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网吧与矿难事故被重视的背后》]
东北一虫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左东西必然导致祸国殃民的结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自由的力量是任何东西都无法压制住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法官可能真的是不知道宪法及刑法原则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无宪政每个人都不会有安全感》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房价居高不下,主要责任在政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对造成灾难根源缺少深刻反省,人未来就不会有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看客结局可能会沦为受害者》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文革社会依然是等级森严的社会》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文革社会平等?》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微博死了,但倡导的普世价值及宪政绝对不会死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那些人留恋文革?》
·冷万宝《微博死了,但在微博上面倡导的普世价值绝对不会死掉的》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
·青年节的祈祷
·冷万宝《由赵常青先生被以“扰乱公共场秩序”的罪名判刑所想到的其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一)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九)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一)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二)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三)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四)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五)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六)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七)《上部完》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九)《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一)《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二)《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三)《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四)《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五)《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六)《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九)《中部》
·冷万宝《让个人享受自由 政府将获得权威》
·冷万宝《莫用内地维稳的思维方式来解决香港问题》
·冷万宝《莫用内地维稳的思维方式来解决香港问题》
·冷万宝《乱谈牛逼与痛哭的能源局长刘铁男》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一)《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二)《中部》
·冷万宝:《由维权律师唐荆陵母亲之死引发的联想》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四)《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五)《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六)《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七)《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九)《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一)《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二)《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四)《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五)《中部》
·冷万宝《痛悼为民主贡献一生的陈子明先生》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六)《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八)《中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网吧与矿难事故被重视的背后》

   
    冷万宝
   
    各种各样的安全事故在中国可以说是频频发生,而每一次事故发生后,都几乎引起中共官方的“高度”重视。但重视的结果,往往是不一样的。
   


    一种是在安全事故发生后,在中共官方的高度重视之后,不仅会取得立竿见影般的辉煌战果,而且还有可将这种安全事故扼杀在摇篮之中。这样的结果,从目前中共官方对网吧“安全隐患”的重视所产生的效果,可以说是一个明显的例证。6月16日在北京的一家网吧发生了一起造成多人死亡的火灾事故。此事故发生后,很快引起各方面的领导人的重视,并迅速在全国掀起了一场“对网吧进行拉网式的集中扫荡”。随后,人们便在各种媒体上或现实当中看到全国各地的网吧遭到“集中扫荡”的“辉煌”战果。全国各地的网吧不是纷纷被取缔,就是受到被严厉的整肃,而且不再允许申请新的网吧开业。
   
    另一种是在安全事故发生后,中共官方也是高度重视,但这种所谓的高度重视基本上是光说不做或者是一种走形式的做。全国各地矿井频频发生的各种各样的特大安全事故,可以说是这方面的最好的说明。仅仅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在中国这快土地上就发生了多起惨不忍睹的重大的矿井安全事故:如2001年7月17日广西省南丹县一矿井发生特大透水事故、2002年5月4日山西省运城富源煤矿非法私自开工生产时发生透水瓦斯爆炸、2002年6月20日黑龙江省鸡西矿业集团城子河一煤矿发生特大瓦斯爆炸事故、2002年6月22日湖南省邵东县深塘煤矿发生透水事故、2002年6月22日山西省繁峙县义兴寨金矿发生爆炸,而这些所说的事例只不过是矿难之中的很少的一部分。上述所发生的每一起安全事故中都有几十人死亡,甚至有上百人的死亡,而且有的地方为隐瞒安全事故,竟出现毁尸灭迹的现象。而这些安全事故的每一次发生之前或之后,都几乎伴随着中共官员的每一次的重视,但结果不但没有消除或减少安全事故的隐患,反而是安全事故愈演愈烈的局面。
    网吧之所以能够得到最严厉有效的整肃,其实并不在于一种物理状态上所存在的安全隐患,因为网吧在这方面的安全隐患并不算太坏。北京一家网吧着火,存属是一次偶发事故,要不是两个孩子的无知想法在作怪,是不会发生这类事故的。面对一起非常偶然的事故,中共领导人如此雷厉风行、兴师众众从“根”上来解决问题,这不能不说明中共领导人对事故的“隐患”,是在思想认识上达到了空前的高度。我们不妨从官方的各种媒体上,常常看到对网吧的态度上,其认为网吧是传播中共领导人不愿意看到的一些信息的渠道,并认为“敌对势力”利用互联网借国内某些“热点”大做“文章”进行“颠覆国家政权”或“危害社会秩序”及“影响社会稳定”。说白了,网吧的存在对中共领导人的利益存在着很大的挑战。如今借口一旦存在,网吧安全事故的“隐患”也就被言行一致的得到了高度的重视了,网吧的命运也就在劫难逃了。
   
    而对频发矿难事故的重视,为什么停留在表层上,而不去采取行动从根本上来解决,这里面实际上是实实在在的利益在做崇。那些违规违法的矿井能在光天化日之下,不顾矿工的死活进行运作,说好听的是为了财政上的需要,实际上更多的是为了满足一些官员难添的欲壑。广西省南丹县县委书记万瑞忠一人就从其领导下的矿产部门贪污318万多元人民币,而其它违规违法的矿井的“正常”运行,如没有金钱这个润滑剂在官场上起作用,恐怕是一分钟也不会存在下去的。因此可以说,每一处违规违法的矿井作业的背后,都公开或隐藏着最肮脏的交易。至于矿工的死活是不在话下的,事故一出,则能满则满,能骗则骗。有点“善心”的,给死难者家属一点杯水车薪的抚恤金。碰上黑心的,毁尸灭迹,让家属连遗体都看不见。长期如此下去,矿难频频的发生也就不是什么新闻了。于是矿难事故照样发生,事故照样被“重视”。当然了,当官的则自然继续当官了,好在特色的国情,在制度上没有安排引咎辞职这样的程序。
   
    中共官方对各种各样的安全事故的重视所产生的效果为什么有天壤之别,其实道理很简单,就是既得利益的标准,在决定着安全事故是否能够被消除、减少或持续发生的走向。
   
    (2002年7月6日于吉林)
   
   

此文于2014年06月0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