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文明的自我拯救]
陈奎德作品选编
·遇罗克:红色中国争人权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2,53)
·说古论今看两会
·李慎之:晚鸣的自由钟——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4-55)
·“崛起梦”是如何灭国的?
·六四断想:去国十七年……
·杨小凯:经济学家的宪政理念——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8-61)
·必也更名乎?——哀中共八十五岁文
·海水泛蓝入赤县
·王小波:自由而幽默的文学魂——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6,57)
·文明的自我拯救
·多事之秋,战乱之始?
·变与不变: 美国外交与对华政策
·民族主义的解毒剂—— 评刘晓波《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余英时:序陈奎德著《煮酒论思潮》——大陆当前思潮的发展
·余英时素描
·回望2006中国
·中国2006外交一瞥
·“不争论”寿终正寝
·“奥运拐点”,八面来风:汉城奥运与北京奥运
·民主溯源(1)
·民主溯源(2)
·民主溯源(3):古罗马共和制度
·民主溯源(4)——罗马帝国的政治
·民主溯源(5)——中世纪代议制民主的萌芽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一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二章
·自由产生秩序——《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三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四章
·五七道德后遗症
·五七道德后遗症
·自由与法治—《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五章
·自由与文化—《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六章
·结语:自由、风险、责任—《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七章
·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北京“密友”排座次
·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中国罗生门
·“毛纲解钮”:耕者有其田 居者有其地——中国土地私有化暗潮
·“毛纲解钮”:耕者有其田 居者有其地——中国土地私有化暗潮
·「党天下」的奠基礼
·“党天下”的奠基礼——论中共建政初期的三大运动
·王储 选帝侯 黑厅政治
·包遵信 vs. 秘密警察国家
·风向转换:民主国际的对华外交
·风向转换:民主国际的对华外交
·世界民主同盟呼之欲出
·世界民主同盟呼之欲出
·雪域诗韵——盛雪诗集《觅雪魂》序
·二零零七:未完成的交响
·二零零七:未完成的交响
·三十年,什么“东”“西”?
·三十年,什么“东”“西”?
·三场大选与中国“两会”
·三场大选与中国“两会”
·恭贺台湾 恭贺民主
·恭贺台湾 恭贺民主
·响应达赖喇嘛呼吁
·响应达赖喇嘛呼吁
·怯懦的审判
·自强运动与改革开放——一个历史比较
·自强运动与改革开放——一个历史比较
·2008,“文化冷战”滥觞?
·2008,“文化冷战”滥觞?
·从控制记忆到控制街头——反西方浪潮观感
·从控制记忆到控制街头——反西方浪潮观感
·西藏撬动世界格局
·何以为师?何以为戒?——中日关系一瞥
·假如是你,被埋在废墟下……?
·废墟上,硝烟中,民间社会凸显
·今又六四,多事之秋……
·天上人间的共鸣——恭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
·天上人间的共鸣 —— 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
·倒退是死路
·从布什访华看江泽民的从政特色
·普及胡适
·北韩的核游戏
·北韩的核游戏
·历史站在达赖喇嘛一边
·二十世纪的先知——海耶克
·“真理部”出场——奥运综合症(一)
·“国安部”清场——奥运综合症(二)
·百年惊梦——余杰《中国教育的歧路》序
·军队国家化,何人能挡?
·陈奎德:无魂的华丽——奥运综合症(三)
·陈奎德:举世已无索仁兄
·北京奥运:踟蹰在柏林与汉城之间——奥运综合征(四)
·北京奥运:踟蹰在柏林与汉城之间——奥运综合征(四)
·共产制度的接班危机:从华国锋看
·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纵览中国》即将问世
·古泉出大荒——黃元璋《回首风涛开怀天地》序
·剑气箫心——《敌对抒情—盛雪文集》序
·剑气箫心──《敌对抒情──盛雪文集》序
·大饥荒与毛泽东之责
·《纵览中国》发刊词
·当宪政钟声响起——新年献词
·当宪政钟声响起——新年献词
·“中国模式”的迷思
·五四:现代中国回旋曲——纪念“五四”九十周年
·五四:现代中国回旋曲——纪念“五四”九十周年
·趙紫陽的遺產——祝贺趙回忆录出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明的自我拯救

反文明的两个象征

   在现代世界,如此清晰地把文明与野蛮一劈为二的象征,莫过于多事之秋九月里的两个很接近的日子: “9.9”,“9.11”。

   这是反文明的两个象征符号。

   “9.9”,是30年前毛泽东撒手入(地)狱之日。此人,可谓集野蛮、独裁、冷血、反智、倒退、反现代、反西方、反文明之大成,因为他当政,或直接杀戮,或实施迫害,或政策失败,七千万余人死于非命。

   “9.11”,是五年前以本.拉登为首的恐怖组织以四架民航客机为超级炸弹,炸毁世贸中心、撞击五角大楼,悍然轰击世界文明重心,杀害3000无辜生命之日。这一事件,以骇人听闻的方式在世界范围内预演了人类文明毁灭的可能图景。

   “9.9”和“9.11”, 标志着野蛮向文明的反攻,标志着文明退化、世界野蛮化的空前危险。

   毛泽东,曾宣称为世界革命不怕让中国“死三亿人”,曾大言不惭曰 “秦始皇算什么?他只坑了460个儒,我们坑了4万6千个儒,”曾声明“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曾宣判“知识越多越反动”,曾公然宣布自己是要施行“愚民主义”的“秦始皇”,并自命“和尚打伞,无法无天”。

   本.拉登, 则声称要对西方文明发动一场“圣战”,他认为西方文明已经变成“人类历史上最坏、最糟的文化”;他要美国皈依伊斯兰教、废弃自己的宪法、关闭银行。在拉登的世界里,全球性的冲突是在穆斯林和非穆斯林之间,他号召每个穆斯林要仇恨美国人、犹太人和基督徒。他毫不怜惜脸不变色地杀害无数无辜的妇女儿童来达致自己狂热的宗教目标。

   一个是国家恐怖主义的大师,一个是非政府恐怖主义的高手。反文明的野蛮之子,双峰并峙,令希特勒和斯大林亦瞠乎其后。

文明的易脆性

   两个反文明罪魁,分别在上世纪与本世纪初的一时得手,这一事实,提示了精致文明的一个重要特征:易脆性。成熟的文明犹如精雕细刻巧夺天工的瓷器,需精心呵护,不得稍有失手。否则,其千娇百媚,顷刻之间,就毁于一旦。的确,如人们所见,历史上有一些高度发达的文明,的确是易脆品。无论其何等辉煌壮丽、鬼斧神工、美仑美奂不可方物,都有可能转眼间被蛮荒力量一扫而空,消逝于历史的烟尘之中。

   让我们来看看如下这些触目惊心的事实:

   在古希腊,伯罗奔尼撒之战,军国主义的斯巴达城邦击败了民主繁荣深邃瑰奇的雅典文明,战争使斯巴达称霸全希腊,使其寡头政制得以推行,各希腊城邦的民主势力遭到迫害,璀璨夺目的古希腊文明从此丧失元气,走向衰亡。于是,希腊哲学、希腊悲剧、希腊史学、希腊雕塑…. 成为雅典战败的殉葬品,化为人类文明的千古绝响。

   在古罗马,奢侈繁华的罗马文明,在395年分裂为东罗马帝国和西罗马帝国两部之后,逐步衰落,致蛮族入侵:哥特人占领罗马,匈奴王阿提拉进兵意大利,之后,汪达尔人再陷罗马城。先后建立起西哥特王国、汪达尔-阿兰王国、勃艮第王国和东哥德王国等蛮族国家。而日耳曼的部落也手持斧头和剑来徒步作战,他们是凶猛的狂野的士兵,乌合之众,漫无纪律。476年9月,日耳曼人入侵罗马,其雇佣兵首领奥多亚克废黜最后一位君主罗慕卢斯•奥古斯图卢斯,西罗马帝国宣告灭亡,黑暗时代降临,数代繁华罗马城,堕入几个世纪的蛮荒。

   在远东远古,秦王赢政扫灭六国,结束了中国春秋战国时期百家争鸣的灿烂文明。秦皇采纳李斯建议,实施文化灭绝和愚民政策,下达焚书令:非秦史书皆烧之,民间不许收藏。如有违令不烧者,脸上刺字,罚作苦役,此令既出,到处是焚书的浓烟烈火,中国历史典籍遭到了空前的浩劫。之后,秦始皇又逮捕了一批儒生,亲笔圈定了其中的460人,在咸阳郊区活埋。史称“焚书坑儒”。在这一暴政下,如果有两个以上的人聚集议论者,就会被官府的密探抓去杀头,并处以暴尸之刑。于是,天下归一于“焚书坑儒”,“偶语弃市”的暴秦。从此,生气盎然的百家争鸣不复见于神州。

   在远东中古,宋代是春秋之后中国历史上教学、书院、太学生最盛的时期,恰如陈寅恪先生所说“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时。”然而,从草原崛起的蒙古人扫荡欧亚大陆,野蛮的铁蹄,蹂躏南宋。蒙古蛮族入主中国后,元朝实施公开严酷的等级制,帝国臣民分为四等:第一等是蒙古人;第二等是色目人;第三等是“汉人”,即金国所属中国人;第四等是“南人”,即南宋所属中国人。帝国臣民更被细致地划分为十级:一、官。二、吏。三、僧。四、道。五、医。六、工。七、匠。八、娼。九、儒(知识分子)。十、丐。过去在中国传统社会最受尊敬的儒家知识分子,为社会最底层,比娼妓不如。元朝的刀尖摧毁了宋朝所代表的中国文明巅峰。自此,文辞繁盛,夜夜笙歌的宋代文化,已幻化为秦淮河边、西子湖畔仅供追忆的华丽梦境。

   在现代远东,57年前,同样上演了一处野蛮打败文明的历史大戏。中国国共内战的实质,从国际视野看,是挑战西方主流文明的反文明思潮共产主义的一次得手;从国内区域文化起伏涨落视野看,是沪江浙闽粤等为代表的工商海洋型及绅士型文化,败于以陕北等贫瘠北方地区和内陆中国为象征的反智主义(即秦始皇传人毛说的“痞子”文化)的枪炮。近代以来,前者倾向于使中国融入国际社会,面对世界,是费正清所谓的“海洋中国”,以胡适等为代表。后者倾向与使中国孤悬于世界,封锁国门,是所谓“大陆中国”,毛泽东为典型。众所周知,国民党的骨干力量基本来自中国东南,孙崛起于香港广东,蒋发迹于浙江上海江苏,三四十年代的江浙财团,在中国具有支配性的经济力量,构成了国民党主要政治资源,并获主流国际社会支持。而使中共真正崛起于中国政治舞台的发家基地,则是贫瘠落后的华北陕甘宁蛮荒之地。国民党虽也流氓,洋场小巫而已,共产党却是大贼,亡命之徒,蛮荒大盗。国共内战之结果,“大陆中国”的枪杆子战胜“海洋中国”。中国现代化进程经历了一次严重的挫折与倒退,持续达30年之久。在这一文明退化时期,甚至连对知识分子的“臭老九”辱称,也承继于元朝野蛮铁骑时代的等级划分。这就是“9.9”入棺的毛泽东的反文明意涵。

文明如何自我拯救?

   俱往矣。历经劫火后,那些目迷五色的文明奇迹,而今安在哉?众多文明的命运昭示我们,“9.9”,“9.11”这两个反文明的符号提醒我们,人类文明确是命悬一丝。面对八方袭来的咄咄逼人的凶险,人类今日面临的挑战,从根本上说,就是捍卫文明,呵护文明。

   在这里,笔者不愿耗费太多笔墨去为文明与野蛮划界。文明发展程度的高低是存在客观标准的。一些极端的文化相对主义者,以“政治正确”的名义,拒绝承认有文明与野蛮的区别,拒绝承认文明有高低的区别。对于那些悠然居于文明社会,却口口声声赞美远方蛮荒文化的高妙的论者,人们不难看出气鸵鸟式的言不由衷。故此处不拟咬文嚼字地对文明与野蛮的层次进行经院哲学式的论述。

   笔者关注的核心问题是,文明如何才能自我拯救?

   这里只想谈两点简单的观察。

   诚然,如前所述,文明之运命若游丝。然而,现代主流文明毕竟大不同于远古中古时代了,正如海耶克(F. A. Hayek)所观察到的,它赋有一种延续和扩展自己的秩序的内在动力,它的坚韧性和抗灾变能力都大大增强了。这不光表现在它的软力量上,同时也表现在其硬力量上。有左翼学者认为,西方的兴起和持续靠的是开初掠夺带来的第一桶金。倘如此,有论者问得好:“为什么成吉思汗的蒙古掠夺之后没有留下任何东西?为什么最早征服美洲大陆并从拉美掠夺了大量金银的西班牙从17世纪初之后就开始没落,而17世纪初才开始介入美洲大陆的英国却越来越强盛?为什么英美普通法系的国家及地区:英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香港、新加坡等一直稳定而持续地文明繁荣?为什么中东国家藏在地下的“意外”石油财富没让它们成为世界实力之强呢?“很明显,这里涉及制度性内在因素(也包括一些基本的技术性因素,如陈志武先生论及的近代金融技术)。在该制度下,其软力量与硬力量之间有着深刻的内在的联系,它们相互强化,呈正反馈关系。这就使其可持续能力大大增强了。譬如,20世纪法西斯主义与共产主义这两大野蛮力量对西方主流文明的挑战,均以失败告终,就是现代文明与野蛮力量较量结果的最显着例证。

   此外,历史表明,人类历史上所有反文明的野蛮力量,无一例外,都有一个根本缺陷:闭锁性。我们从来没有看见过任何野蛮势力实行过言论信仰自由。历史上,任何反文明的国家或组织,它们为求生存,也尝试过各种自我更新的策略:它们可以实验市场经济,试验选举制度,实验某种国会制度,甚至也实验外交上结交西方文明国以抗拒另一个自己的同类国家,等等 …… 但是,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真正实施言论信仰自由,即允许私人办刊办报办电视广播网站的反西方主流文明的国家和组织,从古至今,没有,一个也没有。原因很简单,这是反文明力量的命脉所系,是其最薄弱处,“点到即死”。因此他们基于其根本利益,在“言论自由”问题上决不松口,半步也不敢退。这也表明,对思想言论信仰的封锁是反文明国家与组织最核心的制度要素。它们的生命线,就是精神封锁的“柏林墙”。

   有鉴于此,在拯救文明、抗击野蛮的时候,需要软、硬力量双管齐下。9.11之后,以美国为核心的西方主流文明虽然也兼顾了软硬两翼,但无庸讳言,布什当局过于迷信自己的硬力量,未能平衡地施展软实力,留下众多战略盲点和后患。须知,在当年,仅仅是一个小小的自由欧洲电台,对于文明和自由的拓展,对于“柏林墙”的倒塌,其贡献就并不亚于北约的千军万马,功莫大焉。更遑论其它的多种精神流动所激发的深度共鸣了。因此,在抗击恐怖主义,对抗野蛮,重建世界秩序的历史进程中,软实力与硬实力的平衡出击是至关紧要的,不仅在口头上,而且在实践上、在财政预算上,都应有适当的检讨。文明的自由国度,不能过于迷信自己的硬力量,而应当对自身文明的软力量拥有足够的信心。弃绝“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的狭隘胸襟,更大地开放自己的精神空间。在这里,也许用得上后人反思中国古代战略家孔明的那副对联:

能攻心则反侧自消 从古知兵非好战xxx不审势即宽严皆误 后来治蜀要深思

   作为现代人类文明的精神家园,西方文明更加需要吸取自身历史传统中广纳百川的文化胸怀,需要更加坚守自身自由的根基,用文化间沟通和包容的大智慧,用坚韧不拔的耐心,用无坚不摧的爱心,,用自由交流的旗帜,敲开一扇扇“柏林墙”,从而在根本上在源头上掏干野蛮力量的精神蓄水库,奠立文明与自由的百代根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