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无奈的路》]
东北一虫
·官员不讲真话的原因及后果
·野蛮拆迁失住所 上访结果无家归
·法院有人民二字未必为人民
·网络自由不容钳制
·让百姓远离教育高收费及乱收费所带来的恐怖心理
·小议选举权
·任何犯了法的人都不可以不逍遥法内──读《任何犯了法的人都不能逍遥法外》有感
·八年前的今天
·不依法治党焉能治党从严──有感江泽民治党从严的方法
·略议缺少反思、悔过的《白皮书》及生存权在中国
·略议中国公民所具有的选举权及被选举权的实质
·略议言论、出版自由在中国
·略议结社、组党、游行、示威自由在中国
·略议司法部门与人权的保障
·是谁制造的台独
·意识形态的挣扎
·杂谈中共领导人的人权观
·是谁在不断的制造大贪官
·对民运自身问题的思考
·议人民公仆为何封杀反贪题材电视剧
·网吧与矿难事故被重视的背后
·实事求是的悲哀
·靠专制思想能治国
·从“九.一一”想到了“六.四”
·有感由灾难所体现出的优越性及其他
·刍议“在求同存异中共同发展”的两面性
·警察何时不再扣押合法公民警察何时不再抄合法公民的家
·“兔脑袋火锅”与“三个代表”
·中国公民就日本首相再次要参拜靖国神社一事呼吁人大常委会对此采取强硬措施
· 靠承诺也能防治腐败
·今天被传唤经过
·“英雄”之死的背后
·以民为本还是以官为本──思考地方政府制定政策的走向
·中共要想加强执政能力必须要还政于民
·中国腐败真的不可怕吗?──有感于为腐败辩解及开脱的文章及专家
·难 忘 的 往 事
·向日葵•萨克斯
·我走了 ——三年前落难有感
·既 然
·血雨腥风何时了
·雾•风
·无 题
·勿 忘 的 画 面
·腐 败 草
·腐给警察先生们书
·赔偿申请书之一赔偿申请书
·给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书
·赔 偿 申 请 书之二
·蒙受冤狱当赔偿 怎奈法院偏枉法
·我到底有什么公民权利?!
·莫 名 其 妙 的 一 天
·执 着 的 民 运 战 士——唐 元 隽
·无 奈 的 出 走
·亲 情 无 法 体 现 的 社 会
·救救濒临死亡的民运人士安福兴
·宁 弃 特 权 争 人 权——简记一位中共干部走向组建反对党的心路历程
·总理你不厚道——有感于温家宝回答记者有关民生及言论自由问题
·百姓何时从被黑的围城里走出来
·残 缺 的 家 书——给亲友的狱中书信
·吉林省有良知的公民致丁子霖等六四事件死难者家属的慰问信
·中国民主党东北三省筹委会申请书
·中国民主党吉林省筹备委员会公告
·结社登记申请书
·正义之星在腐败大火之中陨落
·谁 之 罪
·徇 私 枉 法 路 畅 通 公 正 无 门 洗 冤 狱
·官官相护 百姓遭殃
·勒索——谋生者的致命伤
·盛世无法掩饰学生家长缺乏的安全感(再续)
·盛世的新衣无法掩饰百姓缺乏的安全感(续)
·盛世中百姓所缺乏的安全感
·劳教制度成了官员腐败的推助器和迫害举报者的武器
·母亲与国家这个“母亲”
·英雄在冷血社会中的命运
·议《刑法》中 306 条款的 “ 律师伪证罪 ” 的副作用
·乱收费及高昂的教育费用是老百姓难以承受之重—— 刍议义务教育的空缺及教育产业化的弊端
·议《刑法》中 306 条款的 “ 律师伪证罪 ” 的副作用
·对百姓不要太冷酷
·农民工何时不再生活在悲惨的状态之中
·一件本不应该发生的案件
·在五一劳动节中祈祷农民工早日摆脱悲惨的命运
·律师也是弱势群体
·任命的村官滥用权.民选的村官难维权
·拖延义务教育实施就是严重违法
·不为百姓利益负责的权力是构建和谐社会的最大障碍
·悼念及缅怀林牧先生
·靠专制思想能治国
·何时做有良知的中国人不再悲哀——有感于唐元隽出逃
·政治钟摆
·你们误解了刘刚先生——给纪晓峰先生书
·我被第六次非法抄家──给国际社会及联合国人权委员的一封公开信
·紧急呼吁书——关注逃往台湾的民运人士唐元隽
·请美国政府出面给予唐元隽政治庇护──致美国国务院的公开信
·谈谈中国民主党的发展问题──回世遵先生书
·不要用践踏人权方式来迎接新年 -- 关注杨天水和许万平及郑贻春的人权状况
·今天被传唤经过
·我的控诉
·东北三省民运人士原定“五四”座谈会被公安当局封杀
·專訪冷萬寶:紫陽辭世 心情難平靜
·長春民主人士冷萬寶訴被拆遷遭遇
·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无奈的路》


   
   
   
   

   冷万宝
   
   她独自一个人站在桥上,雨还是淅淅沥沥地不停的下着,雨水顺着额头流淌把她的视线模糊住了,昏暗的灯光把她的影子拉的好长好长,一直延伸到灯光照不到的地方。
   
   阿球这是第三天看到这个女子站在桥的栏杆前了,尤其是今天晚上处在雨水中一动不动的样子,阿球感觉有些不对劲,担心这个女人遇到了想不开的事情。阿球在夏季的时候,经常到这个湖边来拣游人丢弃的饮料塑料瓶子,有时就能在湖里看到漂浮的尸体,或是能看到有人从桥上跳到几丈深的湖水里,所以阿球这几天看到这个女子伫立在桥上,就不由联想起来,不希望那样的悲剧发生。
   
   “我说姑娘啊,有啥事别想不开,活着总有办法解决的。”阿球不自主的扮演了“政委”的角色,但这个女子好象是一个落后的战士,对“政委”语重心长的话无动于衷。也许被雨淋麻木了,也不对,雨水应该让人清醒啊。阿球自己在那里瞎琢磨的时候,听到了那个女人说话的声音了,“这世道,活着真叫人没有办法啊。”“姑娘别怪我说难听的,活人还能让尿憋死,活着总会有办法的。”“在北大上学的儿子不认我这个妈了!”那个女人说到这里,声音有些啜泣。
   
   阿球有些不解,用昏花的老眼望这眼前这位女性。“不会的,狗都不嫌家,何况自己的儿子。”阿球在安慰着她。“也不能怪儿子,都怪我,我给他丢脸了。”她说到这里长叹了一下,“哎!可我有什么办法呢。但凡有一点出路,我也不会走那条路啊。”她用手抓了几下胸口,“我要瞥死了,”她又用拳头锤自己的胸口。“老天爷啊,为什么这样对我不公,我是没有办法才那样做啊!”
   
   阿球感觉她好象有些疯了,不知所措的看着她,而且又担心她做出反常的举动,桥下的湖水是很深很深的,还非常的浑浊。但她喊了几声之后,有些平静下来了。人有时在处在沉闷或压抑的状态下,通过歇斯底里的发作一下,也许郁闷的心会释放一下,精神方面也会缓解一些。
   
   “你知道为什么儿子不要妈吗?”她好象要述说自己的故事,阿球理解她此时的心情,“向我这个遭老头子说一下吧,也许对你的心情会好一些。”
   
   “谢谢你老大爷!我叫吴青华”阿球感觉这个名字很熟,好象一部电影里的人物,也叫这个名字,不过那是地主家的丫头。“我原先有一个很好的幸福的家庭,可是从我老公炒股以后,家庭就发生了变化,我们把省吃俭用的钱投入到了股市,而这笔钱是准备买房子和儿子准备上大学用的,18万多元钱啊,买了1万股蓝田股份的股票,当时好多媒体都极力吹捧这个股票是多么多么好,说什么“要想富,走蓝田路”,但没有想到是一条绝路,那家上市公司是个弄虚作假的欺骗公司。18万元一下变成了3万快钱,老公一气之下竟然过去了。但如今也几万快钱都没有了,18快多钱的股票,只剩下3毛多钱了,而且还不能正常买掉,因为这家公司退市了。丈夫没有了,房子成了海市蜃楼,儿子要上大学了。房子有个容身的地方就行,可儿子上学是需要高昂的各种费用的。”
   
   股市的致富梦破灭之后,家里的所有重担就吴青华一个人挑了,可偏偏祸不单行,工作单位由于领导层腐败,把好端端的一个企业楞弄成债台高垒破产了,她也就首当其冲的失业了。可生活并不就此停止,为了儿子她放弃了人的尊严。一个曾经对舞厅不屑一顾的人,如今的她不得不拖着沉重的脚步,在舞池里不断的徘徊,但对她而言没有健身的感觉,更没有愉悦的心情,她得陪着那些陌生的家伙不停的跳。吴青华不是没有找其它的工作,但3、4百元的工作收入,活命还勉强,但要攻儿子上大学,那还是南柯一梦。
   
   现在的舞厅难免有色情服务,因此那些开舞厅的人如果没有什么大的背景的话,那么每逢有扫黄行动的时候,这样的舞厅都会被“光顾”的。一天夜晚,当扫黄的警察威风凛凛来舞厅扫荡时,吴青华就成了扫黄的战利品。两个警察像老鹰抓小鸡似的,一个提了腿,一个拎着胳膊,就把她塞进了白色的面包里。
   
   吴青华长这么大没有进过派出所,不知为什么她害怕那个地方,尤其是这样的状态进来,就更是让她胆战心惊。不过当警察了解了她的身世之后,并没有过多的难为她,对她没有向对待那些舞女那样狠,好多人都被罚款几千元,反而还给她安排了一个工作。吴青华对警察工作的地方打怵,但对威风凛凛的警察工作还是很羡慕的,至少在她的心中,当警察没有人敢惹,不象外国的警察见着百姓要点头哈腰的。但她听到能为警察工作,真是有些受宠若惊。
   
   几天之后,站在路边的吴青华招手叫住一辆出租车。司机按着她说的路线不停的行驶,大约20分左右的时间,出租车在一个贫民窟似的平房区的胡同口停住了,司机等着乘客付钱,可吴青华在身上是左摸摸,右掏掏,过了一会对司机说:“大哥真是对不起,钱包忘记在单位里了,我家就在前面,要不你等我,我取钱马上就来,要不你和我一起去。”司机看这眼前挺斯文而且长的清秀的女子,没有说什么,“那好,我就走两步。”司机随着吴青华下车,来到一个带有小院子的平房,走过院子,吴青华打开房门。屋里虽然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但屋里整洁利索,吴青华在屋里找钱没有找到,说可能让孩子放起来了。司机看她那样子也不是赖帐的主,就说:“就当我没有干这个活,我走了。”“那怎么好意思,要不这样,我看你也是个本分的人,我就偷偷摸摸的和你做一次,怎么样,我虽然多年独身,但我不是乱来的人。”司机本来没有一点这方面的想法,经她这样一说,而且看她虽然有40岁左右的人,但看起来,还是满让人舒服的,司机真的有些动心了。
   
   然而正当两人宽衣解带时,房门被突如其来的人踹开了,两人还没有行云雨之欢,就被逮住了。“不要动,”话音未落,就看到有人在录象。“我们是扫黄组的,有人举报这里嫖娼卖淫,果然是这样,跟我们走。”这次警察对她还挺客气,只是对司机发狠,是又拽衣领,又薅胳膊给带到外边的白色面包车里。
   
   吴青华坐在所长的办公桌前,心里像揣个小兔子似的,扑通扑通直跳。“怎么有些害怕吗?”“有些,现在心还跳呢。”她赶紧回答所长的问话。“这是你的报酬。”所长说完递给她几张百元的人民币,吴青华没有接,“太多了吧?”“公家拿大头,个人拿小头,这也是国家的分配政策吗。”吴青华听所长这样一说,就把钱接了过来,一看是500元钱。“一个活就这么多钱,那你们得罚司机多少钱啊?”“这个你就别问了,今后好好干,这样既给所里搞了创收,同时也解决了百姓疾苦问题,你说这样不好吗?”“只是心理有点不落忍,有点坑人的感觉。”“对待那些人,就不能心慈手软。你不要管那样多的事情。”“那好,我听你们的,那我走了。”所长看到要走的吴青华,尤其是看到她风韵犹存的脸和身段,心里不由的热了一下,但还是看着她走出自己的办公室。
   
   吴青华目前做这样的事情,就是派出所给她安排的工作。“工作”的方面就是让她做肉饵,想办法把警察认为的“嫖客”领到家里,然后再让治安员去抓现行,带回派出所进行罚款,目的很明确,为派出所搞创收,解决财力不足的问题。所谓的治安员很多都是社会闲散人员,甚至有的两牢释放人员。派出所之所以用这些人做治安员,主要是满足警力的不足的问题。
   
   吴青华对出租车司机使用的招数大多数的时候是不见效的,因为大多数司机去她那里并不干那事,但治安员不管那个,只有进了屋,就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律带到派出所进行罚款。但大多数出租车司机还真有宁死不屈的劲,因为司机赚的是辛苦钱,所以就是不甘心交罚款。但那些治安员总是有办法的,让吴青华引诱住宾馆的人,住宾馆的人长时期不在家,尤其是那些当官或有钱的人,在性欲方面还是处在欲火焚身的阶段,因此在找小姐方面根本就没有当回事情。还真别说,吴青华引诱住宾馆的人还真是屡屡得手。
   
   所长对吴青华的表现更是心中有数,不仅每次罚款之后,随即就把钱给了她,而且还经常不断的带她去豪华娱乐场所消遣。这天所长又带着她去“上岛咖啡”店,在喝咖啡的时候,所长眼睛一动不动的望着浑圆的臀部和鼓鼓的乳房及苗条性感的吴青华,他的欲望之火被悄悄点燃了,他有些克制不住自己了,情不自禁的把手伸了过去,抓住她的手说“清华,我真的是喜欢上你了。”吴青华没有把手缩回去,任所长尽情的抚摩,也许是人性的原因,吴青华也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脸热热的,身体似乎有些颤,毕竟丈夫去世多年,寂寞难耐。所长看到吴青华没有拒绝,反而还有生理上的反应,顿时有干材遇烈火的感觉,站起身就把吴青华楼在了怀里,扔到咖啡桌上一张百元大票,就往外走,出门打一辆车就急奔一家宾馆而去。
   
   所长和吴青华有了一夜情之后,就不想让她去放鹰了,而且有一种一刻都不希望她离开自己的感觉,当然回家和老婆的时候除外。吴青华放鹰的机会暂时没有了,但所长还是照旧每个月给她2000千元所的创收费,并培养成特情眼线,遇上复杂难办的案子再动用她,所以吴青华名正言顺的还能拿到特情费。这样所长就能经常的以工作的名义,带她外出,办案是一方面,重要的是两人可以利用公款游山玩水,当然还有两人缠绵不断的欲仙欲死的良宵。
   
   吴青华在道德方面并没有完全的败坏,她知道她的做法从那方面都说不过去,无论的道德方面,还是法律方面。但唯一支撑她继续做下去的理由,就是自己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把儿子的大学学业功下来。
   
   吴青华与警察打交道的时间一长,就有自己是警察的感觉了。当有一天两人在宾馆消完魂之后,吴青华就把自己是警察的感觉告诉了所长,所长听完不仅没有当成笑话,而且还眼睛一亮,“如果你真的是警察的话,那我们不更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吗。”吴青华当他开玩笑,“我不是和你开玩笑,我想想办法,第一给你弄个警校的毕业证。当然你得去学校意思意思。”
   
   别说,所长自从说能让吴青华当成警察之后,就开始忙碌起来了。
   
   由于吴青华成了所长的红人,那些过去利用她放鹰抓嫖客的治安员,就特别的想巴结她,希望她经常不断的向所长美言他们几句。治安员都是派出所聘用的,能否在所里干下去,只凭所长一句话,当然工资的多少也是所长一句话。治安员王建国有时把抓住嫖客当场罚的款就给吴青华不少,当然这钱是不用上缴的,因为他们罚完款,就把嫖客放了,钱就装进了自己的腰包。拿王建国的钱,吴青华就自然的向所长不断的说好话。工夫不负有心人,王建国在吴青华的美言下,不仅提升为小头目,而且还长了工资。其他的治安员看到吴青华的话不亚于圣旨,就都纷纷的拍她的马屁,甚至所里的那些真警察也另眼看待她。久而久之,吴青华不仅以为自己真的是警察,而且还有一种是派出所里的领导的感觉,派出所里有的事情,几乎她说一句话就可以拍板了,吴青华俨然成了派出所的二当家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