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柏子树下
[主页]->[百家争鸣]->[柏子树下]->[关于虐俘事件的游丝(修改稿)]
柏子树下
·纪念中行薪酬落地
·为什么又是中国银行
· 二个布衣“皇帝”的回乡诗
·阿拉发特的人生启示
· 我的文革反思观 -兼与范学德先生商榷
· 毛泽东的家国观
·点评阿拉发特
· 不就虐俘吗 有什么了不起
·从虐俘事件看某些人的嘴脸
·关于虐俘事件的游丝(修改稿)
· 历史的反思(一):火烧圆明园
· 王 伦 之 死
· 宋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 中国人有什么进步
· 中国媒体的“黑色幽默”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虐俘事件的游丝(修改稿)

   
   一
   
    现今这世道就是这样,不管你是否受得了,总制造出一些事情来碰击你,来刺激你。去年就有什么孙志刚收容致死事件,今年又有什么刘亮体彩宝马案。不过,这些都是国产“刺激品”,属于自产自销。虐俘事件就不同,是“舶来品”,是进口货,也可见咱中国“刺激品”的生产能力也不是很足的,往往都还需要依赖进口。但进口的东西就是进口的东西,就是比国产的厉害,这“刺激品”也一样。这虐俘事件“舶来”后,我就发现咱中国人也象世界各国的人一样,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受“刺激”,这样关注和愤怒虐俘事件。大家纷纷以十二万分的气愤谴责美国“民主与人权”的虚伪。许多中国人说,战俘也是人,虐俘就是没有人性!口气呢,倒颇象太平天国宣传的,“人人都是上帝的子女,世间凡人都是兄弟姊妹”。虽然我知道中国人是并不信教的,但也可见太平天国的宣传还是很有功底的,似乎并不因时间的变迁而消灭这口号。我,自然也是个中国人,但向来就不太合群。虐俘事件“舶来”后,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也象领导样,“睡觉都考虑国家和单位大事”。对虐俘事件呢,自然也曾以我的惯性思维作过些自以为是的深刻思考。我以为:虐俘是不对的,但也没有什么很大不了。国人乃至世界都对虐俘事件反应过激,有些“小题大做”,有些“别有用心”。譬如一个一丝不挂的淫女,看见巩俐或是章子怡露点,便大加“鞭挞”,我以为是没资格的,也是不配的;倘使是一个衣着得体,裹得严严实实象阿富汗妇女般的人,叫人家穿好点,千万别露点,倒也未尝不可。但接着就人说,“你说我是淫女,你诬蔑我,你不爱我,我要将你扭送公安机关;我怎么没有穿衣服,我穿的是‘皇帝的新装’;我便说了,你又怎么的”。是啊,又能怎样的。我不同意你的说法,但我尊重你说话的权利,你呢,总也得允许我有说话的权利罢?!总也得允许我有自己的思想罢?!动辄扣帽子,动辄打棍子,这不让人回到了“佐罗纪公园”?!
   

   二
   
    我知道,我素来是不为大众所接纳的,但这并不妨碍我孤独并行走着,孤独并理性地思考着。这虐俘事件“舶来”后,我确实也受了些刺激,虽然远没有国人受的刺激深,但这刺激的结果倒也催生了一些收获。
    其一,这美国的“狗仔队”委实可恶,当然,也确实厉害。譬如这虐俘事件,倘使不是“狗仔队”,真相自然难于太白于天下。有人说,那是美国也有几个有良心的人,是他们供出来的,我是不太同意这种看法的。有几个有良心的人,这只是基础。象祥林嫂样,絮絮叨叨,逢人便说,也没有几个人知道她的遭遇。“遇人不淑”的话,还遭人嫌。没有“狗仔队”,这虐俘事件如何天下皆知?“狗仔队”无孔不入,又不听使唤,我先前就以为可恶,现在呢,就更加以为可恶了。同时,我也庆幸我们国家管理好,没有“狗仔队”。否则的话,那还有没有隐私了,岂不天下大乱了?!
    其二,这美国的“民主与人权”很虚伪,也很脆弱。这虐俘事件一炮就打掉了他的三面旗帜。平日里,美国总喜欢自吹什么先锋模范,现在看来也有虐俘事件,也有践踏人权的现象,由此也可见他的虚伪,由此也可见我们的任重而道远。但好像鲁迅先生说过,完美的苍蝇终究是苍蝇,有缺点的战士终究是战士,我犯模糊的就是,美国是苍蝇呢还是战士?
    其三,中国人是很有人性的。这点我先前是不太清楚的,虐俘事件“舶来”后我才清楚。我希望国人不会怪我,同时也希望国人在谴责“肇事者”的同时,将“受害者”及时送入抢救室,绝不因自己光顾对“肇事者”的喋喋不休而影响救护,而引起人家对自己动机的怀疑;我也希望国人就此奋勇前进,真正成为这世界人性的景仰者。
   其四,美国也还有些人是有人性的。先前,鲁迅先生就说过,在租界,倘有人将鸡鸭之类倒提着走,给巡捕看见了,是要以虐待动物名义罚款的。我因为出生得迟,虽然并不疑心这事,却也以为过分得虚伪,纯属想罚款的,到底它们是人类的佳肴。从这次他们对政府虐俘事件的谴责和抗议就知道,他们是动真格的。虽然他们是蛮夷,但或许“中国精神文明更高”的影响,他们也在进步呢。
   其五,美国佬是凡事双重标准的,国际社会才不会这样。譬如罢,萨达姆就关在单人间里,有空调,有什么什么的,一般战俘就没有。倘使一般战俘也有萨达姆的待遇,或许就不会发生虐俘事件。象萨达姆样,女婿也骗回来杀,就“大义灭亲”,就“一视同仁”,就不是双重标准。
   其六,美国社会是很空虚的,也很乱的,不值得羡慕。象虐俘事件,用我们的话讲,就是“露出鸡巴来给人看”,这历来是为我们的传统习惯所忌讳的。但美国佬就不懂,反而“满城风雨”,可见他的空虚,也可见他的愚蠢。这样一个“小小”事件,闹得总统啊,国防部长啊,外交部长啊都道歉,这还不够乱么?怪不得张之洞说的“西学为辅,中学为体”至今在用,这见着我们的英明,我们早就看透了西洋文明。但看透了的也未必就我们,非洲博萨卡曾一针见血地说:“西方国家的总统没有味道,屁大的事情都要议会来讨论,本国的电台和报刊可以公开对总统提出批评”,“那不是总统,那只不过是一个商店的服务员,货物虽多,但不是自己的”。从虐俘事件看美国,我觉得博萨卡虽然位居非洲,但这世界的旮旯倒是看得很清楚呢。他就比布什刁。
   其七,我们国家还是很民主和自由的。前不久,不是在讨论岳飞到底是不是民族英雄吗?我以为这么重大的问题我们国家都会拿出来让我们老百姓讨论,足见得是很民主的,这在西方社会是没有的。这次虐俘事件,我们国家又不顾“风刀霜剑严相逼”,冲破重重阻力,各大媒体铺天盖地登载虐俘事件,这就很见勇气。国民可以将上至布什下至一般士兵痛骂一番,倒也并不顾忌外交风波,这也很显自由。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