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春秋战国
[主页]->[百家争鸣]->[春秋战国]->[听民运:民运里面的三种人]
春秋战国
·老子说的:谷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老子说的:退
·商人时代:政治还是经济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商人时代:企业家精神
·商人时代:没有特权就不会有垄断
·关于“抗日反独运动”的看法
·老子说的:常
·反对党:因为反对,所以反对!
·中日之间
·反对党:民主是量器
·老子说的:绝
·中华制治:封建与郡县
·老子说的:独
·老子说的:孔
·儒家傲:唯我人民天下君
·老子说的:则
·反对党:阶级支撑
·老子说的:希
·老子说的:赘
·反对党:说明正义与正义的说服
·主义与问题:个人主义与利己主义(读刘晓波,真由美的头发有感)
·主义与问题:分裂主义与专制主义
·商人时代:工人与商人(二)
·主义与问题: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与社会主义(一)
·不伦 不类 宋楚瑜
·连败 连战 近于仁
·商人时代:私有财产
·老子说的:小
·上帝为何:上帝不是宗教
·主义与问题:是“阶级斗争化”还是“自由民主化”?
·主义与问题:牺牲,是解放者的责任,不是公民的义务!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和社会主义(二)
·党文化:谁在监督!谁能监督!
·主义与问题:道德
·党文化:以党治国
·老子说的:淡
·新闻短评:英雄
·反对党:党内党外
·主义与问题:权威主义与法西斯主义
·反对党:论党员的修养
·党文化:民主集中制
·商人时代:谁是特首?
·似诗而非:天与人
·主义与问题:民主化与私有化
·关于《物权法》:总的印象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人权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物权
·关于《物权法》:占有
·支持朱成虎:这是一种事实
·主义与问题: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
·支持朱成虎: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主义与问题:性善、性恶与本无
·新闻短评:从扩大内需到节约型社会
·儒家傲:中庸
·主义与问题:信仰与宗教
·儒家傲:君子
·老子说的:宝
·老子说的:胜
·主义与问题:殉道
·主义与问题:论台独的民族主义实质
·民族主义:从中共的一段党史说起
·民族主义:从台湾建国党看国家的意义
·民族主义:陈水扁论主权与人权关系
·新闻短评:勇者来,怯者去!--评实名制
·闲评财经郎咸平:私有化与法制化
·民族主义:论国家的作用
·民族主义:列宁主义之民族自决权
·党文化:两条路线
·闲评财经郎咸平:城市化——城市的责任与噩梦
·主义与问题:论各谐——从斗争到调和
·闲评财经郎咸平:日韩台模式与中国农民
·今日国民党:两个朋友和两个敌人
·今日国民党:台湾、大陆、中国
·今日国民党:青年、中年、老年
·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新闻短评:党的最大敌人
·今日国民党:黑金、蓝金、黄金
·商人时代:从娱乐业开始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好话与坏话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自由与务实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胡适与鲁迅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中国与外国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唯心与唯物
·《评理谈论》:胡平的小错误 谈《从李敖谈到自由主义》
·《评理》:关于汪丁丁之《自由:一段脚踏实地的叙说》
·新闻短评:人民的眼睛总是雪亮——写在台湾三合一选举之后
·似诗而非:寄活动在Yahoo的骂手——梦网们
·一台湾湾:国民进步党或者是进步国民党
·似诗而非:悼美人
·一台弯湾:新型政党碰到的老型问题
·一台弯湾: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一台弯湾:生吞还是活剥
·主义与问题:南京大屠杀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听民运:民运里面的三种人

   听民运:民运里面的三种人
   
    网上的时间多了,看的民运不多,听的民运可是不少。当然这个民运的标准也没有个国家的正式规定,所以是不是民运这个谁也是说不清的。在这些乱七八糟的民主爱好者们的中间,有三种人让我印象深刻。结合着关于民运的种种实与不实的传闻,我也只好把现在的“民运病”的病菌的帽子扣给他们了。
   
   第一种人:小丑儿

   
    这种人说话多,而且频繁,只是从来不重视其内容的实际作用。他们一般是先在一边看好风向,觉得哪个派系的人多势重,就顺手把这个派系的对头给调侃一番。这些被调侃者如果回嘴,他就用来证明你的没有水准。
   
    如果有些脾气的主儿回的重了点、荤了点,其真正的对头们就要站出来严厉批评这主儿是个流氓,到这时“丑儿”们也就以胜利者的面目跳出来,摇摆着胜利的大旗,跳出来打个浑说自己如何如何的不在意、怎么怎么的大肚能容,劝他看好的势力要能发挥自由民主的精神准予对方存在。
   
    而如果这“丑儿”看着双方势均力敌、不相上下时,他也要跳出来搅和一下子。内容是他不能理解,也不用去了解的,重要的是要把两面三刀的挥动一下舌头,讲出些个不知所云的东西出来。把一个严肃的气氛打个粉碎,最后能落得个两面讨好的好人缘下来。而哪些个梦想要找个结果出来,追求所谓真理的傻子们也只好在眼花缭乱中看着对手从容的鸣金收兵。
   
    这种人的识别方法:1、如果说正经的话题,“丑儿”用一副早就成竹在胸的调门,说这个话题没有意思不如说说别的话题;2、如果有人为了某个问题与人发生争执,“丑儿”一定要站在人多势重的一方,讲一些这个人的私事、丑事出来,给这个讨论从公议引导致私怨上去。3、如果有人在争执问题而达到白热化时,他就要开始用个“竹杆”捅一下别人的“私处”,让其发怒最好是让对方被清除出党,以此完成其地位的提升。
   
    可恶度:★★
   
   第二种人:老红卫兵
   
    这种人一般出身在新中国,长在毛时代,其青春期、成熟期都是在共产党的极左时代。打倒一切、推反翻一切的红卫兵思维深入此种人的骨髓,而其本人根本就不认为他们自己中毒太深,反而觉得只有这种红卫兵式的大批判,才是对马列毛邓江胡的最彻头彻尾的否定。
   
    他们习惯性的生活在,以文革方式反文革的逻辑死结之中而不能自拔。如果有旁人要以中庸心态对待历史事件与人物时,他就要以一种打倒而后必须要踩上一万脚的理论,来指出这人是个某某党的同情犯、同志犯、同理论犯。
   
    “老红卫兵”们可能是出于自尊,只要与人发生辩论就不断的说:谁谁的观点他早就太他不知道的书名的书里看到过,谁谁也不是什么理论大师。而其最为有力的论理武器就是指责对手是马列主义者,可能是基于对于理论的无知,出于自我的仇怨之情,好像只要把对手说成是马列主义者就已经可以把对方完全否定,进而就可以阿Q式的成为一个精神上的胜利者了。
   
    这里所谓的老,也不一定是年轻与年老,现在一大批的青年民主派们也加入了这个阵营。似乎以红卫兵模式来反马列是比较能方便的加以掌握与运用,其绝对真理的式的行为与思维也比较能便于自己的信心的生成,这种人的队伍还在不断的扩大再生产之中。
   
    老红卫兵的识别方法:1、一般来说发言的时间比较长,发言的次数比较多,发言的内容很宏大而内核很小,反反复复能把一些观点说上三到五年不做毫厘的修正;2、其辩论方法是红卫兵式的:抓辫子、打棍子、扣帽子。例如辩认的同时有人说了个他不喜欢听的词,他一定会要在这个地方大作文章,也不论是不是与本来问题差之千里;3、很喜欢把一切的观点的正确与否,当真成为人与人斗,与天斗、与地斗的斗争过程,而是不是能得到一个正确的结果并不是他关心的所在。4、特别重要的一点是他认为只要是某党支持的他一定要的反对,只要是某党反对他也一定要支持。他可以这个红卫兵逻辑思维指导下,让爱主义与共产主义结成一体,而把爱国与自由对立起来。5、还有某些老红同志,总喜欢说对方是马列主义者,对方是某党的狼奶吃的太多中毒了。
   
    可恶度:★★★☆
   
   第三种人:阴阳人
   
    这里所谓的阴阳人并不是他们生殖系统出现了什么问题,也不是他们在心理上的恋态,而是在于他们这些人的行为方式总是——阴一套阳一套。
   
    可能是出身于党治系统的关系,给他们形成了这样的一种变态行为,也可能就是一些某党的特务在悄无声息的对一些他们认为可以加以利用的矛盾进一步的进行分化瓦解。但他们对于海内外的民运组织的破坏是惊人的,对于真正的纯洁的理想主义者来说是致命的。
   
    他们好像是很喜欢交友,也很忠于对方,好像不自觉的他就成了一个组织里的一个分子,而几乎同时他也开始为了忠于自己的友人与小团体进行考虑了。一次大会,一次选举,一次分钱,他们都是要出于公心的为他人考虑的悄悄地活动,又要能正大光明的把一切都幻化成为正义的事业。
   
    在网路上,他们用悄悄给辩论双方加油加火,而一公开发言又要站在大势力一方对弱小者加以鞭挞。在现实中,他们或者是挑动国内的民主理想的青年们去做种种的凶险行为,而又要站在国门之外高唱理想之歌说他们是如何如何的爱护青年,要对他们加以救护;或者在表面上要维护什么团结,而在阴地里去挑动同志们为了权力去你死我活。
   
    他们以阴谋诡计为智谋无双,以无原则的权力斗争取代理想实现的必然代价。这种人是一种生存于人类组织结构中的蛆,肠胃里的寄生虫,他们是以食用大厦为生的蛀虫。
   
    阴阳人的认别方法:不可分别,除非你能脱下他的裤子来看看他哪个地方!
   
    可恶度:★★★★★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