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人道精神的形象体现---东海草堂读经札记]
东海一枭(余樟法)
·慎于求助慎受恩
·儒家四大界碑
·儒家四大界碑
·天道不可空谈
·极权主义人格
·关于君子和教育(微言集)
·今日微言(恶鬼不能侵正人,邪术不能害君子)
·对姚中秋一文的认同和不认同
·关于儒家的本体论和个体性
·儒家的道德分级
·误判微论
·儒宪微论之三:不要自由主义,要自由
·儒宪微论之二:把权力尊上大礼台
·今日微言(正义惩罚和文化引导才是对恶人最好的救助)
·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微论之一
·主战容易主和难
·微论天地之性及气质之性
·利益奖励很有必要
·微论“辩论”
·今日微言(化解各种宗教隐患和冲突的最好法门)
·圣王之治之我见
·儒宪微论
·善良,别忘了带上剑和鞭
·秦汉制度大不同
·王心必行王道,王道非礼不行
·轻则禽兽化,重则魔鬼化---异化微论
·《论语点睛》之:仁者和智者
·民国的自由要不得
·位卑言高岂是罪
·今日微言(因果论是儒佛道一大共识)
·关于耶教和自由主义
·读书知人
·秩序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位卑言高易获罪罪(微论)
·当仁不让的五大责任
·给梁启超先生指瑕
·今日微言(桓魋其如予何,匡人其如予何)
·中国第一,华人优先
·正当防卫微论
·君子三明
·共识微论:驱除马列,再造中华
·师生微论
·孝道微论
·石破天惊传共识,海上诸儒胆太肥
·绝望非君子,痛苦多蠢材
·关于社会主义与自由主义
·马害之群(辟马微论)
·止谤的两种办法
·以礼制自由超越法治自由
·关于中华大礼堂浮雕三组人物的拟议
·《论语点睛》:君子不是好欺的
·唯君子不受人惑
·从预言贴说起(微论)
·君子所在自成群(微论)
·从殡葬谈起----文化人的责任
·儒家五乐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民国能有几先生
·忆罗炽教授
·亡天下微论
·匹夫的责任,伟大的事业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邪教微论
· 关于计生的思考
·马云是个道德盲
·驱饥肯乞米三斗,解渴欣逢水一湾
·狮子吼和老婆心
·关于杀生答客问
·马学不去,中国无救
·今日微言(摆在儒家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
·教主和教师
·教主和教师
·最大的国耻
·最大的国耻
·存在主义微论
·杂时代微论四则
·今日微言(儒家的一大特色和小人的重要特征)
·瑞典事件微论
·云飞风起看秋潮
·儒群和马族微论
·中国梦微论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歌功颂德礼所当然,歌罪颂恶天理不容
·我的一点态度
·佛学亦可破唯物
·抓住这头大象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汉武帝微论
·文化品质微论
·仁本位、人本位和集体本位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马恩批判
·天性微论
·鲍鹏山先生有点迂
·关于民主与专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道精神的形象体现---东海草堂读经札记

   人道精神的形象体现---东海草堂读经札记

   

    “厩焚。子退朝,曰:‘伤人乎?’不问马。”(《论语正义•乡党》)

   

   这是《论语》中非常重要的一章,虽寥寥数语,一桩小事情,却是对孔子学说的核心“仁”最好的事实诠释,是儒家人道主义精神的形象显示。孔子的伟大正体现在他对人的价值的充分肯定。“伤人乎”的人当指养马者,春秋时代养马者相当于奴隶或半奴隶的身份,说明孔子的仁适用于所有人。

   

   有人认为圣人不仅仁于人,也爱于马。以人为重,先问人,人未受伤,再问马,故标点应为:“伤人乎?不!问马。”此说亦通,而且与儒家“亲亲仁民爱物”的思想更贴近了。《反身录》曰:“伤人乎?不问马”,盖仓卒之间,以人为急,偶未遑问马耳,非真贱畜,置马于度外,以为不足恤而不问也。畜固贱物,然亦有性命,圣人仁民爱物,无所不至,见一物之摧伤,优恻然伤感,况马乎?必不然也。学者慎勿泥贵人贱畜之句,遂轻视物命而不慈夫物。必物物咸慈而后心无不仁,庶不轻伤物命。

   

   有学者认为孔子在这件事中表现出来的对人的生命的重视,与宣扬“杀身成仁”相矛盾,因此斥孔子虚伪。不知“杀身成仁”是“士”的最高道德标准和道德自律,与“仁者爱人”是相辅相成的。“杀身成仁”是最高层次的大仁大爱。

   

   可悲的是,在两千多年之后的今天,“问马”不“问人”的现象仍时有发生:例如,在各种关于天灾人祸的新闻中,报道的重点大多是写各级领导人如何亲临现场指导救火,而真正的新闻:死了多少民众,灾情究竟如何,或放在报道最后,或根本不予报道;又如,前几年东北和华北分别出了两件持枪歹徒抢劫银行案,事后两位女储蓄员都因未能保护国家财产被开除。至于在私营企业中,“问马”不“问人”的现象更是普遍之至。

   

   在中国,人依然是一种手段。为了国家、民族、党、社会及虚拟化的人民,乃至为了稳定、为了大局、为了经济发展、为了城市形象,国民个人不断被要求作出各种各样的奉献和牺牲,包括生命在内。在中共的宣传中,民众总被要求必须“坚定地维护国家民族的利益”,却不许问一下“国家民族”以及“党”、“稳定”、“大局”、“经济发展”、“城市形象”之类庞然大物伤害到人没有,这不正是“贱人贵畜”、问马不问人的表现么?

   2006-7-14

   原载《议报》第260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