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昌金文集



 

光荣与臆想
“窗口”里面是什么
“粗暴”的思考
“野化”冥想
除却乌纱始为真?
从封锁到封杀
断桥断想
豪气何来
话语垄断
警钟长鸣到何时
李敖的“恶气”
岂是当时已惘然
亲情的底线
又闻反腐新说
“单极关怀”

光荣与臆想

 

过去到而今,岁岁年年,一声声生命的恸哭总是打动不了醉生者的魂灵,一注注飞溅的鲜血仍拭不醒梦死者的眼睛。我也由此在心底里叹服民间所谓“风头上”一说于此种时态概述的精辟。既为风,起于青苹之末,止于草莽之间,消长之易,此一时,彼一时也,当然也就不可能长久了。或许,正是这如“风”的实情才诞生出一个比一个大的悲剧,才有了一个又一个制造悲剧的嘴脸。
 —— 叶昌金《断桥随想》

 
 
©2000-2001 All Rights Reserved思想的境界
复制引用请保持文章完整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