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不寐文集



 

向自由忏悔
“国家”何以“尊严”
中国的边缘
追问诚实
生命自由主义,抑或一种新自由主义
寻找“第二条道路”:《秦晖文选》读后
有限现代化与军事主义陷阱
中国自由主义的贫困
在责任的时代为“政治”平反
走向上帝
关于建立“政治特区”的倡议
与步鑫生对话
孩子之死
以孩子的名义
唯国情论批判
商人流亡者日记
故事新编两则
本质利他主义批判
忏悔是一种尊严——兼致《南方周末》
启蒙是一种诚实

追问诚实

 

族主义在学术视野中是一种文学抒情,在政治生活中是一个谎言。20世纪中叶以来,社会本位主义和个人本位主义日益成为进步哲学和落后哲学的主要分野。我的观点是,“社会”、“国家”等“大词”相对与个人而言,不仅是次价值或仅具工具价值,而且是不“真的”。
——任不寐《“国家”何以“尊严”?》

 
 
©2000-2001 All Rights Reserved思想的境界
复制引用请保持文章完整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