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执着的民运战士——唐元隽》]
东北一虫
·广告——一个对国人公开进行疯狂掠夺的行业
·岁末关注农民工:不要让拖欠工资阻断农民工回家过年的路
·农民工何时不再生活在悲惨的状态之中
·矿难,又是矿难!是谁在不断的制造矿难?
·难道你的存在就是矿难的代名词
·比灾难更可怕的事情是掩盖事实真相的谎言
·谎言是人民最大的公敌
·“汕尾血案“的断想及思考
·记住2005年12月6日这血色的一天
·祝愿新版《民主论坛》百尺竿头更上一层楼
·赵紫阳先生永垂不朽
·是谁在限制公民的通讯自由
·请警察不要破坏我和女友的正常情感
·从几起杀妻冤案看中国司法制度
·人民没有权利,任何规定都是官员作秀
·莫以冷漠麻木的态度对待冤假错案 推动国家立法实施精神损害赔偿
·连战能演好童话剧吗?
·令人不解的传讯
·中国民主党不会成为历史
·由暂住证和狗证一窗口办所想到的种种对人的歧视
·在逆风中飞扬的民主旗帜
·从张林政治案件窥安徽省的政治生态
·“财产来源不明罪”与开脱罪责有何区别
·刍议“财产来源不明罪”的危害性
·枕头风也能吹出廉正之花
·抗日战争60周年,让我拿什么来纪念你
·由许万平案想到了重庆的种种黑幕
·警察疯狂只为一个钱字
·人权记录恶劣的地方必然是腐败猖獗的地方
·把属于历史的归还给历史
·由一个小人物的人格想到了一个大人物的操守
·从朱久虎案看中国律师职业的高风险性
·乱收费及高昂的教育费用是老百姓难以承受之重
·是谁在制造农民工讨薪的悲剧
·由王斌余讨薪杀人案窥中国农民工讨薪维权的坚难性
·《冷万宝2005年自选集》(上)
·石头下的种子——争取人权点滴录
·我是谁(又名:一个来路不明的人)
·要 脸 的 爱 国 者
·谁 是 谁 的 主 人
·无奈的路
·养女的遭遇
·养女的命运
·就要求人大制定一部人权法案一事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公开信
·就要求人大重新八九年“六.四”事件及允许赵紫阳重新工作一事致全国人大委员长乔石先生的公开信
·就要求保障公民基本权利一事──致国家主席江泽民的一封公开信
·就建议加强解决反腐败问题致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公开信
·就杨勤恒未经法院审理而遭到监禁一事致公安部部长的一封公开信
·就敦促中国政府释放政治犯,遵守联合国人权宪章一事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罗宾逊女士的信
·中国公民要求结社登记申请书
·就敦促中共当局释放组党人士唐元隽一事致法国总理的诺斯潘一封公开信
·就中国政府镇压中国民主党及异议人士一事致英国首相布莱尔先生的信
·就中国民主党负责人王有才等人遭到非法逮捕一事致国家主席、总理的一封公开信
·就敦促中国政府释放中国民主党创建人王有才等人一事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玛丽.罗宾逊女士的信
·就浙江法院审判合法公民王有才一事发表绝食抗议声明
·就王有才、泰永敏委托家人及律师为其辩护得不到保障一事
·就徐文立、王有才因以理性、公开、和平的方式践行宪法所赋予的公民权利而遭到地方法院不公正的审判一事
·吉林省异议人士在本月十二日~十五日将要参加百日绝食接力活动
·就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把为让公民获得更多信息的林海先生判刑及吴义龙因组建中国民主党被开除学籍一事
·中国民主党东北三省筹委会就修宪问题致国家主席、全国人大代表们公开信
·吉林民主党成员参加王丹等人发起的要求重评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征集百万人签名活动声明
·吉林省异议人士就要求重评“六.四”事件及建立保障人权机制致国家主席、国务院、全国人大常委会、司法机关的信
·敦促中国政府重评“六.四”事件一事
·我所认识的张铭
·异议人士放弃立足经济的幻想
·沉默面对“六.四”纪念日
·良知无法忘却的“六.四”血案
·诬陷是中国社会的巨大毒瘤──读《中国农民调查》中的一起诬陷案有感
·谎言者与戳谎者的结局
·与警察探讨防民之口所带来的危害性
·官员不讲真话的原因及后果
·野蛮拆迁失住所 上访结果无家归
·法院有人民二字未必为人民
·网络自由不容钳制
·让百姓远离教育高收费及乱收费所带来的恐怖心理
·小议选举权
·任何犯了法的人都不可以不逍遥法内──读《任何犯了法的人都不能逍遥法外》有感
·八年前的今天
·不依法治党焉能治党从严──有感江泽民治党从严的方法
·略议缺少反思、悔过的《白皮书》及生存权在中国
·略议中国公民所具有的选举权及被选举权的实质
·略议言论、出版自由在中国
·略议结社、组党、游行、示威自由在中国
·略议司法部门与人权的保障
·是谁制造的台独
·意识形态的挣扎
·杂谈中共领导人的人权观
·是谁在不断的制造大贪官
·对民运自身问题的思考
·议人民公仆为何封杀反贪题材电视剧
·网吧与矿难事故被重视的背后
·实事求是的悲哀
·靠专制思想能治国
·从“九.一一”想到了“六.四”
·有感由灾难所体现出的优越性及其他
·刍议“在求同存异中共同发展”的两面性
·警察何时不再扣押合法公民警察何时不再抄合法公民的家
·“兔脑袋火锅”与“三个代表”
·中国公民就日本首相再次要参拜靖国神社一事呼吁人大常委会对此采取强硬措施
· 靠承诺也能防治腐败
·今天被传唤经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执着的民运战士——唐元隽》

    我的好朋友唐元隽先生在追求实现人权、民主观念的过程中,于一九九八年九月十八日在探访徐文立先生时,被北京警方强行带出徐家移交给长春警方,并在第二天杜撰了一个莫须有的 " 与非法组织人员联系 " 的罪名,将唐元隽先生关押在长春铁北看守所,这次的关押,是十年内第二次对唐元隽先生的关押。
   
   为了让外界再一次地了解唐元隽先生为追求实现人权、民主理念的过程中,所经历的人生坎坷和无所畏惧的执着的精神,我将向关注唐元隽先生命运的人士做些简单的介绍,并希望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各个阶层的人士,为营救唐元隽先生尽点微薄之力。
   
   唐元隽先生一九五七年出身在长春市一个知识分子的家庭。在他走向民主道路之前的生活,几乎是在 “社会主义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 ,是 “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过着幸福的生活 ”这样的神话中渡过的,然而这样的神话生活,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通过下乡、做工人、再上学等一系列的亲身体验和思考,他感觉到现实的生活不仅与所宣传的背道而驰,而且与人的本性也是不相符合的。于是在八十年代初唐元隽先生走向改造中国社会的道路上。 我认识唐元隽先生是在一九八三年初,那时,他想把关注国家命运的热心人士,聚集起来,共同探讨社会问题,寻找一条促使中国进入民主社会的道路。此事,在唐元隽先生的发起和促动下,一些青年和学生很快以 “ 民主沙龙 ”的形式聚在一起(人员在最多时达七十人左右),通过 " 民主沙龙 " 的聚会与探讨。唐元隽先生在一九八五年初步形成一套改造中国的思路,即 " 扫除封建、尊崇人权、实行民主、改造中国 " 的政治主张,而这个改造中国的思想,後经过一段时间的继续探索与思考之後,在一九八七年形成了更加具体和成熟的政治主张,这个政治主张,就是後来被外界媒体报导的 “ 扫除封建、实行民主、改造共党、建立联邦 ”十六字政治主张。 唐元隽的政治主张的内容是指:中国几千年的封建专制制度并没有随着共产党建立起来社会制度而结束,而是在某种程序上地延续下来。尤其是封建社会的宗法制度中的 “ 亲亲 ”、 “ 尊尊 ”等有关血缘等级的观念,在现实的政治生活中依然是在畅通无阻地发展,并且认为中共当局的某些做法背叛了党章所言的 " 人民公仆 " 这一宗旨。而已转化成新的官僚老爷,而消除封建的余孽和防止中共当局的异化现象及保障公民的基本权利,中国必须走民主之路,才能得到解决,并认为中国的现状,仅靠单一制度是无法解决现实矛盾和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而只有建立联邦制,才是中国的最佳选择。然而唐元隽先生这一忧国忧民的的良好政治愿望,竟然在一九八九年被中共当局诬陷为是反革命集团的纲领,并把 “ 民主沙龙 ” 的一些成员打成反革命集团的成员。 一九八九年北京发生震撼世界的民主运动。唐元隽先生以极大的“位卑未敢忘忧国 ” 的爱国热情带领 “民主沙龙 ” 的成员及其他朋友撰写支持北京学生运动的《告车城人民书》等公告及文章,组织长春市第一汽车厂、长春纺织厂工人举行三次上万人的大规模的上街游行和罢工,声援北京的爱国运动,反对政府用暴力镇压民主运动,呼吁政府采用民主和法治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 。 在民主运动遭到镇压之後,唐元隽先生和众多的参加民主运动的人士一样被投进监狱,中共当局无视宪法和公民基本自由的情况下,中共当局以所谓的 “ 反革命集团罪 ”、 “ 反革命煽动罪 ”两项罪名于一九九一年十一月二十七日重判唐元隽先生二十年有期徒刑,使其成为参加民主运动中判刑最重、最长的一位民运人士。 唐元隽先生遭到重判之後,被送到千里迢迢的辽宁省凌源县一个偏僻的山区的劳改营。在狱中,唐元隽由于多次参加政治犯举行的反 " 洗脑 " 及抗暴自救的斗争中,多次遭到狱警残酷无情的镇压,经常处在严刑拷打、戴脚镣、蹲小号,被严管等各种各样的体罚虐待和恐怖之中造成身体至今留有肋条被踢折、肝炎、肺结核等后遗症。


   
   尽管唐元隽先生身处狼窝虎穴般的凶恶险境和背着沉重的刑期,但始终没有改变唐元隽先生对实现人权、民主理念的追求。正如他的狱中撰写的文章所言的那样:自己之所以在生与死、血与火的考验面前而没有放弃和改变自己的信仰,就是由于 " 六四 " 争取人权、民主的精神,在始终不断地激励着自己 、、、、、、 。
   
   正是由于他的思想和血液里充满着 " 六四 " 争取人权、民主的精神的原故,在一九九七年七月出狱后,尽管已是妻离子散和身患严重的疾病,不仅对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无怨无悔,而且依然为了发扬 " 六四 " 争取人权民主的精神,执着、无所畏惧、义无返顾地为实现人权、民主的理念走向了不归路,直至再一次蒙难入狱。 在我写完这篇短文,我抬头望着窗外的浓浓黑夜,不免对美国学者亨金所说的 " 现在的时代,是人权的时代 " 的话产生了怀疑。
   一九九八年九月二十四日子夜于长春家中
   
   

此文于2014年06月0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