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大可文集



 

上篇:记忆的碎片
我们的唐人街
中国迷园
莎拉的谜语
声音的怀念
下篇:思想者的午夜
燃烧的迷津
先知之门──海子与骆一禾论纲
禹:中华民族精神的话语起源
流氓的精神分析
其他

甜蜜的行旅:论余秋雨现象
死亡的寓言
当下文坛的道德清洗运动
水里的毛泽东
国家伦理体系中的雷锋精神
约伯之痛:我们无尽的哀歌
唐人街作家及其盲肠话语
死亡的多米诺骨牌(外一篇)

召魂者班车

 

十世纪的精神动乱,使我们处于丧失自己的预言精神的危难之中。中国游戏精神和后现代主义,从拒绝关怀未来的角度,深化了这一事端的后果。先知早已化为尘埃,只有他们的姓氏,滞留在历史的遥远景象里,仿佛是一些与我们完全无关的事物。这正是世界之夜本性的尖锐呈示:未来沉浸于巨大的黑暗,它已丧失了预言光辉的照看和眷注。而更令人惊异的是,几乎没有什么人对此发出不安的询问。

——引自朱大可《先知之门》

 
 
©2000-2001 All Rights Reserved思想的境界
复制引用请保持文章完整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