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略议言论、出版自由在中国》]
东北一虫
·略议缺少反思、悔过的《白皮书》及生存权在中国
·略议中国公民所具有的选举权及被选举权的实质
·略议言论、出版自由在中国
·略议结社、组党、游行、示威自由在中国
·略议司法部门与人权的保障
·是谁制造的台独
·意识形态的挣扎
·杂谈中共领导人的人权观
·是谁在不断的制造大贪官
·对民运自身问题的思考
·议人民公仆为何封杀反贪题材电视剧
·网吧与矿难事故被重视的背后
·实事求是的悲哀
·靠专制思想能治国
·从“九.一一”想到了“六.四”
·有感由灾难所体现出的优越性及其他
·刍议“在求同存异中共同发展”的两面性
·警察何时不再扣押合法公民警察何时不再抄合法公民的家
·“兔脑袋火锅”与“三个代表”
·中国公民就日本首相再次要参拜靖国神社一事呼吁人大常委会对此采取强硬措施
· 靠承诺也能防治腐败
·今天被传唤经过
·“英雄”之死的背后
·以民为本还是以官为本──思考地方政府制定政策的走向
·中共要想加强执政能力必须要还政于民
·中国腐败真的不可怕吗?──有感于为腐败辩解及开脱的文章及专家
·难 忘 的 往 事
·向日葵•萨克斯
·我走了 ——三年前落难有感
·既 然
·血雨腥风何时了
·雾•风
·无 题
·勿 忘 的 画 面
·腐 败 草
·腐给警察先生们书
·赔偿申请书之一赔偿申请书
·给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书
·赔 偿 申 请 书之二
·蒙受冤狱当赔偿 怎奈法院偏枉法
·我到底有什么公民权利?!
·莫 名 其 妙 的 一 天
·执 着 的 民 运 战 士——唐 元 隽
·无 奈 的 出 走
·亲 情 无 法 体 现 的 社 会
·救救濒临死亡的民运人士安福兴
·宁 弃 特 权 争 人 权——简记一位中共干部走向组建反对党的心路历程
·总理你不厚道——有感于温家宝回答记者有关民生及言论自由问题
·百姓何时从被黑的围城里走出来
·残 缺 的 家 书——给亲友的狱中书信
·吉林省有良知的公民致丁子霖等六四事件死难者家属的慰问信
·中国民主党东北三省筹委会申请书
·中国民主党吉林省筹备委员会公告
·结社登记申请书
·正义之星在腐败大火之中陨落
·谁 之 罪
·徇 私 枉 法 路 畅 通 公 正 无 门 洗 冤 狱
·官官相护 百姓遭殃
·勒索——谋生者的致命伤
·盛世无法掩饰学生家长缺乏的安全感(再续)
·盛世的新衣无法掩饰百姓缺乏的安全感(续)
·盛世中百姓所缺乏的安全感
·劳教制度成了官员腐败的推助器和迫害举报者的武器
·母亲与国家这个“母亲”
·英雄在冷血社会中的命运
·议《刑法》中 306 条款的 “ 律师伪证罪 ” 的副作用
·乱收费及高昂的教育费用是老百姓难以承受之重—— 刍议义务教育的空缺及教育产业化的弊端
·议《刑法》中 306 条款的 “ 律师伪证罪 ” 的副作用
·对百姓不要太冷酷
·农民工何时不再生活在悲惨的状态之中
·一件本不应该发生的案件
·在五一劳动节中祈祷农民工早日摆脱悲惨的命运
·律师也是弱势群体
·任命的村官滥用权.民选的村官难维权
·拖延义务教育实施就是严重违法
·不为百姓利益负责的权力是构建和谐社会的最大障碍
·悼念及缅怀林牧先生
·靠专制思想能治国
·何时做有良知的中国人不再悲哀——有感于唐元隽出逃
·政治钟摆
·你们误解了刘刚先生——给纪晓峰先生书
·我被第六次非法抄家──给国际社会及联合国人权委员的一封公开信
·紧急呼吁书——关注逃往台湾的民运人士唐元隽
·请美国政府出面给予唐元隽政治庇护──致美国国务院的公开信
·谈谈中国民主党的发展问题──回世遵先生书
·不要用践踏人权方式来迎接新年 -- 关注杨天水和许万平及郑贻春的人权状况
·今天被传唤经过
·我的控诉
·东北三省民运人士原定“五四”座谈会被公安当局封杀
·專訪冷萬寶:紫陽辭世 心情難平靜
·長春民主人士冷萬寶訴被拆遷遭遇
·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怀念林牧先生 -- 一个真正有尊严的人
·给人权团体书之一
·给人权团体书之二
·《关于假释人员冷万宝在假释期间的规定》
·——争取人权点滴录
·和谐社会难道就是官商勾结坑害百姓所构建成的吗——有感于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的被拆迁户的遭遇
·一个志愿军家属因野蛮拆迁处于悲惨的状态之中
·房地产——一个祸国殃民的行业(祸国篇)
·评《中国人权发展50年》白皮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略议言论、出版自由在中国》

   
    冷万宝
   
    言论、出版自由是人类表达思想自由的一部分。人有表达的自由,但表达的自由不仅仅是局限于对日常生活的表达,更重要的是人们可以对其所生活的国家中的社会制度、政治及国家领导人有通过运用言论、出版表达自己的看法及主张的权利,并且通过此方式影响国家的决策及间接的参与管理国家公共事务。尽管《白皮书》称国家大力发展新闻出版事业,为公民行使言论、出版自由提供良好的条件。但这一人类之最基本的自由,在中国的状况是怎样的呢?
   


    一、宪法上的缺陷
   
    对言论、出版的限制及阻碍最主要的方面是来自宪法。尽管宪法规定中国公民享有言论、出版的自由权利,但由于宪法规定某种思想、体制不允许人民对此提出疑义、批评及反对的限定,其结果就导致了人民享有言论、出版的自由就成为一纸空文。
    二、对媒体的管制
   
    对言论、出版的限制不仅来自宪法的规定,而且来自中共当局对言论、出版的严厉的控制,这方面从国家主要领导人主张政治家办报(实际上这是明显的在剥夺普通人办报的权力),并要求媒体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宏扬主旋律的做法上来看,不难说明这一点。实际上这种对媒体的要求是非常可笑及荒唐的,什么叫正确的舆论导向及主旋律,即使依靠权力称自己是真理的拥有者的独夫能解释这一问题,但历史对这一丧失理性而制造的梦幻,最终还不是给予了无情的摧毁。20年前的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的华国锋主席不是要求媒体对他提出的两个凡是当做主旋律进行宣传吗,但结果还不是以可悲的结局收场。
   
    中共当局始终如一的对言论、出版的控制,不仅让普通的公民难以行使言论、出版的权利,就是对没有掌握实权的官员也是如此。当年就连胡耀邦主张发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文章,都要受到中共主管宣传部门的抨击,说是反对毛泽东思想。周扬因发表一篇有关《人道主义与异化》的文章,不仅遭到肆无忌惮的批判,而且最终被气死。试想一下,就连中共的高级官员在言论、出版方面都要受到无情的打击及迫害,那么普通公民在这方面的状况会是怎样的呢?
   
    三、以言治罪仍是中共统治压制言论、出版的一个手段
   
    臭名着著的文字狱虽然在中国的传统社会上盛行,但比起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把文字狱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可以说是小巫见大巫。尽管宪法规定公民享有言论、出版自由的权利,尽管毛泽东说过:“让人们说话,天不会塌下来”的话,尽管邓小平说过:“革命的政党,就怕听不到群众的声音”的话。但是人民一旦行使宪法所赋予的言论、出版自由的时候,一旦超出他们认可的程度时,就马上撕去虚伪的外衣动用专政的机器,对人民是大打出手残酷镇压。55万的知识分子在57年一夜之间被打成右派摔进万丈深渊受尽炼狱之苦,就是毛泽东的阳谋的杰作。毛时代不仅在对待普通的持不同政见者,采取诸如先割断喉管、摘掉肾脏后枪杀的等残忍的方式消灭异己分子,就是对待持不同政见的国家主席、元帅、将军等国家领导人也是常常以革命的名义把他们从肉体上消灭掉,以达到一言堂的目的。毛的专制并没有因其死亡而结束,而是不断的再延续。在西单民主墙期间,当民主派人士反对邓小平所反对的专制的两个凡是时,邓小平不是也支持吗,但当民主派把矛头指向他的专制时,便禁不住大发雷霆,把民运人士纷纷投入监狱。而这种对待不容忍不同声音做法,可以说是在89年动用坦克、机关枪等重型武器制造的“6.4”惨案的过程当中发挥得淋漓尽致,并且可以说这种镇压的余波并没有随着邓的衰老及死亡而停止,而且至今是绵延不断。
   
   对言论、出版的限制及扼杀,不仅造成文化的沙漠、精神的荒原、道德的虚无,而且也是造成中国出现灾难所在的重要的根源之一。要改变这种现状,就必须建立起相对于政府的司法独立和新闻出版自由的制度。只有让各种思想在自由的市场中公开的平等的竞争,才是获得真理的最佳方式,而政府对思想的任何限制,都可能阻碍对真理的追求,这是历史的经验反复证明的定律。
   
   

此文于2014年06月0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