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救救濒临死亡的民运人士安福兴》]
东北一虫
·我的1989年
·狱中手记
·冷万宝96年—99年呼吁及建议书
·冷万宝97--04年自选集
·冷万宝自选集(2004年)
·对陈良宇案大快人心后的冷静思考
·法律的天平在为谁倾斜
·不受制约的权力是产生恐怖的根源
·如此问责,灾难中的死者怎能瞑目
·劳模成了一个让人可怜及作呕的东西
·黑暗笼罩在被拆迁居民的生活之中
·拆迁是把百姓推向灾难的系统工程
·一个欺人太甚的拆迁方案将引发什么样的后果
·居民拥有的《宪法》和其它法律赋予的权利在野蛮及暴力拆迁中遭践踏
·强制拆迁一旦实施,我将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居民楼已成危楼,现居住居民的生命与财产处于岌岌可危的状态之中
·进京抗议开发商欺诈拆迁户声明
·血色矿难的背后
·是谁惧怕真实
·“见死不救”和“活人被送火葬厂”与“重视生存权”的背道而驰
·广告——一个对国人公开进行疯狂掠夺的行业
·岁末关注农民工:不要让拖欠工资阻断农民工回家过年的路
·农民工何时不再生活在悲惨的状态之中
·矿难,又是矿难!是谁在不断的制造矿难?
·难道你的存在就是矿难的代名词
·比灾难更可怕的事情是掩盖事实真相的谎言
·谎言是人民最大的公敌
·“汕尾血案“的断想及思考
·记住2005年12月6日这血色的一天
·祝愿新版《民主论坛》百尺竿头更上一层楼
·赵紫阳先生永垂不朽
·是谁在限制公民的通讯自由
·请警察不要破坏我和女友的正常情感
·从几起杀妻冤案看中国司法制度
·人民没有权利,任何规定都是官员作秀
·莫以冷漠麻木的态度对待冤假错案 推动国家立法实施精神损害赔偿
·连战能演好童话剧吗?
·令人不解的传讯
·中国民主党不会成为历史
·由暂住证和狗证一窗口办所想到的种种对人的歧视
·在逆风中飞扬的民主旗帜
·从张林政治案件窥安徽省的政治生态
·“财产来源不明罪”与开脱罪责有何区别
·刍议“财产来源不明罪”的危害性
·枕头风也能吹出廉正之花
·抗日战争60周年,让我拿什么来纪念你
·由许万平案想到了重庆的种种黑幕
·警察疯狂只为一个钱字
·人权记录恶劣的地方必然是腐败猖獗的地方
·把属于历史的归还给历史
·由一个小人物的人格想到了一个大人物的操守
·从朱久虎案看中国律师职业的高风险性
·乱收费及高昂的教育费用是老百姓难以承受之重
·是谁在制造农民工讨薪的悲剧
·由王斌余讨薪杀人案窥中国农民工讨薪维权的坚难性
·《冷万宝2005年自选集》(上)
·石头下的种子——争取人权点滴录
·我是谁(又名:一个来路不明的人)
·要 脸 的 爱 国 者
·谁 是 谁 的 主 人
·无奈的路
·养女的遭遇
·养女的命运
·就要求人大制定一部人权法案一事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公开信
·就要求人大重新八九年“六.四”事件及允许赵紫阳重新工作一事致全国人大委员长乔石先生的公开信
·就要求保障公民基本权利一事──致国家主席江泽民的一封公开信
·就建议加强解决反腐败问题致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公开信
·就杨勤恒未经法院审理而遭到监禁一事致公安部部长的一封公开信
·就敦促中国政府释放政治犯,遵守联合国人权宪章一事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罗宾逊女士的信
·中国公民要求结社登记申请书
·就敦促中共当局释放组党人士唐元隽一事致法国总理的诺斯潘一封公开信
·就中国政府镇压中国民主党及异议人士一事致英国首相布莱尔先生的信
·就中国民主党负责人王有才等人遭到非法逮捕一事致国家主席、总理的一封公开信
·就敦促中国政府释放中国民主党创建人王有才等人一事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玛丽.罗宾逊女士的信
·就浙江法院审判合法公民王有才一事发表绝食抗议声明
·就王有才、泰永敏委托家人及律师为其辩护得不到保障一事
·就徐文立、王有才因以理性、公开、和平的方式践行宪法所赋予的公民权利而遭到地方法院不公正的审判一事
·吉林省异议人士在本月十二日~十五日将要参加百日绝食接力活动
·就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把为让公民获得更多信息的林海先生判刑及吴义龙因组建中国民主党被开除学籍一事
·中国民主党东北三省筹委会就修宪问题致国家主席、全国人大代表们公开信
·吉林民主党成员参加王丹等人发起的要求重评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征集百万人签名活动声明
·吉林省异议人士就要求重评“六.四”事件及建立保障人权机制致国家主席、国务院、全国人大常委会、司法机关的信
·敦促中国政府重评“六.四”事件一事
·我所认识的张铭
·异议人士放弃立足经济的幻想
·沉默面对“六.四”纪念日
·良知无法忘却的“六.四”血案
·诬陷是中国社会的巨大毒瘤──读《中国农民调查》中的一起诬陷案有感
·谎言者与戳谎者的结局
·与警察探讨防民之口所带来的危害性
·官员不讲真话的原因及后果
·野蛮拆迁失住所 上访结果无家归
·法院有人民二字未必为人民
·网络自由不容钳制
·让百姓远离教育高收费及乱收费所带来的恐怖心理
·小议选举权
·任何犯了法的人都不可以不逍遥法内──读《任何犯了法的人都不能逍遥法外》有感
·八年前的今天
·不依法治党焉能治党从严──有感江泽民治党从严的方法
·略议缺少反思、悔过的《白皮书》及生存权在中国
·略议中国公民所具有的选举权及被选举权的实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救救濒临死亡的民运人士安福兴》

    4 月 2 日深夜,我回到家中,母亲告诉我:安福兴的母亲多次来电话,说安福兴处在病危状态之中。尽管我知道安福兴患有肝炎病差不多有十年的病史了,但没有想到他的疾病发展的这样快,这样重。
   
   我马上找到梁立维前往长春市白求恩医科大学第一临床医院感染科 910 病房看望安福兴先生。
   
   一、 多种疾病并发及处在濒临死亡的安福兴


   
   虽然与安福兴上次见面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但这次见到躺在病榻的安福兴却是判若两人,北方大汉粗犷的大脸不见了,看见的只是瘦弱、苍白、颧骨突出的脸。双手的手腕都扎着输液的针头在慢慢的打着点滴。 安福兴的母亲告诉我们:安福兴是 3 月 30 日晚上住的院。在此之前,他发了两天高烧,并且便血,直到他腹痛疼得支撑不下去的时候,才被家人强行送进医院进行抢救,但医生告诉我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第二天上午,我们找到主治安福兴疾病的医师张永胜,了解安的病情。医师张永胜说:安福兴患有肝炎差不多有 10 年的时间了, 5 年前他曾经住过一次院,但临床病症还没有消失的时候,他就出院了。出院的原因不用说,是经济问题。如果他上次要是好好的治疗的话,他的病不会恶化到这种地步。这次他来住院,当时我们就感觉到他已是肝硬化了,并且有腹水的可能性,只是当天晚上不能作检查。第二天上午,他的腹部就眼瞅着膨胀。经作穿刺抽水化验,腹水已经感染,并被腹膜吸收,导致腹膜炎。然而我们又不能把他的腹水抽尽,因为他的脾肿大并压迫门静脉。门静脉已经是曲张,腹水一抽尽,减压太快将造成门静脉血管迸裂,尽管如此,门静脉还是随时有迸裂的危险。门静脉曲张及腹水细菌蔓延再加上肠胃溃疡出血不止,这也是他便血不止的原因。 当我们问医师最后诊断时,他说:对这种多种疾病并发症,目前还没有下最后诊断。我们只能是根据他家里的经济条件,尽量的进行抢救,但还是要做最坏的打算,毕竟他家里的经济条件是有限的。他告诉我们:安福兴每天用的人血白蛋白(每瓶 450 元)、立血止(每只 50 元)、血浆(每袋 300 多元)等昂贵的药品费用需要 1000 多元的支出。就是做一次胃肠消化道止血的治疗,就要花掉 800 多元钱,而且至少要做三次。别说他这样的家庭,就是有工作收入的家庭也是承担不起的。 4 月 5 日我再次去医院,安福兴病情依然没有好转,仍然便血不止。他已经是 7 天没有进食了,甚至水都不允许多喝一点,仅靠打点滴来维持生命。然而这维持生命的点滴的费用,对已是债台高垒(借款 10000 多元,已经是所剩无几了)的安福兴的父母来说,是可望不可及的企求。难道在当今追求尊重、享有人权的呼声一浪高于一浪的时代里,金钱真的成了决定他生死之间的要素吗? 为此,我呼吁国际社会的有良知的人士及人权团体与国际红十字会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伸出你们温暖的手,救救濒临死亡的民运人士安福兴先生。
   
   二、安福兴个人简历 安福兴, 1951 年生于长春市。大学文化,曾经在吉林市石化公司销售科工作。 1989 年民主运动被镇压之后,他与当地的一些教师组建民主社会主义同盟政治组织。为此, 1990 年 1 月被当地公安部门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组织反革命集团的罪名逮捕。 1991 年 2 月被当地法院认定犯有反革命宣传煽动判刑 5 年。在看守所期间染上肝炎。 1991 年 4 月被送到千里迢迢之外的辽宁省凌原劳改营服刑,在狱中由于长年生活营养不足、有病得不到治疗及长期遭到监狱的严重的迫害的原故,致使肝炎病情加重。 1995 年 1 月被释放后,由于继续从事促进民主事业的发展,导致原有住房被原单位收回,无家可归的他不得不面临妻离子散的境界,而且又不得不回到已过花甲的退休的父母(母亲没有劳保)家中,但不久所住的房屋被拆迁,于是他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尽管他为从事民主事业的工作而落得个一无所有及身患疾病的地步,但他依然没有放弃对民主事业的追求,在 1998 年不仅为创建人权促进会积极的工作,而且不惜冒着再次坐牢的危险,为筹建中国民主党而奔波。甚至在他身体不佳的情况下,为声援被捕的中国民主党成员,而毅然决然的参加百日绝食活动。 这位老民运人士虽在经历了司法机关的迫害、家庭的破碎等种种打击的情况下,都没有让他倒下去,然而今天病魔却让重重的倒了下去,而且再次起来的希望几乎是零,甚至是生命也走倒了尽头。除非国际社会在道义上能向他伸出援助的手,也许能帮他把生命延续下去。同时我们也祝愿他再一次能承受住这次沉重的打击,站起来与我们一同为美好的理想而奋斗。
   2000 年 4 月 5 日急草于吉林
   
   (注:几天之后民运人士安福兴于 2000 年 4 月 10 日病逝)
   
   

此文于2014年06月0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