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西文集
[主页]->[大家]->[陈西文集]->[在国保机关为《民主论坛》辩护]
陈西文集
·最值得人人欢庆的节日
·程序比正义更重要 在民主沙龙上的发言
·奉劝共产党人认罪/陈西
·呼唤警察执法与国际接轨
·人类社会最大的金矿就是挖掘“自由”\陈西
·尊重与礼貌的辨析
·论公开性——给陕西民主党人的一封信
·教堂的窘迫与办公楼的气派
·真理的向度
·你可以举办奥运 我有权点评奥运——在贵阳民主沙龙活动上
·断送共产党命运的不是腐败
·中国知识分子的终结
·后极权时代的公民与维权 ——采访贵州人权研讨会主持人陈西/刘飞跃
·狱中的呐喊——“救救孩子!”
·从《约伯记》与许霆案来看文化的社会塑造
·民主社会的开启者——反对派人士——答朱厚泽先生
·《零八宪章》与方法论--给公安的讲解
·贵阳文化讲坛讨论:农村土地所有权问题
·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
公民意识与立场
·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3号)
· "六四"改变了我 也将改变中国
·思想是无法被没收的--访贵州人权研讨会联系人申有连
·“公民揭短运动”的建议书
·就"世界人权日"在中国贵州被定性为"非法"一事的声明
·“六四”抗暴回顾——“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的成立
·民主宪政,贵在争取
·为了“三个公民”——答共产党公安
·《物权法》——反共产的法律【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
·关注3 月25 日香港特首选举
·贵阳见证“六 . 四”
·我是民主党人
·防止对手在博弈之中犯罪
·一位福建偷渡客的信——用脚投票
·沦陷的上海——中共的玩物
·“信仰的力量”——永远的法轮功
·退党声明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给不受制约的国家权力设立界限的人们
·在国保机关为《民主论坛》辩护
·法治社会的拦路虎“敌情”
·拍案而起,参加绝食
·署名准则:给杭州市公安局的证词
·促使中国贵州贵阳市成为“瑞士日内瓦第二”《建议书》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
·陈西:在贵阳民主沙龙第31次的主题演讲:人类以人权立世 国家以人权立国
·自由亚洲电台:贵阳城管将配“谈判专家” 提高处置突发事件能力
·我“被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思考
·贵州纪念“六四”21周年进行曲
·7.1外宣办高调亮相 应对信仰危机退党大潮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人物春秋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
·李元龙案终审挖出“新罪状”——在天安门广场焚烧国旗
·杨建利博士的“中国之痛”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揭穿中共的花瓶选举 我给孙文广教授当义工
·在一个诗人遇到匪的国家——读力虹上诉状
·活得永垂不朽的人:张胜凯
·推荐杨天水为2006年度 “自由精神奖”候选人联名信
·魏京生第二届民主斗士奖致谢词
·与俞壮士同行挑战专制权威
·一场法治与人治的搏斗 记李元龙案庭审特色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走近夜狼──李元龙
· 06号独羁室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向郭飞熊、周志荣、林牧致敬\陈西
·当代诗魂“五老抗”黄翔——写在“民主墙”诞生28周年之际
·罪与罚无边的人治国家:评郭起真、李元龙案\陈西
·“国际人权周”思念严正学君\陈西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民主实践与时事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
·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网路悼念“六四” 海内外两百多人聚会
·贵州陈西悼64被扣 派出所:上级命令
·贵州公民陈西被押回家中软禁,陈西向当局提出严正抗议
·"民间瓮安真相调查小组"成员受监控
·“瓮安事件”真相调查组资料被公安违法扣押
·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记贵州第二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经历
·贵阳市的跳蚤市场_维权感想
·记“64、18周年座谈会”与公安的抗争
·迟到的十八周年“六.四”公案座谈会
·民主实践中的民主、正义品质
·我们为什么要组党 纪念九五“六.四”组党
·九省市民主人士集聚西安缅怀——民主斗士林牧前辈
·贵阳街头出现议论政治的乞讨/
·祝福你,《民主论坛》
·贵州异见人士聚会遭打压 陈西被传唤八小时
·一次最长时间的晨练
·人权捍卫者陈西被囚记
·法国《费加罗报》常驻中国记者采访六四
·大陆民众盛赞神韵 捍卫观看演出权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国保机关为《民主论坛》辩护

在国保机关为《民主论坛》辩护


   
   
   陈西
   

   
   
   在《民主论坛》问世七年半的时光中,我与《民主论坛》相识并不
   长,只半年时间。但首次公开谈论《民主论坛》,并为《民主论坛》
   辩护则是在贵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会议大厅。
   
   上月因我们举办《贵州首届国际人权研讨会》被国保支队叫去。同去
   的还有李任科、杜和平和我共三人。在谈话中,国保支队的队长问
   我:“海外的《民主论坛》是干什么的?洪哲胜是什么人?他们是境
   外敌对我社会主义制度的,你陈西刚一出来就与他们接触,给他们写
   文章。”言下之意,我从狱中出来不久,不了解情况,就与《民主论
   坛》来往,很危险。国保官员出于负责任的态度,在提醒我。而在国
   保机关眼中,《民主论坛》、洪哲胜影响很大,威力无穷,即使是在
   无影无踪的虚拟世界,也能够如同魔法师一样,影响到我们社会主义
   社会的建设。
   
   到底《民主论坛》是干什么的?到底洪哲胜是什么人?是这样令我们
   国家国保官员不安?!不管你洪哲胜在《创刊辞》中一再申明:
   “‘我们并没有什么特定的主张要趁机广为推销。’七年半来,我们
   小心翼翼、真真诚诚地照着自己的承诺办刊。”人家还是把你当作有
   预谋、有目的的破坏者、阴谋家、敌对分子来看。不论你洪哲胜说得
   多么好听,且说了七年半,人家还是敌视你。
   
   毛泽东思想早已教导过我们,“两分法”只有敌人和朋友之分。敌人
   即:有“海外”、“港、台”、“美、英”背景的资本主义阵营等关
   系的人便称之为敌对分子。朋友即:有朝鲜、越南、古巴、阿尔巴尼
   亚背景的社会主义阵营等关系的人便称之为朋友。你洪哲胜背靠美
   国、台湾当然被定性为敌对分子。不过,你洪哲胜不用怕。任凭我国
   家公安当局怎么样给你洪哲胜定性、仇视你、欲置之死地而快之,他
   们拿你也没法。不过,你洪哲胜生活在讲人权的自由国度,人身自由
   权利有保障,享有新闻出版言论思想自由。我等生活在不讲人权、只
   讲党权、霸权的一党专政社会。我们与你有关系就意味着我们有危
   险,我们将是专政机关的打击对象。迫于我们的安全考虑,我不得不
   面对专政机关的铁拳头挺身而出为《民主论坛》、洪哲胜辩护。
   
   我说:信息不对称,你们知道的洪哲胜和我了解的洪哲胜不一样。我
   所了解的洪哲胜,他早年反对蒋家对台湾的专制独裁统治。他倒蒋,
   1967年出国以前,曾称赞毛泽东和毛泽东搞的“人民公社”,私底下
   欢迎毛泽东领导的人民解放军去解放台湾。你们怎么如此污陷一个
   “老革命”呢!
   
   以传统的冷战思维谎报敌情、划分敌我,定《民主论坛》、洪哲胜的
   罪于理不通。这种荒谬的罪证不成立以后,到底《民主论坛》、洪哲
   胜有什么罪呢?
   
   我不禁思索开来。
   
   洪哲胜本人无罪,《民主论坛》有罪。把灵魂与载体割裂开来宣判,
   是载体有罪。《民主论坛》,顾名思义就是宣扬民主、思考民主、推
   动不民主的大陆中国走向民主之路。开创《民主论坛》,企图“提供
   一个可以发表不同见解的公开性园地,让各方人士得以围绕着‘民主
   化’的主轴,讨论相关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民族和宗教等等
   议题,期能加快民主化的进程。”其灵魂人物所吐露的初衷:“台湾
   人应该与中国人做朋友,协助中国民主化,让他们在民主化的过程中
   逐渐文明起来,以至于有一天,台湾人可以面对一群文明的中国人,
   大家协商如何和平、尊重、共荣!”希望中国民主化。这就是《民主
   论坛》的罪。难道中国反对民主化吗?难道中共不赞成民主?未见中
   共有此言论。从延安时期以来,中共一直宣讲,要建设一个民主、富
   强、人民当家作主的共和国。民主始终是上上下下中共领导干部的口
   头禅,《民主论坛》不应当成为共产党政府的敌对势力,而应当是朋
   友。我不愿意从坏的方面去猜想,而应当据政府白纸黑字的说教逻辑
   推理来判断。我们的政府不可能敌视反对《民主论坛》。
   
   要说《民主论坛》、洪哲胜有罪,是中共的敌人,依我的亲身体会:
   《民主论坛》、洪哲胜是开放社会的朋友。
   
   有一本著名的书,叫《开放社会及其敌人》(英国著名思想家波普
   作),以“开放”还是“封闭”来衡量或判断是非,淘汰意识形态的
   判断是非标准。1949年以降,我们中国人一直生活在一个封闭的社
   会。只允许一个主义、一个观点、一个领袖存在,全国13亿人没有选
   择生活方式、受教育、自由思想的权利。为了走向一个开放而自由的
   社会,冲破人为的封锁、压迫和奴役,我被投进了监狱。在监狱外,
   是经过一次又一次的政治运动,莫须有的罪名和专政工具制造恐惧气
   氛来钳制民众、封杀民众开放的人性。在监狱内,则直截针对一个一
   个的个体实施每天24小时的专政。“只许老老实实,不准乱说乱
   动”,如同被刺瞎了探索光明的眼睛,被迫生活在洞穴中的盲人,言
   行举止都得事先获得通行证才行。
   
   出得监狱大门,警察国家所制造的恐惧气氛已自动与我无缘。资讯世
   界的来临,互联网帮助我认识了《民主论坛》、洪哲胜。感谢网友廖
   双元、黄彦明、曾宁、李任科等,是他们帮助我砸碎了网盲的枷锁。
   感谢洪哲胜和同开放社会及其敌人作斗争的各行各业的科学工作者,
   是他们的努力使得专制独裁政党的“愚民政治”得以破产。我虽然身
   在一个由共产党封闭的社会,专政者在网上布置了数十万的网特大
   军,网外动用了规模更大的国安、公安、警察、线民等害怕阳光之辈
   来监控,我还是自由地穿越过封锁线观赏到了开放世界的七彩风光。
   
   洪哲胜、《民主论坛》有罪,当是封闭的中国、无言论思想自由的中
   国、不民主的中国的敌人。但,他却是开放社会的朋友。
   
   在“改革开放”的中国,要把开放社会的朋友洪哲胜先生定为“敌对
   分子”,恐怕贵州的警方又要办一桩冤假错案了吧!
   
   洪哲胜、《民主论坛》是敌对势力吗?
   
   下一步陈西与贵州的民主人士准备同地方执法部门继续探讨这个案
   例。
   
   (绿色文化者陈西笔于贵州贵阳,2006-01-19)
   
   
   民主论坛 上载:[2006-01-23] 修订:[2006-01-2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