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缅甸风云]->[同林老师悠游威尔斯与温莎堡]
BURMA-缅甸风云
·缅甸革命力量的第六次策略协商会议通报
·缅甸议会民主党致函中国外长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开设伦敦办公室
·2007年三八妇女节感言
·貌强:CNF Peace-Talks with the Burma’s Junta
·缅甸钦民族战线CNF与军政府和谈
·2007年春季缅甸局势
·欧盟东盟2007年会议对缅甸既援助也不满
·貌强:KACHINS PROTEST BURMA'S JUNTA BARBARISM
·克钦人民抗议缅甸政府军的兽行
·从缅甸建军节想起
·缅军以强奸土族妻女为战争手段
·貌强:Burma Rape Report Exposes Brutal Army
·KNU苏沙吉准将谈克伦族革命
·Saw Hsar Gay Talks about Karen History & KNU Revolution
·貌强苏沙吉准将续谈克伦革命(1)
·印度关闭缅甸Mizzima新闻社
·Mizzima News Office sealed off by Democratic India
·AEIOU 2008学年招生通告
·糖尿病民间验方
·心腦血管病的預防
·漫谈印欧语系
·2007年缅甸国内外微妙变化
·貌强:Harn Yawnghwe, EU, USA and Burma’s Junta
·从“Honsawatoi”亡国250年谈起
·缅甸孟族纪念“Hongsawatoi ”亡国250周年
·温教授问美国为何不出手
·缅甸封杀“缅甸华商商会”
·缅甸当局封杀百年华商社团
·貌强:Act Now or Regret Later with the Unholy Alliance
·缅甸已找台阶解除对华商社团的封杀
·论缅甸吴努政府与台湾阿扁政府
·缅甸众土族再三赴美寻求支持
·由印尼华人要人权民族权想起
·缅甸世道乱——坏人有好报
·社会主义“居者有其屋”
·丹瑞大将打坐差点走火入魔
·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政府(果敢)网站与彭主席访谈
·缅甸丹瑞大将参禅新法:一念代万念
·中風救命法——针刺十指尖与两耳垂放血
·EWOB/AEIOU 的声明
·缅甸僧侣和平示威,丹瑞大将心乱如麻
·缅甸和平示威扩大,丹瑞家人领先逃亡
·反对无理威胁和平集会与游行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 对广大士兵的呼吁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告人民书-3
·SDU’S STATEMENT ON RECENT SPDC’S CRACKDOWN/貌强
·SDU对军政府最近开枪镇压的声明
·缅甸军政府凶杀案将告国际刑事法庭
·恢复掸邦委员会支持缅甸僧侣与民众
·缅侨向联合国与国际机构火急呼救!
·制止缅甸军政府杀害僧侣学生民众
·请求教皇给缅甸人民雪中送炭
·缅甸医生专业医务人员呼吁总罢工
·教皇雪中送炭:为缅甸苦难人民祈祷
·正义要伸张!公道要讨回!
·众土族委员会ENC对缅甸当前局势的声明
·缅甸的华人悲歌
·缅侨恳求中国在安理会勿再投否决票
·全缅学生民主先锋谈缅甸危机
·缅甸律师委员会对甘巴里《缅甸报告》的看法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欢迎安理会声明
·缅甸当前急务纵横观
·感谢德国人民支持缅甸和平正义斗争
·缅甸动乱,丹瑞大将有话说
·缅甸众土族国际公开大学AEIOU急需捐款
·缅甸丹瑞大帝狞笑睥睨自豪
·老战友 Prof. Win 的心底话
·毒品枭雄昆沙盖棺论定
·老战友还有话说
·缅甸众土族最欢迎昂山素姬声明
·韩永贵在捷克国会的缅甸问题讲话
·众合法土族政党支持联合国代表代发的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和平民主阵线10月18日声明
·人权特使会成为甘巴里第二吗?
·与韩永贵漫谈丹瑞昂山素姬走向
·赛万赛笑缅甸军政府杀一儆百
·对掸邦昆沙的另类盖棺论定
·缅甸丹瑞大帝笑评东盟宪章
·缅甸大帝与总理谈东盟来龙去脉
·缅甸众土族委员会拜访印度观察家研究基金会
·缅甸众土族委员会答印度记者问
·苦修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缅甸高僧
·巴瓯民族解放组织支持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丹瑞大帝2007年12月3日语录
·缅甸民族委员会欢呼美国HR3890号制裁决议
·缅甸问题根源是彬龙精神不见了
·克伦族谴责缅甸种族灭绝内战
·缅甸丹瑞大帝笑骂民主
·缅甸学运领袖波昂觉永垂不朽!
·缅甸联邦土族与少数民族问题
·缅甸各族欢呼联合国原住民权利宣言
·缅甸若开邦人民致函联合国
·纪念缅甸独立节60周年
·缅甸掸族公主痛斥军政府
·缅甸土族哭祭60周年独立节
·古来稀大哥的前列腺毛病
·缅甸僧伽与人民,是鱼水关系
·缅甸僧伽们入世行动了
·钦族阵线谈印度与缅甸军政府
·缅甸民族委员会08年元月24日声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同林老师悠游威尔斯与温莎堡

作者:貌强 Maung Chan(缅甸华族)

   缅甸林老师一抵达威尔斯首都加的夫,就隔北海打长途电话过来。

   我兴奋地说:“快越海飞来,我到机场接你,我带你悠游荷、比、卢、德、法,让你认识希腊、罗马、日耳曼,以多谢你大半生为我缅甸炎黄子孙薪火相传”。

   40多年不见林老师,只知1967年缅甸暴徒屠杀华人华侨时,他同我一样差点命丧黄泉。我出国留学避难,在海外奔走呼号,他则在出生小镇躲藏多年,等风平浪静后才重现侨界。他一直任劳任怨,积极为缅甸华人华侨子弟传授中华文化至今。

   “你知道,缅甸护照在欧美谁都不欢迎,不给入境签证”,他在电话里悻悻地说。

   唉!我们的出生地缅甸呀!您本是鱼米之乡、世界米仓,吉祥大地佛光普照,善良人民乐善好施。在50年代,您还是东南亚第一富。1962年您宣布缅甸社会主义,次年无偿“国有化”了全国私有工商业,接着宣布自己出的大钞票无偿作废,并严禁我们经商,于是我们华侨华人一夜间钱财两空、储蓄全失,日子难过。1964年您无偿“国有化”了全国私立学校,我们炎黄子孙从此与中华文化绝缘。您又设制重重大学教育关卡,知否有多少炎黄子孙因您不给升大学而无语问苍天?1967年借毛泽东像章而策划的反华大暴行,您知多少无辜华侨华人家破人亡?试问:一向奉公守法、与各族人民同甘共苦的华侨华人究竟何罪?。。。。到1987年,您终于被联合国评定为世界最穷国之一。1989年您虽然开始改革开放,可惜已经元气大伤,而且新瓶装旧酒,积重难返。

   大金塔金光闪闪呀,佛陀的吉祥如意国度! 确保各族人民丰衣足食呀,慈母的伊勒瓦底江!祸国殃民呀,自私贪婪鼠目寸光的邪恶制度!朴实善良的人民,天生丽质的故乡呀!我们为您痛惜,我们为您悲泣。

   “林老师不能过来,那我们就过去!”。我与爱妻就这样飞洋过海去见林老师了。

   与林老师悠游加的夫市中心、唐人街、花园、广场、博物馆、市政厅、煤炭码头、世纪运动场。。。。街上不见荷枪实弹的军警带恶犬拦路检查,也不见有人跟踪或偷听电话,更不见华侨华人被勒索欺压。。。。林老师对所见的一切,都很难相信。我感慨万端地告诉他:“人说德国人是希特勒教育出来的,但我1967年第一次踏上德国,并体会不到折磨我们大半生的那类种族歧视制度”。

   威尔斯人比荷兰人更友善。见我们在马路边东张西望,总有路人走过来问:“我能帮您们忙吗?” --追忆起善良的缅甸人民也是这样。

   我问:“这条河把首都分成两半,是Taff河吗?”。

   “对!Taff River! Cardiff的diff,就是由这Taff河转化而来的。Car则来自Caer,城堡的意思,我们当地人写Caerdydd”。

   “是否我记错了?据我所知,diff或dydd是由古罗马将军好像Aurius Ditilus的 Ditilus演化而来的”,我迷惑。

   “没错,的确也有史学家这么认为”。路人很高兴我了解一些。

   “Caer您们怎么发音?”

   “我们的ae/ai/au都读国际音标的ai音”。

   他见我们洗耳恭听,助人为乐劲儿更油然而生--真像善良的缅甸人民:

   “aw读国际音标的au音,ei/eu/ey读国际音标的ei音, iw/uw/yw读国际音标的iu音,oe/oi读国际音标的oi音,ow读国际音标的ou音,wy读国际音标的uei音”.

   您看,我问1,他一直答到9-10,多么热情好客的威尔斯人民呀!

   于是我不客气了:“a,e,i,o,u呢?”

   “a,e,i,o与国际音标一样发音。惟u读i:,w读u:, y读i或i:”。

   “辅音consonants呢?”

   “辅音读音基本都一样。惟c=k, ff=ph=f, f=v, ll=hl, rh=hr, si=£. 用p,t,c,m,ng收尾的单元音短读,用b,d,dd,f,ff,ch,th,s或元音收尾的元音长读”。

   “多谢两字怎么写?”

   “Hwyl fawr”。

   “ Hueil vaur!”我用了刚学到的发音法。双方心头眼底充满阳光与欢笑。

   我们还陆续参观了Caerphille Castle, Castle Coch ,Caerleon Roman Fortress等罗马古堡与军事重地。

   2000多年前古罗马帝国大军越北海远征,随后重点建立了这些城堡与军事基地,来防御当地原住民克尔特人的世代反抗与不断袭击。我们为此感叹不已。

   “当时不是有一支罗马军团在西域即当今新疆不见了吗?西方传教士曾推测其后裔可能就是今日缅甸的克伦族。克伦族是由戈壁沙漠不断迁移南下而进入缅甸的”,林老师说。

    “汉武帝时期的那支罗马军团的后裔,已经在新疆楼兰地区找到了,他们当时是被吸收进当地的边防军中--就好像欧洲各地区的克尔特部落吸收了当时的一些罗马军团一样”,我说。

   见我说克尔特长克尔特短,林老师大感意外:“Celt发音是克尔特?我在缅甸听洋人传教士读为色尔特”。

   “您那传教士是美国人吧?只有美国人才读Celt的C为S音,成‘色尔特’,欧洲这边都念C为古音K,所以是‘克尔特’”我说。

   “克尔特人不是英国人吗?”林老师问。

    我环顾四周,轻轻地嘘他一声,“威尔斯人若听到英国人这么说,会很生气,威尔斯人是克尔特人,是被征服民族。英国人是盎格鲁萨克逊人,是征服者。这就好像在缅甸:你把克伦族、掸族、克钦族、孟族说成缅族,他们不悦 ”。

   见林老师兴趣洋溢,我续道:“Celt或Kelt是欧洲古老原住民,骁勇善战,2600年前古希腊人叫他们为Keltoi,古罗马人称他们为Celtici,最后才演变为Celt或Kelt。古时C=K。古罗马人虽在欧洲建立了罗马大帝国,但从来征服不了克尔特人。目前我们荷兰北部的弗利斯人(Fries),法国的高卢(Galliers)人,大不列颠的威尔斯人、苏格兰人、爱尔兰人等,大多是克尔特人的后裔。西班牙、葡萄牙也有克尔特族群。我们荷兰的弗利斯人,至今还在闹独立呢。您到他们那边去,他们写的文字,用的语言,并不是荷兰语文。在当地,荷文与弗利斯文,都是官方语言”。

   在 一个和风清晨,我们由威尔斯王国开车去参观英女皇的温莎堡Winsor Castle。车越过Bristol桥时,我告诉林老师我们进入英国了。经过Bath镇时,我说:Bath是前港督彭定康的故乡,人大代表廖瑶珠有一次在晚宴上对彭肥说“回家洗澡吧!”,当时香港人大笑。其实Bath的确是古罗马人的洗澡名地,至今还有罗马大澡场遗迹。

   “香港回归前我们骂彭定康是千古罪人,现在见他在欧盟对中国表现不错,渐生好感”林老师说。

   中华民族的确不平凡:林老师虽诞生于缅甸,生活在歧视华人的封闭社会,祖籍国也不关心他,然而,他却非常关心祖籍国。可能华夏海外孤儿数百年来在世界各地一直被轻视、欺凌、杀害,所以最渴望祖籍国繁荣富强,最企望中国人民生活富裕,不用往外跑,还恨不得自己也回中国参加建设。

   到温莎堡时红太阳才刚刚露脸云端。我们先游览古堡边的泰浯士河岸,吃吃早餐。然后看11时正的守卫换班仪式,陶醉于军乐,最后才买票入堡。

   “我从小就听说该堡主人爱德华八世不爱江山爱美人,他1936年退位--那是芦沟桥事变的前一年,我还未出生”。林老师说。

   温莎堡是威廉大帝征服英国后在1087年所建,目前是世界最大的古堡。里面的古兵器让我们大开眼界--真没想到罗马帝国与盎格鲁萨克逊的盔甲是那么的坚实,宝剑是那么的坚韧,刺枪是那么的坚利,盾牌是那么的坚固--都是高温锻打出来的,冶炼工艺可说登峰造极,该是当时世界第一流水平。

   这样的古罗马盔甲盾牌,若用春秋战国时期的青铜矛、青铜刀剑去刺去砍,可能刺不进、砍不断。那些古罗马坚刀坚剑,若用春秋战国时期的青铜刀青铜剑,去格斗去交锋,缺口应出现在中国产品。

   林老师不解:“越王勾践的剑是天下第一剑,吴王夫差的矛是天下第一矛,不是吗?”。

   我笑道:“勾践的剑是青铜剑,夫差的矛是青铜矛--都是用周礼考工记的配方“五分其金而锡居二”加以改良畴造出来的。由于不是锻打出来的,而且含锡量高过21%,所以虽锋利但却易脆易裂。比越王剑吴差矛更早期的青铜武器,其含锡量更快达40%,完全可说中看不中用”。

   “那么龙泉宝剑呢?”林老师有点不服气。

   “龙泉宝剑确实是熟铁不断锻打而成的,所以比越王剑坚韧、锋利得多,被当代剑术家夸之为‘削铁如泥’--请注意:当时削的铁是生铁、粗铁,与毛泽东土法大炼钢所产的'超英赶美铁'可能差不多。

   到秦始皇时代,熟铁硬度韧度已大大提高,当时秦剑就打造为宽、窄、宽、窄、宽、束腰直至剑尖,厚薄度则是厚、薄、加厚、薄直至剑尖,阶段性的,剑的受力部份大大加强了,既能保持高度弹性,剑身也不过重。后来剑术高手把这种好剑再加长30公分,每晨闻鸡起舞,苦练剑术,练到剑人合一,在格斗中能够刺中对方”。

   “秦始皇就是佩带着这种长剑。所以嘛!当荆珂图穷匕见,向秦始皇追杀时,秦始皇一时拔不出腰间秦剑,太长嘛!只好绕柱疾奔闪避。等秦始皇有机会拔出长剑时,力透剑尖一剑送出,于是乎,勇士荆珂就倒地不起了”。

   我们也细心观看了罗马兵团的战车与战马。 春秋战国时代爱用二马或驷马战车--虽然冲锋陷阵挺威风挺好用,但进退转弯却极不便。还有,只要一马中箭或被刺伤或失足倒地,车内战士在翻车慌乱中不死也得伤,最后束手待擒。还有,战车滚滚前冲杀敌时,30-60公分长的宝刀宝剑太短,“丈八长矛”也无法刺到敌方。两车迎面碰头时若想杀伤敌方,长矛至少要大超两匹马的长度。请用初级物理力学想想:手握长矛一头,另一头不是要力拔山兮才能举起?抬起后还要向前冲刺呀!所以春秋战国时期的车战,战车往前猛冲,战士用弓弩向前射箭杀敌。所有武器并不用来向前狂刺,而是两车擦身而过时,尽力横砍横劈敌人。在那种场合,直线刺敌远远不如横向砍劈杀伤力大,战果辉煌。

   到汉朝,战车基本上不再使用了,像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楚霸王,是策马挺枪施展‘万人敌’武艺的。关公是骑赤兔马抡青龙偃月刀的。张飞是飞马舞蛇矛杀敌的。常山赵子龙则是单枪匹马,在百万军中救阿斗的。且说三英战吕布吧!刘关张都骑着战马,舞动着武器,与同样骑马的吕布,不是厮杀得沙尘滚滚吗?中国武将十分注重拳脚功夫与十八般武艺,日夜勤练刀枪难入的硬气功如童子功金钟罩、铁布衫、千斤坠之类。

   虽然:盔甲等护身物与锻铁武器等不像希腊罗马那样质量与工艺优越高超,战马也没有欧洲马那样高大--那大名鼎鼎的汗血宝马,是由土库斯坦进口的。土库斯坦就是司马迁史记里的大宛国。。。。。

   但话要说回来:中国武将武士个个武功了得,从小勤练内功、外功、轻功、拳脚功夫等,武术都比洋人好。且不提中外扬名的少林功夫、武当功夫、南拳北腿、十八般武艺。。。。,单单江湖好汉的“飞檐走璧”、“百步穿杨”、“踏雪无痕”等轻功,就叫洋大人叹为观止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