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西文集
[主页]->[大家]->[陈西文集]->[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陈西文集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
公民意识与立场
·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3号)
· "六四"改变了我 也将改变中国
·思想是无法被没收的--访贵州人权研讨会联系人申有连
·“公民揭短运动”的建议书
·就"世界人权日"在中国贵州被定性为"非法"一事的声明
·“六四”抗暴回顾——“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的成立
·民主宪政,贵在争取
·为了“三个公民”——答共产党公安
·《物权法》——反共产的法律【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
·关注3 月25 日香港特首选举
·贵阳见证“六 . 四”
·我是民主党人
·防止对手在博弈之中犯罪
·一位福建偷渡客的信——用脚投票
·沦陷的上海——中共的玩物
·“信仰的力量”——永远的法轮功
·退党声明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给不受制约的国家权力设立界限的人们
·在国保机关为《民主论坛》辩护
·法治社会的拦路虎“敌情”
·拍案而起,参加绝食
·署名准则:给杭州市公安局的证词
·促使中国贵州贵阳市成为“瑞士日内瓦第二”《建议书》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
·陈西:在贵阳民主沙龙第31次的主题演讲:人类以人权立世 国家以人权立国
·自由亚洲电台:贵阳城管将配“谈判专家” 提高处置突发事件能力
·我“被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思考
·贵州纪念“六四”21周年进行曲
·7.1外宣办高调亮相 应对信仰危机退党大潮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人物春秋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
·李元龙案终审挖出“新罪状”——在天安门广场焚烧国旗
·杨建利博士的“中国之痛”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揭穿中共的花瓶选举 我给孙文广教授当义工
·在一个诗人遇到匪的国家——读力虹上诉状
·活得永垂不朽的人:张胜凯
·推荐杨天水为2006年度 “自由精神奖”候选人联名信
·魏京生第二届民主斗士奖致谢词
·与俞壮士同行挑战专制权威
·一场法治与人治的搏斗 记李元龙案庭审特色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走近夜狼──李元龙
· 06号独羁室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向郭飞熊、周志荣、林牧致敬\陈西
·当代诗魂“五老抗”黄翔——写在“民主墙”诞生28周年之际
·罪与罚无边的人治国家:评郭起真、李元龙案\陈西
·“国际人权周”思念严正学君\陈西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民主实践与时事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
·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网路悼念“六四” 海内外两百多人聚会
·贵州陈西悼64被扣 派出所:上级命令
·贵州公民陈西被押回家中软禁,陈西向当局提出严正抗议
·"民间瓮安真相调查小组"成员受监控
·“瓮安事件”真相调查组资料被公安违法扣押
·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记贵州第二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经历
·贵阳市的跳蚤市场_维权感想
·记“64、18周年座谈会”与公安的抗争
·迟到的十八周年“六.四”公案座谈会
·民主实践中的民主、正义品质
·我们为什么要组党 纪念九五“六.四”组党
·九省市民主人士集聚西安缅怀——民主斗士林牧前辈
·贵阳街头出现议论政治的乞讨/
·祝福你,《民主论坛》
·贵州异见人士聚会遭打压 陈西被传唤八小时
·一次最长时间的晨练
·人权捍卫者陈西被囚记
·法国《费加罗报》常驻中国记者采访六四
·大陆民众盛赞神韵 捍卫观看演出权力
·美国之音:贵州活动人士捐助狱中人权捍卫者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希望之声:云南李纪恒提案属反人类
·举国哀悼玉树灾民 民众呼吁对人祸问责
陈西与友人
·大陆学者:“神七”上天 结石会落地 “面子工程”变“丢脸工程” 中共营造爱国主义狂热、转移危机落空
·献给为突破互联网封锁而辛勤工作的人们
·与议报说几句心坎上的话
·贵州著名民主人士陈西10年刑满获释
·英勇不屈的陈西-杨天水
·陈西先生——欢迎你归来!吴玉琴
·我的难友陈西——廖双元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加入真相联合调查团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当代中华民主英雄:秦永敏、陈西、张林
·李大立:民主对于中国不是异物--读陈西"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有感
·邓焕武 :为什么硬着头皮不放刘晓波?兼批陈西的《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张三一:民主必成为中国的己物
·一名基督徒给一位非基督徒回信
·零八宪章签署人陈西和日本记者见面再遭警方阻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近日,贵州民主人士陈西、廖双元本着“民主、人权、法治”的理念前往地区公安机关所在地,与本地区国内政治安全事务的主要负责人 进行了公开,坦诚、平等、负责、善意的对话。该部门有3位人员参加。尽管他们对陈西、廖双元此举到访感到吃惊,还是表示了愿意沟通的诚意。
   
    陈西说:“从89‘6.4’起,我们之间就建立起了特殊的关系。在过去,我们不可能与你们和谐沟通。因为,那时的政府是1个绝对专制的政府,共产党是1个绝对独裁的政党,国家是1个暴政的国家。我们不得不与这样的国家、政党、政府作斗争,以捍卫做人的尊严。今天,有了建设‘法治国家’、‘法治政府’、‘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构建和谐社会’的提法。这就给我们创造了这次对话的机会。”陈西说:“专制的政府、暴政的国家,独裁的政党是我们要坚决反对的;反之,1个法治政府、法治国家、和谐的社会则是我们一贯的追求。我们愿意首先表示我们的诚意,与反对党一道,在法律之下开展构建活动。”

   
   
   
    该机关负责人说:“过去的公安机关只是专政的工具。今天我们已经上了1个台阶。尽管我们仍然是工具,但是,我们是法律的工具。在新的领导体制下,我们有了‘执政为民、立警为民’、‘以人为本’的理念。我们愿意在职能岗位上也好、平等的公民角色上也好、或者在特殊情况下相识的老朋友关系上也好进行沟通对话。”
   
   
    陈西讲:“我们来对话就是承认法律秩序,尊重法律机关重要的地位。本着‘法治’精神,我们想知道,我们在法律之下开展民主政治的活动,如何进入法律程序?法律机关作好准备没有?”
   
   
    该负责人说:目前关于《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内容,法律机关还没有相关的执行法律,尽管中国政府已经在联合国签约了。由于没有新的法律出台,我们只能按照专政时期的旧章程办。旧章程不允许公开地组党。对公开的反对党活动,仍实行一党领导下的专政。我们是专政党的工具,仍要维护专政党的权威。”
   
   
    陈西说:“公开地组织‘民主党’的活动,现政府在设有‘解除党禁、报禁’之前是不行的。当下的法律还不完善,还是专政时期的章程,中国人还没有做人的权利。从专政走向法治还有一段路要走。我们将为此继续做出建设性的努力。公开的组党不行,公开的依‘结社法’在现有法规下进行学术研讨或合法结社行不行呢?比如:我陈西准备依法成立1个‘绿色文化书院’以及开展1个有关‘探讨人权’的活动,纪念‘世界人权日’和我国签约《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这些活动行不行?”
   
   
    该负责人:“依法进行活动是允许的。但是,你的活动内容必须与现行体制没有冲突,没有打倒、推翻现政权和政党的过激言论。另外,结社申请活动要有资质、具备条件才行。你是否具备条件要审查。”
   
   
    陈西:“什么样的活动内容会与现行体制有冲突呢?何为过激言论?评判的标准在哪里?出于善意、出于阳光下操作的原则,陈西愿意开放自己,接受法律机关的监督。至于有关资质和条件,陈西会去逐步落实。但是,希望法律机关遵循‘职权法定’原则,以‘法治政府’的要求来要求自己,不要借审查的名誉设置障碍。”
   
   
    该负责人:“只要在法律范围之内,我们不会超越权限。象李家华要参加作家协会,作协征求我们的意见,我们也没有异议,表示依作协章程办。只要没有颠覆、推翻、危害国家安全的言行,我们都视为可以通行。这是我们国保的底线。一旦触击底线,我们就必须履行职责。”
   
   
    陈西:“哪些属于危害国家安全的言行?哪些过激言论是属于颠覆、推翻现政权?比如:我陈西履行1个公民的职责,拥有批评和监督政权和政党的权利。我批评、监督共产党、现政府算不算犯罪?我陈西本着‘民主法治’的要求,言谈控制国家权力、限制国家公务员手中的自由裁量权、依《行政许可法》质疑政府机关的某些行为。这些是不是危害了国家安全法?
   
   
    “作为民主人士,我们的理念告诉我们,我们不是‘革命党’,我们不会做出象革命党人那种‘打倒’、‘推翻’、‘颠覆’,锄除异己的暴力恐怖行为。‘革命党’是1个令人恐怖惧怕的破坏性组织。民主党则是一个理性、温和、令人倍感亲切的建设性组织。民主政治的展开是在现有体制、现有政党政治的基础上展开的。也就是说,民主政治的前提是在承认现有反对政党的地位、现有国家体制的状态下进行的。尽管现体制、现执政党还很落伍、很野蛮,其行为和理念还没有进入现代,还没有跟上文明的步伐,但是,从动态的眼光、发展的眼光,特别是现执政党提出来的‘构建和谐社会’的理念,我们愿意首先主动地响应,以表示我们的理性,前来与执法职能部门沟通,表示我们的负责态度。
   
   
    “彼此都希望屏弃‘冷战思维’的行为准则,抛弃‘革命党’人极端残酷暴力血腥的影响,即形象。共建1个理性的、法治的、公平、公正、公开、有亲和力的交通平台。”
   
   
    双方在对话中,得到了一些理解,找到了一些共识。
   
   
    由于时间的关系,近3个小时的对话远远不能满足对方的需要。双方决定建立互信沟通关系,互相留下了电话号码,以便有时间再进一步对话,促进相互之间的了解。
   
   
    (2005年7月20日于贵州)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