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从“九.一一”想到了“六.四”》]
东北一虫
·拆迁是把百姓推向灾难的系统工程
·一个欺人太甚的拆迁方案将引发什么样的后果
·居民拥有的《宪法》和其它法律赋予的权利在野蛮及暴力拆迁中遭践踏
·强制拆迁一旦实施,我将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居民楼已成危楼,现居住居民的生命与财产处于岌岌可危的状态之中
·进京抗议开发商欺诈拆迁户声明
·血色矿难的背后
·是谁惧怕真实
·“见死不救”和“活人被送火葬厂”与“重视生存权”的背道而驰
·广告——一个对国人公开进行疯狂掠夺的行业
·岁末关注农民工:不要让拖欠工资阻断农民工回家过年的路
·农民工何时不再生活在悲惨的状态之中
·矿难,又是矿难!是谁在不断的制造矿难?
·难道你的存在就是矿难的代名词
·比灾难更可怕的事情是掩盖事实真相的谎言
·谎言是人民最大的公敌
·“汕尾血案“的断想及思考
·记住2005年12月6日这血色的一天
·祝愿新版《民主论坛》百尺竿头更上一层楼
·赵紫阳先生永垂不朽
·是谁在限制公民的通讯自由
·请警察不要破坏我和女友的正常情感
·从几起杀妻冤案看中国司法制度
·人民没有权利,任何规定都是官员作秀
·莫以冷漠麻木的态度对待冤假错案 推动国家立法实施精神损害赔偿
·连战能演好童话剧吗?
·令人不解的传讯
·中国民主党不会成为历史
·由暂住证和狗证一窗口办所想到的种种对人的歧视
·在逆风中飞扬的民主旗帜
·从张林政治案件窥安徽省的政治生态
·“财产来源不明罪”与开脱罪责有何区别
·刍议“财产来源不明罪”的危害性
·枕头风也能吹出廉正之花
·抗日战争60周年,让我拿什么来纪念你
·由许万平案想到了重庆的种种黑幕
·警察疯狂只为一个钱字
·人权记录恶劣的地方必然是腐败猖獗的地方
·把属于历史的归还给历史
·由一个小人物的人格想到了一个大人物的操守
·从朱久虎案看中国律师职业的高风险性
·乱收费及高昂的教育费用是老百姓难以承受之重
·是谁在制造农民工讨薪的悲剧
·由王斌余讨薪杀人案窥中国农民工讨薪维权的坚难性
·《冷万宝2005年自选集》(上)
·石头下的种子——争取人权点滴录
·我是谁(又名:一个来路不明的人)
·要 脸 的 爱 国 者
·谁 是 谁 的 主 人
·无奈的路
·养女的遭遇
·养女的命运
·就要求人大制定一部人权法案一事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公开信
·就要求人大重新八九年“六.四”事件及允许赵紫阳重新工作一事致全国人大委员长乔石先生的公开信
·就要求保障公民基本权利一事──致国家主席江泽民的一封公开信
·就建议加强解决反腐败问题致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公开信
·就杨勤恒未经法院审理而遭到监禁一事致公安部部长的一封公开信
·就敦促中国政府释放政治犯,遵守联合国人权宪章一事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罗宾逊女士的信
·中国公民要求结社登记申请书
·就敦促中共当局释放组党人士唐元隽一事致法国总理的诺斯潘一封公开信
·就中国政府镇压中国民主党及异议人士一事致英国首相布莱尔先生的信
·就中国民主党负责人王有才等人遭到非法逮捕一事致国家主席、总理的一封公开信
·就敦促中国政府释放中国民主党创建人王有才等人一事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玛丽.罗宾逊女士的信
·就浙江法院审判合法公民王有才一事发表绝食抗议声明
·就王有才、泰永敏委托家人及律师为其辩护得不到保障一事
·就徐文立、王有才因以理性、公开、和平的方式践行宪法所赋予的公民权利而遭到地方法院不公正的审判一事
·吉林省异议人士在本月十二日~十五日将要参加百日绝食接力活动
·就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把为让公民获得更多信息的林海先生判刑及吴义龙因组建中国民主党被开除学籍一事
·中国民主党东北三省筹委会就修宪问题致国家主席、全国人大代表们公开信
·吉林民主党成员参加王丹等人发起的要求重评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征集百万人签名活动声明
·吉林省异议人士就要求重评“六.四”事件及建立保障人权机制致国家主席、国务院、全国人大常委会、司法机关的信
·敦促中国政府重评“六.四”事件一事
·我所认识的张铭
·异议人士放弃立足经济的幻想
·沉默面对“六.四”纪念日
·良知无法忘却的“六.四”血案
·诬陷是中国社会的巨大毒瘤──读《中国农民调查》中的一起诬陷案有感
·谎言者与戳谎者的结局
·与警察探讨防民之口所带来的危害性
·官员不讲真话的原因及后果
·野蛮拆迁失住所 上访结果无家归
·法院有人民二字未必为人民
·网络自由不容钳制
·让百姓远离教育高收费及乱收费所带来的恐怖心理
·小议选举权
·任何犯了法的人都不可以不逍遥法内──读《任何犯了法的人都不能逍遥法外》有感
·八年前的今天
·不依法治党焉能治党从严──有感江泽民治党从严的方法
·略议缺少反思、悔过的《白皮书》及生存权在中国
·略议中国公民所具有的选举权及被选举权的实质
·略议言论、出版自由在中国
·略议结社、组党、游行、示威自由在中国
·略议司法部门与人权的保障
·是谁制造的台独
·意识形态的挣扎
·杂谈中共领导人的人权观
·是谁在不断的制造大贪官
·对民运自身问题的思考
·议人民公仆为何封杀反贪题材电视剧
·网吧与矿难事故被重视的背后
·实事求是的悲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从“九.一一”想到了“六.四”》

   
    冷万宝
   
    “9.11”与“6.4”可以说是和平时代发生的两起最骇人的惨案。然而令人悲哀的是世人及政府等有关机构在对待这两起惨案却采取了双重标准的态度及行为,这不能不说是对同样遭受无辜伤害而又得不到公正对待的人而言,无疑是一种更大的伤害。
   


    在“9.11”一周年到来的时候,全世界相当多的人民及政府等机构,尤其是美国方面更是以各种不同的方式来纪念“恐怖袭击”给人类造成的这一悲剧,贴在世贸中心的废墟墙壁上的“我们永不忘记”巨幅标语,表达了美国人民“永不忘记”那刻骨铭心的悲惨一幕的心情。人们点燃手中的蜡烛,不仅是悼念缅怀那些罹难者,而且也是让生者在烛光之中感受到未来的希望。
   
    然而每当“6.4”周年到来时,尤其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全世界几乎听不见强有力的声音或看不到众多的人士及政府机构,来关注89年发生的那场震惊全球的“6.4”血案,并被有逐渐淡化的趋势。而且在国内,当局不仅没有从制造的惨案当中幡然悔悟过来,反而为维护少数人的既得利益仍顽固不化的坚持自己的错误决定及行为,并采取一切措施阻止人们公开悼念“6.4”惨案及缅怀为追求自由而死于枪口之下的勇士及无辜的市民,且常有人因纪念“6.4”的活动而遭逮捕并被判刑入狱。当局的所作所为不仅让无辜的死难者的灵魂再次遭到伤害,而且让生者对国家的未来难免产生失望的心理。
    “9.11”事件发生后,美国政府及保险业等有关机构以最快的速度不仅在精神方面对受害者本人及家属表示亲切的慰问及关心,而且在经济方面给予巨大赔偿与帮助,甚至有的公司募集上千万美金来救济本公司的死难者家属。尽管这些做法不能抚去生者因失去亲人而受伤的心灵,但对死者多少也是一点安慰,让生者能感受到来自国家及社会的极大关怀和温暖。
   
    而“6.4”事件被制造出来后,中共当局没有从产生学生运动的真正根源进行反思及汲取血的教训,而是一方面采取颠倒黑白的做法,污蔑爱国运动是一场“反革命暴乱”,并肆无忌惮抓捕大量的爱国人士,投入监狱。另一方面以经济作为手段来迫害参与运动的人士,大量的爱国人士,被企业开除,彻底的沦落为“无产阶级”一分子,导致众多的家庭陷入赤贫的生活状态。象去世不久的异议人士安福兴在饱尝完铁窗之苦回家之后,不仅无钱治病,而且在病逝前,连一张睡觉的床都没有,只能在拼凑的两个破木箱子上面度过短暂的生命时光。尽管现在是市场经济,企业、公司用人已有相当自由的用人制度,但参与89爱国运动的人士,还是不能被自由的聘用,即使侥幸被聘用,如果被政府知道了,那么也会被毫不留情的解雇,象唐元隽、李维、沈良庆等人就是遭受此类不公平待遇的众多人之一。如果想外出去谋生,更是比蹬天还难,一旦外出打工,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被警方押解回家,有时被直接送进看守所关押起来。即使法院证明是被无辜关押,但想要求国家赔偿,法院一句“没门”,无辜者的冤案就会成了铁案。当局在经济方面对参与89学生运动的人士的控制,可以说无孔不入,哪怕是朋友寄来的微薄的生活费或治病的钱,都会被政府部门截留,至于汇来的稿费那就更不在话下。更有甚者,就连与参与运动的人士结婚的人,都受到单位歧视,并进行百般刁难,工资都不给发,成了单位不受欢迎的义务的“打工者”。当局在经济方面对参与学生运动的人士进行滴水不漏的控制,无非是想把那些敢追求自由、民主思想的人“扼杀在摇篮之中”,逆历史潮流而动,以达到维护其自身特权的政治目的罢了。但这样做的结果,必然导致国家为此付出更加惨重的代价──良知的泯灭、伦理道德的丧失、精神文明的滑波、贪污腐败的猖獗等有害国家的现象泛滥,可以说抑善扬恶的直接后果。
   
    从两国政府对待同样遭受暴力的两起惨案不同态度及行为来看,不难辨别出两国政府的价值取向──那一个政府把人民的生命置于最高的位置上、把维护人的尊严放在第一的位置上;那一个政府把人民的生命视如草芥、把践踏人的尊严当做游戏一样进行玩耍。为此,笔者希望世界上有良知的人士能象以“我们都是美国人”的心态来对待“9.11”事件那样,能以“我们都是中国人”的心态及行为来对待“6.4”事件,促进这一让人类蒙受耻辱的“6.4”事件早日得到公正的解决,让死难者的魂灵得到象“9.11”事件之中的死难者那样的“安魂曲”和得到生者公开的最真挚的祈祷及得到世人及政府等机构公正的对待。也让那些失去孩子的白发苍苍老人、让那些失去心上人的妻子或丈夫、让那些失去亲爱父母的儿女及一切失去亲人的人们,在精神方面早日得到安慰。同时希望有一天,在中国这块土地上,能有一个真正的尊重人权的政府,在公开的公共场所念出在“6.4”事件当中每一个死去的人的名字,并能套用美国总统林肯于1863年发表的葛斯堡演说“我们要从这些光荣的(‘6.4’)死者身上汲取更多的献身精神来完成他们已经完全彻底为之献身的事业。”希望这一天的到来,不是梦想。
   
    (2002年9月13日于吉林)
   
   

此文于2014年06月0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