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西文集
[主页]->[大家]->[陈西文集]->[我爱我的祖国,我害怕我的国家]
陈西文集
·程序比正义更重要 在民主沙龙上的发言
·奉劝共产党人认罪/陈西
·呼唤警察执法与国际接轨
·人类社会最大的金矿就是挖掘“自由”\陈西
·尊重与礼貌的辨析
·论公开性——给陕西民主党人的一封信
·教堂的窘迫与办公楼的气派
·真理的向度
·你可以举办奥运 我有权点评奥运——在贵阳民主沙龙活动上
·断送共产党命运的不是腐败
·中国知识分子的终结
·后极权时代的公民与维权 ——采访贵州人权研讨会主持人陈西/刘飞跃
·狱中的呐喊——“救救孩子!”
·从《约伯记》与许霆案来看文化的社会塑造
·民主社会的开启者——反对派人士——答朱厚泽先生
·《零八宪章》与方法论--给公安的讲解
·贵阳文化讲坛讨论:农村土地所有权问题
·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
公民意识与立场
·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3号)
· "六四"改变了我 也将改变中国
·思想是无法被没收的--访贵州人权研讨会联系人申有连
·“公民揭短运动”的建议书
·就"世界人权日"在中国贵州被定性为"非法"一事的声明
·“六四”抗暴回顾——“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的成立
·民主宪政,贵在争取
·为了“三个公民”——答共产党公安
·《物权法》——反共产的法律【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
·关注3 月25 日香港特首选举
·贵阳见证“六 . 四”
·我是民主党人
·防止对手在博弈之中犯罪
·一位福建偷渡客的信——用脚投票
·沦陷的上海——中共的玩物
·“信仰的力量”——永远的法轮功
·退党声明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给不受制约的国家权力设立界限的人们
·在国保机关为《民主论坛》辩护
·法治社会的拦路虎“敌情”
·拍案而起,参加绝食
·署名准则:给杭州市公安局的证词
·促使中国贵州贵阳市成为“瑞士日内瓦第二”《建议书》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
·陈西:在贵阳民主沙龙第31次的主题演讲:人类以人权立世 国家以人权立国
·自由亚洲电台:贵阳城管将配“谈判专家” 提高处置突发事件能力
·我“被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思考
·贵州纪念“六四”21周年进行曲
·7.1外宣办高调亮相 应对信仰危机退党大潮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人物春秋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
·李元龙案终审挖出“新罪状”——在天安门广场焚烧国旗
·杨建利博士的“中国之痛”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揭穿中共的花瓶选举 我给孙文广教授当义工
·在一个诗人遇到匪的国家——读力虹上诉状
·活得永垂不朽的人:张胜凯
·推荐杨天水为2006年度 “自由精神奖”候选人联名信
·魏京生第二届民主斗士奖致谢词
·与俞壮士同行挑战专制权威
·一场法治与人治的搏斗 记李元龙案庭审特色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走近夜狼──李元龙
· 06号独羁室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向郭飞熊、周志荣、林牧致敬\陈西
·当代诗魂“五老抗”黄翔——写在“民主墙”诞生28周年之际
·罪与罚无边的人治国家:评郭起真、李元龙案\陈西
·“国际人权周”思念严正学君\陈西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民主实践与时事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
·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网路悼念“六四” 海内外两百多人聚会
·贵州陈西悼64被扣 派出所:上级命令
·贵州公民陈西被押回家中软禁,陈西向当局提出严正抗议
·"民间瓮安真相调查小组"成员受监控
·“瓮安事件”真相调查组资料被公安违法扣押
·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记贵州第二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经历
·贵阳市的跳蚤市场_维权感想
·记“64、18周年座谈会”与公安的抗争
·迟到的十八周年“六.四”公案座谈会
·民主实践中的民主、正义品质
·我们为什么要组党 纪念九五“六.四”组党
·九省市民主人士集聚西安缅怀——民主斗士林牧前辈
·贵阳街头出现议论政治的乞讨/
·祝福你,《民主论坛》
·贵州异见人士聚会遭打压 陈西被传唤八小时
·一次最长时间的晨练
·人权捍卫者陈西被囚记
·法国《费加罗报》常驻中国记者采访六四
·大陆民众盛赞神韵 捍卫观看演出权力
·美国之音:贵州活动人士捐助狱中人权捍卫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爱我的祖国,我害怕我的国家

   我爱我的祖国,我害怕我的国家
   
   陈西
   
   --------------------------------------------------------------------------------

   
   --------------------
   民:民主人士
   官:专政机关官员
   --------------------
   
   官:爱国吗?
   民:爱,正因为我爱得深刻、爱得执著我才坐牢。
   
   官:你爱国就要听国家的话,服从国家的利益,做一名遵纪守法克己
     奉献的好公民。搞什么结社、组织“民主党”的违法活动。
   民:我爱国,是爱生我养我的祖国,但是,我害怕我的国家!害怕这
     个政府!
   
   官:怎么说呢?
   民:(参见以下的回应)
   
   生我养我的祖国从不嫌弃我、歧视我、压迫我,就象她总是宽容大度
   地对待任何人一样。我的祖国对任何人一视同仁。她不会因某人贫
   穷、家庭出生不好而不承载;她不会因阶级不同、信仰不同、教育不
   同、政见不同而拒绝;她不会论民族、论性别、论年龄、论党派、论
   地域而搞歧视。我的祖国就象母亲一样,总是平等地看待她所有儿
   女。
   
   可是,我的国家不象祖国这样。它要分阶级、分贫富贱贵来承载;要
   分意识形态、分信仰、分家庭出身、分党派来承载;它要论传统、论
   血缘、论地域来承载;凡“地、富、反、坏、右”、“臭老九”都被
   辇走了,凡政见不同的人都被专政了。凡意识形态、信仰有问题的人
   都被打入地下了。这样的国家难道不令人害怕吗!
   
   我害怕我的国家!
   
   我的祖国当我呱呱地出生的时候,她听到我的啼哭声是那么地喜庆、
   欢笑。她不会因我的哭声不好听,干扰她、不给她面子就仇视我。与
   此相反,我的国家或政府却听不得我的哭声。他们只喜欢听赞美的歌
   声、保持一致的童(同)声。当我的声音与他们不合节拍时、有别于
   童(同)声时,他们轻辄责为噪音,重辄斥为反动之声,我随之被投
   进监狱,打为囚徒。我回想起我在祖国母亲的怀抱里的时候,我是多
   么地自由自在,口无遮拦,纯朴的发音,真诚的对话。当我走进国家
   政府的地盘时,我感觉到“实话实说”离我们太远,真诚的话语世界
   变成了诓言谎语的世界。假如禁止人民扯谎的话,那么,我们这里便
   会是一个“无声的世界”。
   
   我是多么向往祖国天生就赋予我们的“言论自由”权啊!
   
   但是,我害怕我的国家、我的政府。它们剥夺了我们的“言论自由
   权”。
   
   我的祖国胸怀宽阔,慈爱众生。当我在她的身上乱点江山、抒发文字
   时,她总是默默地对着我笑,注视着我的思想表白,观看着我的每一
   点新思索、新思维,即使我文字歪邪、思维反常怪异,我的祖国也会
   宽容慈爱地对待我。祖国肯定了我们的思想自由、出版自由权。然
   而,我的国家和政府都否定了它。我的国家和政府不许我思索共产主
   义以外的课题,不许我思想民主、法治、人权的真谛,思想的自由被
   “四堵高墙”禁锢。我思想的文字不但不能印刷出版,其腹稿也被专
   政机关收缴当作罪证。
   
   我爱我的祖国,我害怕我的国家。
   
   作为公民,祖国总是慷慨地为万民祝福,赋予每个公民自然所赋予的
   权利。我的生命同其他所有人的生命一样,是神圣的、崇高的、独一
   无二、不可替代的。我的财产同其他所有人的财产一样,是不可侵犯
   的、不可任意剥夺的、有自主权、受法律保护,享受纳税人权利的。
   可是,伟大祖国赐予我的自然权利,我的国家却要加以侵犯。它视我
   们的生命如草菅,可以任意伤害或关押;视我们的生命意义如工具,
   没有尊严、人格也被随意蹂躏;视我们的财产为国家财产,凡占有国
   家权力的官员都可以调用。我们只是纳粮、纳钱、纳税服徭役的苦
   力,国家大事,公共社会事务的局外人,一个可敲诈勒索的冤大头。
   
   我爱我的祖国,我害怕我的国家。
   
   我的祖国千百万年以来,从不改变她博爱、宽恕、无私、热情、平等
   的禀性。她没有嫌弃过任何人,歧视过任何阶级,暴虏过任何派别。
   
   我害怕我的国家、我的政府。我的国家千百年来的历史让我失去了对
   它的信任。千百年以来,它实行官本位,皇权思想严重,狭隘的地域
   观念、血亲观念、姓氏观念一直占上风。国家建立在朝代更替的霸权
   争斗之中,以权力的追求代替了真理、正义的追求,以国家的位置僭
   越了祖国的位置,以政府的集权强夺了自然法权,政府官员手中掌握
   着不受限制的自由裁量权、合法伤害权。老百姓、各社会团体、派
   别、阶层,在不受制衡的国家强力下都变成了易受伤害的弱势群体。
   我们的先人、父祖辈、我们自己,都受到了国家权力的伤害,成为不
   同朝代的国家钦犯。我担心,我们的子孙后代也将永远逃脱不了国家
   权力的伤害!
   
   由于我们错误地喜欢人治,不追求法治;由于我们被误导于求助圣贤
   而不求助于建构规则──我们国家暴力机器变成了赋敛集团谋取暴利
   垄断权的工具,广大的老百姓被改造成贱民,成了强大国家机器的润
   滑剂。
   
   人不是神,也不是圣人,而是个无赖。如果相信人的话,不管任何程
   度的相信,我们都不可能建构起律法制度。在人与法之间,假设为一
   个两难选择题,我们选择什么呢?我们唯有放弃对人的信靠,反身求
   助于建构游戏规则,这才是我们的希望。即使这是一个假设,我们也
   要行这假设。因为,相信人已经让我们吃尽了苦头。
   
   国家只是一个工具、一个符号,是人民为了自己的利益让渡出一部分
   权利所组成的强力机构。这种集中的权力,肯定比所有个体的权力都
   大。权力天生就趋向残暴。老百姓有句俗话:“身怀利器、杀心自
   起”就是这个意思。而不受制衡的权力,必定要危害弱者。正如孟德
   斯鸠所说的:“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易的一
   条经验。有权力的人们使用权力一直到遇有界限的地方才休止。”
   (《论法的精神》,张碓深译、商务牌、1961年,154页)
   
   国家有趋向作恶的一面,同时,也有可用来为人民造福的一面。国家
   是必须存在的恶。问题是我们如何面对这个恶?
   
   民主人士与共产主义者不同:他们不要求消灭国家、而是要制约国
   家;不是要推行一个中央极权国家、而是要规划一个分权有限国家;
   不倡导热爱国家、而是要警惕国家;不是要相信国家政府、而是要质
   疑国家政府。他们要在保持永远的对国家不信任感中,去使用国家这
   个工具。国家存在一天,警钟长鸣一天。
   
   爱国只能爱祖国,绝不能爱国家。国家是世上最容易变更、最不完善
   的东西。如果我们的国家作恶,实行不公正、不平等的政策,盲目热
   爱国家的人,就会听任国家作恶。唯有热爱祖国的人才会关注祖国的
   安危、祖国的荣辱、祖国的正气,才敢于阻止国家作恶。
   
   面对国内,更何况说国际社会出现的残暴人类、邪恶文明、侵犯人权
   的非正义事件,那些可以视而不见、麻木不仁的,绝不是爱国者。那
   些面对国内、国际弱势群体的不幸苦难、贫穷、受歧视的处境可以无
   动于衷、不闻不问的人,绝不会爱祖国。
   
   真正的爱国者,她或他必然也爱全世界、爱全人类。爱全世界、爱全
   人类的人,没有理由不爱自己的祖国,而爱国家的人不一定爱全人
   类,不爱全人类的人怎么会爱祖国呢?爱祖国是一种终极的爱,爱国
   家是一种功利性的爱。而,终极的爱是永恒的爱,不会改变的爱;功
   利性的爱是随时在变化的爱、趋炎附势的爱。
   
   爱祖国如同爱世界,是当代一个公民的情怀。爱祖国使我鼓起勇气去
   面对可怕的国家,踏上了一条以微弱之躯去追寻制衡国家的历险道
   路:控制政府官员不受限制的自由裁量权;制约国家无所不在、无所
   不包、无孔不入、万能的、人民惧怕的权力;质证国家合法的伤害
   权。
   
   这项宏伟的工程,考验着我们的爱国心,呼唤着无数不惧艰难险阻的
   勇士,需要千百万有理性、爱自由、爱民主、崇尚法治、认同人权的
   公民共同努力奋斗。
   
   热爱祖国的人们,来吧!我们共同努力去奋斗!
   不愿做臣民、工具的人们,来吧!我们共同努力奋斗!
   惧怕我们国家的人来吧!我们去降伏国家!(2003年5月于狱中)
   
   (廖双元推荐)
   
    首发于《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