友之失,而以他言动其机,亦是成物之智处”(王艮)。没想到,前同仁对我进一步诱之以大“利”,动之以大“义”。一位猛夸我“兄之大才堪大用,天将降大任于兄”,劝我要在狱中作好竞选未来中国总统之准备;一位告诉我“一定要记住这是中共注定和加速要走灭亡的宿命之路。在这个过程中,升华的终究升华,灭亡的注定灭亡。历史会很快地翻过这一页。”“如果中共把你抓捕,我们同样会把全力营救你的活动,升华为更大规模的退党的高潮”云云。

   

   这是怕我不上当,再猛推一把,让我赶快主动往早已挖好的坑里跳,早日“升华”,呵呵。我这才彻悟,自已被人当小凯子耍了,论坛的真实目的就是为了把我推下井去,以收一时轰动之效。人心险诈至此,令人齿冷心寒!同时从网络上了解到论坛发起人中某人就是某功代表,怀疑《未来中国论坛》是由某功幕后操纵的。于是,我在枭婆督促下征求了一些素所尊重的同道的意见,并与律师紧急磋商,写了《致未来中国论坛的一封信》。这就是我退出未来中国论坛的前因后果。

   

   二

   浩气不是傻气,正气不是莽气,良知不是无知,侠义不等于甘心被人利用,不怕坐牢不等于甘愿被人推进牢中,热心救世不等于跳到井里去救人,内圣功夫不是蒙冤受诬不作声的傻子功夫,更非要以超常的牺牲去体现不可。

   

   枭门广大枭肚能容。他人的言行,既使与我一贯思想严重不符,我也可以不予谴责批判,不去“划清界限”,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抱持存异求同、乐观其成的态度。但在我并非甘心主动的情况下,在我对他人相关行为举措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让我为其荒唐胡闹承责,岂非“千古奇冤”?

   

   对法轮功信众的遭遇一向深表同情,多次为之不平,为之呼吁,但这是人权层面的义举,不等于文化层面的认同,更不等于我甘愿以牢狱之灾来换取他们意念中“十万退党”的成就!我为自己的言论承担一切责任,却不可能为他人的“理想”作出超常牺牲。对纯正的民主志士,我也仅视为一定时间段的同道,何况连暂时同道都谈不上的其他陌生人?

   

   可笑的是,居然有人以为我退出论坛是怯懦自私。老枭大半辈子的表现,何尝悖离过仁智勇三达德?几年时间数百万字的泣血呐喊,岂是怯懦自私者所能为?至于有不知情者骂我叛徒,更是荒谬!我出卖了什么,背叛了什么?如果说出卖和背叛,也是有人出卖了我的友谊,我的信任和真诚!

   

   智者未必仁,仁者必有智,小事无所谓,大事不糊涂。我善意度人,与人为善,心明如镜,性澄似水,不耍小聪明,却有大智慧,对于世间万事万象,对于世人好坏真伪,纵一时大意失察,也很快会明白过来。谁若把我当凯子,到头来将会发现,他自己才是最大的凯子!

   

   这一次,《论坛》有关人士虽然对我有些居心不良或者说不够尊重,给“有关部门”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杀枭”借口,但暂未给我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严重后果,我原谅,仅作必要的说明。希望海内外枭兄枭弟及与我有过网络交往的网友,珍惜与老枭多多少少的交情,不要随便挥霍掉,更不要利用来搞小动作。艰难时世,把它好好珍藏着,没准什么时候会对你自已起点什么作用呢,哈哈哈。

   

   在下当年就已眼高于顶,而今更是人淡如菊,江湖上普通生命个体接受我“辅导”或与我勾搭的机会,将会逐渐减少。如果有机会,或许今后我会逐步将枭眼放到更高更远处,做一些可以更好地“道援天下”、从而更富有社会文化现实和历史意义的工作。

   

   三

   只爱自己不爱他人与只爱他人不爱自己,都是片面的。孔孟有杀身成仁、舍身取义之言,但那是特殊情况,如王阳明弟子、泰州学派创始人王艮所说:“应变之权固有之,非教人家法也”。通常情况下,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桎梏而死非正命也。

   

   宋明理学一些人“内圣”过头,把道德的调子越唱越高,越唱越滥,要随时地、不必要地为了某种“道德精神”以及个人或小集团的理想而牺牲自由乃至生命。调子唱到这种地步,亢龙有悔,就严重偏离孔学了,除了有一定的浪漫主义美学意义外,于自己、于他人、于天下国家并无实质意义,反而自误误人,遗祸人世。

   

   至于牺牲别人以成就自己的功业、希望他人到监狱中去“真实地”体现“内圣功夫”的做法,不仅大违孔孟之道,也有违宋明理学,与“共产主义精神”倒是一脉相承。

   

   自利利他、多方皆赢才是最高儒门智慧,也是最高道德境界,因为一个活泼泼的有道德光辉的生命比纯粹的道德精神更有价值。老枭奉孔子孟子、先贤先烈之命,仁者爱人,热心救世,但怎么爱,如何救,自有通盘考虑。如果亳无必要地跳下井去,甚至被人用阴招推下井去,自救不暇还谈不么救世救人和文化理想?那我就不是东海一枭而是中土一瓜(傻瓜)了,我在历史上的身份就不是文化大宗师而是政治小白痴了-----如果历史还能记得住我的话,呵呵。

   

   四

   世人闲言碎语,同道误会斥责,恕我傲慢,不多解释。我这辈子神龙夭矫,有不少奇遇和秘密,有些事情岂容世人知晓?将来老了,我或许会在自传和回忆录里吐露一二,或许,就让它成为永久的秘密好了。千变万变,原则不变,仁本唯一,义路三千。总而言之,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老枭绝不会做出对不起他人对不起社会对不起大中华民族对不起自己良知的事;对任何人,做任何事,我都能做到仁义双符,问心无愧,自他兼顾,自省不疚。功我罪我,任之而已。

   2006-8-27东海一枭

   震旦论坛域名:zhendanwang.com

   震旦网专用 DWT:http://zyzg.blog.com.cn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