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儒释道都给我滚进来!]
东海一枭(余樟法)
·习近平思想微论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朝鲜微论
·儒生修养微论
·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 “红儒”方克立
·今日微言(驱邪辟恶尊天命,无愧民间第一儒)
·仁与爱
·正确对待劣质人
·新疆微论
·新疆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今日微言(给某些知识分子一个建议)
·今日微言(君子临危如临大考)
·王岐山微论
·王岐山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战争须分义不义,厨子且莫和稀泥
·无后微论
·小人之诚,不如无诚
·反腐微论
·我的判断就是道德的终审,历史的铁判!
·今日微言(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清党)
·民主不容主义化
·今日微言(五大坏书三大敌)
·太极和无极(微论)
·护身符微论
·护身符微论
·利己主义微论
·教育和私塾微论
·《二十四孝》非孝,《诚论》欠诚
·朝鲜微论
·今日微言(向儒者兴,顺儒者昌,逆儒者亡)
·旧作新发:习近平与毛泽东的重大区别
·辟毛是最重要的辟邪(微集)
·今日微言(请把圣经、圣训、圣战之名还给我)
·中共七派略说及中国未来预测
·今日微言(坚持三不主义,做一个正常人和中国人)
·今日微言(狮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脑裂)
·团结微论
·今日微言(若是儒家圣王,必将大开杀戒)
·《论语点睛》之:自讼
·私塾和淑女(微言)
· zt从“读经”到“学儒”,私塾教育渐入佳境
·信仰和崇拜微论
·东海推荐:现代私塾教育之我见
·孔府微论
·姜义华批判
·今日微言(反儒派只有三条路:成仙,成佛,变鬼)
·圣贤与盗贼(微集)
·儒佛道微论
·勉习近平先生(选自《儒门狮子吼》)
·圣诞节感言
·德性与言论之关系
·“六大门派”杂论(一)
·吴元士:论“仁本主义”对当今中国的十大现实意义
·今日微言(健康的人格是人生最重要的根基)
·福山的问题
·关于《圣诞节感言》答客难
·仁本主义微论
·立品图书九月新书:余东海《儒门狮子吼》
·鬼神论
·今日微言(那年花好月正圆)
·“行同伦”微论
·与吴光先生的一点同异
·日本属我儒家圈
·余东海《儒门狮子吼》目录
·今日微言(一切都是命运最好的安排)
·这几年看过的电视剧(微集)
·今日微言(要做人间真好事,先学《儒家大智慧》)
·《论语点睛》之:学习的重要性
·马知批判(微论)
·今日微言(东海在,儒家在,中国就有希望)
·反自由的道路无法通达自由的理想
·今日微言(仁本确然无敌,儒术本应独尊)
·许石林的伪深刻
·【罗辉】遥接夫子之道,以开时代之新——余东海《论语点睛》读后
·仁本无敌,仁道救国(微论)
·最坏的阶段,最好的时代
·天下事皆吾家事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十九大报告之我见
·今日微言(习思想远远超过马主义毛思想)
·雷锋式的好人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永远铭感习近平
·善恶报应论
·政府的底线和儒者的天职
·敬天保民,保护人民三大权利
·吾家哲学冠中西
·马魂儒体和手表定律
·今日微言(佳人可爱休胡爱,真理难传不懈传)
·儒理就是真理,维明何其不明
·邪恶不胜正善,善恶自有报应
·《论语点睛》:冉雍可当大领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释道都给我滚进来!

   

   

   三教辨异:怎样对待欲望?

   ----东海草堂读经札记

   一

   “欲”一词的出现相当久远,可以追溯到《诗经》的年代。这个概念是中国古代思想史中一个重要的范畴,指基于人类生理特征、生而有之的本能,含义颇为宽泛,包括色欲、食欲、财欲、权欲等含义在内,又相当于现代常用的“需要”、“利益”等。

   

   由于对人性和天道的认知不同,在对待欲望的问题上,儒佛道三家的态度不同。

   

   佛道都对欲望持否定的态度。老庄认为人性应像大自然那样无心无识无情无欲,没有善恶、是非、美丑、好恶、利害等观念和情感,故主张绝圣弃智忘形去欲,返璞归真复性之初,回复到槁木死灰那样的无意识状态;释家则比道家更进一步,主张彻底断欲。三界轮回淫为本,六道往返爱为基,只有弃绝欲望才能超出生死长流。佛经千千万,法门万万千,翻来复去都在教导人们怎样戒色断欲,去爱无缚。

   

   儒家则对欲望持基本肯定的态度,肯定人的欲望的正当性与合理性,把欲看作是一种本之于天、根之于性(人性)的自然现象与人的本能和冲动,并认为正当合理的人欲望正是道德的“发动机”。儒家对欲望持肯定的态度。孔子曰:“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孟子曰"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广土众民,君子欲之”。“好色,人之所欲”,“富,人之所欲”,“贵,人之所欲”。“欲贵者,人之同心也。”

   

   《孟子梁惠天下》中的一段话,可以代表儒家对待色欲和财欲的主流态度。齐王自承“寡人好货”,“寡人好色”。孟子都说不要紧,而且加以鼓励,爱财好呀,让老百姓也有发财机会就好;好色好呀,让全社会内无怨女,外无旷夫,这不就是施仁政了吗?孟子唯一要求齐王的是要推己及人,“与民同乐”,在自我满足的同时也考虑并满足老百姓的需要。可见孟子对待欲望的态度多么通情达理。若是后世道学先生或释道两家,恐怕就要正言厉色地规谏了。

   

   对领导人如此,对老百姓如何?《乐记》云:“先王之制礼乐也,将以教民平好恶而反人道之正也。”对于好恶贪嗔,释氏主张断,《乐记》引述孔子之义则主张“平”,用礼乐来调节民众的好恶贪嗔之欲,使之合乎道德礼法,归于人道之正。从而舍恶而从善,至少贪而不违规。

   

   欲望本乎人性,乃人生的生机活力和创造、向上的动力所在,何可绝之?只要发乎情止乎礼,何必禁之?儒家主张“节欲”和“导欲”,乃是最切合情理的办法。何以节之?概乎言之,两个方面:内以德自律,外以礼引导(礼,文物典章制度的统称)。

   

   二

   “欲望观”之异源于儒佛道人生观的不同。佛道谦退无为、避世主静、致虚守寂,有自外向内退缩收敛的特征;儒家则强调积极进取,刚健有为,自强不息,成己成物,强调知不可为而为之,“立言”、“立德”、“立功”。具自内向外发动扩张的特点;而人生观的不同源于三家本体论的岐异。

   

   道家论道,归本虚无,释氏言道,归本空寂,孔子则以“天行健”、“动而健”(《易》)为道,认为道是“剥极必复”“否极泰来”、生生不息、刚健流行的。这里的天、道、天道皆指宇宙本体。人和宇宙万物皆从本体之生生变化中得其性命,所以,人若尽心尽性,即可知天(认证天道)。

   

   《礼记哀公问》载,鲁哀公问孔子曰∶“敢问君子何贵乎天道也?”孔子对曰∶“贵其不已。如日月东西相从而不已也,是天道也;不闭其久,是天道也;无为而物成,是天道也;已成而明,是天道也。”孔子认为,天道是宇宙万事万物的根据,是生生不已、新新不断、自强不息、无始无终地永恒运行的终极本体。佛道主空主无,或寂或虚;孔子之道心物不二、体用不二,动静不二,故彻上彻下,彻内彻外,圣王并重,强调从事上修炼,其热切救世的精神便非佛道两家所能及。

   

   儒佛道都是奇智大慧之学,极高明的真道。如果真修实悟,都是可以明心见性的。只是道虚佛寂,不切世用,若非上智利根的大雄人物,鲜有将慈悲拯救落到实处者(从个人角度,我更耽迷于道佛,若非孔孟时时提撕,或亦终逃于诗酒商贾之中当个自了汉而已,未必能奋起而枭鸣呢)

   

   故我在《我就是圣人,圣人就是我》文中写道:“老庄之道固然清净高妙之至,但智而不仁,唯我主义,不能养人之恻隐之心和刚健之气,以之益趣养智则有余,以之安身立命则不足也。”道家守雌,以柔弱为用,不敢为天下先,虽有超逸之风,缺乏刚健之气,确然无疑。儒家虽宋儒格局狭促,明儒流弊虚浮,但他们的至大至刚之正气和浩气却是与孔孟一以贯之的。说道家“唯我”,就其实质而言,确然无疑。道家清修“独善”,不涉世务,知其不可而不为,比起儒家以天下为己任、怀抱“兼善”之志,自然有所不及。

   

   佛家亦有此弊。“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的精神境界不是一般中下根人所能达至,往往徒托空言。由于佛道主张绝欲无欲,对于一般未能真正明心见性的修炼者而言,其慈悲拯救便失去了内在的原动力;同时两教遗世超世,不过问现实,不干涉政治,虽云救度,针对心灵,不象儒家那样注重从民生制度方面落实仁爱。

   

   道家闲旷超越,不为物累,却为“冥累”。这两个字为东晋僧肇所创,《高僧传》载僧肇“家贫以佣书为业。遂因缮写,乃历观经史,备尽坟籍,志好玄微,每以庄、老为心要。尝读老子《道德章》,乃叹曰:美则美矣,然期栖神冥累之方,犹未尽善”。我的理解是,僧肇认为老子之道“虚”过头了。可惜僧肇知老子过于玄虚,为冥所累,却不知释氏一味空寂,亦难免“空累”乎

   

   自古有三教同一之说,张三丰认为儒释道,“修己利人,其趋一也”。“儒也者行道济世也,佛也者悟道觉世也,仙也者藏道度人也。”这是自其同者而观之。自其异者而观之,则三教论道立教,各有所长,应机接人,各有侧重。佛道两家或遗世绝欲反人生(佛家)、或无欲守雌废人能(道家。《易经系辞》:“天地设位,圣人成能”),虽极高明而未能道中庸,虽致精微而未能极广大,皆有所偏。就本体论言,儒家最是全面透彻,就人生论言,儒家亦最切人切世。不为物累也不为冥累不为空累,全体大用的宇宙社会人生之大道,其唯孔子之道乎?可谓仰之弥高,钻之弥深,优中之优,真而又真,至矣尽矣,蔑以加矣。

   

   三

   此文在佛道中人看了,必不以为然,但我从佛道的根柢、本质而言,自信所论之确,起老释二氏于地下,也不能辨也。说佛教难免“空累”而反人生,是因为佛学本质毕竟空寂也。佛学有大乘小乘之异、空宗有宗之别,佛典浩如烟海,关于出世分不舍世间,有各种各样对机说法,但论其根本宗旨,皆有耽空滞寂之弊和反人生之嫌(道家耽虚,其蔽亦类似)。佛典中有很多“不舍世间,不离世间,涅盘即世间,世间即涅盘”等说法,但都改变不了佛法作为出世法的性质。佛徒如以“空而不空”、破相显性、法性真实等语为辨,亦不对应。试问,破尽法相,法性安在?有体无用,体亦成空!

   

   大乘有“留惑润生”之说,也可视为对涅盘“空”境的一种反省和警惕,大乘佛学认为,菩萨如凭其智慧,径自取证空无三昧,就不能再随缘度化众生了,为此,菩萨宁愿自己先不成佛,不急着把“惑”和欲全部空掉,以方便度化众生故也。

   2006-8-11东海一枭

   震旦论坛域名:zhendanwang.com

   震旦网专用 DWT:http://zyzg.blog.com.cn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