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一件本不应该发生的案件》]
东北一虫
·由王斌余讨薪杀人案窥中国农民工讨薪维权的坚难性
·《冷万宝2005年自选集》(上)
·石头下的种子——争取人权点滴录
·我是谁(又名:一个来路不明的人)
·要 脸 的 爱 国 者
·谁 是 谁 的 主 人
·无奈的路
·养女的遭遇
·养女的命运
·就要求人大制定一部人权法案一事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公开信
·就要求人大重新八九年“六.四”事件及允许赵紫阳重新工作一事致全国人大委员长乔石先生的公开信
·就要求保障公民基本权利一事──致国家主席江泽民的一封公开信
·就建议加强解决反腐败问题致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公开信
·就杨勤恒未经法院审理而遭到监禁一事致公安部部长的一封公开信
·就敦促中国政府释放政治犯,遵守联合国人权宪章一事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罗宾逊女士的信
·中国公民要求结社登记申请书
·就敦促中共当局释放组党人士唐元隽一事致法国总理的诺斯潘一封公开信
·就中国政府镇压中国民主党及异议人士一事致英国首相布莱尔先生的信
·就中国民主党负责人王有才等人遭到非法逮捕一事致国家主席、总理的一封公开信
·就敦促中国政府释放中国民主党创建人王有才等人一事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玛丽.罗宾逊女士的信
·就浙江法院审判合法公民王有才一事发表绝食抗议声明
·就王有才、泰永敏委托家人及律师为其辩护得不到保障一事
·就徐文立、王有才因以理性、公开、和平的方式践行宪法所赋予的公民权利而遭到地方法院不公正的审判一事
·吉林省异议人士在本月十二日~十五日将要参加百日绝食接力活动
·就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把为让公民获得更多信息的林海先生判刑及吴义龙因组建中国民主党被开除学籍一事
·中国民主党东北三省筹委会就修宪问题致国家主席、全国人大代表们公开信
·吉林民主党成员参加王丹等人发起的要求重评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征集百万人签名活动声明
·吉林省异议人士就要求重评“六.四”事件及建立保障人权机制致国家主席、国务院、全国人大常委会、司法机关的信
·敦促中国政府重评“六.四”事件一事
·我所认识的张铭
·异议人士放弃立足经济的幻想
·沉默面对“六.四”纪念日
·良知无法忘却的“六.四”血案
·诬陷是中国社会的巨大毒瘤──读《中国农民调查》中的一起诬陷案有感
·谎言者与戳谎者的结局
·与警察探讨防民之口所带来的危害性
·官员不讲真话的原因及后果
·野蛮拆迁失住所 上访结果无家归
·法院有人民二字未必为人民
·网络自由不容钳制
·让百姓远离教育高收费及乱收费所带来的恐怖心理
·小议选举权
·任何犯了法的人都不可以不逍遥法内──读《任何犯了法的人都不能逍遥法外》有感
·八年前的今天
·不依法治党焉能治党从严──有感江泽民治党从严的方法
·略议缺少反思、悔过的《白皮书》及生存权在中国
·略议中国公民所具有的选举权及被选举权的实质
·略议言论、出版自由在中国
·略议结社、组党、游行、示威自由在中国
·略议司法部门与人权的保障
·是谁制造的台独
·意识形态的挣扎
·杂谈中共领导人的人权观
·是谁在不断的制造大贪官
·对民运自身问题的思考
·议人民公仆为何封杀反贪题材电视剧
·网吧与矿难事故被重视的背后
·实事求是的悲哀
·靠专制思想能治国
·从“九.一一”想到了“六.四”
·有感由灾难所体现出的优越性及其他
·刍议“在求同存异中共同发展”的两面性
·警察何时不再扣押合法公民警察何时不再抄合法公民的家
·“兔脑袋火锅”与“三个代表”
·中国公民就日本首相再次要参拜靖国神社一事呼吁人大常委会对此采取强硬措施
· 靠承诺也能防治腐败
·今天被传唤经过
·“英雄”之死的背后
·以民为本还是以官为本──思考地方政府制定政策的走向
·中共要想加强执政能力必须要还政于民
·中国腐败真的不可怕吗?──有感于为腐败辩解及开脱的文章及专家
·难 忘 的 往 事
·向日葵•萨克斯
·我走了 ——三年前落难有感
·既 然
·血雨腥风何时了
·雾•风
·无 题
·勿 忘 的 画 面
·腐 败 草
·腐给警察先生们书
·赔偿申请书之一赔偿申请书
·给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书
·赔 偿 申 请 书之二
·蒙受冤狱当赔偿 怎奈法院偏枉法
·我到底有什么公民权利?!
·莫 名 其 妙 的 一 天
·执 着 的 民 运 战 士——唐 元 隽
·无 奈 的 出 走
·亲 情 无 法 体 现 的 社 会
·救救濒临死亡的民运人士安福兴
·宁 弃 特 权 争 人 权——简记一位中共干部走向组建反对党的心路历程
·总理你不厚道——有感于温家宝回答记者有关民生及言论自由问题
·百姓何时从被黑的围城里走出来
·残 缺 的 家 书——给亲友的狱中书信
·吉林省有良知的公民致丁子霖等六四事件死难者家属的慰问信
·中国民主党东北三省筹委会申请书
·中国民主党吉林省筹备委员会公告
·结社登记申请书
·正义之星在腐败大火之中陨落
·谁 之 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一件本不应该发生的案件》

   
    冷万宝
   
   2001年10月26日晚上,山西省晋中榆次区大峪口村发生一起村干部和家属及其他村民共14人被枪杀、3人遭枪伤的重大刑事案件。杀人者竟然是一位经常为村民仗义执言和做好事的人,同时也是一个为反对村干部腐败而多次上访之人。一个如此这样的人,为何走向了杀人之路?
   一、无辜者险遭暗杀 只因被疑反腐败


   
   杀人者名叫胡文海,是山西省晋中榆次区大峪口村村民。1999年6月19日晚9时许,胡文海在自家果园浇地时,遭到相邻的高彦苏、高彦堂兄弟手持铁锨突如其来的袭击,脑袋、胳臂被砍中3下,险些让胡文海命丧宿无恩怨的高家兄弟之手。
   
   逃脱一死的胡文海随后意识到,高家兄弟的所作所为是有人在背后唆使并杀他灭口。通过调查证实了他这一想法,村干部认为乌金山镇供销公司经理贾润全向反贪局举报大峪口村煤矿干部有贪污行为的做法是胡文海在背后指使的,村书记胡根生曾经说过:“大峪村除了胡文海敢告我。”因此,胡文海成了村干部的眼中钉、心中病。于是为达到不再有人敢举报腐败者的目的,而出现了被人险些置于死地的地步。
   
   二、摒弃私怨循公法 怎奈反腐路不通
   
   胡文海遭到暗算后,不由怒火万丈,产生报复高家兄弟及唆使的村干部并准备与他们同归于尽的想法。但在复仇的过程当中,胡文海发现村里的一些干部这几年大致贪污了500多万元。看到他们贪污了这么多,就不想当一件私怨事情了解,想通过正当渠道告他们,让这些腐败家伙们得到法律的制裁。
   
   胡文海拿到了1992年至1997年年度的工资表,因煤矿实行记件工资。所以根据工资表可以推算出煤炭产量,从而能够得到村干部通过少报煤炭产量、偷税、漏税及不交管理费等手段大肆进行贪污的证据。证据在手,胡文海又挨家挨户的跑,共征集大峪村121名党员、干部和村民的签名。然后开始了长达8个月的举报。
   
   然而无论胡文海举报到那里,这些举报材料最终都被批到两个部门处理。一家是金山镇纪委,二是区公安局纪侦大队。纪委崔书记对胡文海越级上告极为恼火并对他叫嚷:“你就是告到中纪委,你也没有办法”。而区公安局纪侦大队的大队长则以“没有办案经费”来搪塞。胡文海提出自己可垫支办案经费,又以“ 人员也不够”来敷衍。
   
   胡文海在漫长的8个月举报过程当中,不仅没有得到上级有关部门官员的重视,而且得到的只是纪委领导人的专横和公安局纪侦官员的冷漠。胡文海上告得到这样的结果,从中国现实的角度而言,应该说是算得上是庆幸的。比起那些因敢于反腐败的人士,而有的遭到行政与司法部门联手将全家毁于大火之中、有的被警察割伤舌头、有的被法院枉法判刑等等的结果来对照恐怕要强的多。
   
   三、公法路上双标准 悲剧之后应反思
   
   胡文海希望在法制的轨道上解决村干部的腐败问题,但他的努力被一道道无限的屏障挡住了。本来村干部只是怀疑他有举报腐败的行为,就险些要了他的命,而这一回当他真的有举报腐败的行为的情况下,他的生命能有保障吗?
   
   上告后的心灰意冷和对自己生命的担忧,这一切导致了胡文海走向了极端的反抗之路。于是本文开始的一幕有男女老少14人遭枪杀、3人遭枪伤的惨剧发生了,死在胡文海猎枪口下的,有的是被认为有腐败问题和唆使他人暗害他的村干部、有的是直接暗害他的人,然而更有一些是村干部家中的无辜妻子和儿女。
   
   案件发生后,胡文海很快遭到逮捕并在2001年12月25日被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胡文海故意杀人罪、私藏枪支弹药罪,两罪并罚处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于2002年1月25日被执行。
   
   这是一件本不应该发生的案件,如果官员有把逮捕到判刑胡文海的速度拿出十分之一来重视胡文海上告的腐败问题的话,司法部门能以对待胡文海杀人案件那样的态度和行动来对待腐败问题的话,那么百姓关心腐败问题也能多少得到一些解决,而且这样的悲剧也能避免发生。因此,如果不去追寻产生这种悲剧的真正原因,而只是简单的把这起案件的责任仅仅停留在胡文海身上,那么这种悲剧的发生能够避免吗?
   
   2002年4月12日于吉林
   
   

此文于2014年06月0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