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只能牺牲自己,绝不“奉献”他人!]
东海一枭(余樟法)
·“彻上彻下彻里彻外”
·九狮山民:奉和枭兄七绝一组(一、二)
·不见东海,莫言文化---三复徐水良君
·不见东海,莫言文化---三复徐水良君
·不见东海,莫言文化---三复徐水良君
·答萧老版
·上网九年
·瓮安事件有感
·当心读书读傻了(续)
·茅于轼犯了三个错误
·上海闸北血案抽思
·致严家伟先生
·勉励中共领导人及中华文化人兼自勉
·不要用谦卑来挡箭和遮羞
·为人类新一轮文明的到来开路
·中共、中华、你我他(组诗)
·仁本主义大纲
·对自由阵营的重要警示
·如丧考妣
·《彩虹战士》
·东海答客难(518--524)岂有一枭持霸道,谁知万物有良知
·尽心又随缘---与瑞瑞君及东海同道共勉
·不贵无过贵能改
·仁本主义有多大?
·你有指南针,我有试金石—答网友
·方应看:请给个理由!
·自兴何必待文王
·九狮山民:步韵写怀自寿呈东海老人
·反对神本主义,弘扬中华文明----“双反”活动宣传纲要之一
·人言要不要恤?
·从人格着手,去事上磨练-----再答
·当代利己主义批判
·敢逐东海客?悲智老秃驴!
·无极的快乐,永恒的享受
·胆大包天心细如发
·东海答客难(525--530)
·姻联专制岂仁本?道证良知必自由!
·向东海靠拢,走思想正路
·九狮山民:奉和东海老人戊子杂诗一组
·博村夫君一笑
·十八根脊粱(组诗)
·严正声明
·为某网友疗心
·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家父犯罪怎么办?
·黄河清:拜读东海一枭戊子杂诗,敬步韵奉和郢政
·从中道说起
·靠自己争气,让真理发光
·狂童休看剑,醉眼莫挑灯----四答网友
·休笑木头鸟,且观东海潮----答网友
·请与我共赴光明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人本与仁本辨
·有勇有智,仁者无敌
·不入莽红尘,何以致良知?
·真理原有绝对,儒家最重践履
·吾门只向豪杰开
·给“真善忍”的高人一点提醒
·知其白,致其白,守其白
·我归一,一归我----关于“万法归一一归万法”答网友二则
·网友酬赠拾萃(之19)
·佛门中的利己主义者
·杀身成仁与明哲保身
·非人时代(组诗)
·戊子杂诗(十五---二十四)
·论遍江湖觅上流---兼答网友
·萧镜玄:良知是可以实证的
·儒家证道标准
·《心际歌》(大型组诗)
·天生我“理”必有用
·《空心人》
·戊子杂诗(二十五—三十七)
·可怜的康德
·九狮山民:读东海老人戊子杂诗纪感
·“不见水潦鹤”的可悲
·佛门大师也自欺
·最高审判(组诗)
·戊子杂诗(三十八---五十二)
·黯然销魂(组诗)
·答完这几题,暂告一段落---东海答客难(531--537)
·枭门今始为君开---勉尚生
· “我”能解决一切问题
·何为魔?
·《无相大光明---东海儒学》赠阅启事
·浙江行
·精卫:把儒家思想与现代人类主流文明对接
·境界(组诗)
·《枭门》
·忠于良知是最高最大的忠
·囧囧囧囧囧:切记要有独立的意志、自由的精神(东海附言)
·门外论道笑柄多---张远山《庄子奥义》批判
·同肩道义共擎天
·《代表》
·一条道走到底
·经权略论
·东海儒门的要求
·佛教:圆而欠满,美中不足
·《中囯文人》
·zt:buddhahehe:给“东海老人”(东海附言)
·zt:buddhahehe:给“东海老人”(东海附言)
·“老实”的张远山(外一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只能牺牲自己,绝不“奉献”他人!

   只能牺牲自己,绝不“奉献”他人!

   ------浅谈儒家的“集体主义”精神

   一

   鉴于我"恶攻""煽动"多年,据一些朋友分析,这一次形势比较严峻,估计真要轮到我了。有自由主义朋友为我的安全着想,希望我变得“狡猾”一点。我说敢做敢当、诚实无欺是基本品德也是我为人原则,要一下子变得“狡猾”一点,倒不容易。他“启发”我:当一个纳粹军官问:那些犹太人在不在这里时,你认为是如实回答才算道德呢?还是不如实回答才算道德呢?

   

   这位朋友混淆了诚实与出卖的本质区别。诚实不等于大嘴巴哇啦哇啦,更不等于出卖!关于自己的一切可以实话实说,但在涉及他人安危的时候,不出卖、不伤害他人也是一种基本道德,一种为人的真诚!

   

   我推崇牺牲奉献精神,但只牺牲自己,绝不“奉献”他人;我以诚实无欺为美德,只限于自己敢作敢当,绝不出卖他人(如果有什么可以出卖的话)!一次“有关部门”提出与我交个朋友。我的回答是,我不会视你们个体为敌,但在目前这种情况下不可能与你们交朋友!我的政治观点都是公开的,我会为我的一切言论负责,并会如实“交待”。但如涉及到他人的安危或隐私,任何情况下我都不可能说什么----纵然真成了朋友也一样。

   

   自愿牺牲自己,不是无条件无限度的(在家庭责任与社会责任之间,在个人安危与民众忧乐之间,需要有一个平衡、“中庸”的考虑。自轻生命,胡乱而死,亦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态度),我还没打破生死大关,还不舍得一死了之;不怕坐几年牢,不至于主动寻找机会去坐牢,不过既然“机会”主动找上门来了,只能无可奈何而安之若命了。

   

   一些朋友误把不怕与渴望划等号,以为我渴望一“坐”成名,殊不知我给自己的定位是文化人而非政治家,坐牢对我的思考创作、文化追求有百弊而无一利,对我的生命是一种巨大的浪费。我曾在《天之未丧斯文也,中共其如予何!》一文中说:我现在所发的大都是为现时现地现事而作的“战斗文章”,就象孔子晚年才作《春秋》一样,我真正集各门各派之大成、传诸万世而不朽的大文还没开笔呢。

   

   在《破制度千秋之暗,疗灵魂一代之饥!》进一步曰:作为一个以大文化人自居者,不仅应影响一代文风,更要开千古文运,在继承的基础上创造、重建中华文化,从而重塑道德、重扬正气、重光传统、重塑中华文明真善美的辉煌,这是我魂绕梦牵的理想,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使命!相对于当代中国各门各派专家学者而言,论见识、学问、思想、理想、胆魄、智慧等等,我不敢自轻。但是,相对于我自己来说,万里长征才刚刚迈出第一步。就象孔子晚年才作《春秋》一样,我融会古今、贯通中西的真正传世大作还没动笔呢。

   

   爱恋牵挂太多,文化慧业未了,对于坐牢,焉能完全彻底一贯地无畏无憾?但是,临危而遁,临难而避不是我的风格。义之所在不敢辞、仁之所在不敢让也。

   

   很感激这位自由主义朋友的关心,恕我不能从命。我为自已的一切言行负责!(当然,如非必要,如非为了救人,也不会把他人的言行和责任往自己身上揽,那也是一种造假)。况且我的一切思想观点和网络活动都是公开的,隐瞒何为?我说不说、狡不狡猾,不影响我的结果和“下场”,却影响了我内在的修养和浩气的培养。

   

   我这样的人生态度,其来有自,来自儒家义理、道德及其“集体主义”精神的持久熏陶。

   

   二

   从某种意义上说,儒学是很有“集体主义”精神的,那是一种深刻、系统、特殊的“集体主义”精神,它不仅把一个单位、社会、一个民族、一个国家视为一个集体,不仅把人类视为一个大集体,它进而把包括人类在内的天地万物和整个宇宙视为一个特大型集体。

   

   这种“集体主义”体现在道德和精神的层面,就是一种民胞物与的人道思想和“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天地境界。孔子讲仁者爱人,讲四海之内皆兄弟也,孟子提倡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是民胞思想。从“推己及人”发展到“推己及物”,从爱人再扩而为爱物,使人类社会与自然环境之间形成和谐共进关系,就是物与思想。

   

   民胞物与是北宋张载的名言,民为同胞,物为同类。张载《西铭》曰:“乾称父,坤称母;予兹藐焉,乃混然中处。故天地之塞,吾其体;天地之帅,吾其性。民,吾同胞;物,吾与也。”不仅视社会、而且视宇宙为一大家庭,不仅推爱于人类,而且关怀到物类,“视天下无一物非我”,宇宙间一切无不与自己有关,自己对社会、宇宙大家庭怀有神圣义务。

   

   儒家的这种“集体主义”精神,是由其特殊的宇宙论和本体观决定的。儒家认为宇宙是心物不二、体用不二、天人不二的,人与宇宙万物本体一致,本性相通。宇宙本体,在人为性,在身为心,在物为命,“孔子之仁,程朱之天理,象山之本心,阳明之良知,实是一物而异其名耳”(熊十力)。

   

   佛道主空主无,或寂或虚,孔子则认为,天道作为宇宙万事万物的本体和根据,是生生不已、新新不断、自强不息、无始无终地永恒运行的。《礼记哀公问》载,鲁哀公问孔子曰∶“敢问君子何贵乎天道也?”孔子对曰∶“贵其不已。如日月东西相从而不已也,是天道也;不闭其久,是天道也;无为而物成,是天道也;已成而明,是天道也。”故孔子之道彻上彻下,彻内彻外,圣王并重,强调从事上修炼,其热切救世的精神便非佛道两家所能及。

   

   (注:儒佛道都是奇智大慧之学,极高明的真道。如果真修实悟,都是可以明心见性的。只是道虚佛寂,不切世用,若非上智利根的大雄人物,鲜有将慈悲拯救落到实处者。从个人角度,我更耽迷于道佛,若非孔孟时时提撕,或亦终逃于诗酒商贾之中当个自了汉而已,未必能奋起而枭鸣呢)

   

   三

   儒家重仁,但并不把自已和他人、把亲人和陌生人、把人类和万物一视同仁,不强调无条件地为了他人、为了集体牲牺自我。儒家的仁爱是有层次、有差等的故孟子曰:君子之于物也,爱之而弗仁;于民也,仁之而弗亲;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物。(《孟子尽心上》),根据与自己的亲疏远近来决定爱的度数:“亲”是最高度数的爱,给予亲人;“仁”是普遍适用的爱,给予民众;“爱”是一般度数的爱,给予万物。儒家的仁爱是很切实而又很广阔的,从爱亲人爱朋友开始,推开去爱同胞爱人类,再推开去爱动物爱山水自然天地万物。

   

   同时,儒家用“义”来指导、节制仁。义者宜也。如果说仁是最高道德标准,义就是最高行为准则。任何仁爱,表现出来都应适宜、适时、适度。例如,乐于施惠与人、勇于为仁为死当然都是值得赞赏的,可是也要遵循一定尺度。故孟子曰“可以与,可以无与,与伤惠;可以死,可以无死,死伤勇。”

   

   所以,儒家的“集体主义”精神,不是为了“集体”无条件地、强迫性地牺牲他人,而是指有浓重的集体观念和一定的奉献精神,积极维护他人和集体的利益,自爱爱他,自利自他,必要的时候可以为了他人和为了社会、国家、民族等集体有条件地有限度地牺牲自己。同时,儒家“反求诸己”,严于律己,对他人则讲恕道,绝不勉强他人,更不牺牲他人。

   

   之所以说到儒家的“集体主义”精神时要打个括号,是因为这种“集体主义”精神只能牺牲自己、绝不“奉献”他人,作为一种个人道德修养,与波普尔所反对的作为政治哲学的集体主义毫无共同点。波普尔所谓的集体主义,实质上是一种抹杀个人和个性的集权主义,为了实现理想的蓝图,终极的目标,个人的牺牲在所不计。其结果是"什么都是集体的,个人则什么都没有"。所以波普尔认为,集体主义是开放社会的敌人之一。

   

   波普尔在柏拉图哲学中发现了极权主义的政治特征,其要点有:严格的阶级区分,统治者是牧人,被统治者是畜群,二者严格区分;国家的命运就是统治阶级的命运,统治阶级的独特利益,就是国家的整体利益;统治阶级对军队的垄断权;思想检查制度,以持续的宣传造就和统一思想…等等,用崇尚仁政王道的儒家的眼光看,这绝对是暴政霸道。这样的统治阶级,没有仁爱,没有境界,没有丝毫民胞物与的集体主义精神。

   

   一些自由主义学者批判儒家集体主义伦理,其实是错把儒家爱他人、爱集体的集体主义精神当作波普尔笔下作为专制主义形上背景的集体主义哲学了。我有个奇怪的发现,中国人读西籍,往往会把脑子读成一根筋和一团酱糊。只可煮酒,不宜"论文"。他们的思维永远是非黑即白的,他们对我、对中华文化的理解往往是牛头马嘴的------当然,自由派学者也一定认为老枭读传统儒佛道经典读傻了,深度中毒了,呵呵。

   

   四

   有网友看了我被国保传讯一文,很为我担心,他说他也是他们队伍中的一员,深知他们的阴毒与无耻,为了完成任务指标,达成自己向上攀爬到目的,他们可以使用一切卑鄙的手段(我相信网友的话说出了局部真理,但我也相信有例外,“他们”毕竟是人,不是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机器。是人就有良知,只不过受到不同程度的遮蔽而已。良知被遮蔽最深,也并非绝对不能被唤醒)。所以,希望我自陷危恶之地时稍稍隐忍,虚与委蛇一下。

   

   我说我虽未进去过,亦颇有了解,深知里面的险恶;我也知道“可以进,可以不进,进伤勇”的道理。但"虚与委蛇",临难而退,非我本性。我的内在律令和做人原则决定了,这种时候,除了迎危而上、“奉献”自己,我不可能有别的选择。自省无疚,一切顺其自然了。

   

   我劝他,为贫而仕,孔圣不免(孔子当过委吏、乘田等小官)。不一定要离开或者“反”出公门,不一定在形式上“以离世异俗,独行己意为高”。但是,俗话说,公门之中好修身。纵有时不能为善,万不可参与造恶。小过纵然难免,大恶避之为宜,这也是为自己的未来和灵性生命负责。

   

   此友爱好儒学,我告诉他,实现民主,大势所趋,儒化政权,儒士之责。具体如何着手,每个儒者不妨根据各自的境况作出决定。阳明曰:良知即知是知非。致得良知,自然会找到合适妥当的办法和途径,以尽责社会,昌我文化,造福中华!

   2006-8-21东海一枭

   首发2006、8.22《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