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写自己的字,让别人去说吧)
·什么决定历史发展的方向?
·两大高端腐败揭秘
·邪恶势力的最爱
·邪说之祸
·邪说之祸(二)
·自由从哪里来
·儒者的天职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达摩的半吊子安心法
·财产权和士君子
·好人吃亏在不够好
·魔纸
·做人就做大好人
·为底层一哭
·没有你党最重要
·高层内斗
·儒本位与汉本位
·今日微言(世界三大劣族:马红、伊绿、非洲黑)
·关于山大“学伴事件”
·光武的务实和隋炀的虚荣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学达性天方为贵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二)
·关于“言必信,行必果”
·关于“言必信,行必果”
·极权主义的自大和自卑
·民粹与极权
·关于张扣扣案
·防火墙(外一篇)
·恶政府不如无政府
·严禁杀无辜就是最大的大局
·做一个懂事的人
·竭中华之物力,结劣族之欢心
·一个全球性的误会
·马官是马帮最大的受害者
·为民为国为自己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关于香港,明确三点
·平民教育非孔子首创论
·圣言有没有漏
·中华特色的三权分立
· 还主权于民,还教权于儒
·依据马家刑法,控诉马帮四罪
·江湖空前险恶,好人多多保重
·当心黑社会和民族主义
·行政不唯民意,主权唯民意(外三篇)
·今日微言(最好的赎罪立功和改良命运的方式)
·中共的两条出路(外四篇)
·肋骨折来当火把,头颅昂去对狼牙
·铁笔树成思想帜,罡风唤醒自由钟---自誓二
·特权富不过三代,马邦将很快返贫
·亲美和反美
·关于服务型政府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把矛头指向上层
·东海三判
·关于元朝
·天相吉国以色列
·无敌之术自由行
·火上浇油欲何为---香港问题之我见
·正确对待民意
·香港事件的深层内因
·中共为什么不行
·做一个纯粹的好人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特区毕竟有特权,大陆人民最可悲
·正发展
·正发展
·道德与幸福
·暴君和革命
·灾星
·教育焉能民主化?
·统一从无神圣性
·东海客厅公告
·台湾最佳道路选择
·极权统治的社会基础
·关于国有企业
·极权主义“三必无”
·邪说是恶化命运的灵药
·做一个仁本主义导师
·两种外交原则
·中华文明何以优秀
·六最时代
·为马帮精英一叹
·东海客厅关闭启事
·为自由而奋斗
·今日微言(对治恶性和奴性最有效的大药)
·最正善的伟业,欢迎你的支持
·最大不幸及六大不幸
·真知必有行,真行必有知
·香港事件和辩证法
·三从三不从
·黎明前的黑暗
·未来属于人民但不属于人民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

   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

    ---东海草堂读经札记

   

   语出《论语•泰伯》。类似的话还有《宪问》篇“邦有道谷。邦无道谷,耻也”;《卫灵公》篇"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卷而怀之”等,说的都是儒者出处仕隐的原则和标准。此言如果不联系孔子学说的整体和《论语•泰伯》全篇来看,很容易得出孔子鼓吹机会主义、犬儒主义、乌龟哲学的结论。天下太平,出来当官享福,招摇表现,天下大乱就躲起来,隐藏保身;无事则猛拍胸脯,有事则脚底抹油,不是懦弱自私老滑头是什么?

   

   这是典型的断章取义。根据《论语•泰伯》这一章整体来看,君子富贵也好贫贱也好,求生也好守死也好,都要不违仁的规范、合乎“道”标准。孔子之道,作为内在修养,为仁心圣德;作为外王实践,为仁政王道。本章开头八字“笃信好学守死善道”,笃信是信这个“道”,好学是这个“道”,要“善”的也是这个“道”。

   

   张岱对这章的解析颇为深入:“笃信的人,又要好学,圆融而不拘执也;守死的人,又要善道,中正而不偏枯也。所以能危不入,乱不居,有道见,无道隐。此都从道力、学力来,不然便为可耻。在有学守者,为‘隐’‘见’;在无学守者,为富贵、贫贱。贫贱算不得‘隐’,富贵算不得‘见’。上下骨节都通。”(《四书遇》)

   

   一些学者把这里的“隐”理解为隐姓埋名当隐士,过于狭隘了。孔子的意思是,天下有道就出来做官,无道就放弃做官。不出仕,就是隐。隐以后做什么呢。孟子是“独善其身”,韩子则是“穷则传道”。不论独善其身还是授业传道,都符合孔子的精神。

   

   孔子自己一生为了“跑官”栖栖皇皇周游列国,但与为了一己荣华的现代官迷有本质的不同。官位和权力是被他当作行道致用的工具的。对于只给官位俸禄而不用其言不行其道的诸候国君主,孔子往往不肯留下不卖帐。所以孔子一生“见”的机会很少、“见”的时间也很短。大多数时间只能“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致力于“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的”教学工作和“集儒家文化之大成”的著述事业。

   

   我曾自诩为当代大隐士,有友人笑谓:你老枭叫得比谁都欢,跳得比谁都高,叫狂士猛士傻士名士辩士嬉皮士都差不离,唯独与隐字十八杆子也打不着。他不知道,隐是不居一格的。除了渔樵林泉之隐,还有诗隐、酒隐、拳隐、商隐、市隐乃至朝隐呢。不过所谓“大隐隐于朝”,大多是不甘退出的仕途中人为自个脸上贴金的话,作不得数的。

   

   儒家的隐和道家的隐并不完全一样。道家看破世事避世自守,独自遁世逍遥,不论天下有道无道一隐到底;儒家的隐是天下无道之时暂时性策略性的退却,等待时机,“独善其身”的同时随时准备着“兼善天下”。晚清公羊学大腕龚自珍则更进一步,在《尊隐》中描绘了一种与“京师”力量互相对抗和消长的隐士。他运用《春秋》公羊学派的“三世说”,对比统治者即“京师”和“山中之民”势力的消长变化,肯定了“山中之民”兴起的必然性。一旦“山中之民”起而反对“京师”,将“一啸百吟”,“有大高音起,天地为之钟鼓,神人为之波涛矣”,社会将发生巨大的变动。这种“山中之民”,不正是老枭辈隐士的写照吗?

   

   需要说明的是,关于天下(或邦)有道无道的标准,古今有异。在孔子的年代,主要视君主个人的品格道德如何;在现代社会,看一个国家是否有道,主要标准是其制度是否合理和先进,至于领导人品德如何,表现怎样,并不很重要。

   2006-7-13东海一枭

   原载《议报》第259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