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的境界图标

学术乃天下公器

返回首页投稿信箱留言飞语最新大作各站精选

欢迎您

请偶尔点击页底广告,支持本站发展,多谢

◆ 特别制作

◆ 人文天地

◆ 政治发展

◆ 国际风云

◆ 经济社会

◆ 历史探幽

◆ 学界动态

□□ 2000-08-09      
  截止8日中午已经收到了11位朋友的基金赞助款(地理分布及赞助者网名详见基金财务),此外还要感谢飞云工作室的jfly,他辛苦了好几个日夜为本站编写了一个非常好用的自动排版程序,使得我未来的“体力”工作强度有望减少一半以上。该程序排版的实际效果请见假如阿Q还活着
  笑蜀先生大作《刘文彩真相》发布以后引起热烈反响,其实那只是一个缩略版。由于原著的电子版权被别站买断,笑蜀先生为答谢各位,决定将全书的上半部完整版交给本站发布,并附带了有关媒体的评论。在今年的某期《中流》上还有一篇猛烈批判此文的大作,哪位朋友能找到惠寄本站,不胜感激。(补记:网友Musique已经提供了该文的摘要,有兴趣的读者可看此。)旅美著名作家赵无眠先生发来了其大著《百年功罪》中一章《如果日本战胜了中国》,以及其他精妙的散文,值得品味。
  我的foxmail最近出了大问题,无端丢失无数过去的邮件(还未及备份呀,我好伤心),收发信件也常有麻烦。由此可能导致一些通信往来不正常,在此深表歉意。
□□ 2000-08-06   
  昨天收到了第一笔赞助款,还有一件从深圳飞来的特别礼物:十分小巧可爱的台湾产FOTOTAK扫描仪。捐赠者坚持不肯透露姓名。让我们在此祝愿好人平安幸福。
  最近几次更新都数量巨大,好文迭出。陈奎德先生的大著《海耶克》重新审视这位二十世纪的思想大师,用心良苦,功力不凡,是大处着眼;雷歌先生的《一面之词》则全是短章,一句一段,纵论世界人生、政治文化,让人回味,大喜大悲。任不寐先生再次阐发“忏悔”主题,只因为这一问题的提出,带来了上帝对我们这个民族尚未绝望的信息。笑蜀先生长文《刘文彩真相》层层剖析,告诉我们那位早些年在四川家喻户晓的“恶霸老财”,原来也不过是被“发现”和“创造”的历史,离真相很远,离政治很近。呜呼。
□□ 2000-08-03      
  我应该写一篇长长的感谢信,给所有有形无形的支持。在这最深最静的黎明,往窗外望去,熟睡的城市里看不见别的灯火。尽管目光无法穿透就在眼前的高楼,但借助环绕的数字线路,却可以轻松跨越万水千山,感受异地同步的心事,握着比邻天涯中暖暖的手。谢谢你们,我的长辈和兄弟姐妹们。晨曦在一点一点升起。
□□ 2000-07-31     
  救幼小生命:刚收到张闳先生转发的邮件,有个杭州的小姑娘吕栋——1岁8个月,得了白血病,成人的治法不适用她,请大家帮忙想办法或将此消息广为散布,希望留住她的生命! 她的妈妈叫沈静(她现在只有妈妈),电话:0571-5302125。多谢各位了。
  现在是凌晨三点多,忙了整整一天后,终于把大部分的稿件处理完毕,总共上传了56篇,新增了几个专栏,佳作太多,首页无法安排,在压缩包中有今天更新的全部文章,大家下载回去慢慢看(连我都没来得及全部通读一遍)。已经连续三个通宵做战(前两夜在调试一些论坛及问卷调查的程序),我私心里甚至希望来稿的强度小一点,实在是应接不暇呀。每天来信也很多,稍一耽搁就积压在一起,对没有及时回信的朋友们诚恳的道歉。另外,我申请的那个博大邮件列表最近老是出故障无法发信,网站的更新通知不能及时到达各位订户手中,也在此一并道歉。事事都不易呀。
□□ 2000-07-30       
  昨天收到一封来自[email protected]周先生的信:“请问你每月领多少美元?真想做你的同事,有大老板‘包’用真他妈美死人!”也许周先生不喜欢这里的气氛,离去就是;不喜欢甚至痛恨这里的文章,不看就是。或者写出高水平的讨论稿来商榷,岂不是为舆论导向和思想建设又立新功。可惜我们的周先生偏偏采取了最不正确的方式,就是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进行恶意的人身攻击。我说了,苍天在上,我只是一介草民,只是怀着对这个共同体难以割舍的爱和关怀,才如此殚精竭虑为之付出劳作、精神、心血,才愿意把极其菲薄的收入中之一半花在这里。我的窘迫的经济状况恰好在下面有个说明,我们的周先生大概没有看到。幸亏在数以万计的访客、数以千计的邮件和数以百计的留言中,只看到了一个周先生,所以我还能努力使自己平静。到后来我甚至愿意相信,这位周先生或许正是因为对国家的爱到了某个境界才生出如此强烈的恨的——他不能容忍对现状和历史进行任何与“伟大”不兼容的思考和表达,因为他可能觉得我们的处境真是好极了。
□□ 2000-07-29
  又忍不住做了一次更新,传上13篇大作也才用了来稿的一半。现在的情形是只有不断的劳作,只有向前向前,无法停歇。说实在的,我感觉好累。整天在电脑前坐着,象我们某位老师自嘲所言,这样的案头生活已使我变成了矮胖子。
  在此我要重点表达的是比这个还要琐碎的焦虑。最近两个月的上网费用和其他通讯费已接近4位数,相当于我薪水的一半还多;而我住在校外一间8平方的小屋里,每月房租300元(这只能怪我自己不能吃苦住在学校14平方的3人间里)。按理说,即使这样,和下岗工人以及穷苦的农民相比,我不但还可以吃饱饭,更拥有精神上的无边富裕,应该很知足才是。但是作为长子,年近而立,还不能给年过7旬的高堂多尽点孝心,始终是心头之痛。思来想去,只能放下清高,去申请了一个广告条,还要厚着脸皮来祈求大家点击:广告商为每一次点击支付两毛钱(上线一次最多只能点击一次)。我算了一下,按照规则规定的不超过5%的点击率,最乐观的情形是每月可以收入250-300元。谨以此微薄的收益(目前还是虚拟的)献给我的父亲以及在天堂的母亲。而我把服务献给大家。

以往的编辑手记

©2000-2001 All Rights Reserved思想的境界
转贴传播请保持文章完整并注明出处