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量小非君子,无度不丈夫!---与广大民主同道、文化同仁共勉]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中美贸易战(二)
·时时可死,步步求生
·绝不允许牺牲人民
·支持黄奇帆先生
·一点说明和一首自赞
·《孟子大义》东海谈
·儒家三统
·行不得也哥哥
·结构性改革也符合中共利益
·昧心话万万说不得
·弟兄们,给我冲啊!
·关于“国家垄断”
·亲君子,远奸邪
·华尔街的坏
·文明微论
·朝鲜微论
·金灿荣的物质主义思维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九---六十
·霜剑风刀一路香
·历史五阶段论
·有富贵过三代的邪派名家大物吗?
·当务之急是解决中国问题
·仁本主义文明重启宣言(一)
·中国人与马家人的区别
·怀念刘晓波
·关于社核观
·中国的三个走向
·关于中美俄之我见
·央视高级黑,朝战四大臭
·真知真行
·中华文化入门书
·新民待君辈,卫道作长城
·恐怖名单
·儒眼看贸战
·恶性与奴性成正比
·对人宜宽,论理宜严
·安危生死无不可
·美国的强大和赶超的正道
·我的胃口
·马路意味着什么
·关于去马归儒
·我是中国亡命徒
·《谁把华为逼上了绝路》读后感
·支持韩国瑜先生
·儒家文化的影响
·天下不幸数此群
·江湖百炼见精刚
·关于美元本位制
·小偈自题《孟子大义》
·西方有蠢人
·动机和尊严
·说真话和说真理
·炎黄子孙最优,马列遗孽最劣
·最最最最最最最
·友谊和道义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一---六十二
·旧闻新嚣
·亨廷顿的误判和误导
·道术微论---儒生有没有必要学诗词写文言
·最坏不能坏教育
·关于美伊问题
·任正非真是一个奇人
·关于儒化和西化
·关于唯物主义
·王道三条
·关于七十大限
·最歧视中国人的政权
·竞争、斗争和战争
·中美三赢亦可能
·没有洋奴,只有权奴
·爱民才是最好的爱国
·无根之爱
·君子和刀子
·西方有蠢人(二)
·自由必胜
·开路探险我争先
·东海律:批判圣人,必非君子
·人本文明和两极势力
·关于小金和伊朗
·物本主义的俘虏
·关于两极一恐
·物奴微论
·向美国致敬
·谁的核心利益?
·关于2025
·大放光明正其时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三---六十六
·关于利益追求
·所谓君子(一)
·海外爱国贼
·内功幸有成,苦难亦可乐
·盈礼和过礼
·正学危言士之常
·辟邪弘儒,孝之大者
·马邦最多双重奴
·勇德和义争
·极权主义和经济发展
·三观认同最重要
·判断儒之真伪的一个标准
·不宜过誉梁漱溟
·正邪难分必须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量小非君子,无度不丈夫!---与广大民主同道、文化同仁共勉

   量小非君子,无度不丈夫!---与广大民主同道、文化同仁共勉

   一

   中国人的好斗成性是出了名的。正如故事所嘲:一个和尚挑水喝,两个和尚抬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又如外人所讥:一个中国人一条龙,三个中国人一条虫。何以故?时间精力都化在内斗上去了也。

   

   斗原无妨,某些斗争是生机活力的表现和个人社会进步的动力。斗思想斗观点斗见识斗道德斗艺术斗本领斗事业斗水平斗境界,那是越斗越向上,越斗越兴旺。便是利益争斗、权力竞逐,只要遵循一定规范,葆持基本道德,也是好事。可国人之间的利益之斗权力之争,常常外而没有游戏规则,内而突破道德底线,以致最后斗成一团糟一锅粥,两败俱伤或多方共输。纵有赢家,也是赢得侥幸猥鄙,学绝道丧,毫无光彩可言。便是思想艺术之斗,也往往愈趋愈下,最后变成意气之争。

   

   不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而是己所不欲专施于人,不是取长补短互相学习而是炫己之长贬人之短;不是追求真理寻觅大道而是争面子争名气斗闲气;不是三人行必有我师,能者为师,而是三人行必有我敌,唯我独尊…。谓予不信?看看众多论坛上的各种各样“斗争”吧,无名小辈也好名家名流也罢,哪个不是乌眼鸡斗公鸡似的,哪个不是鸡肠难装三两米、鼠肚难容半个人,哪个不是只有哗众取宠之心毫无仁恕悲悯之意,哪个不是斗筲之器何足算也!

   

   这一切皆因量小量浅所致。量者,气量心量度量器量也。“量小非君子,无度不丈夫”这句格言中,久久以来度量的“度”被误为毒辣的“毒”,“无毒不丈夫”乃成了野心家阴谋家们背后下毒手的理论依据和思想信条。心狠手辣鼠肚鸡肠者一个个以大丈夫大英雄自命,可笑可耻复可畏。嗔为佛家贪嗔痴三毒之一,贪欲和嗔心太重,即是中毒之人、带毒之人啊。

   

   二

   执德不弘,儒者之耻,况无德可执之辈?只有量大,才能虚心谦下,容人容物,以能者为师,不与人斗一时之气争一日之长,才能在艺术道德思想文化各方面不断充实、发展、提高、完善自己,才能做大事业,成大气候,才不愧真君子、大丈夫、大人物。《近思录--二程遗书》中的一段话,值得深长思:“今人有斗筲之量,有釜斛之量,有钟鼎之量,有江河之量。江河之量亦大矣,然有涯,有涯亦有时而满,惟天地之量则无满。故圣人者,天地之量也。”

   

   那么,怎样才能做到量大有度呢?程颢认为,“人量随识长,亦有人识高而量不长者,是识实未至也。大凡别事人都强得,惟识量不可强”、“惟知道者,量自然宏大,不待勉强而成。今人有所见卑下者,无他,亦是识量不足也。”不断提高对“道”的见识和体验,量就会不断扩“大”起来。

   

   《中庸》认为人性与天地相通,能尽己之性,尽人之性,尽物之性,然后可以上下与天地同流,赞参天地之化育。尽,发挥、实现之意。一个人,要发挥、实现自己的本性,也要让他人、让万物都发挥实现自己的本性。实行恕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论语•颜渊》),并进一步“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这就是“尽人之性”;人与天地万物都应该和谐相处,“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中庸》);“万物皆得其宜,六畜皆得其长,群生皆得其命”(《荀子•王制》);“范围天地之化而不过,曲成万物而不遗”(《易传•系辞传上》),这就是“尽物之性”。

   

   如何尽性?《中庸》强调“毋自欺”,以自我之诚实现天道之诚,“惟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如此就有望成就大人人格:“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天且弗违,况于人乎,况于神乎!”程颢说:“至诚者,沛定慧之妙趋,张心性之玄宇。无以诠之,假名曰性。须知此性之量,即诚之量。诚之量,即天地人物之量。行人但尽己性之量,人性、物性、天地之性悉尽其量也”。程颢认为,从“诚”字入手体道尽性,至诚之量就是天地人物之量。

   

   至诚尽性,天地之量,那是少数“上智”才有望达到的境界,非大多数知识分子所能及。但至少可以不让自己沦为斗筲之器杯卷之量,至少在正常的竞争或必要的斗争中抱着与人为善争取双赢的态度呀,奈何满腔仇恨和怨毒,非要拚个有你无我、你死我活?

   

   三

   当代知识分子和国人普遍化的好斗无量,除了缺乏内在修养和儒学根基,更有制度的原因在。好斗,缘于马列邪教斗争哲学之影响;无量,缘于中共专制政治之无量也。现代社会,如果在政治上仅仅寄望于国家领导人的雅量,已是可悲,何况中共各领导人的“量”比起多数古代君主来尚且大为不如,这是怎样深刻的耻辱和悲哀!

   

   我曾在《小小中国》一文中指出,中共政治乃是缺乏大气魄大智慧、充满小心眼小动作的狭獈险忌的小人政治、小丑政治。政治的“小”,严重地挫伤了人民创造、创新的能力和积极性,阻碍了社会发展的步伐,连锁反应式地导致了经济、科技、军事、文化等全方位的“小”。人口愈来愈多,力量愈来愈弱,国家愈来愈“小”。

   

   政治的“小”,把许多大事做“小”了搞坏了,也把许多大人物变成了小男人、把包括知识分子在内的广大国民变成了小人。“士”变得与普通民众毫无区别,甚至比广大“中性之民”更猥鄙局促、小家子气。连一些当代思想界民运界优秀人物也不例外,名声赫赫,德望巍巍,说到格局器度,却是小得可怜可笑。同一阵营的路线策略方法方针之争,常常一争就争成冤家对头,仿佛比敌我矛盾更加尖锐更难相容,“一事拂意,一言不顺,未有笔头之恶,必生舌上之锋”(《相理衡真--器量论》)。有的不仅斥以言论,而且“排”以行动。

   

   四

   宋玉对楚襄王说:“凤凰上击九千里,绝云霓,负苍天,翱翔乎杳冥之上;夫蕃篱之鷃,岂能与之料天地之高哉?鲲鱼朝发昆仑之墟,暴鳍于碣石,暮宿于孟诸;夫尺泽之鲵,岂能与之量江海之大哉?故非独鸟有凤而鱼有鲲也,士亦有之。”在邪说废除、制度改善变大之前,我辈少数优秀知识分子应该摆脱恶制影响,提高内在修养,提前“大”起来,应该“瑰意琦行超然独处”,成为人中之凤和鲲,应该能仁能恕,与人为善,移风化俗,待人从宽。

   

   曾国藩在致诸弟信中写道:“君子之立志也,有民胞物与之量,有内圣外王之业,而后不忝于父母之所生,不愧为天地之完人。故其为忧也,以不如舜不如周公为忧也,以德不修学不讲为忧也。是故顽民梗化则忧之。蛮夷猾夏则忧之,小人在位,贤人否闭则忧之,匹夫匹妇不被己泽忧之。所谓悲天命而悯人穷,此君子之所忧也”

   

   说得多好呀。有了有民胞物与之精神,“一体之屈伸,一家之饥饱,世俗之荣辱得失贵贱毁誉”都不在话下,还会致力于琐琐碎碎之私怨小斗吗?正气不扬,大道不行,豺狼当道,鸡犬飞天,这才是士人之深忧;争取把政治做大,把中国做大,最终建设制度性的宽宏,这应是我辈之抱负。

   

   黄河清赠我一联曰:“有容乃大,容事动、酒动、幡动、风动、心动,然后不动;无欲则刚,欲学高、才高、志高、气高、言高,如何能高?”上联意极佳,有容乃大,并非对一切丑行恶行无动于衷,并非做一个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好好先生。而是不动而动,该言该怒的,就要敢言敢怒;下联则值得商榷。无欲则刚之“欲”,是指物欲贪欲,并非正常欲望,更非学、才、志之“欲”也。乃代改为:欲学高、才高、志高、德高、道高,自然能高!

   

   我亦有一联曰:不择细流无愧海,能容乱石始成山。谨以此自勉并与同道们共勉。

   2006.8东海一枭

   首发2006、8.21《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