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把本来可以大有为的博讯宗教论坛搞成一言堂的假冒为善痞棍请照一照你的丑恶嘴脸 ]
陈泱潮文集
·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五)
·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六)
· 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 (七之七)
·中国民主运动首次组党活动及其相关史料存实
●陈泱潮对《胡耀邦政治遗嘱》的有力佐证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1)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2)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3)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4)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5)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6)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7)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8)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9)
·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的第一次公开亮相
·“我们党对农民是犯了罪的!”
·行船偏遇打头风:忽遭中共中央1981年〔9〕号文之变!
·又经过10年铁窗烈火熬烤之后,重见张黎群先生
·“您的那位学生说的很透彻……实在是三难得啊!”
·耀邦最后岁月两首有关文章、理论、学术的诗词
·泪撒耀邦书房
·胡耀邦的遭遇甚于屈原尽忠受谗的遭遇
·耀邦才真正是“生的光荣、死的伟大!”
·真是胡耀邦传人,就必须下决心、有行动,切实执行《胡耀邦政治遗嘱》
·胡耀邦的政治遗嘱
·本文和《特权论》是对《胡耀邦政治遗嘱》的有力佐证和诠释
·张黎群问:谁有福气来摘取开创党团民主宪政万世基业的桃子?
·胡耀邦是中共的异数
·胡耀邦~张黎群先生们的局限
·今日中共已经病入膏肓、不可救药
·一个有效动摇和瓦解中共的战略步骤
·牟传珩:民主墙时代燕园“学生竞选”考察记
●1981/陈泱潮在第五次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
·我的第五次人生十字路口:危难时刻的救助与安慰——悼念王若水先生
●陈泱潮宣威从商纪略前奏
·陈泱潮何以从商不取不义之财、何以经手巨资而两袖清风……
·陈泱潮宣威从商纪略/前奏1:曾祖父(陈燕宾)行状
·陈泱潮宣威从商纪略/前奏2:曾祖母(陈朱氏)之行状(1张图)
·陈泱潮(陈尔晋)家世根基及其与卓琳之亲戚关系渊源
·创办宣威火腿公司注册申办原文
·宣威从商纪略/前奏3:祖父陈时铨(晓鳌)行状(2张图)
·今日看余曾祖母令邓小平岳父浦钟杰救灾的一点感悟(1图)
●宣威从商纪略
·《特权论》作者光明磊落的从商实践(图)
·宣威全益公司文摘目录(2图)
·宣威从商纪略:一、初衷(1张图)
·宣威从商纪略: 二、 起步(2张图)
·宣威从商纪略三、在医药保健品与生铁二者间的选择
·宣威从商纪略四、始料所不及
·质问人格极其卑劣邪恶的网痞流氓骗子草(官)根
·传承胡耀邦精神的钟沛璋先生近期三篇文章
●流亡北欧
·飞向自由
·丹麦有可能成为未来世界最重要国家的重大信息
·紧急建议____致出访中国前夕的丹麦首相
·世外桃源——中国人久远的梦想
·征婚启事
·丹麦之春一景:憧憬“羔羊婚娶的时候……”
●陈泱潮牢中牢诗词点滴
·《牢中牢痛悼慈母诗词》之一
·《牢中牢痛悼慈母诗词》续篇——慈母辞世三周年祭诗二首
·浪淘沙——牢中牢思春梦
·陈泱潮:牢中牢思春梦续篇之1~2
·陈泱潮:牢中牢思春梦续篇之3~4
·陈泱潮:牢中牢思春梦续篇之五:《沁园春·潮》笑老毛
●狱中笔迹
·陈尔晋(陈泱潮)狱中手迹拾遗(3图)
·解《易》学千古之秘
●陈泱潮自传散记集锦
·陈泱潮事略 (一)出身、童年、少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二)在“社教”与“文革”大劫难中的千锤百炼和孕育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三)我的思想第一次飞跃硕果——《特权论》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四)上书毛泽东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五)首次翻印《特权论》,准备发动武装起义(图)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六)无愧于圣贤的选择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七)第一次铁窗烈火:几乎被枪毙!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八)在投奔邓小平与诉诸人民之间的选择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九)共产中国民主运动民办刊物的发端和首次组党活动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被中共认定为是全国“非法刊物非法组织反革命集团”首犯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一)小结:种子包含了未来生命的全部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二)我的第五次人生十字路口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三)我在“事实上的团中央”的工作和交往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四)今日拯救中国的双重使命~灵本主义宣言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五)《圣灵福音》概要与目录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六)国际大有学会章程(草案)理念要点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七)中华(联邦)合众国筹备委员会关于《物权法》的声明
●中国民主革命政治道德的典型示范和挑战
·回顾和平演变30年,陈泱潮(陈尔晋)全面挑战邓小平
·1977年不仅是我国而且也是我个人最重大的人生十字路口
·3.首次刻印《特权论》地点的选择
·当时堪称【精神思想理论核武器】的产生
·前往新疆乌鲁木齐经费的准备
·预备到新疆乌鲁木齐的初始落脚点
·预备首先找到与赛福鼎取得联系的中介
·赛福鼎的基本情况
·此言奇在今日验,莫把斯言当随机
·赛福鼎当时岌岌可危的政治处境
·策动赛福鼎非常好的时机——远远独占鳌头抢先占尽了先机 (3图)
·为了保证取得成功,不能不必须确定的主从关系、运作架构
·只要宣布解放农奴,马东伍为首的民主革命迅速(2-4年)全面夺取胜利是根本无可怀疑的!
·新疆起义具体实行的可操作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把本来可以大有为的博讯宗教论坛搞成一言堂的假冒为善痞棍请照一照你的丑恶嘴脸

送交者: 陈泱潮 于 北京时间 10/01/2006 (319 reads) [陈泱潮累积22905分]
   主题:把本来可以大有为的博讯宗教论坛搞成一言堂的痞棍请照一照你的丑恶嘴脸
   [人权论坛] 把本来可以大有为的博讯宗教论坛搞成一言堂的假冒为善痞棍请照一照你的丑恶嘴脸

   推介自由圣火网站文章:

周钰樵:宗教领袖加尔文:以宗教的名义

   文章摘要: 就象适履忘脚一样,一个常识性的事实往往被忽略:说出真理、制定信条的领袖未必是坚持真理、执行信条的信徒。更何况,精神自由既是人文主义的核心,也是基督思想安身立命之所在,还是宪政民主国家制定律条不言而喻的凭托。早年醉心于人文主义思想的加尔文,一旦把世俗特权和宗教神权集于一身,立刻用他一个人的“自由”剥夺所有其它人的自由,这和其它专制独裁者的作派毫无区别。加尔文在日内瓦的宗教改革首先就从泯灭人性开始。
   作者 : 周钰樵,
   發表時間:9/30/2006
   远志明说:中国现有基督徒七千万人。
   余杰告诉布什:中国现有基督徒八千万人。
   这些数字是怎么统计出来的,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近十年中国基督徒确实数量猛增,家庭教会几乎无处不在。 2005 年10 月20 日由全国 17 个省市所属教会联合成立了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
   我曾以慕道友身份参加过几个家庭教会的团契活动。我的很多朋友都被上帝拣选,成了神的选民。但我至今尚未“受洗”。我无法确定,在路德宗、加尔文宗、安立甘宗、公理宗、浸礼宗和卫斯理宗这六大教派里,我该归属哪支哪脉?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加尔文宗要与我发生心灵感应,我会拒绝。不为别的,只为教主约翰 ·加尔文。
   宗教改革领袖加尔文
   提到 16 世纪的宗教改革,约翰 ·加尔文这个镀金名字总会叠印在千千万万基督徒的脑电屏上。他和马丁 ·路德双峰并峙,共同开拓了新教的思维路径,为众多教徒指出精神领域的通达之路,促使浸润人文精神的基督新教在全球传播……
   直到今天,加尔文的《基督教原理》、《教义问答》都还是新教徒的信仰指南针, 52 卷《加尔文全集》被各国神职人员和基督徒反复研读、揣摩、传播。
   加尔文于 1559 年创办日内瓦学院。它培养的牧师被派往世界各地。加尔文宗的信徒,保守估计有四千多万,亦有超过一亿的说法。
   加尔文 1509 年生于法国北部的努瓦营, 12 岁成为一名修士, 14 岁就读马尔什学院和蒙太古学院。 1532 年4月,发表处女作《评塞温卡仁慈论》,该文被公认为“典型人文主义作品”。此时的加尔文,是一个才气横溢的人文主义者。
   1533 年,加尔文从天主教改信基督新教。他认真研究神学,积极参加巴黎改革教派组织的活动;他强烈攻击专制主义,暴虐政治,受到迫害后流亡国外,先后到过昂古莱姆、巴塞尔、斯特拉宾堡和日内瓦。
   加尔文生逢其时。他所在的时代,人文主义已经从意大利波及到欧洲各国,以人为中心,以“人性”、“人道”、“人权”为主要内容的文艺作品正在开创历史新纪元;与此同时,恢复真正的基督教信仰的宗教改革运动正在各国兴起;比加尔文大 26 岁的马丁 ·路德的《关于赎罪卷功能的辩论》(又称《九十五条论纲》)、《论基督徒的自由》、《教会的巴比伦之囚》、《致基督教贵族的公开信》等文章已经风靡欧洲; 1520 年12 月10 日,路德当众烧毁天主教教皇的通谕; 1521 年罗马教廷开除路德出教。 12 年后( 1533 年)加尔文宣布,放弃罗马公教(天主教)改信基督新教。
   这段时间,英国、法国、德国、瑞士等欧洲国家的新教教徒以路德“因信称义”的神学理论(认为人的灵魂得救全靠个人的虔诚信仰)为武器,向一统天下的天主教会发起全面进攻。 1936 年,加尔文适时推出他的神学名著《基督教原理》;不断再版不断修改,最后修订版比初版篇幅扩充五倍之多。这部称之为加尔文宗的《圣经》集中体现了加尔文的宗教思想:
   一、上帝以自己的意志对世人进行拣选,被选中者即是上帝的选民,这是神的恩惠;否则就是弃民,必受神谴;
   二、信徒所做的一切只是荣耀上帝和证明自己是选民;
   
   三、教会应监督国家与家庭,应以新教思想改造社会,使世界基督教化。
   四、提倡且推行禁欲主义,培养清教徒……
   加尔文不仅向人类贡献了一本新教百科全书《基督教原理》,而且还身体力行把自己的宗教思想付诸实施:他两次在日内瓦搞宗教改革(第一次 1536 年8月~1538 年初;第二次 1541 年9月到 1564 年),树立新教统治的样版。无论理论还是实践,加尔文都是成功者。他的影响远远超出了日内瓦,更不止于 16 世纪。
   直到今天,加尔文作为宗教改革最重要领袖,还受到众多清教徒、神职人员和基督徒的顶礼膜拜,如暗夜之仰望北斗……

以宗教的名义夺人自由

   就象适履忘脚一样,一个常识性的事实往往被忽略:说出真理、制定信条的领袖未必是坚持真理、执行信条的信徒。更何况,精神自由既是人文主义的核心,也是基督思想安身立命之所在,还是宪政民主国家制定律条不言而喻的凭托。早年醉心于人文主义思想的加尔文,一旦把世俗特权和宗教神权集于一身,立刻用他一个人的“自由”剥夺所有其它人的自由,这和其它专制独裁者的作派毫无区别。加尔文在日内瓦的宗教改革首先就从泯灭人性开始。
   1536 年9月5日,经宗教狂热分子法里尔推荐,日内瓦行政任命加尔文为“圣经朗读教士”。
   加尔文决不仅仅满足于《圣经》朗读。他要把日内瓦这个民主共和国变成神权——说穿了就是加尔文一个人——专政的教政合一国家。他走的第一步棋就是公开宣布如他一样的教士的权力:“他们既被任命为上帝旨意的管理者和宣示者,就必敢做一切事情,必准备迫使权贵俯首在上帝面前,供上帝役使。他们必统辖最高贵者和最卑贱者;他们必在世上推行上帝的旨意,摧毁撒旦的王国,保护羊群,肃清恶狼;他们必规劝训导顺从者,谴责消灭执拗者。他们可以强梗,亦可以宽松;他们可以挥闪电,振惊雷,而这一切全依《圣经》为则。”
   
   接着,他向行政会提交了二十一项条款的《教义问答》手册(又称“新教会十诫);再接着,他要求行政会正式强迫日内瓦城的全部自由民逐个宣誓,公开接受他的信仰声明。谁拒绝宣誓,开除教籍加上驱逐出城。
   1537 年7月,在加尔文坚持下,日内瓦大议会决定:所有市民必须接受加尔文新教理论。任何人只要有信仰天主教的苗头,如持念珠、保存圣物等必严惩,妇女不准穿奇装异服,赌博者戴镣铐,通奸者游街后流放……

加尔文的意志统治了一切,日内瓦再也没有自由了。

   加尔文的宗教冒险引来争取自由的人们的激烈对抗,角力的结果是: 1538 年4月23 日,日内瓦公民大会以压倒性的多数通过,免去加尔文及其同党传教士职务,限令他们三天内离开。
   加尔文在斯特拉斯堡度过三年。 1541 年9月重回日内瓦,立刻主持制定《日内瓦法规》,强调日常生活宗教化,谴责散漫、轻浮,强制取缔赌博、跳舞、酗酒、奇装异服、卖淫等,并且严禁教徒自由选择教会和自由研究教义,公开支持教会与国家共同镇压异端。从 1541 年至 1564 年间,仅仅 1.6 万人的日内瓦居民,被放逐者 76 人,被处死者 58 人——所有这些,全是在捍卫基督教新教纯洁性的借口下进行的。

任何人,不管他的宗教信念如何真纯,倘若以神的名义干涉别人的精神自由,甚至用非正常手段把自己意志强加于人,人们就有权利站出来保卫“人”的权利。加尔文用一人的“自由”,剥夺其它全体自由民的自由,甚至不惜用火刑来消灭所谓“异端”,他是宗教领袖还是宗教独裁者?我们不妨再思索一番。


以宗教名义夺人生命

   人权是一切权利的基础。生命是人权的核心。无论什么宗教、什么主义,如果用夺人生命的方式来“捍卫”,那么它短暂得到一定不是“人”所需要的,更非神所期许的。失去生命的精灵将持之以恒地向历史宣布杀人犯不能赦免的罪行。

加尔文就是以宗教名义进行杀戮的杀人犯。


加尔文执政期间夺去 58 条鲜活生命。其中把西班牙人文主义者、自然科学家塞尔维特医生活活用火烧死就印证了宗教独裁的恐怖决不啻于世俗独裁的残酷。


塞尔维特是加尔文的朋友,也是虔诚的新教基督徒。唯其虔诚,才在“加尔文的《圣经》”——《基督教原理》的空白出密密麻麻写上批语,然后送给加尔文。希望与加尔文进行基督徒对基督徒的平等研讨。这还不算,他还把自己尚未出版的一部分书稿抄一份送给加尔文。这书稿叫《基督教补正》。补什么?补《基督教原理》之不足呀。火冒三丈的加尔文通知中间人让 ·弗莱隆,说自己太忙,不愿再与塞尔维特通信,他甚至发出威胁:“若他竟来此地,则只要我在本城尚有权威,定然叫他休想活着离开。”

   当塞尔维特预感到灾难将至的时候,只好请求加尔文退还自己加盖了私章的手稿。而加尔文杀机已露,怎么会退还足以置对手于死地的证据呢。
   塞尔维特不再与加尔文研讨,他用几年时间夜以继日发愤写作并修改《基督教补正》,又倾其行医所得的全部积蓄,秘密印刷出版这本足有七百页厚的著作。

塞尔维特的著作刚出,加尔文运用他的谍报网便得到一册。这位宗教领袖使用最下三烂的手段来诛杀“异端”:他指使自己的亲信纪尧姆 ·特里向里昂天主教当局告密——塞尔维特立刻受到控告。此时的加尔文,连道德的底线都置之度外了。


加尔文没有料到的是,恐怖的天主教当局并没有用火烤炙塞尔维特,理由是“指控查无实据”。加尔文该收手了吧?塞尔维特也是虔诚的基督徒啊。加尔文才不呢,他把塞尔维特因信任而寄给他的信件和手稿托人转交给“教皇党”。你们要证据我就给证据,按天主教规,总该把塞尔维特送上火刑柱了吧。


事隔四百年以后,如果还有人使用加尔文的伎俩,坟茔里的宗教独裁者不坏笑才怪。

   加尔文更没有料到,“根据记载,当屠侬红衣主教与奥里长老看到,提请他们关
   注塞尔维特罪行的铁证,竟然来自他们的死敌——异端加尔文,不禁哄然大笑。”借助
   敌人之手,烧烤自己营垒的异见战友,这多滑稽啊。那好吧,偏不让你加尔文如愿——
   于是,塞尔维特轻轻松松从监狱逃脱了。

自己人整自己人(仅因见解不同)不择手段,不自加尔文始,不至加尔文终,

   这历史承接线真该有人研究,也该因普世价值的落地而适时中止了。
   塞尔维特逃离监狱后,不知是信任加尔文还是想找加尔文继续研讨,总之,他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