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缅甸风云]->[同林老师追忆中国援缅远征军]
BURMA-缅甸风云
·消灭缅甸的贫穷与不平等
·美国国防专家看中缅关系
·Beckoning Burma
·缅甸搬迁军政总部与核能基地
·Burma Nuke Plant: Plains to Hills
·貌强:缅甸民主社团上书荷兰外交部
·貌强 :BDC-NL Appeals Dutch Government for Burma Issue
·寻找中国的同情与支持
·貌强: Seek China's Support
·缅甸国内外情势的阴阳转化
·貌强: Burma's Situation and Taiji's Yin & Yang
·布什会见缅甸掸族巾帼英雄蔷冬
·貌强:Bush met Charm Tong, The Shan Heroine of Burma
·貌强:A Burmese Confesses to Oppressed Ethnic People & My Comment
·貌强:一缅族向众原住民忏悔与我的答评
·Win教授、洋学者、貌强座谈缅甸问题
·貌强:Prof. Win's An Attempt on Jigsaw Puzzle
·貌强:缅甸将军们为保权而一意孤行
·貌强: SDU & USA Condemn Burmese Junta’s Sentence on 8 Shan Leaders
·缅甸迁都:惧美?内战?风水?禳灾?
·貌强:Capital Moves to Pyinmana, WHY?
·世界对缅甸的看法
·貌强:How The World Views Burma’s Junta ?
·貌强:Master In Civil War & Disintegrating
·貌强:缅甸内战与分化高手
·貌强:Discussion on Contemporary Situation in Shan State with Sai Wansai of SDU
·貌强:与赛万赛谈掸邦现状
·貌强:Shan State Army Is Against Racial Hatred & Union Disintegration
·貌强: 众停战组织反对种族仇恨与联邦分裂
·貌强:Burmese Echos to UNSC Briefing On Burma
·貌强:安理会的缅甸简报与反响
·貌强:缅甸制宪国民大会又续开了!
·貌强:Burma Re-opens National Convention
·貌强:缅甸联邦宪法起草委员会FCGCC告人民书
·貌强:Press Release by Federal Constitution Drafting & Coordinating Committee-Union of Burma (FCDCC)
·貌强:缅甸新社会民主党DPNS与记者谈话
·貌强:Burmese DPNS ’s Press Conference
·Shan-EU: Time for ASEAN and UN to act in tandem
·赛万赛与貌强谈: 缅甸年终现状
·貌强:缅甸众土族委员会ENC欢迎东盟的呼吁
·貌强:ENC Statement 6/2005 =Welcome ASEAN’s EFFORD
·貌强:Sai Wansai & Maung Chan Talk about Burma’s Situation
·缅甸制宪大会与停战集团、和平集团、抗争力量
·貌强: The Struggle Between the Junta and Its broad Opponents
·貌强:缅甸的“无声杀戮场”
·貌强:Burma's Silent Killing Fields
·貌强: 中国边民遭缅军射杀
·貌强:Poor Border Chinese Shot Dead by Burma Army
·貌强:“人民”“人民”,缅甸将军假汝名而独裁!
·貌强:The Fascist Generals using “ people’s name ” to oppress people
·貌强 :第七届旅欧缅甸人民论坛
·貌强:The 7th. Burmese Forum In Europe
·貌强:棒喝缅甸将军们要以史为鉴
·貌强:Military Dictatorship vs. Colonialism
·貌强:翻开2006年新一页!
·貌强:Turning A New Page/Enter 2006!
·貌强: Mong Tai Army’s Surrender & Restoration of Shan State
·掸邦军重建掸邦的成败得失
·貌强:Arch Usurper of State Power and People's Wealth
·缅甸窃国大盗
·奉劝缅甸将军们:诸恶莫犯,诸善奉行
·貌强:Good Deeds Will Be Rewarded and Evil Punished
·欧洲决续慈善捐助缅甸艾滋病患民
·貌强:European Plans to Re-donors AIDS Help to Burma
·貌强:Only Democracy & Real Federalism Can Rescue Burma!
·停止内战,反对分裂,建立真正联邦制!
·貌强:Editorial: Shan State and Union of Burma
·掸邦与缅甸联邦的恩恩怨怨
·缅甸各邦各族人民纪念“联邦节”
·貌强:Burma’s States & People Celebrate “Union Day”
·貌强:Burmese Generals! Return to the Right Path!
·将军们! 放下屠刀,立功补过 !
·貌强:Statement of Concern by Burma's Chinese
·缅甸华族也关注欧盟的缅甸政策
·缅甸建军节
·泰国清迈大学2007年AEIOU寒季奖学金招生
·同林老师悠游威尔斯与温莎堡
·带林老师悠游海牙
·带林老师悠游阿姆斯特丹
·与林老师对饮茅台酒
·同林老师追忆中国援缅远征军
·与林老师谈昂山与吴素:
·漫谈缅甸“姓氏”: 德钦、貌、哥、吴、玛、杜
·缅甸政坛恩仇录
·环行荷兰8省,悠游Leeuwarden半日
·貌强带两千金悠游云南
·貌强: 回故乡
·Bush! 放下你的皮鞭与屠刀!
·缅甸各族人民的不懈斗争
·貌强:Free All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Stop Killing Ethnic People!
·释放政治犯!停杀原住民!
·貌强:TOTAL A ETE TOTALEMENT REJETE
·貌强:以民主、人权、自决权为缅甸建国与办学基石
·貌强:'TOTAL was Totally Rejected'
·貌强补充一二,以飨欧洲华报读者
·貌强:Taiwan People Demand :
·台湾人民要求缅甸军政府:
·缅甸众土族力量2006年现状
·貌强:The situation of Burma’s Ethnic Nationalities in 2006
·貌强:Debts of blood Must Be Paid in Blood!
·貌强: 血债要血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同林老师追忆中国援缅远征军

作者: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今天5月4日是荷兰光复日--荷兰在欧洲反对二战德国法西斯,在印尼反对日本法西斯的60周年纪念日。 我带林老师到首都阿姆斯特丹Dam广场,与荷兰女皇、官员、普罗大众一齐深深哀悼与纪念。晚上8时正,教堂洪钟齐鸣,大家静默2分钟。

   “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啊!”我深有感触地说。

    “也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林老师补充。

   我回忆:“日本当年利用荷属印尼战俘开辟泰国桂河的缅甸死亡铁路,为此以及慰安妇事件,日本已经向荷兰人民正式道歉与赔偿。10多年前荷兰民间团体在日本良心律师团的帮助下,向日本政府进行交涉时,我曾尽绵薄之力,当时我还为中国人民写了一篇打抱不平的文章(见后),痛述中国人民损失最惨重,但却以德报怨,不要日本战争赔偿一分一毫。岂料日本右派既不领情,更一口否认日本侵略史实,还说南京大屠杀是杜撰的。

   我仰天长叹:“唉!人家德国人为自己的法西斯罪行而忏悔并下跪呢--德国人因而赢得欧洲人的谅解,大家不忘历史,珍惜和平,面向未来而进行着真诚合作”。

   林老师声若洪钟: “在这件大是大非事件上,我向好样的日耳曼民族致敬!”。

   我无限感慨:“我们缅甸也深受日本法西斯蹂躏。但由于历史原因,缅甸至今既不纪念,也不庆祝”。

   林老师解释:“缅甸志士为独立而跑中国去日本,借力打力嘛!有人大加美化,说这一历史壮举是现代缅甸‘以夷制夷’经典首版,接下来是变相翻印--翻印人不断推陈出新:1。五十年代在缅北请毛军打杀蒋军,收复国土,毛蒋双方死伤惨重而不敢吭声。2。在全缅范围内一直让缅华毛派与蒋派互相揭发攻奸,然后逐步侵犯、肢解、剥夺华侨华人的正当权益与基本人权,让华侨华人哑子吃黄莲。3。高度赞扬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不干涉内政’,让中国政府对华侨华人遭受极不平等对待之事,既不闻也不问。4。1967年借反华反毛以逃脱全国饥荒困境时,一边积极拉缅甸民族主义者联手缅华蒋派共同教训缅华毛派,一边组织暴徒对无辜华侨华人杀人放火,另一边则用苏联熊来对付中国龙。。。真是玩得不亦乐乎!最近又在玩火--用印度来平衡中国”。

   我说:“受英国百多年殖民统治,缅甸人确实恨透了英国人,空前地渴望独立自主,所以才轻信日本皇军会帮助黄种人赶走白种人,一厢情愿大东亚共存共荣。没想到为赶豺狼而引虎入室,日本法西斯不是吃素的--结果得不偿失,人民不仅遭受空前未有的法西斯迫害与煎熬,同时也造成缅族与众土族更加离心离德,简直是陪了夫人又折兵”。

   我追忆:“1940年8月24日,国父昂山(Aung San,即昂山素姬之父)化了装,由仰光坐英国轮船去厦门,本来说是去联系中共。他在厦门接触到日本特务,得到‘会让缅甸独立’的承诺后,就组织包括奈温(Ne Win)在内的‘30志士’,在1941年底远赴海南岛接受日本军训。1941年12月8日太平洋战争爆发,在日本“顾问”的帮助下,昂山、奈温等30志士,12月26日在泰国曼谷缅侨区与泰缅边境,招募了缅民共1500人,组成了‘缅甸独立军’,到缅甸境内四处鼓动缅甸人民挑粮担水开路欢迎日本皇军。在1942年1月4日,‘缅甸独立军’就引导12万日本皇军,由泰缅边界沿三佛塔路(Three Pagoda Road)浩浩荡荡开进下缅甸(Lower Burma),元月末占领毛淡棉(Moulmein),3月3日渡过锡当江(Sit Taung River),势如破竹。英军不战而撤退到中缅甸,故3月8日就接管了首都仰光。‘缅甸独立军’这时已壮大到2万多人,他们积极带领日军到处搜寻、杀害所谓的‘英国走狗、帮凶、同情者’与‘里通英国’的同胞(英国统治缅甸百多年哟!),众土族中,下缅甸的克伦族人民首当其冲--尤其是基督徒,接着是孟族、掸族、克钦族、钦族。。。。。因而加深了缅族与众土族的历史仇恨与猜忌”。

   “1942年5月日本皇军占领了全缅甸,1943年8月1日宣布“缅甸独立”,将‘缅甸独立军’BIA 改编为‘缅甸国防军’BDA,任命昂山为总司令,并成立‘缅甸独立政府’,任命巴莫博士(Dr. Ba Maw)为国家元首兼傀儡政府总理,德钦妙(Thakhin Mya)为副总理,昂山将军为国防部长,德钦努(即独立后的吴努U Nu总理)、德钦丹吞、吴登貌三人分别为外交、农业、司法部长等。。。。。。众土族不能理解,因而惶惑不安,晕头转向”。

   “其实真正实权却紧紧掌握在各‘日本顾问’手里。请注意:就在独立这天,‘缅甸独立政府’就与日本国签订了同盟条约--支持日本的侵略战争,并正式向英美两国宣战。。。。当然,众土族对缅族眼花缭乱的合纵连横善变策略,个个目瞪口呆”

   林老师指出: “国父昂山将军这时已经看出上当了!”

   我说:“其实,鉴于缅族各党各派目光短小、各行其是,缅共创建人昂山、德钦丹吞、德钦梭,议会民主提倡人德钦努、德钦妙、德钦拉波(Thakhin Hlabo),贫民党领导人巴莫博士等,在1939年10月就成立了统一阵线--缅甸出路派(缅文名Myanma Thwet Yat Lan Gain,英文名‘缅甸自由同盟’Freedom League of Burma),以共同反对西方殖民主义,求同存异地争取缅甸独立。当时大家推举巴莫博士为主席,昂山为总书记,其余为领导成员”。

   “1940年6月,巴莫、德钦丹吞、德钦梭,德钦努(吴努)等因反英言论而被英国当局投入永盛(Insein)狱。在8月,总书记昂山秘密远赴厦门,德钦丹吞、德钦梭,德钦努(吴努)等左倾领袖共同发表“永盛宣言”(Insein Sadan),指出与日本法西斯联合以摆脱英国殖民统治是错误观点与行为。他们坚持:当前的头号敌人是法西斯。缅甸要独立,必须先暂与英美结盟,共同打倒头号敌人法西斯。1941年这些“左倾”的缅甸出路派领袖们,被英国转移至缅甸中部敏建(Myin Gyan)监狱看管,他们把永盛宣言修改为“敏建宣言”,再次忠告所有革命志士与全体缅甸人民。所以,缅共在1943年元月开始武装抗日,缅共与各民族民主力量在1944年8月23日成立‘缅甸消灭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在1945年8月改称为‘缅甸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

   林老师追忆: “在日军的猛烈进攻与包围下,一心想尽快撤退到印度大本营的英军怕得要死,慌得要命。于是按中英两国1941年12月23日签署的《中英共同防御滇缅路协定》,紧急北望向中国求助”。

   我也以我所听闻、研读过的缅甸国内外史记与论述,娓娓道来:

   “2月16日,中国远征军第5、第6军由云南边境紧急向缅南、缅东地区开进,在英缅军总司令胡敦的统一指挥下对日作战”。

   “日本皇军与中国远征军都在争分夺秒:日军占领仰光后,立即由仰光兵分两路:一路自勃固(Pegu)北上,向英军与中国远征军进攻,2月30日,日军占领东吁(Taungoo),再迅速沿铁路北上,直取曼德勒。另一路则沿伊勒瓦底江北攻卑谬(Pyi Myo),在4月份,日军已成功地把 7000英军与数千美国传教士围困于仁安羌(Ye Nan Gyaing)油田”。

   “中国远征军火速日夜急行军,孤军深入,勇往直前地奔来解围。他们以少胜多、出奇制胜地在仁安羌产油区打了一场漂亮的仗,大长中华儿女志气,也令英美同盟军感激不尽”。

   林老师:“最近,东吁埠中国远征军纪念馆庭院的83岁前国军‘老黄忠’ 杨伯方老先生,指着‘10万国军1个碑’,悲痛地告诉我,1942年3月,戴安澜将军统率的第200机械化师与几倍于己的日军第55师团在东吁交战。苦战7天7夜,歼敌四五千人,自己方面也伤亡惨重,整个东吁市变成一片废墟。战至3月底,终因弹尽粮绝,孤立无援,200师余部被迫突围撤退。。。。”。

   ‘老黄忠’ 杨伯方老战士紧抱‘10万国军1个碑’,老泪纵横: “安息于唯一的墓碑上吧!10万位为中华民族英勇牺牲的我战友!您们是战死异国的中国无名英雄,您们留取丹心照汉青!您们是我中华国魂!总有一天,已站起来的中国人民,会为您们的丹心忠骨建造英雄国墓,每年清明时节雨纷纷时,炎黄子孙们一定会来扫墓、感恩、致敬的!安息吧!天长地久,浩气长存!”

   林老师仰天大喊:“李登辉的哥哥为日本皇军的侵略战争卖命,还获入所谓的靖国神社被当神拜。现在国共已和解,为国牺牲的中国远征军,应尽早还其民族英雄神圣地位。这些中华无名英雄与日本法西斯侵略军相比。。。。呜呼!该在天上的却不在天上!”。

   “所有缅甸华侨华人都这么说。显然英雄所见略同!”我也无比激动。

   等大家心平气和,我才不胜唏嘘地继续话题:“这边厢,超14万国军孤军深入。那边厢,日军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由泰国清迈调遣数团奇兵向中国边界乘虚突击包抄,4月28日切断滇缅公路,封锁了中国唯一的西南外援路线--这是日本彻底亡华所最需要的,也堵死了中国远征军的退路,并乘胜追击一心往印度撤退的英军”。

   我追述:“英国的战略是放弃香港、新加坡、马来亚、缅甸而固守其大本营印度,滇缅公路并不是英国的生命线。所以英军仓惶退入印度,抛下10多万中国同盟军在缅甸于不顾。中国军深陷敌地,背腹受敌。走投无路的5月上旬,西路中国远征军只好远走印度,中路与东路的中国远征军,则越过疟疾流行的缅北野山恶水荒林,绕道退入云南。因补给断绝,死、伤、病极其惨重,8月上旬,已安然退到印度与滇西的三路中国远征军仅剩4万人。千千万万中国人伤心痛哭!”。

   “日军则斗志昂扬,5月1日攻入曼德勒,乘胜进军八莫(Bamaw),密支那(Myit Kyi Na),不久缅甸全境落入日军手中”。

   林老师扪心自责,频频擦泪:“唉!中国远征军出国英勇抗日、舍身保家卫国,真是可悲可泣!更是可敬可佩!历时三年零三个月的两大出国远征,中国40万大军,伤亡接近20万--10万国军在东吁安息于一个碑,其他10万忠魂至今仍然在茫然游荡,虽然他们用鲜血和生命书写下了抗日战争史上极为 悲壮的一页!。。。。。超过半个世纪,我们老诬蔑国军怕死不抗日,老骂国军是国民党反动派蒋匪军。见到断手缺脚、流落缅甸异乡的国军战士黑户口,我们总用白眼蔑视、三角眼怒视这些蒋匪军,冷言讥讽、恶语谩骂这些反动派,有的还‘大义灭亲’,向缅甸当局告密。。。。。太不应该了!”。说毕,林老师泪如雨下。

   我心如刀割:“日本极右组织说,支那人并不是大和民族所敬仰的汉唐盛世之大汉人大唐人。支那人是一盘散沙,人多并不势众,自私自利窝窝囊囊只懂窝里斗。一个支那人单打独斗还可圈可点,三个支那人一同去打水,就会窝里斗,最后谁都喝不到水,真丢尽亚洲人的脸!我们大和魂手提日本扑刀进入窝囊的支那,就是去教训与开化这些贱民顽民--我们不是侵略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