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凭什么剥夺我的出国权?]
东海一枭(余樟法)
·《最高法印》(四首)
·《东海之道,共同的家》
·《债总是要还的》
·《劫持》
·zt老枭的东西一出笼就有人消受不起
·《杀死他们》
·有时杀得,有时骂不得-----经权简论兼往事忏悔
·无存: 《救救他们》
·《南无圣火》
·这是刚收到的李作的材料
·回到九龙山
·“记取飞尘难到处”
·安得黄金千百万
·东海小语
·山居的日子(组诗)
·《囚》(三首)
·乱说话者戒----利己主义喂养出来的也是狼!
·《杭州有诗侠》
·欲开风气愿为师
·认识你自己
·欲育自由花好,先植文化根深
·儒耶合作一家春
·东海之道的特色
·住在哪里(外一首)
·关于儒家人道主义问题的函
·谁识道德力量大
·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东海小语(之42~44)
·最高指示:做一个好人《组诗》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博讯东海一枭专栏点击逾一千三百万
·写在杭州(诗一束)
·关注心灵灾难
·吾道应不丧,枭运何时通?
·《想起孙悟空》(外二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山居的日子(组诗)
·感谢精卫、wangson73二君
·无存: 《救救他们》
·《人畜兽》
·“本心与上帝,谁更伟大”(东海小语45、46、47、48)
·Melody网友:致
·《天梯》
·《答独立笔会王一梁》
·《温家宝,且慢仰望星空》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组诗)
·题黄河清著作《中国沒有明天》(外三首)
·为《民主论坛》小庆,为杨天水君大悲!
·写怀二绝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报复之心不可无
·“人生极乐是法乐”
·慎身修永:东海一枭(一枭附言)
· 给 庄 子
·我的自由,自由的我(组诗)
·“道岂鲜鱼忧烂却”等(东海小语49----52)
·仁之歌(儒家歌词,初稿)
·写给余杰、王一梁、欧阳小戎们
·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回声》(外三首)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历史证明》(七首)
·天下第一美文(东海小语53---58)
·《圆满》
·《站起来》(外四首)
·《站起来》(外四首)
·你们迟早都要投入我的怀抱(组诗)
·《东海一枭不在了》
·《最后的警告》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典故(六首)
·枭声重放: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如果没有这堆狗矢》
·伪类的存在价值
·《肉腰刀》
·王公云高七秩开一贺联
·《大法印》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赤条条的我(组诗)
·《霹雳》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答客难(修正稿)
·《最后一块高地》
·不识良知不成人
·向阉党开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凭什么剥夺我的出国权?

   凭什么剥夺我的出国权?

   

   自由我所欲也,文化亦我所欲也,熊掌与鱼,都想兼得,念兹在此,无日或忘。袁红冰雄心勃勃,发起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这个名取得好极了,中国自由文化三词,增之一字太多,减之一字太少),大契枭心,大慰枭怀,当然要全力以赴地支持。前不久接到通知,《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将于2006年11月在澳大利亚召开,邀我赴会。义所当往,能不“捧场”?乃去办理护照。

   

   今天,枭婆转述公安决定:护照不给办,原因是老枭“有案件在身”。生平第一次听说自己“有案件在身”,怪哉。大半辈子仁以待人,义以正我,小错虽然不断,大错绝不敢犯。当然,如果说我“煽动颠覆”,那倒是名符其实、当仁不让的。可有关部门并未公开宣布、验明正身并明正典刑,名义上我还是无罪的呀。

   

   到底老枭有什么案件在身?凭什么剥夺我的出国权?期待有关部门给我一个说法。不许自由发言、不许自由行动,我个人根本不在乎!便是进一步对我采取措施、严厉制裁,比如关进黑狱之类,也丝毫动摇不了我信念的坚定。大根大本的原则问题是不能说价、不能妥协的。如果什么时候有一方妥协或投降的话,绝对不会是我!

   

   红冰要我再努力努力,看能不能办下来。我说没有必要了。让不让我出去,不是一般级别的人能定的。定了,就难改了。出不去也好。虽然准备出发,虽然期盼着与各地豪杰见面畅谈、期盼着与风流人物袁红冰碎杯同醉,但假若出得去回不来、再见不着我的父母妻儿亲友,那可怎么办?虽勉强答允赴会,内心一直惴惴。这种矛盾的心理、“两难”的感觉,非大陆人是难以理解、无法体会的。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所以对于“外出”一向兴趣不大(洪哲胜、刘路等多位朋友都邀过我参会或同行,十分感念),一方面是懒,一方面也是深怀此忧。这次准备“动”一下,是因为袁红冰挟自由文化“两大势力”而恳邀,“面子”实在太大,呵呵。现在被告知不许动,很遗憾,但心头一块石头却落地了。

   

   红冰要我在会上“做一个文采飞扬的演讲”,遗憾没有机会了,我精心准备的发言稿,就请红冰代为宣读、代我“飞扬”吧,同时,请代我向与会群豪多敬几杯酒!来日方长,会有机会与老兄相见痛饮畅叙的!

   

   当今中国就象一所大监狱。但我相信,监狱的门墙在自由和文明的怒潮冲击下轰然坍塌的日子,已经为期不远了!届时,如我无恙,我要在天安门广场大开酒宴,为彩云归来的诸君接风。朋友们,让我们求小异、存大同、发大愿、披肝胆,共同为这光辉一天的早日来临而努力。

   

   谨此预祝大会圆满成功!

   2006-8-10东海一枭

   原载《议报》第263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