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清华岁月》(6) 偏向绝处飞]
万润南
《中学时代》
·中学时代(1)中学
·中学时代(2)外号
·中学时代(3)老师
·中学时代(4)读书
·中学时代(5)小英
·中学时代(6)伙伴
·中学时代(7)爷爷
·中学时代(8)淘气
·中学时代(9)炼钢
·中学时代(10)赛诗
·中学时代(11)饥饿
·中学时代(12)裁缝
·中学时代(13)下放
·中学时代(14)小妹
·中学时代(15)万姓
·中学时代(16)英模
《人生感言》
·关于六四与网友的对话
·和网友谈“情人”
·花甲听《英雄》
·生日听歌
·六十述怀
·致胡锦涛:总得说个一二三
·六四会平反吗?两位巨星的回答
·雨中的从容
·梦里娶媳妇
·争气小儿郎
·一幅《雪山夕照》+ 三首诗
·想家了......
·再贴五幅家乡的照片
·我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
·家乡的山,家乡的水
·家乡的人,家乡的花
·送朋友们一首圣诞歌曲
·山区父子情
·ZT:莲花王子为《空望月儿明》谱曲
·祖孙对话
·中国的大雁,中国的十字架
·关于“乡愁”的一首歌和一段话
·整个地球都笑了
·九九又重阳
·【往事杂忆1】“姘头”和“岳父大人”
·【往事杂忆2】江青同志去和亲
·【往事杂忆3】上帝创造了法国人
·《我们和你们》
·转帖李劼:《08宪章》一份迟到的历史文献
·相隔20年的两段视频录像
·千古叹英雄
·薰衣草
·雪花纷纷
·是激进革命,还是和平改良?
·芦笛:《万润南的悲剧》
·情人节听歌
·万润南谈六四(1)
·万润南谈六四(2)
·一首好听的励志歌曲
·视频:经济发展与政治改革的契机
·四通秘辛(1)
·一个灾难时代的优雅和精致
·四通秘辛(2)
·四通秘辛(3)
·要总结1989年的经验教训(视频)
·【转贴】周恩来的临终忏悔
·四通秘辛(4)
·从老魏的生日谈起
《四通故事》
·四通故事(01)沈国钧
·四通故事(02)陈三智
·四通故事(03)日本行
·四通故事(04)三门课
·四通故事(05)小万上
·四通故事(06)燕京会
·四通故事(07)刘海平
·四通故事(08)贾春旺
·四通故事(09)四季青
·四通故事(10)陈春先
·四通故事(11)刘英武
·四通故事(12)办执照
·四通故事(13)成立会
·四通故事(14)学习机
·四通故事(15)打印机
·四通故事(16)王安时
·四通故事(17)高境界
·四通故事(18)高效率
·四通故事(19)陈庆振
·四通故事(20)撞铁门
·四通故事(21)高效益
·四通故事(22)当倒爷
·四通故事(23)王缉志
·四通故事(24)实业派
·四通故事(25)题外话
·四通故事(26)沙头角
·四通故事(27)告别会
·《四通故事》征订启事
·《四通故事》最新目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华岁月》(6) 偏向绝处飞

   
   窗户纸让王前这么一捅,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要说让人“跌破眼镜”,那时清华园里应该满地都是眼镜碎片才对。我却不得不面对如山的压力。
   
   首先,我必须解释清楚为什么要找最大走资派的女儿?应对稍有不当,我便可能被置于万劫不复的绝境。我冷静地评估了一下局势,认为最恰当的应对是披上灰色外衣,作消极状。我从《红楼梦》里挑了一首《好了歌》,来做自己灵魂深处的挡箭牌。但党和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哪里混得过去。一次又一次斗私批修、触及灵魂,都过不了关。我则死守《好了歌》的底线,不敢后退半步,因为退一丁点,就会是万丈深渊。就这样一直僵持到毕业分配。
   

   想知道我当时的灵魂深处吗?我从来就不相信刘头上的那三顶帽子。我读过《斯大林时代》,序言里有这么一段:布哈林等被斯大林处决的反党分子后来都平反了。平反的理由就是当年安在他们头上的那些罪名,因为那些罪名太荒谬了。(全凭记忆,所以不加引号)当时我对刘涛和她的弟弟、妹妹说:“不会超过二十年,你们父亲的问题肯定能平反”。这多少给他们带来了一些安慰,但更多的是对我说法的怀疑。
   
   我的那些异与常人的判断,大部分来源于读书。我读马恩列、毛泽东、鲁迅,也读《史记》、《通鉴》、诸子百家;读《红楼》、《老残》、巴金、曹禺,也读托尔斯泰、陀斯妥耶夫斯基、雨果、巴尔扎克、狄更斯、司汤达、欧.亨利。在王前家里,更可以读到当时所谓的内部书:《第三帝国的兴亡》、尼克松的《六次危机》,还有德热拉斯的《新阶级》。我还发现了延安时期出版的《毛选》,一下子就看出新版时动了哪些手脚。还有《曾文正公全集》,还有上百本的《文史资料》……我读书的速度极快。有人读书是逐字扫描,那叫精读;有人是逐行扫描,那是通读;我是逐页扫描,这是古人所说的“好读书,不求甚解”。其实一本书里精彩的亮点,就那么几处。书读多了,这些亮点就会自己跳出来。我看隔壁班级的网页上正在玩3D画,我眼睛一眯就能看到海豚亮亮堂堂地跳出来,那都是读书炼出来的本事。
   
   友谊宾馆前本来有一块三角地,大约在王前家和学校的中点,那是我和刘涛初次相约的地方,后来我们常在此处交换我要读的书。刘涛的女红极佳,她会把我尼龙袜上的破洞织补得天衣无缝,还给我织了一件明黄色的线衫,算是赏了我一件“黄马褂”。周末,我就去王前家,她会用黄油烤馒头片招待我。那个年代,居然还有黄油!这些点点滴滴的温馨,多少缓解了我所承受的压力。
   
   王前十七岁嫁给刘少奇,十八岁生刘涛,所以当年也就四十出头。她年轻时一定极漂亮,那个年代,还一头乌黑的长发,皮肤白皙如玉,精巧的鼻子稍有一点鹰钩。她待我极好,还迫不及待地安排我们生米煮成熟饭。本来是天鹅折翅,现在倒害怕起癞蛤蟆长翅膀飞了。唉,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她和刘涛还喜欢写点小诗、联首绝句什么的。我不太懂平仄、韵律之类的规范,但偶尔出手,倒也让她们不得不刮目相看。我填过一首词,“偏向绝处飞”,调寄《冰调歌头》,这是我自创的曲牌,因为比《水调歌头》多两个字,故名。
   
   昨怨鹊桥短,今恨银河遥。
   寒夜漫天雾绕,初会三角岛。
   同是混世先知鸟,比翼何必曾同巢,双飞上九霄。
   偏向绝处飞,心比天还高。
   
   相聚欢,别离恨,虎狼嚎。
   狠心相逼,一腔怒火冲天烧。
   痴情两相依偎,无语泪湿双襟,驿站度良宵。
   谁言冬夜长,神鸟啼破晓。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