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沧海一叶集
[主页]->[大家]->[沧海一叶集]->[中国收起你打击“非法行医”的手]
沧海一叶集
·盛世欢歌
·征地--征命
·撕下最后的一片伪装
·不敢管
· 另类武器--身份证
·他们还可以给些什么
·告诉我我们为什么要用血的代价去争取民主
·谁比谁更能发展经济
·不要再把你们“为所欲为”
·民主国家腐败并不是民主的错
·《民主论坛》还要推荐吗?
·叫我如何来爱你
·它们在为谁开脱罪责
·面子问题
·郭飞熊的“维护正当防卫罪”
·违法又如何
·我不是观光客
·你的世界,我的恶梦
·永远的心痛
·请阻止暴力征地:呼吁人大立立即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
· 请别为我呼吁
·别指责我投降
·对不起,你无权回国
·你无权受中国保护
·谁又曾关注我们
·伤--深深的
·救人心切的陈光标先生危险啊
·我愿意为你鼓掌为你喝彩
·为了“友谊”我们没有尊严地活着
·中国应该开放新闻自由
·我不想说瓮安,我只想说假虎照
·我只想知道尸检到底做了多少次
·不明真相与明白真相
·精斑、避孕套、处女膜
·请发挥你的影响,帮一帮我们
·生命守护,为健康祝福
·替罪的羔羊啊!你何时不再沉黙
·我们共同的目的--健康
·求你,谎言说的真一点
·杨佳案不过是“警民纠纷”而已
·正义的旗帜永不倒下
·“中间道路”是达赖喇嘛的死胡同
·让有尊严的活着成为正常
·弱弱地问“杨佳该死者”几个问题
·我们需要阳光
·为黑食品护航的质检总局
·给我一寸净土给我一分钟
·你走了我们没有哭
·自由表达意见绝不是示威
·我们应该在以哈冲突中学会宣传
·他们那里是什么理想主义者
·保钓--中国人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
·他只是“借”钱你却“故意杀人”
·我们是人不是零件
·我们应不应该舍身出门
·执法--上海式的
·伟大爱国者的嘴脸
·中国在你的胸堂容下一颗心
·抗议“干涉内政”
·警枪响起后反差巨大的二种即时反应
·发展英国式的
·一个女人之死与一个男人之死
·换一种方式冲击网络言论自由
· 强加给谷歌都不敢接受的赞扬
·网络审查并不可怕
·其实他们想要的是我们的良知死亡
· 谁偷了我的选票
·选票被偷走以后
·刀口下的孩子
·你可曾想过枪口下的孩子
·三个人的一个难民故事
·请让他自由地呼吸一口自由的空气吧
·罂粟花杂感
·拆迁----法保护下的强抢
·和谐社会”抢劫者的天堂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政策只给占领国提供子弹而已
·母亲的手“摔”断了
·挪威很近长乐很远
·王凤娇的断手刘晓波的煽动颠覆罪
·一切等法医鉴定结果出来再说
· 中国的勇气在哪里
·太较真了一天都活下去
·我们睁大眼睛看着吧
·对于刘晓波有些话不能不说
·一切以私了来解决
·母亲的断手案终于完结了
·我的利害与我的无奈
·奥斯陆在鼓励犯罪还是中国政府在犯罪
· 这只手太重
·并不光彩的影响力
·我看到的只是魔鬼的狰狞面孔
· 别怀疑我的决心
·中国人--你何时能够站出来
·中国制作最好的片子《国家形象》
·霸主、警察、清白 !
·主权与人权高低的陷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收起你打击“非法行医”的手


   
    中国收起你打击“非法行医”的手
    林键
    中国不要打击非法行医,人民需要非法行医,为了让老百姓有“医”可医,为了让老百姓看的起小病,收手吧!

    2000年中国大陆共查处非法医疗机构38463个,非法行医人员22320人,罚款总金额达977万元,查处非法医疗广告35178件。中国大陆打击非法行医的声势不可不谓浩大。
    非法行医的种类
   
    什么是非法行医呢?在医疗机构或诊所里没有医疗机构开办许可证,医生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书就是非法行医。这就是非法行医,也就是没有说证件不全或没有证件的行医。
    这就可以把非法行医分为三种:医疗机构或诊所有医疗机构开办许可证,但医生是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书的医生;医疗机构或诊所没有医疗机构开办许可证,医生有执业医师资格证书;既没有医疗机构开办许可证,医生也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书的医疗机构或诊所。
    国家打击的是哪种非法行医
    从法律上讲国家打击非法行医是合法。国家为什么要打击非法行医呢?理由是非法行医者不合法,非法行医者不能保证患者的正当权益,非法行医者进药渠道乱,进假药过期药,药品不合格。非法行医者医术不好,不负责任,国家打击其是合情的。但我还是要为非法行医辩护,在法律上我不支持非法行医,在情义上我支持非法行医,我可以清楚的告诉大家,我们国家打击的非法行医就要是第三种,既没有医疗机构开办许可证,医生也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书的医疗机构或诊所。
    这话怎么说呢?
    首先前文讲的第一种非法行医:医疗机构或诊所有医疗机构开办许可证,但医生是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书的医生。
    这类非法行医者大都是用钱在正宗医院里用钱买下这科那科的,也就是院中院,或承包了街道诊所,根本就无法查处,因为卫生行政部门虽说是执法部门,但在这一方面没有执法权限。比如北京卫生行政部门曾对一家医院承包门诊进行了查处,结果对方提出行政复议,状告卫生部门获胜。承包诊所的更没办法打,因承包诊所者全都是向卫生行政部门承包的,我们的卫生行政部分会不会打击它呢?显然不会,打击它是自家人打自家人,以后诊所那还有人来承包、敢承包了呢。
    第二种非法行医:医疗机构或诊所没有医疗机构开办许可证,医生有执业医师资格证书非法行医。
    这类非法行医者多数是大医院里的主治级以上医生,利用假期到非法医疗机构或诊所坐诊,更有些是直接将医院里的病人带到自己家中来诊疗,当然收费只是医院里的一半左右。假期我们卫生行政部门有多少人上班,怎么打,把病人带到家中诊疗,医生是不会举报,病人有好处也不会说的,就连卫生行政部门都是能装不知就不知。虽然谁都心知肚明,但谁都是不会说出来的,不说对谁都有好处,说穿了就谁都没有好处。
    两证件都没有的非法行医是国家打击的非法行医的主要对象,因为打击其对医院是有利的,是对诊所是有利的,对政府是有利的,这是事实。打击了两证件都没有的非法行医,国家被承包的医院、诊所利润就会提高,承包费就可以多收,事实上就是如此。
   
    站不住脚的打击非法行医理由
    国家打击非法行医的理由,除了是不合法的行医外,其它的都是站不住脚的。如非法行医者不能保证患者的正当权益,非法行医者进药渠道乱,进假药过期药,药品不合格,非法行医者没有经过专门培训,医术不好,不负责任没有医德,国家打击其是合情合理的。
    首先合法行医者一样不能保证患者正当权益
    非法行医者不能保证患者的正当权益,当然这是事实。不过比起我们的合法行医者,至少我们的非法行医者没像我们的合法行医者那样不能保证患者的正当权益,翻翻报纸,看看电视就知道了,我们的报纸,电视讲的最多的医疗事故是合法行医的,非法行医倒少见得有多少医疗事故——最多的是手术台脏,不卫生之类。
    在这特举两例合法行医者荒唐的医疗事故。
    1993年12月22日,在山东潍坊医学院附属医院,刚满5岁的病儿刘大龙扁桃体摘取手术和4岁的严重先天性心脏病患儿徐冲开胸手术调了包。
    上午8点15分,耳鼻喉科手术室主刀医生在等刘大龙,然而刘大龙被带进了心脏手术室。医院专门为这台高难度的心脏手术成立了一个阵容庞大的医疗组,主刀是医疗组长,第一助手是特聘来的主治医生,第二助手是孩子的主管医生。医院特为开胸医生邀请了电视台作手术录像,这是该院首咨本院医生主刀做心脏手术。报道无疑是想为医院留一份荣誉。人们期待手术的成功。
    然而错误开始了:巡回护士走向刘大龙,拿的却是徐冲的病历。
    做心脏手术的人应该理发、洗澡、穿卫生隔离衣、用担架车推进手术室。而此时的刘大龙穿的是往常的衣服,麻醉科主任例行公事地问:“你叫什么?”刘大龙响响地回道:“刘大龙!”医生竟毫无察觉地放过去了。倒是刘大龙有些不解,他问医生:“你们给我解扣子干嘛?”在场的医护人员没有人理会他的问话。病历就在旁边,只要拿过来一看,错误就会停止。可是没有,可以说这些医护人员根本就没有严格执行查对制度。
    熟悉心脏病患儿徐冲的主管医生,在亲手为孩子消毒·铺手术巾时竟未认出这个陌生的孩子。疏漏并未到此结束,麻醉师与主管医生都未用听诊器检查一下插管是否到位。如果查到了,就一家会知道这是一颗健康的心脏。因为区分出严重先天性心脏病患与健康儿童和差别这是对一名外科医生的起码要求。就这样,四次可以发现手术对象差错的机会都错过了。
    一切术前准备工作就绪,手术需输用的“B”型血也备足了(刘大龙是“A”型血,徐冲是“B”型血)。
    手术开始了,手术刀划开了胸腔,电锯沿胸骨劈进,打开了心包后游离血管,将进入心脏的大血管插上导入人工心肺机,不到10分钟,仪器显示孩子出现了血红蛋白,这是向医生发出了第一个危险信号--输入异型血后产生溶血反应。然而这一现象被在场的医生疏忽了。200毫升“B”型血在刘大龙全身每一分钟循环一遍,而正常的体外输血,一分钟才能输入3毫升,输入50毫升异型血足以致人死亡。手术继续进行,心脏打开并没有发现预期诊断的病症,心脏一切正常。助手们怀疑是“B”超诊断有误。伴随着大家的疑惑,手术刀向心房延伸。心房、心室打开后,仍未发现异常,又剪开肺动脉一切正常……最后在缝合了皮肤后手术医生才搭上听诊器,听到心音清晰正常!
    而徐冲的手术是一样的残酷与荒唐,教育科书规定像徐冲这样患法洛四联症的先天性心脏病人是不能作扁桃体摘除手术的。手术护士也未查对姓名、年龄。医生也没有重新检查儿童的心音,医生与自己主管的病儿相对而坐也同样没有认出不是自己的病号,也未对患儿为什么脱光了衣服产生怀疑,手术期间医生还为这台手术做了讲解,年轻的医学生认真地听讲观摩……
    他们的亲属在护士推出来刚做完手术昏睡的陌生孩子,几乎要瘫软在地,“到底怎么了?”医务人员不约而同的问。病儿家属的恸哭惊动了整个病房,顿时挤满了围观的人,此时的监护医生才感到莫非错了病号?刚换下衣服准备吃饭的医生也意识到了什么,催监护医生赶到手术室去查。查对的结果实在太残忍了。
    两孩子命大,最后经过四天的紧急抢救都活过了,这是全国轰动的医疗事故,电视、电台、报纸都有报道。
    1990年2月21日和25日,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医务人员在手术时强将氮气作氧气给病人吸入,致两名患者先后窒息身亡。据调查,这氧气实际是1973年用的氧气瓶灌装的生产用氮气。第一个病人死后,在未查明死亡的情况下,继续用同一瓶氮气,让病人吸入。四天之内白白断送两条人命。
    这合法行医保证了患者的合法权益吗?没有,绝对没有,我们的合法行医有过锯错腿,有过假彩B超欺骗患者,这比非法行医者有过之而无不及,非法行医者要是出现如此问题,不被我们国家控制的媒体批个死去活来才怪。
   
    其次合法行医者也进假药、过期药。
    一些人表示非法行医者进药渠道五花八门,有假药、过期药,这药到最后不是用到患者身上去了吗?
    不可否认这是事实,当然这也只有少数非法行医者明知是假药是过期药还给患者用的,非法行医者要是都用假药过期药,那还有人明知是非法行医,用假药过期药治不好病事小,越治病怎么大了不是更坏,行医者的诊所还开的下下吗?不用我说大家都清楚。用假药过期假会坏了“医生”的名声啊!名声一坏在这地方就呆不下去了,就要走人了。他们进药渠道五花八门是为了省成本,不让患者多掏钱包,贵了患者以后不来。
    谁可以保证正规医院今天的进药渠道不是五花八门,被承包的诊所不进假药、没卖过期药?没有,也不会有人敢保证。医生,院长们拿了医药代表的钱,还会把多严的关,每个人心中都是有一杆秤,小小的诊所就别提了。
    第三,合法行医者医术不见得比非法行医者高明。
    非法行医者没有经过专门培训,医术不好,不负责任没有医德,国家打击其是合情合理的。是的,许过非法行医者不是医学院毕业出来的,大都是赤脚医生,有些可能连一本医学的书都没看见就出来行医了,这并不能说明他们没有经过专门培训,医术不好,大多数赤脚医生们是从小由叔父辈们有教他们医术的,从小看着他们的叔父辈医病的,论经验之丰富,我们的毕业医生比他们差多了,就是出来行医同样的年数,他们的经验也是我们的医生不可比的,要知道我们的医生人均日诊疗不足五人。这比手把着手教,用实际来教比用课本来教谁好谁坏不用说人们心中都是有数的,谁的误疗率高让各位看客去猜了。再说了我们的医生有多少是靠自己的真实本事毕业的,花钱买的论文,花钱毕的业的医生少吗?这样子的医生医术能高明到哪去。
    非法行医还讲究望闻听切,就是真不懂也要装一下。我们的有些合法行医者竟只“听”,患者说耳朵听不清楚,就下药了——配一个助听器,当然这医生也可能有看,不过不是看病是看钱,我的母亲亲身经历。当然这样子的合法行医的医生开的药是没买,自己听邻居家的姑娘差不多是一样的病态,依了姑娘用的药水,一瓶就滴好了。我的母亲啊,一个文盲而已,到今天连自己的名都写不清楚,药水还是拿那姑娘用过的药水瓶去药店照着买的,当然在这里不是说明母亲的医术高明,或医生的医术不行,只是用来说明我们的医生不负责任,没有医德,不负责没有医德的医生医术有多高明都是医不好病的。许多医疗事故都是医生不负责任引发的,这就是我们教育出来的医德,实在是不如非法行医者。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