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健国文集



 

广东为何“反地方主义”
“巴金现象”与“伪现代化”
鲁迅精神与北大精神
20世纪中国杂文真相随想
杂文中的毛泽东
“诱奸时代”未远去
“仙湖”拾金记:伪现代化书院之梦
我看“伪现代化”
叶开泰368年祭
谁在围剿王朔?(外一篇)
他们炮打“中学语文”
“熊常委”趣事
走向给“文革”算细账的新时代
牟其中有冤
向任仲夷请教
任仲夷向谁挑战?
秦朔何日回?
今日雷宇
宋美龄与江青
娜拉的第三条道路
悼念岭南“改革媒体”
鲁迅为何是百万富翁
你们与腐败擦肩而过
“争议浩然”何处去
我的“无主义”
余杰的“五四情结”
世纪末的三个“句号”
“深圳柏林墙”何时撤?
“长江读书奖”有丑闻
“打拐”为何失败?——与沙碧红商榷

个人简介

 

把自己从野兽中提拔出,可是现在人还把自己的同类驱逐到野兽里去。祥子还在那文化之城,可是变成了走兽。一点也不是他自己的过错。他停止住思想,所以就是杀了人,他也不负什么责任。他不再有希望,就那么迷迷糊糊地往下坠。坠入那无底的深坑。他吃,他喝,他嫖,他赌,他懒,他狡猾,因为他没了心,他的心被人家摘去了,他只剩下那个高大的肉架子,等着溃烂,预备着到死岗子去。   
 —— 朱健国《“诱奸时代”未远去》引老舍“骆驼祥子”

 
 
©2000-2001 All Rights Reserved思想的境界
复制引用请保持文章完整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