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为什么共产党“气数未尽”(1)]
万润南
·为什么共产党“气数未尽”(4)
·为什么共产党“气数未尽”(5)
·山坳上的共产党(1)
·山坳上的共产党(2)
·山坳上的共产党(3)
·山坳上的共产党(4)
·山坳上的共产党(5)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一)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二)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三)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四)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五)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六)
·十七年前,我做了两件事
·为什么我在十七年前做这两件事
·ZT芦笛:从万润南先生的选择说到寻找“王维林”
·新年新希望
·一张照片和世界银行的两份报告
·鲍彤先生祭赵紫阳去世两周年
·赞同沙叶新,支持章诒和
《盘点四通》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2)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3)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4)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5)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6)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7)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8)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9)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0)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1)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2)
《文章转贴》
·ZT易中天:盘点李泽厚
·ZT易中天:走近顾准
·ZT吴敬琏:中国需要这样的思想家
·ZT李慎之:智慧与良心的实录
·ZT易中天: 劝君免谈陈寅恪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1)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2)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3)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4)
《一起听歌》
·听凯莉唱《英雄》
·听两位巨星唱《心存信念》
·听西城男孩唱《流亡之徒》
·听席琳.迪翁唱圣诞歌
·听席琳.迪翁唱《新的一天已经来临》
·听费翔唱《故乡的云》
·听黑鸭子唱《同桌的你》
·听黑鸭子唱《常回家看看》
·听侃侃唱《老家》
·听智者唱《茶韵》
·听黑鸭子唱《太湖美》
·听黑鸭子唱《半个月亮爬上来》
·听毛宁唱《涛声依旧》
·听黑鸭子唱《三百六十五里路》
《清华岁月》
·《清华岁月》(1) 赵大大
·《清华岁月》(2)《蝶恋花》
·《清华岁月》(3) 花样年华
·《清华岁月》(4) 婚配概率
·《清华岁月》(5) 谁捅了我的窗户纸?
·《清华岁月》(6) 偏向绝处飞
·《清华岁月》(7) 疯狂年代的荒诞故事
·《清华岁月》(8) 屁声像山炮那么响
·《清华岁月》(9)老海归的生命空白
·《清华岁月》(10)蒯大富和胖老头
·《清华岁月》(11)老子平常儿骑墙
·《清华岁月》(12)遇罗克和马丁.路德.金
·《清华岁月》(13)周恩来和清华文革
·《清华岁月》(14)我的学长胡锦涛
·《清华岁月》(15)同江青有关的“切肤之病”
·《清华岁月》(16)莫扎特和入党谈话
·《清华岁月》(17)“不要打人!”
·《清华岁月》(18)两位伯乐和我的“顿悟”
·《清华岁月》(19)乡下人,到上海
·《清华岁月》(20)我的高中同学
·《清华岁月》(21)空望月儿明
·《清华岁月》(22)文革中遇难的姜文波
《童年记忆》
·童年记忆(1)迷路
·童年记忆(2)失聪
·童年记忆(3)分鱼
·童年记忆(4)上街
·童年记忆(5)外公
·童年记忆(6)外婆
·童年记忆(7)帅哥
·童年记忆(8)鬼神
·童年记忆(9)金凤
·童年记忆(10)香妹
·童年记忆(11)出生
·童年记忆(12)茄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什么共产党“气数未尽”(1)

    八九年,我流亡到海外,对国内局势的基本估计是:共产党“气数已尽”。当时我经常引用法国总统密特朗的一句话:“一个屠杀自己年轻人的政府是没有明天的政府”。再补充一句他们“伟大领袖”说过的话:“镇压学生运动绝不会有好下场”。
   
    十七年过去了,前苏联和东欧共产党的气数确实尽了,但中国共产党的气数似乎还长得很。有人可能会对此提出疑义。那么,我们先不论它将来的气数长不长,它在六、四之后又延续了十七年,这总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十七年,虽然在历史长河中是一瞬间,但在现实生活中却是相当长的阶段。毕竟,人生又有几个十七年呢?从中共建政到文革,也不过十七年。老毛曾经概括过共产党的生存斗争是七、八年来一次。那么可以说,两个回合下来,共产党还没有退出历史舞台。

   
    为什么共产党气数未尽?中共靠什么存活到今天?
   
    许多朋友试图从不同的角度来回答这个问题。
   
    有人从检讨中国知识分子自身的弱点出发,来解释中共至今还在中国存活的原因。较有代表的是曹长青的“寻找好狼论”和胡平的“犬儒论”。我们暂且称之为“狼论”和“狗论”。
   
    曹长青在一篇演讲中提出了本文关心的问题:“為什麼歐洲全部共產政權都垮臺了,中國共產黨就沒垮呢”?他认为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知識份子的責任。 他认为俄国有索爾仁尼琴和薩哈羅夫;捷克有哈威爾和昆德拉。他们都从根本上否定了共产主义,他們指出“共產主義是邪惡,邪惡是不可以改革的,沒有溫良的邪惡,邪惡就是邪惡,邪惡就是撒旦,撒旦只能被結束”。而中國的知識份子却一直在找善良的狼。他以反右运动为例,57年打了五十多萬右派。从“今天看這些右派的言論,幾乎全是為共產黨好,給黨提點意見,結果就被打成右派。只有極少數是否定共產黨,絕大多數是給共產黨提意見的,根本不是否定共產黨”。
   
    曹常青认为从改革年代到六、四之后,中国的知識份子先是歌颂邓大人,然后是寻找胡耀邦、寻找趙紫陽、现在又寄希望于作亲民状的胡和温。最根本的想法是“寄望溫和派,希望共產黨改革,把共產黨變成好的黨”。 然后又以刘宾雁的“第二种忠诚”为例,说明“中國知識份子總是要尋找善良的狼、好的狼、改革的狼、溫和的狼,結果不斷地被狼吃掉,有些成為狼的一部分,雖然可能不是主觀上,最後中國還是被狼統治”。
   
    曹长青的“狼论”不是没有一点道理。但可以质疑的是,我们也有许多“从根本上否定共产主义”的知识分子呀,我认为其中最杰出的有郑义。曹常青先生本人,也应当是其中之一。如果非要怪罪刘宾雁的“第二种忠诚”,那么从八十年代末的刘晓波,到今天的曹常青,你们都批了快二十年了,流毒该肃得差不多了吧?难道你真以为共产党至今还中国存活的原因是靠知识分子的“第二种忠诚”?
   
    我们再来看胡平的“狗论”。他引用密尔的话:“专制使人变成犬儒”,共产专制既是一种极端的专制,因此它更会使人变成犬儒。因为共产党绝不容忍不同政见,所以只能“无政见”,“无政见”之后便只能愤世嫉俗、玩世不恭,讥诮嘲讽,等等。胡平非常正确地分析:“愤世嫉俗到玩世不恭,其间只有一步之差。一般来说,愤世嫉俗总是理想主义的,而且是十分激烈的理想主义。玩世不恭则是彻底的非理想主义,彻底的无理想主义。偏偏是那些看上去最激烈的理想主义反倒很容易转变为彻底的无理想主义”。无理想之后是看穿一切,看穿一切之后是物质主义的泛滥。
   
    胡平认为:这种犬儒主义提供了极权国家今天的稳定。
   
    一般来说,这种说法没有问题,但回答不了我今天提出的问题。首先,“犬儒病”不是今天才有的流行病,根据胡平的引经据典,好像从古希腊就有了;也不是中国的地方病。胡平引述了史密斯笔下的俄国人,好像前苏联也曾经很犬儒了一把,但并没有档住苏东波的大潮和前苏联的剧变。
   
    回顾八七年学潮失败以后,当时的大学生也很有点“犬儒”的味道。流行的是“麻派”(打麻将)和“托派”(考托福),很让人担心他们会不会是“垮掉的一代”、“麻木的一代”。在这之后不到两年,他们一声呐喊,让全世界都为之侧目。在这之后又是十七年了,反而全国上下都“犬儒”起来了,这又是为什么?
   
    所以,胡平的“狗论”可以解释共产专制在中国延续所造成的社会后果,但解释不了共产专制至今还在中国存活的原因。
   
    显然,我们还需要作更深层次的思考。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