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儒者的真精神]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说真话(微集)
·现中国最大的邪恶
·两极主义让人蜕化
·从美国的强大和文明说起
·毛氏十大罪
·武力攻台高级杀
·关于疾恶从善和如何对待邪恶
·辟邪英雄榜
·鬼蜮三伎
·誉毁不苟古之道
·马帮的反常
·天还没亮,我们先亮
·爱党爱民不相容
·古今中西我最优
·今日微言(批判马主义,弘扬儒文化,建设好制度)
·今日微言(写自己的字,让别人去说吧)
·什么决定历史发展的方向?
·两大高端腐败揭秘
·邪恶势力的最爱
·邪说之祸
·邪说之祸(二)
·自由从哪里来
·儒者的天职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达摩的半吊子安心法
·财产权和士君子
·好人吃亏在不够好
·魔纸
·做人就做大好人
·为底层一哭
·没有你党最重要
·高层内斗
·儒本位与汉本位
·今日微言(世界三大劣族:马红、伊绿、非洲黑)
·关于山大“学伴事件”
·光武的务实和隋炀的虚荣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学达性天方为贵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二)
·关于“言必信,行必果”
·关于“言必信,行必果”
·极权主义的自大和自卑
·民粹与极权
·关于张扣扣案
·防火墙(外一篇)
·恶政府不如无政府
·严禁杀无辜就是最大的大局
·做一个懂事的人
·竭中华之物力,结劣族之欢心
·一个全球性的误会
·马官是马帮最大的受害者
·为民为国为自己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关于香港,明确三点
·平民教育非孔子首创论
·圣言有没有漏
·中华特色的三权分立
· 还主权于民,还教权于儒
·依据马家刑法,控诉马帮四罪
·江湖空前险恶,好人多多保重
·当心黑社会和民族主义
·行政不唯民意,主权唯民意(外三篇)
·今日微言(最好的赎罪立功和改良命运的方式)
·中共的两条出路(外四篇)
·肋骨折来当火把,头颅昂去对狼牙
·铁笔树成思想帜,罡风唤醒自由钟---自誓二
·特权富不过三代,马邦将很快返贫
·亲美和反美
·关于服务型政府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把矛头指向上层
·东海三判
·关于元朝
·天相吉国以色列
·无敌之术自由行
·火上浇油欲何为---香港问题之我见
·正确对待民意
·香港事件的深层内因
·中共为什么不行
·做一个纯粹的好人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特区毕竟有特权,大陆人民最可悲
·正发展
·正发展
·道德与幸福
·暴君和革命
·灾星
·教育焉能民主化?
·统一从无神圣性
·东海客厅公告
·台湾最佳道路选择
·极权统治的社会基础
·关于国有企业
·极权主义“三必无”
·邪说是恶化命运的灵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者的真精神

   儒者的真精神

   ----东海草堂读经札记

   老枭只开风气不为师,但有时他人以师相称,作为一种客套,亦笑而颔之。有个小友,大学刚毕业不久,对我的称呼随心所欲,或称大哥,或称老枭,或称老师,经常变化,皆笑而颔之。这让我想起明代思想家、泰州学派创始人王艮的故事。

   

    王艮,盐丁出身,听王阳明讲学,与王阳明论学,为之折服,便请拜师。第二天,王艮不行弟子礼,分庭抗礼再辩论,如此再三,才真心拜王阳明为师,但其学说与阳明的岐异处,仍自坚持。王阳明初见王艮时,对其功底也深为叹服,曾对众弟子曰:“吾擒取宸濠,一无所动,今深为斯人动”(徐樾别传)

   

   在这个故事里,王阳明提携后进的热诚,王艮个性的张扬狂放,历历如绘。其泰州学派人格独立、个性解放的特点已露端倪。这里有儒家的真精神在。这就是当仁不让的精神。

   

   儒家要求尊师敬长,那是礼仪要求,并非要学生在思想上自我扼杀,一切无条件服从师长。《论语•卫灵公》:“子曰:当仁不让于师。”朱熹注:“当仁,以仁为己任也。虽师亦无所逊,言当勇往而必为也。盖仁者,人所自有而自为之,非有争也,何逊之有?”(《论语集注》)只要是真理,是正义之事,就应勇于担当。尊师更应重道,仁道之所在,对于老师也不必谦让。或者说,求道时应尊师,行道时则应争先。

   

   这种做人做学问的儒者精神,尽管遭受扼杀,依然绵延不绝,到了王阳明,特别地发扬光大起来。他说“夫学贵得之心,求之于心而非也,虽其言之出于孔子,不敢以为是也,而况其未及孔子者乎?求之于心而是也,虽其言之出于庸常,不敢以为非也,而况其出于孔子者乎?”(《答罗整庵少宰书》)他认为,一切是非、包括孔子的是非都应以“心之是非、以良知之可否为准!

   

   王阳明本来就够“狂”了,这种“丈夫落落掀天地”之精神,传到了王艮和泰州学派那里,又进一步变本加厉,走向全方位的自信自由、独行独立、坚持真理、张扬自我。王艮曰:“大丈夫存不忍人之心,而以天地万物依于己,故出则必为帝者师,处则必为天下万世师。出不为帝者师,失其本矣;处不为天下万世师,遗其末矣。”

   

   王艮以“救世之仁”的教主自命,进行讲学传道活动,年四十岁,欲周游天下,制一蒲轮车。标其上曰:“天下一个,万物一体。入山林求会隐逸,过市井启发愚蒙。遵圣道,天地弗违;致良知,鬼神莫测。欲同天下人为善,无此招摇做不通。知我者其惟此行乎!罪我者其惟此行乎!”

   

   嘉靖二年春,王艮头戴五常冠,身穿古代的深衣,坐着自制的蒲轮车北上一路讲学,到北京后,男女奔忙,观者如堵,“事迹显著,惊动庙廊”。(《明儒王心斋先生遗集》卷四《给事中黄公直祭文》)王阳明知道之后,写信让朋友和王父把王艮劝回来。王艮回到绍兴求见王阳明,王阳明“以先生意气太高,行事太奇,欲稍抑之,乃及门三日不得见”。一日,阳明公送客出,王艮长跪认错,王阳明不理他,王艮厉声喝道“仲尼不为已甚”,于是王阳明长揖请起。

   

   黄宗羲在《明儒学案》中评价作为王学左派的泰州学派说“泰州之后,其人多能以赤手搏龙蛇,传至颜山农,何心隐一派,遂非复名教所能羁络矣。……诸公掀翻天地,前不见有古人,后不见有来者。……诸公赤身担当,无有放不下时节”。王艮之后泰州学派的狂儒们的言论行为,也处处有儒者的真精神在。

   2006-6-28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半月刊第二十三期 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